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六章 鱼龙混杂 053 剑拔弩张

宋五 收藏 5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此时,室内剑拔弩张,形势一触即发,宋一牙镇静自若,而武强面露怒色,冯真儿看了看宋一牙,又看了看武强,伸手将礼帽摘下,一甩头,一头秀发如瀑布般披洒开来,镇静地看着宋一牙道,“不错,宋少帮主,俺便是史府上的小丫头儿真儿,但宋少帮主你也该知道,那史士绅哪里将俺当人看,屡次要纳俺为妾,俺誓死不从,他便变本加厉地折磨俺,哼,如果不是共产党将那老匹夫杀了,俺恨不得把吃他肉,喝他血!”

“那么冯司令也就是马县长口中所说的共产党头目冯真儿了?”宋一牙追问道。

“这个……以宋少帮主所见,如何呢?俺冯真儿是共产党吗?俺冯真儿像共产党吗?”冯真儿莞尔一笑,反问道。

这个问题倒令宋一牙不好回答,只好打了个哈哈道,“还是请武司令将枪收了吧!”

冯真儿向武强使了个眼色,武强果然收了枪,但却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冯真儿向宋一牙一抱拳,道,“俺想与宋少帮主讨论兄弟是否是共产党却没有什么太大意义,兄弟与武大哥来见少帮主,却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烦尊驾。”

“可是搭救你们那位兄弟?”宋一牙意识到二人登府的真实目的。

“正是,既然都是城外绿林,为什么张逵接受了国民政府委任,而俺们将军岭却要被县政府陷害呢?还望宋少帮主从中周旋,将俺们那兄弟救出来。”冯真儿定定地看着宋一牙,只等宋一牙表态。

宋一牙此时倒是很为难,从马志国口中得知,此人目前虽一心抗日,但对共产党却持强硬态度,恐怕即便那厨子真是所谓的冯真儿所言的将军岭的胡子,马志国也不一定便会给了自己面子,但既然冯真儿先用“一碗水端平”的话儿堵了自己的嘴,而自己亦怀疑冯真儿真是地方组织的抗日武装,这厨子势必是要救的,但如何救呢?

看宋一牙面露难色,冯真儿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而武强则愤愤地对冯真儿道,“妹子,又何必求他?难道他与他们还有分别?”

正在此时,万适之叩门进来,见了室内形势,虽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但见宋一牙好好在坐在上座,倒也没放在心上,开口道,“少帮主,县政府魏平科长求见!”

宋一牙对魏平印象却是一般,但此时此人求见,却又不能不见,抬眼看武强与冯真儿二人,二人却露出惊慌神情,便对万适之道,“请进来吧,请魏科长稍候!”又转头对武强与冯真儿二人道,“兄弟想两位一定不愿与这魏科长碰面,请随兄弟来。”说着,起身向大厅后进门走去。

冯真儿与武强互递了一个眼色,一手抓起礼帽,另一手将手发一挽,又在脑手绕了两圈,便将礼帽扣上,紧随宋一牙进了大厅的后进门。

宋一牙的菜刀帮分舵也是不小的宅院,三个人七拐八弯,便到了后门,宋一牙站定脚步,看着二人道,“两位朋友,虽然俺不知两位的真实身份,但人在江湖,今日留一步,来日好见面,关于你们那位朋友,兄弟恐怕力有未逮,还请两位见谅,请!”

武强与冯真儿摸不透宋一牙,也只好抱拳告别。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宋一牙轻轻一笑,如果这两人真是马志国口中所说的共产党,那么当日救自己的神秘队伍,便是他们了,只是这冯真儿,却与当日在史士绅府上所见又是不同。思绪一定,又想起那魏平科长还等在前厅,便一整衣衫,快步向前厅走去。

冯真儿与武强两人并不说话,确定没人盯梢后,便一路疾行,不一刻,便出了城,走进大山,武强道,“政委,你看宋一牙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货色?”

冯真儿紧锁眉头,道,“这个人虽然年青,但却深藏不露,说话亦是滴水不进,俺还真是看不出来。”

“那老李怎么办?”武强此时十分关心那厨子的安危。

“如果宋一牙不行,咱们再另想办法,俺想,这榔桥县城也不会太平多久了,日本鬼子可能就要来了,实在不行,就等到那时候,咱们趁乱吧!”冯真儿道。

武强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点头。而冯真儿眼色有些迷离,武强不禁催促道,“政委,咱们快些走吧,天黑前还得翻过榜山呢!”于是二人又加快了脚步。


这些天里,近岛平三除了研究《孙子兵法》的前三章,还化装潜入榔桥县城,第一次,他只是化装成一名普通商人,和一个卫兵进了城,虽然受到严格的盘查,并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他全城转了个遍,对于城防工事基本做到了心中有数,这次近岛选了傍晚时分进城,便遇到了麻烦,那天张进举亲自在城门盘查,结果发现其十分可疑,便令人将之抓住,多亏在押往县政府的时候,碰到了中野君,经过中野君的极力担保,才令张进举将之释放,近岛平三惊魂未定,到了中野君府第,忙向中野君致谢,中野摆了摆手,道,“近岛君的勇气可嘉,但行动还需小心。”

近岛连忙称是,两人又将相互的情况作了通报,在密谋如何攻占榔桥县城后,中野道,“近岛君,我还有一句话,你要在此立住脚,还得务色一名帮手,你的明白?”

近岛闻言忙请教道,“先生此话意思是?”

中野一笑,道,“近日来,我倒是为近岛君务色了几个帮手,比如县政府的魏平,还有保安团长张进举,相信此二人必能为我皇军所用,这个,魏平可以当县长、张进举还当保安团长,但还是缺了一个人,你的知道,侦缉队的作用,但侦缉队长我还没有替你选出来,你的,要自己选,不行,就从太平县城里选人,你的,明白?”

近岛连忙向中野道谢,同时脑子里急速运转,到底谁来榔桥县城担任侦缉队长呢?看来自己还真是要费一番功夫,而老师所说的这榔桥县城的县长,怎么没听先生提及,于是便恭恭敬敬地问道,“先生,马县长马志国的如何?”

中野摇了摇头,道,“这个马县长,城府极深,就是魏平在他身边数年,亦摸不清他的底细,我觉得,还是将他……”说着,用手作了一个砍头的动作。突然,他身形暴涨,甩手将一把飞刀掷了出去,那飞刀透窗而出,显然没有击中目标,飞刀力尽落在地上,待二人冲到院子里,院子里黑黑的,忝无人声,中野迅速地扫视院内,没有发现,又轻轻一纵身,便上房脊,四处查看,夜色中,又哪里看得清楚,无奈,只好又跃回到院子里来。

近岛有些慌张地看着中野道,“先生,什么的情况?”

中野叹了口气,道,“唉,但愿是我听错了。”只是神色间有些黯淡。

在离中野院子不远的街道暗影里,一团黑色的物体许久后才动了一下,舒展开来,却是一个身着夜行衣的黑衣人,伸手擦了一把汗,又仔细听了听动静,身形一纵,上了院墙,如黑色的雄鹰般在夜色中展翅,几个起落便已不见了身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