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二章 第六节 兵器

不笑生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URL] “与民团相较之下,你倒是不如搞个镖局,便可明目张胆的招募、训练人手,再把你那仙器人手一份,谁还怕他什么八旗铁骑!或许将来也可助皇上扫平叛逆,一统江山也好搏个公候万代。” 岳效飞看着王婧雯侃侃而谈,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此什么,但又好像不着边际。 想来钱是非常重要,可当你只剩下钱时那就非常危险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与民团相较之下,你倒是不如搞个镖局,便可明目张胆的招募、训练人手,再把你那仙器人手一份,谁还怕他什么八旗铁骑!或许将来也可助皇上扫平叛逆,一统江山也好搏个公候万代。”

岳效飞看着王婧雯侃侃而谈,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此什么,但又好像不着边际。

想来钱是非常重要,可当你只剩下钱时那就非常危险了,比方说羊儿再肥终究免不了盘中之菜的命运,狮子再瘦也没有一只羊敢去它面前撩骚。就如同这个年代一样,我们贫油国的帽子摘了又戴上,可是海中的石油被那些个小狼崽子搞去了多少,那个航母舰群又被国人想了盼了多少年?”

“哦!我知道了,王士和那个臭老头,你可太坏了,知道岳某人心甘情愿抢这个苦差,你真当我是神仙啊。”岳效飞闷闷的在心里骂着。

“岳大哥……岳大哥……”王婧雯发现岳效飞听了自己的话在发呆了,自己刚才所言也不知他听进去了多少。

“嗯,你说的对,我们就办个镖局。哦!婧雯妹妹你没事了常来吧,遇事了也好帮我拿个主意。”

“好啊!岳家小贼,我可来的时候不小了,这就要走了呢!”王婧雯脸儿红了,她急于离开这个地方,急于躲开那些已经列队将要结束操练的人们和他们一定会有的虽非恶意但会使人脸红心跳的哄笑。

几个人坐在岳效飞门前的桌子上,闷头苦思冥想。也得亏有那等爱抽烟的,不停“啵啵”的抽着烟锅,造就的烟雾腾腾,使蚊子少了好多。

岳氏神弩、化学手雷、复合装甲、装甲战车,谁听说过?几个人都摇摇头:“天廷的玩艺,谁听说过!我靠。”

岳效飞并未把褶在手中的图纸给大家看,他想先问问再坐的几位以验证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徐烈钧(徐黑塔大名),你说咱们大明的军队为何打不过那满州八旗?”

“我也听人家说过,那八旗铁骑作战骁勇,个个悍不畏死。”

郑老根给军队做过木活,听的也多些,在一旁木凳沿上“笃笃”的磕磕烟锅摇摇头道:“老板,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为什么”

“哼!为什么!那八旗铁骑个个弓马娴熟,强弓所射的羽箭比之我大明官兵射的要远的多。”

岳效飞常听网上有人说中国在明末之时已有了战车,火炮部队,一直弄不明白为何清兵反可以胜之。“那我们不是有火器么,佛郎机炮、鸟铳难道还不及那清兵的羽箭?”

郑老根又装上一袋烟,边装边说“老板有所不知,那佛郎机固然射的极远,只是人家也有,还比我们多,鸟铳么还不及人家羽箭射的远,装药又慢,人家发两箭我们才发一铳。唉!我等也是在这里苟延残喘”

赵大锤在旁插嘴道:“老板,依我看这怕不是我们的家伙咋样,那些个大人们都只管自己花天酒地,哪管咱老百姓的死活,谁愿给他们卖命啊。”

岳效飞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仔细打量了一下赵在锤,他说话似是有几分高深道理的。作为现代的中国人又哪个没听过毛爷爷的“战争的决定性因素是人”这个真理呢。

“好了,好了不说那么多了,咱又没那本事去打辫子兵,咱只是开镖局呢,不过我给大家说的那几个玩艺已经把图给画好了,大家给瞅瞅看看能用不。”(详细设想会在相关中另外写出,有兴趣的朋友请在那里看)

几个人都凑过来,徐烈钧、郑老根、赵大锤现在在这老军营都是独挡一方的人物,那两个不必说,只说郑老根被岳效飞想出来(他想出来的!我靠)的木器加工床子再加上大水车带动的办法给折服了,一听他又有新玩艺先来了精神,眼巴巴的瞅着岳效飞在几张纸上画的草图。

先看这岳氏神弩,曲柄带动……这没什么好说的和风扇一样,看这里变了,这个像车轮一样的玩艺是飞轮,哦就是在木车轮外面加上两层厚铁板心平稳传递扭矩,扭矩是什么……回头讲……转动……哎带动曲柄连杆机构,然后,看这是根麻绳,通过滑轮,最后带动弓弦,再转,弓弦到位,曲柄连杆被释放,发射,就这样每转动一圈就发射一枝箭,底下对这个弩箭都是用这样的带子固定的,就这样只要这个轮子不停在转,而这个箭带上的箭就不停被发射出去。

三个人听的是目瞪口呆,要是箭都这样射法谁能到咱跟前啊,那还不得给射成刺猬,这个家什太狠毒了。

岳效飞跟本就没看他们的表情,他知道那会是什么样“至于这个,这是步兵战车,底下行动部分和自行车一样,只是要增加大约五组十五个飞轮,它在这里的作用是贮能,及发出扭矩。然后只是外面将来要包上复合装甲,就只剩下我们打人了,谁能碰的到我们的人。”

“怎么,嫌累,嗯,那也好办,平日里咱用马拉,开打的时候把马放开就行了。”

“行!这个办法好”三人齐声点头。

“那老板,复合装甲又是个啥东西。”

“这个,就是甲罗,刀砍不坏,枪扎不透,炮么只要是霰弹打中了也没事。它的构造是这样的,一层钢丝编制的‘布’一层生丝织的绸,一层牛皮一胶再压成这样,然后两层叠加成一层,你们从侧面看它不就是一个个六方形么(大家想想PVC板的模样),大约十层最外面最里面是我们盖房用的那种胶合板(十层竹席用胶粘合并压制),这就是复合装甲了,将来做成一块一块插上然后一铆,坏哪一块换哪一块。哼哼这不就光剩我们打别人了。噢对了还有化学手雷,这个最简单,大炮仗外面给它包上一层生石灰,‘嘭’满天白灰,哼哼!眼都瞎了还打个屁呀!”说罢岳效飞得意洋洋的看着徐烈钧,回想着当日里撒了生石灰打光屁股的事,嘴里“嘿嘿”一笑。

徐烈钧当然忘不了岳效飞当日就是撒了一大袋生石获胜的,心中骂道:“天廷里面也有小人么,我呸!定是个装神弄鬼的家伙。”突然他想道了,装模做样的咂咂嘴:“好倒是好,只是我记的那是里你戴了个那什么的眼镜,你也会造么?”

这一问把岳效飞给问住了,当然他听说过玻璃是用沙子和什么东西混到一块烧出来的,可这会让试去,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可能试出来,光学玻璃是用普通玻璃加铅烧出来的,可这连普通玻璃都没没有更谈不上光学玻璃了。

徐烈钧一看把岳效飞难住了,也学着岳效飞刚刚那一笑的神情,嘿嘿直笑。

“妈的,我都不相信没个替代品……树脂的见过不知道咋造、塑料也行可我也不知道咋造,别急,想想再想想,嗯!奶奶的想难住我哪那么容易,不就是石头镜么,这玩艺是中国土生土长的,还怕没有!”

当下脸上又再挂上阴险笑容,“徐烈钧,你以为这就能难住老板我么!我是谁,我是你老板吔,石头镜!怎么样把这个给忘了吧……嘿嘿嘿嘿”。

……

王婧雯再次来时,已经是大清早了。

“哎!婧雯你来的正好,我都快烦死了,东西我都设计好了,可这些个玩艺不知道要多少钱才搞的定,安仔虽说能写会算,可他也没这个本事管这老军营里面所有的事啊!”

“岳家……岳大哥,你昨夜一晚没睡?”

“是啊!我一想到这些个新东西就睡不着觉。就这徐黑塔那厮还非得让我参加完了早训再忙。来喝水,随手递过去绿茶。”

岳效飞的语气活象个撒娇的小孩子,把王婧雯给说笑了接口道:“这样吧,你管饭,我来帮你吧,反正我一天也没什么事。”

“真的,太好了!我先谢谢你了,管饭么,好办,反正我们每天吃的快餐你也看见了,你能吃下去不。要不我每日里给你去哪个店里订个饭,你说怎么样都行。”

“行了,你不用管了,不过我先得说好,不管你再有什么新的东西,我们家要先用的。”

“好啊,我立马给你准备一辆新车,连带车夫都是我的。”

“好一言为定。”

“好,那我先给你说说情况,一会早会就开始了”

“早会?”

“就是每日里清晨咱们和管事的先碰碰头,把一天的事商量一下,安排安排,你看眼下情况是这样的……。”

老军营管事的人自岳效飞而下分别是徐烈钧(徐黑塔)管安全,将来也就是镖师头、郑忠汉(郑老根)木工生产、赵克用(赵大锤)铁工生产、安仔计账、刘文采物资采购。

当几个人端了早饭来了以后,赫然见王婧雯在那坐着,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心中想当然道:“老板不行了换老板娘来了。”正想着呢看岳效飞端着刚打的热气腾腾的早饭来了,殷勤的放在王婧雯面前。

众人相顾会心而笑。

待岳效飞介绍完了,王婧雯站起来,给大家行了个礼,众人也不敢受她的,纷纷还礼不迭,王婧雯说道:“诸位大伯、大叔、大哥、小弟,既然岳大哥请了我来给他盯着家里的事,将来少不得要说些个大家不待见的话,所以小女子以后说话要有个不到的地方还请各位多担待。”随即脸容一肃又说:“我对这个事有个这么个认识,第一个就是个和字,也就要大家不管有什么话只管说出来,要不单独对着岳大哥或是对我说都行,只是不要藏在心里,相信大家明白,和气生财,再就是一个廉字,天下百姓生活困苦莫不是那些个官家一个贪字促,我家也是官家所以我清楚、我明白,这老军营是大家鼎力开创起的基业,谁也不能为了一已之私毁了它,谁要是这么做了大家可都要跟他来个翻脸不认人……”

“赵师,你见岳大哥那天穿的那件背心了吧,就照那个式样,用那两层的复合装甲给做出来,我想得一百五十来套,照二百套做吧。”

赵大锤老老实实起身抱拳应道:“是”。

“郑师,咱下来可是要扩大生产了,可以到城里多招些个人,岳大哥说要多开个几条生产线,我想那是正好,反正趁着现下里天气正热,风扇那东西各处之人恐怕要的多呢。刘大哥,你主管的是材料,这可是咱老军营最好的差,只是咱话说在前面,按着市价,买回来质优价廉的东西咱就多挣点,要不咱们挣的就少了,所以这个还得您多费心,小女子想来按照一个廉字也就够了,下来呢是安仔,你可是跟你岳大哥时间最长的人,账出自你的手,姐姐我可就给你安排了,这账要记的细,记的真,记的清楚明白,以后每一月少不得可就要与你一起盘上一盘呢。”

“小姐吩咐,我等必当谨记,请小姐只管放心。”

郑老根和赵大锤暗暗叫苦“老板娘你还真是要了我们的命呢,我到哪去给你找那么多人啊!……。”

几个人躬身施礼,王婧雯这时却说:“好了,正事说完了,几位我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

几个人当然把她看作主人,心中也都确信这位王小姐将来必是要作主母的,所以一个个恭恭敬敬,唯独安仔一个人在心中嘀咕:“难不成小姐也对岳大哥有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