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二章 第五节 麻烦

不笑生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URL] 车上,王婧雯、宇文绣月、小叶子三人还没有从老军营那种欢快、热烈的气氛中回过味来,看着车外不断掠过的景色,王婧雯心中稍稍有些忐忑不安,她二人底是家中的歌姬、婢女,而自己带着她二人出去了这半天恐怕父亲早知道了。车子已到了大街上,眼王府是越来越近,家越来越近。 当三人踏进王府大门时,远近的灯火已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车上,王婧雯、宇文绣月、小叶子三人还没有从老军营那种欢快、热烈的气氛中回过味来,看着车外不断掠过的景色,王婧雯心中稍稍有些忐忑不安,她二人底是家中的歌姬、婢女,而自己带着她二人出去了这半天恐怕父亲早知道了。车子已到了大街上,眼王府是越来越近,家越来越近。

当三人踏进王府大门时,远近的灯火已然纷纷亮了起来。

门房一见三人过来,忙迎上前行礼道:“小姐,老爷已催问再三,要小姐您一回来就去见他呢。”

“哦,我知道了”王婧雯淡淡应一句,命门下的仆人把车内带回来的东西拿进去。当下带着二人先走。待进门后,与众人拉开一点,给二低声交待:“绣月妹妹你们两个却不要给别人说破今日之事,只说我叫你二人陪我去城外庵中降香去了……”二人点点头心中说:“只要是小姐认了今日之事定无大碍。”

王士和坐在家中堂上,刚刚吃完饭的堂上只闻一片刷牙之声。他也挺满意这个小东西,全没了过去吃完饭漱口、擦牙的麻烦,心中却盘算着女儿今日的去向,听人说她擦的是脂香粉腻,打岔的柳绿桃红带着绣月与小叶子坐六外的一辆怪车去了。

“她居然愿打扮成如此模样与那绣月丫头去会那个小子,难不成她心中……不能啊!没听说他二人在府中时多说过一句话……可她为何又要如此装扮?”王士和心中猜不透女儿的想法,不过直觉上他感到应该做些什么,“不管是不是那个小子,总要考较他一番,看他在这乱世中可有本事活,办的了大事。”

正盘算间,门前脚步声响,女儿进了门来,身后跟着两个仆人,手中搬着两个不知装着什么物事的大箱子。

王夫人看着向父亲施礼的女儿,惊喜的发现女儿打扮的一身大家闺秀的模样,全然不是往日里那自以为是的延平野丫头,心说:“若是她每日里都如此打扮,提亲之人怕要踏破家里的门坎呢!”

“爹爹,这两个箱子中是那岳家小贼孝敬父亲母亲的绿茶呢。”

“老军营还是那个模样么?你们三个人今个就在那里待了一天?”

“哪里,孩儿只是去城外庵中烧香回来路过之时,见那儿变的都难以认得,故此好奇之下……噢!娘您尝尝这是那岳家小贼所制的,真看不出来他的心思还真巧妙呢。”

看着女儿少有的殷勤,手中竹筒打开给大家斟上。当娘的心中可是好笑呢,女儿也会去城外庵中烧香,嘴里不由笑道:“雯儿,那庵的大门你可还记得开向何方。”

“娘……”王婧雯少有的当着众人在她娘面前撒娇。

王士和并没有喝那倒出来的东西,只是他掂起那个竹筒来就着烛火细细端详“这岳家小贼想的还真是精巧”尤其刚才女儿打开竹筒时的动作,她会是才见么?!”心中一笑,把寻思了半日的话说给女儿听。

“雯儿,那老军营现下里可变成何等样模样。”

“那老军营……”听着女儿满嘴的赞叹之词,老两口似是有意无意的对视一下,会心一笑意思就全有了。

“雯儿,你明日怕还要再去一趟……。”

王婧雯见父亲似笑非笑的模样,眼睛只管盯着她看,脸没由来的一红,嘴里嘟囔一声“去哪里啊……女儿今日才去……。”

“当然是去岳家小贼那里,你父亲我还真有个事要对他说。”

苏醒的老军营已开始活动起来,一个个妇人们清晨里不再是倒净桶。那东西眼下都搁在家中一个专门的小间里,用完了扬几瓢水就顺着埋下的竹管冲去了。现在清晨里要做的是把家负责的清洁区打扫干净,孩子们一早也被学堂里的先生带走了,他们也有清洁区哩。男人们按照老板的要求跟着那个徐黑塔跑圈打拳去了。不去不行,扣工钱呢,那岳老板给的工钱虽然公道可也不能让扣了去。“呀!坏了男人昨夜里还有几个字没记下呢,一个字一文钱呢!唉,算了,让着活死尸被人家岳老板扣去,一回家就说腰酸腿痛,就会给我们娘们家使气,我看岳老板叫他干个啥跑的比兔子都快……岳老板的那两个女人多俊啊!还有人说只有一个是,我却不信。我们岳老板可是天上仙人呢!”

一阵由远及近的马碲声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早起溜早的老人家们三三两两的坐在村外专门备下的桌椅上,听了这声音一个个也都眯起眼睛向望去。岳老板吩咐过,还论是什么样的外人来了都要去问个明白,怕人偷学了本事去(过去院里戴红袖圈的老太太们,呵呵七十年代出生 的人们大约都还有印象吧)。

杨平安站在路中伸长了胳膊,拦住那匹马,仔细一看马上之人却不正是人家岳老板的女人么,他忙往旁边一退,抱拳道:“老板在步行广场练拳呢。”

看着杨平安的举动一旁老汉打趣道:“我说老杨,你不是跟人家岳老板夸下海口,说天王老子都不让过么?”

“唔,要不我说你老眼昏花呢!管天管地你还管人家两口子的事,吓!说你真是个老糊涂。”说罢故作高深的仰起头眨眨眼,嘴里道“穿男装的,跟昨个可不一样呢”,另外一个老头背着手,跟着他向天上看看,低下头寻思一阵,也以为明白了什么轻轻点点头。

“呼……哈……嗨,嗨”广场上一群人正扎着马步打拳,几乎没有人注意跑过来的这个人。

“岳家小贼……岳家小贼……”王婧雯心焦之下,把往常只在心中的那个称呼给叫了出来,没注意人家受得了、受不了。

第一声时打拳的人们齐刷刷一愣,待得第二声叫响时蹲马步的人超过一半坐在了地下,到了第三声时四起的哄笑声早把蹲在房檐看西洋景的鸟儿们给吓的“扑愣愣”的飞上天空。

岳效飞心里那个气啊!“岳家小贼”这是哪个时空的称呼啊!没奈何下,几步跑到徐黑塔跟前“报告长官,请求退出训练”

原本坐在地下的徐黑塔忙跳起来,对面前的岳效飞回了个礼大声道:“报告原因”。

“妈的,这家伙也给我使坏。”岳效飞心里骂,只是县官不如现管,只好在嘴里大声道:“报告长官,有重要朋友来访。”小声道:“放了我,要不回头竹板侍候。”

徐黑塔憋着笑,嘴里低声道:“威胁我是吧!那我可就不许了。”

嘴里大声问:“有多重要?”

岳效飞生怕王婧雯再叫上个几声自己这个老板可真就颜面无存了。忙小声讨好道:“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回头请你喝酒赔罪。”嘴里大声道:“非常重要。”

徐黑塔小声道:“这你说的,可不是我逼你的,而且不打屁股、不报复!”

看着岳效飞飞快点头。

“准假”

一跑出来岳效飞就给王婧雯埋怨道:“好我的王大小姐哩,我好歹是这的老板多少给点面子不行么!什么‘岳家小贼’这乱七八遭的。”

王婧雯没好气的说:“哼!你不满意是吧,那好我走了,将来绣月妹妹嫁了别人你可别来怪我……岳家小贼。”最后重重叫一声扭头便走。

“别……别,王小姐……王……婧雯妹妹,我错了还不行么,别再耍我了行不。”

手被岳效飞抓住,怎么甩不掉,王婧雯心中没由来的一酸,眼泪下来了。

“婧雯妹妹……别……别哭……别哭,千万别哭,你就叫我岳家小贼好了……别哭……我就是岳家小贼还不成么!”她要在哭的话岳效飞就要跟着哭了。

王婧雯带着鼻音,拿眼睛斜瞅着他:“这你说的哦!”

“是,是!我就是婧雯妹妹的岳家小贼好了。”岳效飞心中那个气,我招谁惹谁了。

王婧雯情绪稳定下来,任由岳效飞把她拉到屋前坐下。

“婧雯妹妹,等着我,别走,啊!”

“嗯”岳效飞得到王婧雯保证后才飞快的跑回屋里拿了几筒绿茶回来,讨好的打开来递到她手中。

“我听我爹说,要你在两个月内凑五万两银子,给绣月妹妹做嫁妆……。”

“啊!”岳效飞眼珠瞪出多大去。心里道:“五万两银子,万儿八千我有,五万两你当这老军营里的人全靠喝风就行了。”

看岳效飞愁的,可是王婧雯不愁,昨天夜里一夜没睡,早早为岳效飞做好了打算。这也是因为昨夜里她爹有意无意还说了件事。

“我还听我爹说,为了保境安民,已悬下花红,只要谁擒了虎跃岗的那个铁马黄固或斩了他的人头,即可得八万银子的花红。我想你不是有那个仙器么……。”

“嗯!柳暗花明一村,杀土匪,嗯!不过这个可不太好办啊!”心中思咐道。

“岳家……岳大哥,小妹倒有个办法。”

“好啊!说来听听。”岳效飞一向是善于博采众长的。

“岳大哥,相信你也明白,现下里我中华万里却是烽烟四起,你挣钱的本事很大,可是没有一群凶悍手下,创的了业可是守不了业啊。要我说你倒不如……”

王婧雯说着,岳效飞不停点头,显是深以为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