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小西天做公务员一年,学习了不少的知识,特别是对部队有了一些深层的了解和认识,是来自农村的兵,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只知道认真踏实的做好首长交办的一切事情,不出差错,那时人年轻,没见过世面,真的很单纯的,在这一年里,增长了自己的见识,学习了一些做人的道理,那时兴培养教育军地两用人材,我们处就让一个吴班长给我们一年兵培训摄影知识,吴班是合肥人,城市兵,在家就会摄影,后来还是中国摄影家协会的会员,有相当好的技术,他利用业余时间给我们讲课,教我们暗室技术,前前后后差不多十个月吧,虽然没有派上什么大的用处,可也使自己终身受益。

有个美丽的误会,是我们到单位不久,李首长问我们谁愿意和他一起去鸡场?当时我们都误以为是去机场,大家纷纷举手报名,都愿意去,他也逗,故意不告诉我们真相,只是说好,大家很热情,可不准后悔哟,我们异口同声的回答“不会”因为我和另一个楼层公务员要服务处长办公室,没能批准去,感到很委曲,第二天战友们回来了,个个一脸的疲惫神态,我不得其解,细问之,才明白原由,原来我们处在南口的西北边有一个养鸡场,是养肉鸡的,除了内部食用外,全卖给地方的肉联公司,昨天是去出差帮助鸡场人员抓鸡装箱上车去了,一个个累得不行,可他们说,鸡场的炊事员做的香shu鸡特别好吃,于是我就记住了这个香shu鸡。

四百多个日子过去了,我们从五月一日换上了87式军装,虽然料子还是以前的质地,但样式要好看多了,人也显得精神得多,86年的三月,新战友来到单位,分了个徒弟给我,河北人,孤儿,但人很实在,能干,我带他三天就让他完全独立上班了,这个小魏后来也上了军校,当了干部;

科长在全体会议上宣布,我和另外四人,加上干休所的二人去参加司训,并指定由我带队,每月向他写训练情况汇报,那时我真高兴坏了,能学上技术,开上车在北京城里飞奔,多威啊,要是在家那里给学上车呢,没这个能力,当时农村很艰苦,虽然有饭吃,但经济还是不行,3300的学车费我家是拿不出的,在部队能学上车对我来说是相当好的结果了,于是三月初,我们一行四人由处里派车送去了司训队

位于西山脚下的司训队是总参机关系统唯一的司训单位, 营级单位每年开训一期,人员来自总参各部局的机关,86年是第八期了,一百三十多人,两个中队,主管单位是我们局供应处,正好我当公务员时是管理供应处长办的,所以和处里的首长都很熟悉,开训那天,处长作开训动员大会,主要是要求大家到了这里要好好学技术,以后回单位更好的为机关,为首长服务,同时强调纪律和安全,在全体大会上,处长表扬我工作做的好,要大家向我学习,并让我起立让大家鼓掌,我感受到了莫大的荣誉,感谢首长对我一年来工作的认同,因为这些原因,分班时我分在一号车上,由司训队最好的教练,一个老志愿兵教我,同时和我分在一班的还有一个供应处的老兵,姓杜,我们后来叫他老杜,在处办的时候我和他就天天见,这位老兄是生不逢时,85年底也报了名去教导队,受训七个月就提干了,可年底召开军委扩大会做出决定,所有军官都必须进军校培养,撤销从教导队提干的指标,这位仁兄名都报了,只有眼睁睁的失去了当军官的机会,随后转了志愿兵,着干部服;同时着干部服参训的还有一个老兵,广东人,是叶帅家的勤务员可能和老杜一样的情况,他们两都分在一班,这样,我们班就有了四个着干部服的人,两位教练和这两位仁兄,那时干部服装和志愿兵是一样的,分不出来;

于是我就在这个第八期司训队的王牌班中学习,我的教练是个开车十三年的老司机,技术没得说,但也有失手的时候,就在我们开训的前一周,开车去某单位办事,在停车场倒车时,把一个副总长的坐车给刮了一下,被收了驾驶证,直到开训了我们队长才去做检讨给证拿回来了;

司训虽然没新训严格要求,但是学技术,过得是半连队生活吧,安全抓的紧,从起步停车学起,学车地点是南口的附近一个苹果园,三月苹果树还在冬眠,我们就住在苹果园的一个储藏库房里,十七八台解放车,就在苹果园附近和河滩里转,(就是我新兵训练时练射击的河滩)场地训练搞了一个来月吧,我们是严格按照总后勤部的教学大纲来执行的,司训队每学完一个科目都要考核,不合格的都要淘汰回去,我记得一共是刷下来了四个人吧,其它的都学完了;

场地学习下来是增减档训练,这个学来是比较难的,没有经验,不知何时该加档,何时该减档,搞得大家很紧张的,因为是初学,油门和离合器配合得不好,常熄火,教练说不能老打火,费电瓶,谁搞熄火了谁就下车去用手摇柄发动车,别看这个活,不少人第一次去手摇时被它的反弹力打过手呢,有时教练烦了,让熄了火的人跟着车在后面跑,让他记住这就是熄火的结果,我们大家就十分小心仔细的操作,果然,这以后熄火的事就少有发生了,接下来是一般道路驾驶,就在南口装甲师训练场附近,正好他们也在训开坦克的驾驶员吧,他们也鬼,把坦克车停在路边,我们在路上,等我们的教练车过一辆他们的坦克车就上一辆卡在我们的队列中,北方的天气干燥没有雨水,坦克是没受到影响,可它的履带把刮起的漫天灰尘土都吹给了队列中的我们,大家当时那个气哟,没办法,只有骂,过过嘴馋瘾,人家在铁家伙中,我们的车跑又跑不过人家,撞又不敢撞,只能干受气,每天回来身上的灰都是厚厚的一层。

同时在场地进行训练的还有防化学院的车,他们的车上都有一至二名女学员,可把我们一帮和尚给羡慕死了,常常是人家的车一过,我们就是一阵口哨,他们车上的男兵就对我们翻白眼,说老兄你们调来我们学院啊,看我们多好,大家口上不说,心里才想,要是能调过去那才美呢,

宽大的河滩地上,还有步兵的运兵车在练,有空军,海军的车在练,真是热闹非凡,我们都是上午学理论,机械制造,下午上车学操作,在后来山地驾驶训练时就开车过密云那边和河北交界地界去练,在北京的公路都是油路和水泥路,可一过山口到河北地段就是土路了,我们从中看到了差距,而且河北那边的村民很一般的,甚至有的地方还不如我的老家呢,这个山地驾驶有点山区,上坡大家都不怕,反正车慢,也不会有事,可下坡就吓人了,跑得快,还不让一直踩刹车,就显得有点手忙脚乱的了,在车厢上的人看到路边的崖壁,怪吓人的,有一次教练让我在一个稍为平坦的地方停好车换人,我停好车下车给教练敬礼后上车厢了,可教练在驾驶室等了半天没人进去,原来大家都怕这个山路,不愿下车去练,结果教练自己开车下去了。

城市驾驶和夜间驾驶是回的司训队驻地后开展的,一开始城市驾驶是在北京的太平路,就是老中央电视台的西边,在总参工程兵部那块,近二十台车在那里的街面转来转去,又是新手,险象环生的,当地交警很烦,十多天以后就在那些街面立了禁止教练车入内的牌子,我们被压迫出了那个路段,转向城乡结合部和八大处和万安公墓那一段练,夜间驾驶是在四王府和玉泉山下的路段练,路边就是老百姓的苹果园,可我们没有一人去动过人家的苹果,一来我们司训队伙食开得好,二来我们这些人都是从机关来的,受到良好的组织教育,所以,整个司训结束都没有一起违反群众纪律的事。

训练之余,我们队长喜欢打蓝球,组织了球队,有个河北兵来自气象局,三分球打的好,队长非常喜欢,还请八一蓝球队的穆铁柱来指导过,常带队去和030大院的比赛呢,周末休息我们学员就去香山、颐和园、玉泉山玩,有的就过我们司训队的围墙就进入了北京的植物园,好大一片园子,里面还有据说是曹雪芹故居的院子,我们饭后就常去植物园散步;

和训练队相连的是供应处的另一个单位,运输队,专业运输队全是新一色的东风141车,86年上半年就全配新东风是很威风的事哟,当时就是38军也还是解放CA10B的车,他们到山西拉总部用的煤回北京,冬天机关的供热全靠他们从山西拉回来,听说单位还在山西买了两个煤矿,以保证用煤。

五一的时候,我们队组织全体人员登驻地后的山,不过三百来米吧,可大家上得山顶都累的不行了,这也反映出机关出来的兵因为缺少煅练而体质差的事实;

我们班还有一位学员是司训队本队的人员,办公室的勤务兵,小乖小乖的,也是我们市的老乡,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和我们相处的也不错,就是这个小师弟,在我们毕业不久,就在出车时把我们的教练甩在坎下面去受了伤,把吉普车的车蓬摔坏了,为了让他吸取教训,队长让他一针针的逢车蓬,那个苦哟!

在司训队认识了好多各部局的兄弟,有军委的,一服的,一部的,二部的三部的,气象局的,机要局的,京西宾馆的,后来我们有时还在路上遇到过呢,大家很亲热的,八月底我们按照大纲要求毕业了,全队还照了一张合影,可惜我的那张合影由于几次搬家给遗失了,好可惜的!如果有那位第八期司训队毕业的战友看到此文,请传一张当年的合影给我,谢了!

在司训队学理论学机械原理,学驾驶学故障排除,整整学了半年的时间,那里象现在的驾校,60个小时就可以考驾照了,大家看看路上常摆着的车,都是只会开,一点点小毛病都不会排除的。

感谢我的教练赵国强老师,是您教给了我过硬的驾驶技术,也是我在部队学的第一门手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