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两湖——顺承恭惠郡王勒克德浑zt

顺承恭惠郡王勒克德浑

勒克德浑(1619-1652),代善第三子和硕颖亲王萨哈璘的第二子,是清王室努尔哈赤家族的第四代。做为努尔哈赤的子孙,他继承了先辈们的勇猛果敢,在明清鼎革之际的烽火硝烟中南征北讨,驰骋疆场,为满清入主中原立下了汗马功劳。

勒克德浑的父亲萨哈璘骁勇善战而且长于智谋,不光明达聪敏,通晓满、汉、蒙的古文,掌管礼部多年且多次献上良策,忠心耿耿的辅佐皇太极开创帝业,深得皇太极的信任,这对于少年时期的勒克德浑造成了深远的影响,使他从小就向往如同父辈们一样决战沙场,建功立业。正可谓虎父无犬子,在如此优秀的父亲的教导下看来也不会太差。

崇德元年1636,对于尚且年少的勒克德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心中的英雄萨哈璘因病逝世,年仅十七岁的勒克德浑只能与兄长阿达礼相依为命。勒克德浑病逝的父亲萨哈璘只有三十三岁,他深受太宗皇太极的喜爱,在他病中多次受到太宗的慰问。后来,太宗还多次亲自看望萨哈璘,而且还禁不住落泪。等到萨哈璘死后,太宗不光前往吊祭,还在灵堂恸哭四次,并罢膳辍朝三天。可能是基于对他父亲的喜爱,所以勒克德浑并没有因父亲的死而没落,而是在年轻一代的贵族中迅速崛起,看来有个好父亲还真是有用啊。

正当他踌躇满志的想大展手脚时,厄运来临了。1634年太宗驾崩,清室又开始了一场权利斗争。这次斗争中,他们两兄弟没有了父辈们的眼光,阿达礼由于公开支持睿亲王多尔衮,结果被各方一致谴责,不久被爷爷代善抓起来,后被以扰乱国政的罪名处死,同时还有他的伯父硕托。勒克德浑也被牵连,被削了爵废了皇室身份,贬为豪格门下的庶民。多尔衮的丢卒保帅,使勒克德浑远离的睿党的范围,使他日后免受牵连而且还受到了重用,可见塞翁的故事。

顺治元年,清军大举入关,多尔衮的势力也日益庞大,俨然满州的最高统治者。这时他想起了因他而造难的勒克德浑,于是他恢复了他的皇室身份,并且册封为多罗贝勒。不难看出这时对于勒克德浑的笼络,不过可惜手法没有太宗的高明,可惜可惜啊。

第二年,勒克德浑被命为平南大将军,接替了豫亲王多铎驻扎在江宁。在与残明的战斗中,勒克德浑尽显他的军事才华,成为了满州令人瞩目的英雄。

当时南明鲁王朱以海占据浙东一带,在群臣的拥立下于绍兴监国,他的军事力量在钱塘江以南的沿江,构筑了一条坚强的防线,使清军难以进犯。一败再败的明军也有这招,看来大明的确气数未尽。

这时南明的大学士马士英与总兵方国安率兵渡过了钱塘江进犯杭州,这个奸臣也敢出来打杖,的确让我吃了一惊。勒克德浑在南京得知后立刻遣兵奔赴杭州解围,马士英与方国安看清军势大,立刻退兵撤回钱塘江,敢来不敢打,不若不来,劳民伤财。马士英与方国安撤围后又分别攻占了杭州西南方的余杭、富阳两地。

勒克德浑于是派遣梅勒额真珠玛喇和和托攻击余杭、富阳两地的明军,两军合营在杭州城三十里外。清军攻势凌厉,锐不可当,马士英与方国安大败于清军。正当清军庆功之时,马士英与方国安又率兵渡江包围了杭州城,结果还是被梅勒额真济席哈所败,溺死者不计其数。马士英为了改变卖国专权的形象,越战越败是越败越战,把大明的有生力量全都给消耗了,白白牺牲。

正当勒克德浑在江浙战场上频频得胜的时候,清军在中部的湖广战场上却频频告急。十一月间,明唐王朱聿键的隆武政权所任命的湖广总督何腾蛟招纳了原李自成的馀部李过、高一功、郝摇旗、刘体纯等人,进入湖广战场对清军占领下的军事重镇荆州、武昌,使湖广战场上的清军面临全面崩溃的境地。

十二月,多尔衮急调勒克德浑移军西去救援湖广战场,于是勒克德浑亲率满蒙精锐,偕同镇国将军巩阿岱一起,从南京逆江而上,驰援武昌。

顺治三年正月,勒克德浑率军进抵武昌,紧接着就对明军展开了全面进攻,来了就打果然是英勇果决。他首先派遣护军统领博尔辉督军进击岳州解围,自己率主力前网荆州。博尔辉一军首战于临湘,歼灭敌军千馀人。随后进抵岳州,立刻击退了明军的围城部队,明将黑运昌率二百余艘战舰投降。明军和义军不光一战即溃,而且还有明将率部投降,令人看了实在是伤心。

于此同时勒克德浑的主力进至石首,正巧明军渡江进犯荆州。勒克德浑不动声色,悄悄派出了尚书觉罗郎球等人带领一部人马渡过南岸,等到明军渡河一半的时候,突然水陆两军同时猛攻,大败明军消灭了这一支明军的援军,半渡而击,看来勒克德浑的确是熟通兵法。之后大军水陆并进乘夜疾驰,向荆州奔去。第二天凌晨进抵城下,由于清军行动迅速诡秘,驻扎在城外的明军毫无察觉。到了晚上,郎球等人将明军在江中的战舰尽数夺走。之后,又指挥八旗铁骑分两翼杀入明军主营,明军与大顺军促不及防,被清军打的一败涂地,战线全面崩溃,伤亡十分惨重。明军从一开始的有兵无将至此还不没有改变,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还是一败涂地。

勒克德浑又命奉国将军巴布泰等人率军乘胜追击,大顺军虽然败退,可是依然奋战如前。自安远、南漳、喜峰山、关王岭至襄阳等地,与清军多次击战。不过大势以去,接连战败,主力损失殆尽。最后,无奈之中义军将领李孜(李自成弟)、田见秀、张耐、李佑、吴汝义等带着残部五千馀人,前往彝陵勒克德浑投降。于是清军获得牛、马的牲畜一万二千馀,掠夺人口和其他战利品不计其数。到此,轰轰烈烈的大顺军就被勒克德浑给剿灭了,在这一战中勒克德浑的军事才能一览无疑,不愧是名将之后。

由于勒克德浑迅速的解除了清军在湖广战场上的危机,清廷对他的功绩十分赞赏,下诏让他班师回南京,并赐以黄金百两、白银二千两。

顺治五年九月,勒克德浑因前功,进封为顺承郡王。

这时,西南的南明永历政权由于获得了张献忠的部将李定国等人的支持,成为了当时势力最大的反清力量。在李定国与南明名将何腾蛟的指挥下,南明军队从广西挥师北上,迅速攻下了湖南大部,而在汉水流域的大顺军的残部也伺机而起,向清军展开了攻势,打击湖广的清军。于是清廷任命郑亲王济尔哈朗与勒克德浑督兵出征湖广,扫荡当地的抗清势力。

1649年初,勒克德浑率八旗精锐长驱直入,横扫湘潭,南明军队与大顺军望风披靡,莫敢与之争锋,纷纷败退回广西境内,何腾蛟战败被擒。

勒克德浑平定湖广后,又挥师南下。移师进入广西,进攻广西北部重镇全州。这时,集结在广西北部的南明军队向清军发动了反攻,意图阻挡清军的进一步南下。但是清军锐气犹盛,勒克德浑接连两次击败了明将赵廉的进攻,之后又用计赚取了永安关。驱逐了曹槓子领导的地方武装,又攻占了道州。

顺治七年,勒克德浑班师还朝,又受到了清廷的赏赐,黄金五十两、白银五千两。

顺治八年,勒克德浑奉命掌管刑部事务。勒克德浑多次立下大功,但是对于他在这以后的待遇地位却没有很大提高,个人认为与顺治与睿王的矛盾有关,不过当时睿王已死,这方面的因素应该不是主要的。可惜他勒克德浑早逝,没能有更好的发展,是他们这一支的不幸,丧失了这一位人才也是清廷的不幸。

顺治九年三月,勒克德浑去世,时年仅三十四岁。康熙十年,追谥为“恭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