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将帅——朱可夫 元帅(苏联)

景麒121 收藏 1 707

格奥尔基•康斯坦丁诺维奇•朱可夫元帅(Georgy Konstantinovich Zhukov,1896—1974),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历任苏联副国防人民委员兼苏军总参谋长、预备队方面军司令、列宁格勒方面军司令、西方方面军司令、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兼最高统帅部副统帅、第1乌克兰方面军司令、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司令等要职,参与最高统帅部的战略决策与计划,多次以最高统帅部代表的身份协调数个方面军在重要方向上实施重大战役。

朱可夫于1896年12月2日出生在卡卢加州斯特列尔科夫卡村的贫苦家庭。朱可夫从教会小学毕业后被送到莫斯科当学徒,靠自学通过市立中学全部课程的考试。

1915年8月,朱可夫应征入伍,后来参加世界大战。1917年2月,朱可夫参加二月革命并被推举为士兵委员会主席。

1918年8月,朱可夫在莫斯科参加红军。次年加入布尔什维克党,参加察里津保卫战。1920年毕业于骑兵训练班,参加对弗兰格尔白匪军的作战,历任骑兵团排长、连长、副团长、团长。

1924年至1925年,朱可夫考入列宁格勒高等骑兵学校深造。在其后的团长任内,朱可夫的骑兵团奉命改组为坦克团。朱可夫领导有方,要求严格,奉行的原则是:“如果你不会,我们可以教给你;如果你不想学,我们就强迫你去学。”朱可夫的坦克团成为优秀团队,红军《真理报》开始大量报道朱可夫的事迹。1929年至1930年,朱可夫入伏龙芝军事学院高级首长进修班进修。1930年5月晋升为第2骑兵旅旅长。1931年2月,朱可夫调任红军骑兵总监布琼尼的助理,与红军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共同主张集中使用坦克部队执行独立作战任务。1932年,苏联开始组建机械化军。1933年3月,朱可夫改任第4骑兵师师长。1937年秋,升任第3骑兵军军长。1938年初,改任第6骑兵军军长,旋即升为白俄罗斯特别军区副司令。同年夏天,作为军事顾问前往中国考察侵华日军的战略与战术。

1939年5月,日军向哈拉河以东的蒙古地区发起进攻。6月初,朱可夫出任驻蒙苏军第1集团军级集群司令。7月初,朱可夫以反突击重创拥有优势兵力的日军,然后转入防御以待增援。朱可夫计划以坦克兵、炮兵、航空兵和步兵协同作战,突击敌军两翼,从南面和北翼合围守敌并在敌援军到达之前迅速予以歼灭。8月20日,朱可夫率部先于日军发起进攻,至31日全歼守敌。日军损失5万余人,北进战略遭受重创,朱可夫因此荣获苏联英雄称号。然而,朱可夫回国后发现苏军已根据坦克战权威巴甫洛夫的意见而决定解散机械化军。朱可夫和苏军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对此表示反对,却未能奏效。

朱可夫随后出任乌克兰军区副司令。1940年5月,随着苏军军衔制的恢复,获得大将军衔。6月,朱可夫升任基辅特别军区司令。他注意到许多高级指挥人员未能切实训练年轻军官,要求人们更深入地研究军事史和俄国军队与人民的军事传统。1940年12月至1941年1月的莫斯科军事会议,接受了朱可夫关于机动部队作战问题的理论并组织了战略性的图上对抗军事演习。朱可夫后来认为演习情形与纳粹德国进攻苏联的情况极为相似。

1941年1月13日,朱可夫接替梅列茨科夫出任苏军总参谋长。3月8日,被任命为副国防人民委员兼总参谋长。上任伊始,朱可夫立即着手加速实施对军事机构的改组,清除不称职的军官,谴责官僚主义作风;从人员、武器和军事思想方面加强军队建设。5月,朱可夫和总参谋部制定出苏联西部边界的防御计划。朱可夫和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多次将德军即将侵苏的情报向斯大林报告,但直到6月21日才获准命令边境部队进入战备状态。

1941年6月22日纳粹德国背信弃义地发动侵苏战争。朱可夫成为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成员。7月29日,朱可夫认为苏军将被迫放弃基辅,同时应在耶利尼亚组织反突击以阻滞德军,但遭到斯大林的反对。次日即改任预备队方面军司令。任内在耶利尼亚地域成功地阻滞了德军的推进。

德国北方集团军群于9月8日完成了对列宁格勒的陆上封锁,该市只能通过拉多加湖与外界联系。9月10日,朱可夫奉命飞抵列宁格勒,接替伏罗希洛夫任列宁格勒方面军司令。朱可夫和政委日丹诺夫加强思想政治工作,鼓起全体军民的必胜信心。朱可夫制定出加强城防的计划,动员市民参加修筑防御工事,参与防空准备。经过全体军民的努力作战,到10月6日,德军损失严重,被迫转入防御。

1941年9月30日,得到加强的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开始实施“台风”战役,旨在攻占莫斯科。在大量苏军被合围在维亚兹马地域的危急时刻,朱可夫于10月7日被斯大林召回莫斯科,出任西方方面军司令。朱可夫率部坚守对保卫莫斯科至关重要的莫扎伊斯克防线。与此同时,苏联政府开始疏散政府机关和重要企业,动员45万市民构筑防御工事,在莫斯科地区实行戒严,加强防空措施。11月7日,根据朱可夫的敌情判断,苏联在红场举行隆重的阅兵式,斯大林发表鼓舞人心的演说,受阅部队则直接开往前线,在国内外有着重大影响。11月中旬,德军向莫斯科重新发起进攻,沿克林、罗加切沃方向和图拉、卡希拉方向实施主要突击,企图从 泵婧湍厦嬗鼗啬箍啤5戮獾街炜煞虿康耐缜康挚梗圆幌Ь薮笏鹗蚰箍票平?。11月底至12月初,苏军在朱可夫指挥下经过顽强防御和多次反突击,粉碎了德军突向莫斯科的企图,苏军转入反攻并消灭莫斯科城下之敌的条件已经具备。经过斯大林批准,朱可夫计划以反攻粉碎德军的两个突击集团,反攻的基本任务赋予西方方面军,加里宁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则分别在其北面和南面实施突击,抽调优势航空兵协同作战。12月6日开始的反攻,经过加里宁战役、克林战役、图拉战役、卡卢加战役和叶列茨战役,苏军获得作战主动权,迫使希特勒下令苏德战场全线转入防御。到1942年1月初,苏军完成反攻,解放罗加切沃、克林和加里宁等重要城市。1月5日,苏联最高统帅部决定在苏德战场发起全线总攻,由上述3个方面军对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实施瑟乔夫卡—维亚兹马战役、托罗佩茨—霍尔姆战役、勒热夫战役和博尔霍夫战役,将敌向西击退100公里~350公里。莫斯科会战使德军损失50余万人、1300辆坦克,35名德军高级将领被撤职。

1942年7月,德国B集团军群在空军支援下向斯大林格勒突进,企图攻占该市。8月27日,朱可夫在形势极其危急的时刻被斯大林召回莫斯科,出任苏联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和最高统帅部副统帅,作为最高统帅部代表被派往斯大林格勒加强领导。最高统帅部代表同斯大林和最高统帅部其他成员有着密切联系,对战场决策负有主要责任并协调整个战区的作战行动。朱可夫和苏军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在组织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反突击的同时,首先建议以积极防御来疲惫敌人,再发动反攻以改变该区的战略形势;继而提出初步的反攻计划:首先突破防御,合围德军斯大林格勒集团,然后歼灭被围德军,并制止德军解围企图。建议和计划得到斯大林批准。负责攻城的德国第6集团军和第4装甲集团军尽管在苏军不断实施的反突击中损失惨重,仍于9月下旬攻入斯大林格勒郊区和市区。斯大林格勒军民与敌展开长期的激烈巷战,朱可夫和最高统帅部则积极部署反攻。到11月中旬,德军的进攻已成强弩之末。11月19日,在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的协调指挥下,西南方面军、顿河方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由空军协同对B集团军群发起反攻。反攻旨在以两路部队粉碎敌各突击集团的掩护部队,并沿卡拉奇、苏维埃茨基向心发展进攻,围歼直接在斯大林格勒附近作战的敌军主力。11月23日,西南方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的快速兵团在卡拉奇、苏维埃茨基和马里诺夫卡地域会师,合围了德国第6集团军全部和第4装甲集团军一部共33万人,建立起巩固的对内对外正面攻势,而在拉斯波平斯卡亚被围的罗马尼亚重兵集团即告投降。12月12日,苏军在科捷利尼科夫斯基地域击溃企图解围的数个德国装甲师,而顿河中游的苏军展开的进攻则迫使德军放弃解围的企图,为肃清被围德军创造了有利条件。1943年1月,顿河方面军开始实施歼灭被围德军的战役。2月2日,第6集团军司令保卢斯元帅被迫率部投降。法西斯集团在斯大林格勒会战中损失约150万人,占其苏德战场总兵力的1/4。斯大林格勒会战的胜利标志着苏德战场乃至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根本转折,法西斯集团已经丧失战略主动权。

斯大林格勒会战大局既定,朱可夫于1942年12月下旬与伏罗希洛夫制定在列宁格勒地域实施相向突击以打破德军封锁的计划,协调列宁格勒方面军和沃尔霍夫方面军的作战,在空军航空兵和海军波罗的海舰队的支援下,于1943年1月18日打破对列宁格勒的封锁。同日,朱可夫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

1944年11月,朱可夫接替罗科索夫斯基出任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司令,和最高统帅部一起制定解放波兰从而为突击柏林创造条件的维斯瓦河—奥得河战役计划。战役企图为向波兹南和布雷斯劳两个方向对德军实施两个强大突击,把防御之敌分割成孤立集团并予以歼灭。参战的有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含波兰第1集团军)和第1乌克兰方面军。考虑到盟军在阿登地区的困难处境,苏军奉命提前进攻。1月12日至17日,苏军通过桑多梅日—西里西亚战役和华沙—波兹南战役突破敌防御,击溃A集团军群主力,解放华沙。接着,两个方面军在第2白俄罗斯方面军和第4乌克兰方面军配合下,迅猛追击敌人,围歼波兹南守敌,解放克拉科夫,攻占西里西亚工业区,进抵奥得河一线,于2月3日结束战役。此役击溃德军25个师,全歼35个师。此后,朱可夫暂停西进,与第2白俄罗斯方面军配合,在东波美拉尼亚战役中击溃威胁苏军翼侧的维斯杜拉集团军群。此时,苏军距柏林仅60公里。

苏联最高统帅部决定以朱可夫的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科涅夫的第1乌克兰方面军和罗科索夫斯基的第2白俄罗斯方面军实施柏林战役,旨在从宽大正面实施数个猛烈突击,合围德军柏林集团,再予分割歼灭。为顺利实施战役,朱可夫拟制出详细要图、计划和地图供作战使用,对诸兵种协同动作特别是大城市巷战条件下的协同进行反复演练,根据形势特点加强党政工作,计划利用大量探照灯的突然照射代替炮火准备。在航空兵支援下,苏军从4月16日至19日突破敌奥得河—尼斯河防线,朱可夫部已从北面和西面包围柏林,科涅夫部则保障了从南面合围柏林的条件。4月21日,朱可夫部继远程炮兵炮击柏林之后突入柏林城郊,科涅夫部突入柏林南郊。4月24日,两个方面军在柏林东南完成了对德军法兰克福集团的合围,25日完全合围整个柏林集团,罗科索夫斯基部则强渡西奥得河,牵制该处德军而使之无法从北面对合围柏林的苏军实施反突击。从4月26日至5月1日,苏军以战役迂回和包围歼灭法兰克福集团。5月2日,苏军攻克柏林。朱可夫于5月8日代表苏联接受法西斯德国的投降。

战后的朱可夫历任苏联驻德军队集群总司令和苏联占领区最高军事行政长官、苏联武装力量部副部长兼陆军总司令、敖德萨军区司令、乌拉尔军区司令、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国防部长。1957年10月被解除国防部长职务。1958年3月正式退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朱可夫于1974年6月18日在莫斯科逝世。其回忆录《回忆与思考》于1975出版。朱可夫一生获得4次苏联英雄称号、6枚列宁勋章、3枚红旗勋章、2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2枚胜利最高功勋章和许多其他勋章。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