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的主体民族是和族,这个民族有一个特点,就是复仇心理特别严重,与此同时,在受儒家文化熏陶下又不乏献身精神。而在麻生太郎担任内阁总理大臣前后,这种隐性的民族特定又得以充分展现。追溯两者同时具备的时候,恐怕还是二战时期,而麻生太郎个人兼备的这两种心理,是否会把日本再次带入战争泥潭,现在定论还为时尚早,目前阶段也只能是简述分析一二。

复仇心理

在二战前总体方向上的表现是最为明显的,二战前日本与美国之间可以用“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来形容,对于局外人来说,日本向美国宣战是不可理解的,当时美国并未向轴心国宣战,采取的两面做法,既保持了与日本的经贸合作,又通过援助来支持同盟国。可日本却向美国宣战了,原因就在于在一战后,分割太平洋的德属殖民地时日本认为吃亏了,还有一点就是日本与英国关系较好,但在续约的时候,英国明确的指出,日本要放弃对美国发动战争的准备。

在双方面的夹击之下,日本畸形的复仇心理爆发了,先是报复英国,后是寻衅美国,对比二战时日本人对英国人与法国人的态度,就会发现,日本还是较为尊重拿破仑的后代,而对于戴礼帽的英国人,则是疯狂的报复,凡是太平洋地区的英属殖民地,都要占领,甚至可以和泰国签订盟约,采取跳跃式的模式进军缅甸。于此同时,日本还疯狂的报复华人,如果说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是多种原因导致的,那么日本屠杀中国人则是一种纯属禽兽的行径。

故而美国对德国并未使用原子弹,而只对日本使用原子弹,固然有纳粹德国并未攻击美国本土而日本则偷袭珍珠港的原因,但这种说法可以和美国有犹太人也有华人的社会结构相抵消。关键在于,二战德国的行为可以通过思考想出答案的,也就是说,纳粹德国的大脑还是由人脑支配,而日本则是有畜生支配,因为只有畜生才会在受惊吓的情况下做出令人发指的举动。人类的近亲黑猩猩就会在受惊吓之后,把自认为是其领地内的所有可能产生威胁的生物杀死。无疑日本当时的行为正好与畜生相匹配,往往心理学解释不同的日本现象用生物学就可解释通。日本人极度容易受惊吓,并且以主观意愿的自我为中心,还有缺乏自信综合症,不是自卑就是自打,无法为自信寻找一个平衡点,结合上畸形的复仇心理等,可以用“返璞归真”来形容。

献身精神

同样选取二战为背景,日本人给美国人的影响就是不怕死,甚至是不知道死是什么,直接导致了恐怖分子沿用日本的袭击手段做为恐怖袭击的方法。神风特攻队就比较著名,虽然在后期成员多是被强迫的,但是初期还是不怕死的,因为日本社会是相信轮回之说的。死不但能给这一世的家庭带来实际利益,还能给下一世带来清洗而又无法触摸的间接利益。价值日本受中国儒家文化的影响,即便是日本武士道,也吸取了中国文化的价值观,认为忠勇、仁义等是整体社会的精神取向,而舍身取义固然是最直观的表达方式。

其实献身精神并不淡出的局限在付出生命做为代价的状态下,不死同样可以完成献身精神,通常就是一种牺牲小我利益来成全大我利益。在和平时期,献身精神通常展示为忍耐精神,在苛政的执行过程中,能够很好的完成。并不是因为日本社会的高学历能够理解政府制定的政策,也不是日本具有多么坚韧不拔的韧性,而是日本整体民族有一种被虐待倾向。用献身精神可以堂而皇之把这种被虐待倾向上升到献身精神的高度,说的直白点,禽兽喜欢却虐待别人,也喜欢被他人虐待,禽兽只是食物链中的一部分,并不是顶端,故而虐待与被虐待是双向的。

麻生右翼新旗帜

麻生太郎当选,是接了福田康夫的班,麻生本人一直否认存在让位秘密协议,也不存在麻生派向自民党内部最大的森派逼宫的说法,而福田康夫又否认了个人存在身体原因而主动辞职的说法,关于麻生太郎担任内阁官房长官一职前,与福田康夫达成了某种协议性的对等要求,外界一直无从知晓,随着麻生太郎的当选,事情也就不了了之。而在麻生太郎当选后,做为前首相与日本右翼的旗帜性人物小泉纯一郎却宣布了退出政坛。两个曾经做为麻生太郎竞选自民党总裁的对手,不约而同的放弃了可能对麻生相位产生威胁的攻击发起点,这无疑使麻生太郎的仕途变的更为坦荡。从某种角度来说,两人的自动放弃,满足了麻生太郎的复仇心理,下一个是否会是安倍晋三还无从知晓,但从福田康夫与小泉纯一郎主动放弃对麻生太郎之争产生的影响来看,也许会窥探到一些派阀政治的鲜为人知的信息。

福田康复在使中日关系升温之后,却告别了首相之位,是一个颇为值得玩味的事情。如果福田康夫不下野的话,完全可以凭借推动中日经济向深层次发展,带动日本经济,从而使日本财阀倒戈支持福田康夫的新政策,从而确保自民党获得两院的多数席位也未尝不可。至于人气低迷,时间已经给出答案,福田康夫力推中日关系的同时,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日本可能受美国金融危机带来的并发症。福田在任对自民党两院选举不利的因素,也会随着美国金融危机与中国航天事业取得长足进步而为其重新找回支持率,毕竟福田康复之争是以稳健著称,在获得支持率方面,也是属于慢热型的。至于福田内阁频繁的爆发丑闻,又是集体强奸,又是集体受贿,其实在日本历届内阁当中都是屡见不鲜的,“当官发财玩女人”,这是一部分日本政界人士的人生追求,也就是与政治信仰分裂的世俗追求。可福田康夫下野了,原因就在于,日本国内的问题虽然可以通过向外输出来解决,可那样无形当中会使日本政坛内投机分子迅速上位,而并不利于关西与关东政治集团的较量,福田下台是为了不打破现有政治割据而做的妥协,不过主要还在于其个人并没有多大的之争兴趣,他所偏爱的是能源方面,也就是说,未来的日本政局,谁掌握能源分配,谁就能领导财阀与派阀。对于福田康夫来说,福田家族是派阀,但需要转型,不单要成为财阀当中的政策顾问,还要引领财阀获得能源优势,如此一来,外线优势明显,并且建立起外交优势不受日本内政影响的模式,福田家族才能做到经久不衰。福田康夫为麻生太郎留下了一个可斡旋空间教大的外交版图,外相出身的麻生太郎,应该会更感激福田康复的外交遗产。

小泉纯一郎给儿子让位,这也是一个似是而非的问题。小泉纯一郎能够在日本执政时间较长与获得高人气,一个是靠个人极右的标签,与靠打女人派获得的。做为其子的小泉进次郎,如果是热衷与从政,那么就应该向石原伸晃一样,与其父石原慎太郎同为议员,在完全在其父的影响之外获得了议员席位,而不是靠世袭继承,对于右翼来说,无法摆脱其父的身影是一个比较不光彩的事,尤其是其父曾经做为右翼势力的旗帜性人物。小泉纯一郎能够甘心退出政坛,主要还是由于麻生太郎当政,这个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右翼新领袖,足可让小泉放心日本政坛右主政的格局。同时,小泉也考虑到议会选举,如果是麻生太郎与小泉纯一郎同时拥有较高人气的话,这样就会使得比较分散,而若是把右翼大旗托付给麻生太郎的话,就会使得支持集中一些。也要谋求多个席位,至于派别之间的重新整合,以右著称的派别应该不会获得较少席位的。

取舍之间,方能定英雄。福田康夫把首相让与麻生太郎,小泉纯一郎把右翼大旗交给麻生太郎,麻生太郎肩上的担子并不轻松。还要考虑到如何能使自民党席位得到增加,而又使增加的席位多为麻生派。麻生太郎的从政时间长,可任职短,故而他的举措是属于压缩版的,表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1.派阀通行证

通过小渊优子与中曾根弘文这两个首相子女来获得派别之间的通行证。至于派阀间的整合,麻生太郎不单有麻生派,还有一帮右翼支持人,如何把这些支持者转化为麻生派,恐怕先要取得通行证,以确保内政政令畅通无阻。

2.外交空间大

在麻生内阁当中,在内政问题上的观点基本上是一致的,异同点只局限在对华政策上。这样就使得日本内阁在对华问题时自动形成壁垒,能够过滤一部分的利益,从而增加日本单方面的利益。

3.纽约华尔街

在麻生太郎远赴纽约参加联大的同时,日本开始再次进军华尔街。而80年代的惨败,与今日不同,美国自身存在金融危机,而日本则有亲美派领导可以获得一定的保障力,重要的一点,向美国金融霸主宣战,日本不是孤军奋战,萨科奇刚说需要推翻现有经济秩序建立新规则时,俄罗斯方面普金就说要建立石油卢布交易区。

麻生太郎也许会是一个过渡性的首相,但现在身为右翼势力的领军人物的他,完成了集权的过程,派阀获得通行证与聚拢右翼整合派阀,应该能够一定程度上保证他的任期,唯一未知的就是议员选举了。不过在日本政坛同时出现复仇心理与献身精神,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也可以视之为战争的前奏,或者是战争机器启动的余热阶段。

退役新兵

2008.09.26

本文内容于 2008-9-27 9:09:19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