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一章 我是谁?

gaoyu19840128 收藏 29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罗士信就那么仰面躺在草丛中。   碧草蓝天,清风微拂,景致当真如画,惬意啊!   可我们的主人公罗士信同志的心情却一点也不惬意,相反,更像十二级台风,烦躁不安。因为,就从他被那道“神奇”的雷电给劈中开始,他就一刻也没消停过。   这事儿还要从后世的一个纨绔子弟说起。这个纨绔子弟名叫李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罗士信就那么仰面躺在草丛中。

碧草蓝天,清风微拂,景致当真如画,惬意啊!

可我们的主人公罗士信同志的心情却一点也不惬意,相反,更像十二级台风,烦躁不安。因为,就从他被那道“神奇”的雷电给劈中开始,他就一刻也没消停过。

这事儿还要从后世的一个纨绔子弟说起。这个纨绔子弟名叫李陵,说起他的条件来,还真能迷倒万千少女:老爸是XX公司老总,老妈是国内著名学者、XX大学历史系教授。

名牌大学XX硕士毕业,高大威猛、玉树临风、温文尔雅、风流倜傥的谦谦君子外形,音乐、美术、体育堪比十项全能的才华;甚至在男人最重视的某方面的能力上也及其突出的男人。

……

佛问众生曰:孰为此男?

众生答曰:上帝也!

佛戚戚然: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也!

基本上在大多数人眼中,这样的条件真的堪比上帝了。不过不能不说老天是公平的,至少在这位猛男的身上,还有一个很令人生厌的缺点。那就是这位仁兄的人品实在是达不到社会主义新青年的基本标准: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心狠手辣兼顾自私自利。

用句俗话说,就是装*已经装到家了。不过当然了,这仅仅是李大公子在同类的同性面前表现出来的品质。可能就是因为李陵某方面的能力很强,导致他对异性的态度格外的好,哪怕是对一条母狗,也要来的比公狗亲切。

悲哀啊!

的确悲哀。他这种对男人和女人截然相反的、但在我们看来却都很欠揍的态度,使他树敌无数。不过李大公子不在乎,谁让人家有那么多名头呢?所谓我是流氓我怕谁,更何况还是个很有地位很有实力的流氓。

不过常言说的好:人在江湖飘啊哪能不挨刀啊!常在河边走又哪能不湿鞋呢?

这一次李陵在酒吧认识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儿貌似清纯可爱,声音腻的好像蜂王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总是含情脉脉的,不时的还放出两道秋波。

像这种清纯学生妹,换个定力好的都不敢说一定把持得住,更何况是这位对异性的免疫力为负值、恐龙仙子统统来者不拒的李大公子呢!

凭借以往泡妞的经验,李陵知道要征服一个女人的身体就要先征服这个女人的心,要征服女人的心无外乎三种手段:耍帅,现才,拿钱砸。第一种手段最是无良,不过也最是成本小、见效快、周期短的方法。不但是要想来个天长地久、海誓山盟什么的,最好还是选择“现才”,然而这种手段技术含量太高,没有个三年五载的功底,十年八年的修炼是绝对不行地。这种方法虽然维持“感情”的时间够久,不过见效太慢。至于最后一种手段,那成本太高,不是什么人都能玩儿起地。

不过我们的李陵李大公子可非比常人:一张堪比小猪猪的脸、一身超过小贝哥的气质、还有那不逊于葛大爷的幽默感。再加上人家谈吐有斯文,花钱如流水,当真是将那“泡妞三绝技”掌握的炉火纯青,所以人送绰号“美女鬼见愁”。

当狼邂逅了狈,会发生怎样的一段感情呢?于是乎,一边风度翩翩的发情男飘向了另一边的纯情女。

感情沟通地很顺利,大家玩也玩了,聊也聊了,酒也喝了(很贵的那种),那下一步该干什么了呢?思想不要太龌龊了噢同志们,下一步当然是散步逛街电影院了,唉,为什么总有人想歪了呢。不过至于下一步的下一步嘛...

在公园小树林幽静的深处,风也萧萧,草也幽幽,鸟儿们都不再唱歌了,虫儿们也不再吵闹,似乎是不想打扰这对热恋中的狗男女,当然也有可能是为了躲避即将到来暴风骤雨。

对了,就是暴风雨。

此时月黑风高,树林中央的标志性建筑——移动信号塔下驻足着两道黑漆漆的、相互依偎的身影...

“我说小妹妹,这里实在不像一个谈情说爱的地方啊!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吧,环球酒店,那我熟。”,那他的确熟,因为就是他家开的。

“你说地点我选的嘛,现在说话不算数了吗?我就喜欢这,多自然,多好,还没人打扰我们。”

“好是好,只不过...”李陵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老天爷“看来要下雨了,而且这好像不太安全吧,好像靠着根避雷针似的...”

“我不嘛...我就要在这,好哥哥,好不好嘛...”

这丫头拽着李陵的手来回的晃,时不时地在两粒红樱若隐若现的胸脯蹭两下。完蛋了,这货彻底被下半身控制了。不管了,莫说下雨,现在就是下刀,李陵也要把事办完再闪。

“小妹妹,你是自己脱呢还是哥哥帮你来...”好在光线够暗,不然现在李陵淫贱的表情足以使这位美眉大跌眼镜——再帅的男人在发春的时候也是同样可恶的。

“不嘛,你先脱,不然我不依你...”

嗲嗲的声音加上周围暧昧的气氛,李陵就要爆发了,扒掉衣裤的速度不会慢于世界纪录,瞬间就赤条条的扑了过去。美女也对他的速度始料未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个满怀,强行挣脱是不可能了,不过美女的杀伤力绝对不在于她们的力量,

“等等啦,人家还没脱呢...”

美女羞涩地低下了头,不依地挠了挠李陵,嗲嗲的嗓音再次控制住了这位帅哥野兽,李大公子很有风度的放开了这个待宰羔羊。美女往后退了几步,缓缓抬起那双媚眼,突然双眸瞪得老大,惊诧的指着李陵身后,从牙缝了挤出了一个字——鬼!

“啊...”

对于我们的李大公子来说,天不怕地不怕那是对人,虽然经过了多年的唯物论和唯物史观的教育,但像“鬼”这种还不被我们广大人民群众所完全了解的事务,他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点恐惧的,尤其是在现在这么个氛围下,再加上眼前这位美眉惊骇的表情,还是能营造出一种恐怖剧的效果。

李陵本能的转过身去,就见一道黑影直奔自己的面门而来,李陵躲闪不及,只觉的脑门一阵剧痛,紧跟着后脑勺也挨了一下,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许久,一声惊雷震醒了李陵,一阵阵来自头部的疼痛感刺激着李陵的神经,用手摸了摸,湿乎乎黏稠稠的。

“妈的,见红了!”

李陵愤愤的自语道。地上自己刚才脱掉的衣物只剩下一套内衣内裤了,还有一块砖和一根沾有血迹的铁棍,不用说,这肯定是自己的血了!现在这种情况就是白痴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让人算计了,而且还是个团伙,至少俩人。

“大意了啊大意了!”

李陵无奈的摇了摇头,玩了一辈子鹰结果被鹰啄了眼,这要传出去,岂不一世英名尽毁。“不过还算仗义,至少给我留了两件...”,李陵无奈的自嘲道。

“咦!?”

借着雷电的闪光,正想穿衣的李陵发现内衣上好像还写了字,是血书,应该还是李陵的血。

“你人很好!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只是这是我的职业,贼不走空,对不起,还有...背面”

字太大,正面看来不足以抒发她的情怀。李大公子一阵的感动,毕竟这是人家的职业嘛,她一定有不得以的理由,不然她不会给我留书,李大公子这样想到。:

翻开背面,继续读到:“你又被骗了!傻*。”

“啊...”

黑夜中的一声长啸!这次李大公子是真的怒了,当头一闷棍背后一板儿砖还不算,现在还留书挑衅性的对李大公子的智力提出了质疑,这真是生可忍熟不可忍。李陵抄起地上的铁棍直指苍天。

“贱人!我李陵在此发誓,此仇不报我就被雷劈死!”

“轰隆隆...”

一道闪光紧跟一声巨响,所以说不要轻易的拿着铁质物品指天为誓,尤其是在这样的电闪雷鸣的天气下,李大公子的话还没说完,一道闪电破空而下,直接命中。然后电流就带着李大公子的记忆,顺着信号塔一路上传,破虚空,传播到了那遥远的过去...

至于我们这位李大公子,挂了!

...........

这里同样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骤雨,电闪雷鸣。不过现在已经云收雨歇,空气中弥漫着雨后清爽的气息,虫声鸟声蛙声此起彼伏。经过这样的阵雨后,天地万物似乎都更有活力了。一阵疾风拂过,夹杂着冰凉的水气和青草的气息,“李陵”打了一个寒颤,意识慢慢的回复了过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从脚底板至头顶尖传来的酸麻感,肌肉时不时的痉挛两下。“李陵”仰面朝天,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壮观景象。

用壮观修饰一点儿也不为过,碧朗无垠的星空是那样的深邃,好像美女的眸子,你不知道它有多深;又像壮士的心胸,你不知道它有多广。满天的星斗闪耀着令人炫目的星光,一颗星辰可能不足以撼人心灵,但由无数的星辰汇集而成的星河所闪耀出来的光辉却足以令人痴狂。

“太美了!”

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人们唤这条星河为银河,确实如水银泻幕,点点星光重叠交叉,让人感觉恍若身处仙境。当然,在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同时,“李陵”也没忘了自身的处境,他努力挣扎着想坐起来,结果引发周身肌肉一阵的酸痛,根本没法发力。

想想也对,被雷刚刚劈过,就算没死,周身上下也还流转着剩余的电流,“李陵”现在还心有余悸,他不敢去想自己身上还剩多少地方是生的,有多少地方已经被烤熟了。一般被雷击中过的人的身上都会有大面积的烧伤,现在荒郊野外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人发现自己。不过让“李陵”感到欣慰的他周身上下还有感觉,有感觉就说明还没熟,加上这让人心旷神怡的深碧夜空,也不至于让人太失落。“李陵”就这样躺在,他的头脑渐渐清醒过来,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让他更加困扰甚至感到恐惧的问题:我究竟是谁?!

他没有失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被一个漂亮妞给骗了,然后很悲惨的被抢的只剩一套内衣裤了,再然后就很悲壮的被雷给劈了。这样来说他就应该是一个叫“李陵”的优秀青年,然而可怕的是在“李陵”的记忆里——我们姑且先把他当作李陵李大公子,他却清楚的记得自己叫做罗士信,齐州历城人(今济南),生于隋开皇十四年,今年九岁。天生面相就异于常人,豹头环眼、面如润铁、黑中透亮、亮中透黑。从小生就一身怪力和一双飞毛腿。自幼父母双亡,所以自己很小出来放牛谋生。“李陵”很吃了一惊,记忆里这张简历好似历史上那个大名鼎鼎的开唐名将、勇武之力和李元霸不相上下、人送绰号黑金刚的郯勇公罗士信!

据说罗士信曾力撼双牛、两战来护儿、火烧济南城;潼关口活捉魏文通,金堤关力擒伍天锡;斗李元霸、擒裴元庆、铜旗阵杀仇成,可谓战功赫赫。可惜在攻扬州时,不慎误入陷阱中乱箭身亡。

乱了!自己到底是谁?这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有两种记忆,然而每种记忆却都是那样的清晰完整,“李陵”已经没有心情去欣赏星空了。

“难道是被雷劈的精神分裂?!亦或是碰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李陵”不敢再想下去,后脊梁已经冒出了一层白毛汗。冷静了一会儿,在内心深处不断提醒着自己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同时让自己相信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是对那些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统统免疫的。

努力的动了动脖子,借着星月的光辉观察下了周围的环境:很原始,没了那根好像巨型避雷针似的信号塔,也没了那些幽幽的林木,至于那根很有传奇色彩的铁棍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李陵”现在身处的地方是一片幽绿的草地,旁边是那根被劈糊的树干,枝条还隐隐的冒着火星,稍远处几头牛在悠闲的啃着青草,更远处是一片矮山的黑影。看情况罗士信才是真正的自己,不过为什么自己会有后世那李陵李大公子的记忆呢,而且还是那样的真真切切。难道是传说中的穿越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这实在是匪夷所思得让人难以接受。虽然自己后来飞黄腾达功成名就,但现在却是食不果腹、衣不遮体,悲惨如斯啊。记忆中现在的自己长这么大还没吃过一顿饱饭,也怪自己实在是太能吃了,十来岁的年纪却能吃掉三个成年人的饭量,莫说自小父母双亡,就算不亡,怕也要被罗士信的饭量吓亡了。

眼角流下了一滴辛酸的泪珠,“李陵”很是为这个自己的遭遇感到悲伤。唉?“李陵”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地方不对,如果说自己是穿越男,那为什么会对现世的自己也就是罗士信的经历了如指掌犹如亲历呢?这虽然很令人费解,不过却难不倒李大公子这样的高才生。

李陵把前前后后的事情链接了一下,便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关键就在于那两道闪电和那根好似避雷针似的信号塔,打个比方,后世的李陵和现世的自己就像两台独立的主机,这两道闪电就是网路,而那根信号塔就是网路中的路由器,后世的李陵挂了,但大脑的的信息却被保留了下来,并被那根信号塔通过那道闪电传导到了一千四百多年前罗士信的大脑里。

这个假设说明了时间隧道是存在的,并且证明了能量是可以作为在时间隧道中传递信息的介质。很伟大的发现,这是用李陵的小命证明的理论,他也算是为科学事业而献身,可惜没人会知道了。

道理是想明白了,可问题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解决,李陵和罗士信的记忆并存,那自己到底是谁呢?当年的李陵就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某一天技术条件允许了,那么将一个身体已经没救的人的记忆拷贝另一个大脑已经死亡的人的大脑里,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这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更是一个伦理问题。没想到现在却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做一个拥有双重人格的人,就好像精神分裂症患者一样,很恐怖的。所以罗士信必须尽快摆脱掉 “李陵”的影响,记忆虽然没办法抹掉的,不过人格上罗士信还是能够选择的

下一个就是比较现实的问题了,就是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没有李陵记忆前的罗士信是很容易满足的,每天只要有口饭吃,生活就很开心。不过罗士信现在有了后世那个李大公子的记忆,现在的他也算是一个超时代的产物,他已经不单单满足于放牛这份很没有前途的职业了。罗士信相信,凭借现在自己脑中那些超时代的知识以及对历史走向的了解,封王拜相不敢说,混个锦衣玉食、妻妾成群什么的,应该没有问题吧。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