缅怀孔老二的噩梦,伟大的革命斗争者:谭厚兰同志

毛粉世家 收藏 3 11085
导读:成立“井冈山公社” “文化大革命”初期,北京红卫兵五大领袖中有两位女性,一是被称作“老佛爷”的聂元梓,另一个则是北京师范大学的造反派头头谭厚兰。与其他三位造反司令有所不同,她在读大学之前有工作经验,是共产党员,造反前正以调干生的身份在北师大读书。她戴一副普通的白框眼镜,身着旧布衫,给人的印象是朴素而有些刻板。 1966年6月1日,聂元梓那张轰动全国的“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一出世,谭厚兰就率先起而呼应,在北师大贴出了矛头指向校党委领导人的大字报,一跃成为“左派”。工作组进校后不久,6月20日晨,

成立“井冈山公社”

“文化大革命”初期,北京红卫兵五大领袖中有两位女性,一是被称作“老佛爷”的聂元梓,另一个则是北京师范大学的造反派头头谭厚兰。与其他三位造反司令有所不同,她在读大学之前有工作经验,是共产党员,造反前正以调干生的身份在北师大读书。她戴一副普通的白框眼镜,身着旧布衫,给人的印象是朴素而有些刻板。

1966年6月1日,聂元梓那张轰动全国的“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一出世,谭厚兰就率先起而呼应,在北师大贴出了矛头指向校党委领导人的大字报,一跃成为“左派”。工作组进校后不久,6月20日晨,谭厚兰等17人贴出大字报《孙友余把运动引向何方?》反对工作组长孙友余。孙友余作广播讲话,澄清了事实,批评了错误意见,认为反对工作组就是反对新市委,也就是反对党中央,提出了“反对干扰的意见”。中午,又有人贴出了《孙友余为何如此恐慌?》的大字报,继续反对工作组。晚上,北京新市委武振平、袁智平代表新市委接见北师大师生,要求“信任工作组,支持工作组,帮助工作组”。随后,谭厚兰等少数反工作组的学生受到批评,有的甚至受到批判斗争,此即北师大“六·二0事件”。

7月12日,中央文革小组派曹轶欧等人到北师大调查此事。13日,中央文革小组严厉指责孙友余,要求他向北师大全体师生员工作检查。孙友余拒绝检查。7月16日,中央文革小组撤销孙友余的工作组组长职务。

7月24日,毛泽东在中央常委和中央文革小组会上,对中央向各校派驻工作组提出了严厉指责,作出了撤销工作组的决定,并以此为突破点,发动对刘少奇、邓小平的批判。中央文革小组在北大、清华煽风点火之余,自然不会放过与前两所学校成鼎立之势的北师大。7月27日,江青跑到北师大,在主楼北侧广场召开群众大会,声嘶力竭地鼓动学生起来造反。江青此举,自然使因反工作组而挨批的谭厚兰成了“英雄”和公认的学生领袖。

8月23日,谭厚兰组织了北师大造反派组织“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12月26日,以“井冈山战斗团”为核心,联合其他群众组织成立了“井冈山公社”,谭厚兰有了自己的山头。

彻底砸烂“孔家店”

1966年10月,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授意《红旗》杂志的林杰,找到谭厚兰,派她到山东曲阜造“孔家店”的反。11月7日,谭厚兰率人在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集会,誓师捣毁“孔家店”。11月9日,谭厚兰亲率200多人杀到曲阜,冲破山东省委、曲阜县委和孔庙管理处的阻拦,串连一部分当地造反派,成立了“彻底捣毁孔家店,革命造反联络站”,并以“带头砸开孔府的重重大门”为口号,在曲阜召开了“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12日,陈伯达指示:“孔坟可以挖掉。”从而开始了一场触目惊心的大破坏:国务院1961年立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被捣毁。孔子的墓碑被砸碎,孔像被捣烂,孔坟被刨平,第七十六代“衍圣公”孔令贴的棺材被打开,暴尸于众。造反派还发了给国务院的“抗议信”,烧毁了数千册古书,数百轴字画,整个孔庙孔林满目疮痍。谭厚兰在曲阜前后呆了一个多月,使留传了数千年的中国宝贵文物,遭受到一次空前的浩劫。此次大破坏,一时间名震中外,令人瞠目。

“文化大革命”中的种种倒行逆施,林彪、江青借“文革”造反派之手打倒一大批老干部的阴谋,引起了党内高级干部的强烈不满。2月16日,在周恩来主持的怀仁堂政治局碰头会上,政治局委员谭震林、陈毅、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等对江青之流进行了坚决的抗争。谭震林还点名谴责了江青。事后,毛泽东在看了张春桥、王力、姚文元“集体整理和核对”的《2月16日怀仁堂会议》的记录并听取了他们的汇报后,对谭震林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进行了严厉的指责。中央文革小组江青等人乘机操纵造反派在社会上“反击二月资本主义复辟逆流。”

3月6日,江青找来戚本禹、谭厚兰密谋,示意“反对谭震林可以从大寨展览开口”(谭震林负责农林口)。谭厚兰积极筹划。3月8日,她率北师大学生千余人,喊着:“谭震林的黑报告是二月逆流的宣言书”,“谭震林欺骗毛主席罪该万死”等口号,冲击了大寨展览会所在地农业展览馆。当晚,谭厚兰还组织了一批人冲击农业部。同日,北师大“井冈山公社”还组织了一批人冲击农业部。同日,北师大“井冈山公社”还组织参加了造反派群众的示威游行。反击“二月逆流”的口号由此传遍全国,谭厚兰终于在全国性政治运动中抢了头功。

1967年2月,北京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成立,谭厚兰任核心组副组长,4月,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她是常委;5月1日晚,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接见北京市革委会成员,她站在毛泽东身边。5月5日,北师大《井冈山》报头版刊出谭厚兰搀扶毛主席的大照片。她还是北师大革委会主任,所领导的北师大“井冈山公社”在全国主要城市设立了联络站,一时势力之大,炙手可热。

1967年7月20日,武汉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广大军民反对“中央代表团”的事件。7月27日,林彪、康生、江青借“七·二0”事件提出了“坚决打倒党内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口号。8月1日,由王力、关锋、戚本禹起草的《红旗》杂志第十二期社论《无产阶级必须牢牢掌握枪杆子》发表,社论公开号召“要把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揭露出来,从政治上和思想上把他们斗倒斗臭”,并提出这是斗争的大方向。

社论发表之后,毛泽东在外地见了,极为震怒。他当即作了批示:“这是毒草”。并提出“还我长城”。随后,毛泽东下令追查这篇社论。

一时间,江青、康生、陈伯达慌作一团,不得已,他们把王力、关锋、戚本禹这帮“秀才”相继抛了出来。谭厚兰依恃的“左派”一夜之间被打倒,谭的地位也开始受到猛烈冲击。

病死狱中

9月,北师大反对派学生组织乘机加紧攻击“井冈山公社”;9月7日,师大校革委会被砸。在谭厚兰的地位笈笈可危的情况下,“中央文革小组”出面保住造反典型,助她检讨过关。但其气焰已消,无法再控制“公社”三军。

1968年5、6月间,高校各路造反派掀起武斗风潮。7月28日,毛泽东接见“五大学生领袖”,对他们提出严厉批评。会后,谭厚兰的“井冈山公社”公开宣布解散。她的风云历史从此划上了句号。

1968年10月,谭厚兰到北京军区4627部队劳动锻炼。1970年6月,她被调回北师大隔离审查,从此失去了人身自由,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清算。1975年8月,审查结束,她被送到北京维尼纶厂监督劳动。粉碎“四人帮”后,1978年4月,被北京市公安局以反革命罪逮捕入狱。此时谭厚兰发现已患了癌症,在狱中,她对自己的罪过表示了忏悔。1982年底,在“五大学生领袖”其他人被判处徒刑前一年,谭厚兰病死狱中,鉴于谭厚兰的犯罪情节较轻,且认罪态度较好,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对她免予起诉。

摘自《“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之升》

-------------伟大的斗争思想万岁,无产阶级自由万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万岁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关孔老二什么事,人家都死了千年了,


文物破坏和丧失到头来遭殃的还不是我们整个民族,

全民大众为谭女士舔了一回屁股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