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哈哈,他没死,他没死。”我高兴地道。

“你怎么知道?”罗伯纳大为疑惑。我望着他,笑了笑,“我感觉到他是故意掉下河里去的。”

这么神?罗伯纳心里嘀咕。

其实不是神。我想。一个自小生活在海岛的人,熟悉水性,怎么可能被水淹死?而且,他不是从高处掉下。他所经过的木桥,离水面不过几米。那条河湍急,却也深。他掉下去之后,就不见了踪影。后面的资料也显示,并没有发现他的尸体。他的墓穴里,是衣冠葬。

于是,我对罗伯纳道,“罗伯纳,你再查一下,2043年3月16日至6月16日的整容资料。”

“你怀疑他整了容?”罗伯纳边查资料边道。

“是的。再看看其间的美容院有没有发生过凶杀案?”我又加了一句。

很快资料出来了,脸部整容的男性有126人。其间,也就是5月16日,有一间美容院遭灭门惨杀,案件没破。经整容的126人当中,并没有符合汉德姆斯特征的人。灭门凶杀案的手法极为职业,都是一刀致命。当时就从特工、特种部队的人身上去查,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当然不会有,汉德姆斯已经“死”了呗,谁会去打扰一个“埋”在土里的人?

“罗伯纳,你查一下,汉德姆斯所在的部队,参与了多少回反恐行动,当中有没有他参加的。”

罗伯纳马上敲击键盘。

我是这样想的,一个学古典文学的高材生,本来已经定了留校任教,可说一帆风顺,很有前途的,干嘛偏要去当海军,还要当上海豹突击队的队员?是他怀念大海?这种可能不大。如果你是生活在海边的人,你会怀念大海。如果叫你生活在一个小岛,一个孤岛,那种长年的孤寂,只会令你对大海产生仇恨。大海就像你的敌人,整天将你围困。他选择海军,目的只有一个,利用他熟悉水性的特长,挤入特种部队。

都说距离产生美感。

因此,古典文学给人的无疑是一种典雅,一种优美,一种和谐。耶鲁大学讲求的也是培养学生的理性。他汉德姆斯选择当兵,只有一个原因——他爱冒险。

“李先生,汉德姆斯的部队总共参与了一百二次反恐行动,他只参加了一回,也就是最后一回。原因是他爱突出自己,与队员合不来。部队本要他退役,可他每回都作检查,发誓自己能改。”罗伯纳道。

我笑笑,“他最后参加的一回,也是顶替另一个生病的队员。”

“你怎么知道的?”罗伯纳感到惊奇。

“推理呗。他好不容易得到这个机会,他本该好好表现的,干嘛还要掉到河里去?就是说,他不是名正言顺地参加的。所以,让他做顶替,他心里不舒服,想不通啊。”我道。然后想,几天不让你罗伯纳发挥专长,你都不高兴,何况他是几年被冷落呢?

“下一步?”罗伯纳望着我询问。

“马上把汉德姆斯的资料发回总部。让他们去搜捕。”

“是,李先生。”罗伯纳高兴地答。

面对水落石出的“纽约迷案”,我并没有多大的光荣感。因为汉德姆斯留下太多的作案特征了。

二十多起凶杀案,他都是采取将对方打晕,封嘴,切割的连串动作。也许你会说,拳击手也可以很轻松将人打晕啊。这点没错,可后面的切割呢?拳击手会有这么纯属的手法?而且,二十多起凶杀案,没有一起是捆绑手脚的,能做到这一点,硬生生地杀人,受害人又无法进行反抗的,只有特警、特工和特种部队的人。比如手指抓在凶手身上,指甲里留凶手的血迹、皮肤、肉丝什么的。却没有。我专门问过波姬丝,她也说,受害人指甲的干净程度,令她感到十分惊讶。特警、特工能做到不用捆绑对方的手脚,而能进行活生生的宰杀,行凶的刀法,却做不到。尤其是腹部那一刀。

正是腹部那一刀,让我坚信,凶手是个杀鱼的人。

为啥?很简单,如果你要验证的话,不妨去卖鱼档看看,看他们是如何杀鱼。他们剖腹那一刀,是不是很利索?一刀剖开之后,顺便就将腹内的肠肠肚肚挖了出来。整个动作是一气呵成,十分连贯。

但凶手为啥又不是那些鱼档杀鱼的人?

也简单,一般鱼档杀鱼的人,杀鱼之前,是刀背或刀面将鱼拍晕的。可二十多起案子里面,没有一个受害人是被刀打晕的。

锁定渔民。

而且锁定在孤岛上生活的渔民,也正是因为凶手没用刀打晕受害人,而是用拳这点。孤独人少,相互能接触的机会也就少。而人长着手,是要触摸东西的,更喜欢触摸有生命的东西。而在岛上,时常能触摸到的生命,自然就是鱼。一手按住鱼,一手变拳朝鱼头捶下去,那感觉是不是很过瘾?天长日久,这动作就会成为习惯。

关键的一点,汉德姆斯为什么专挑性感的女孩下手,而且是新奥尔良成长的女孩?

一、汉德姆斯自少看到的是鱼,美的形象是鱼。安徒生的童话里,说得最美的也是美人鱼。可鱼没有隆凸的乳房。性感女孩的乳房,在他眼里就变成了丑,有如毒瘤。

二、在他汉德姆丝的心目中,凡在海边生活的人,吃的是鱼,身上必定是散

发出一种淡淡的鱼香味。被杀的女孩非但没有,反而身上散发着一种似花似草的芳香,这就引起他的强烈不满了,认为这些女孩是“忘恩负义”的人,对鱼没有一点感恩之情。

就这两点,使他猎杀的目标十分明确。

我调查过,新奥尔良的女孩子,并非个个的身上都能散发出那种独特的芳香,只有极少数的女孩子能散发。

至于乳房上那两刀弧形的创口,就是杀鱼时,剜去鱼鳃那两刀的习惯动作。

耳环是多余物,所以全被扯掉,而不是拿去换钱。

……

汉德姆斯被抓后,一直想见我,他认为他是有神助的,我为什么还能将他揪出来?

他所谓的神助,无非是我那个对手给他的一点感觉,使他一次次逃过侦查而已。对了,他真的不懂电脑。我也不可能去看他。我想我去看他的话,第一感觉就是要把他碎尸万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