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后序 中国新纪元 二十六 突破防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十一月二十号,我国北方已经冰天雪地,可是越南却还是炎热的夏天,就在这一天,我军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空袭开始了!

由于越南人已经没有任何战机可以起飞,这次连歼-10都没有携带远程空-空导弹,只携带两枚自卫的格斗导弹,其他的挂架全部挂上对地攻击的武器。不过预防万一,一批几乎没有什么对地攻击能力的歼-11还是携带了中远程空-空导弹。

出动的战机有:由120架歼-11在越南上空负责对空警戒,因为还有少数隐藏在地下机库的越南战机可能会起飞,那120架歼-11从越南北部一直覆盖到南部,一旦发现起飞的越南战机,马上进行打击。

其他所有的战机全部负责对地打击:一共有36架轰-8和12架轰-10战略轰炸机执行地毯式轰炸;120架轰-6配合战略轰炸机,在战略轰炸机来回的空档期进行地毯式轰炸;其他对地攻击的飞机有:120架歼-10、48架歼-10C、120架歼-11B、48架歼-11E、120架飞豹、180架枭龙、200架歼-8Ⅱ、300架歼-7、300架强-5等战斗机、战斗轰炸机和强击机负责对地攻击的任务;另有48架武直-10武装直升机和72架米-24武装直升机执行对越军装甲目标进行精确打击。数量众多的战机按批次起飞,分批飞往越南南部进行轰炸。

印尼特别行政区空军和台湾特别行政区空军出动120架F-4和120架F-5战斗机,84架A-4和60架A-6攻击机配合行动。

另外,一批老式的活塞式螺旋桨图-4轰炸机28架和伊尔-10强击机360架、还有大批学员和教官驾驶的240架雅克-18教练机、60架教-8教练机、60架运-7轰炸教练机也全部拉上越南上空练兵。这些螺旋桨飞机,不需要很大的空域,可以大量的集中在一带进行高强度轰炸,而且飞的高度低,不会和高空的喷气式战斗机空间发生冲突,再加上因为速度慢,滞空时间长,可以延长轰炸时间,转弯半径小,又可以重复对一个地区轰炸。

考虑到越军可能还有一点防空火力,首先进入越南的一批“亮剑”无人机,它们在空中盘旋,观察随时可能出现的越军防空火力,然后是48架歼-11E和60架飞豹,携带了卫星定位数据链制导巡航导弹,在“亮剑”无人机的引导之下对残余的越军防空火力进行轰炸。

果然,那些“亮剑”无人机不负众望,很快就找到一批残余的越军高射炮。随后,“亮剑”无人机对那些高射炮进行定位之后,歼-11E和飞豹就赶过来发射数据链制导导弹。一次发现一个到四个一下的小规模目标,就一架飞机过来攻击即可;如果发现数量在十多个到二十多个目标的,就召唤三到四架飞机前来攻击;如果是大规模目标的,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那就召唤十架左右的战机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切入,彻底摧毁那些防空火力。

仅仅经过一天一夜的轰炸,越南几乎所有的高射炮就全部闭上嘴巴。

越军的高射炮宣布闭嘴之后,随之到来的就是铺天盖地的暴雨一般的轰炸。各种喷气式战斗机、战斗轰炸机、强击机进入越南南部,投下各式各样的红外制导武器、激光制导武器、电视制导武器、红外热成像制导武器……有“亮剑”无人机引导的,有激光照射机照射的,有特种兵引导的还有柬埔寨和老挝游击队引导攻击的……

很快,那些相对有价值的目标,譬如说装甲车、坦克、大炮、火箭炮、地下指挥所、大型碉堡就几乎被摧毁殆尽。随后,喷气式战斗机一架接一架返航装弹。

这个时候赶来的是12架高空飞行的轰-10,以三架一组,对地面进行地毯式轰炸,一次轰炸过去,12架轰-10可以投下500吨炸弹,覆盖面积四个4X4X1.5公里,就是24平方公里的面积遭到地毯式轰炸,威力巨大的高爆炸弹在地面炸成一片火海,在硝烟弥漫之中大批地面的工事纷纷倒塌,强大的震动使得一部分地下工事也在轰鸣声中坍塌。

接着,数量众多的轰-6隆隆飞来,继续狂轰滥炸,无数黑色炸弹呼啸而来,炸得那些被阮文灵吹嘘成固若金汤的四道防线地面上,连一条活的狗都找不到。残余的越军和民兵,只能躲在坚固的地下工事内躲避下冰雹一样落下的炸弹。

接着又是36架轰-8飞过来,这些轰-8一共携带了800余吨炸弹,以9架一组,对阮文灵的四道防线进行第二次轰炸。这些轰-8携带的是钻地炸弹,无数钻地炸弹呼啸着扑向那些刚刚经过轰-10和轰-6耕耘的越军防线,在刚刚的轰炸中被炸得疏松的地面再次落下炸弹,白色的钻地炸弹扎入泥土之中,在地下发出一声声沉闷的爆炸声,把“坚固”的四道防线炸得像月球上的环形山一样。

阴险的黎文同,把那些民兵放在外面当观察员或者是放在比较浅的地下工事内,经过三种轰炸机的三轮轰炸,无数越南民兵被炸得粉身碎骨,连一根骨头都找不到。

那些当成练兵进入越南的螺旋桨式的图-4轰炸机、伊尔-10强击机、初教-6教练机、教-8教练机和运-7轰炸教练机一批批在喷气式飞机返回的空档期,他们排着密集的阵型就像平时训练一样进入越南上空,在五千米的高度上对地面进行狂轰滥炸。

地面上,已经没有高射炮,而越南人的高射机枪和单兵导弹,射高又无法达到五千米的高度,那些武器也就只能对付三千米以下的直升机,对付这些活塞式螺旋桨固定翼飞机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这些由教官带着学员飞行的飞机,又一次扎扎实实的把越南人狠狠轰炸一通。

最后,是轰-10、轰-8和轰-6的混合编队飞来,对准那些已经被炸得千疮百孔的越军四道防线投下成千吨的凝固汽油弹。黑色炸弹接二连三发出令人恐惧的呼啸声落在地上,整个山头都颤动起来,顿时地面一片火海,到处都是熊熊烈火,黑烟滚滚。不少炸弹落在被炸坏的坑道内,汽油融化到处流动,流到那里就把大火带到哪里。

有的没有经验的民兵,被凝固汽油弹爆炸时喷溅出的粘性极强的汽油粘在身上,甩不掉,滚不灭,挣扎的“火人”反而把一部分汽油甩到别人身上,那些“火人”被烧成灰烬之后,甩出来的汽油还把边上的人烧成重伤。虽然甩出来的凝固汽油不很多,不过只要一点有毒的粘性极强的汽油粘住一个人,就能一直烧到汽油烧完,把身上的衣服全部烧毁为止,即使没有死,也被烧得不成样子。

不过,越南不是伊拉克,没有那么多有价值的目标可以值得我们轰炸;我们中国也不是美国,有那么充足的弹药可以执行轰炸。经过两天两夜的轰炸之后,地面部队的进攻就马上展开。

一百架携带爆破扫雷弹的运-7轰炸教练机排着密集的队形飞过,对那些越南民兵费劲心机布下的大规模雷场进行地毯式轰炸。沉重的爆破弹一排一排呼啸落在地面雷场上,发出一大片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炸弹的爆炸声中,那些大大小小的地雷被引爆,一时间爆炸声响成一片,已经听不到“轰隆”声,只听到混合在一起的“哗啦——”一片连续响声。短短的十分钟内,就打开一条长十公里、宽两公里的通道。

用飞机炸过雷场之后,扫雷坦克、工兵、扫雷犬出动,对刚刚飞机炸出的通道中清除残余地雷。毕竟有的地雷仅靠爆破弹还是无法清除,还是必须依靠工兵来扫除的。牺牲几条扫雷犬之后,通道中残余的地雷几乎被全部扫除,剩余的也都是“臭雷”。

随后,河静工事内的中国、老挝联军战士走出工事;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汽车的引擎发出隆隆声,把自己的战线向前推移,准备用强大的地面火力对越军进行猛烈攻击。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准备,中国军队向前推移十公里,各式各样的重炮、火箭炮架设起来,开始了对同文、宣化、筝河口、洞海发动猛烈进攻。海面的大小战舰,也配合地面炮火对敌人阵地猛烈轰击。天空中,出现无数伊尔-10强击机和图-4轰炸机,利用他们滞空时间长的优点,配合地面部队的猛烈攻击。

被留在第一道防线之前的越南人本来就不多,而且都是一些越南民兵。那些越南民兵在轰炸和炮击中就已经损失大半,残余的基本上无法构成什么抵抗能力。攻击的速度远远比预想的要快得多,中国、老挝联军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同文、宣化、筝河口、洞海的越南民兵就全部被歼灭,大约一万五千多越南民兵被打死,三千多人被俘。

进展极其迅速的中国、老挝联军杀到越军的第一道防线——以昏果山为依托的东河防线。在这里,有四个越南主力师、六个地方师,共有十万正规军。另外还有一百多万越南民兵。

从“岳飞”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24架歼-10C、24架歼-11E和18架飞豹在从海南岛各个机场、老挝各个机场起飞的60架歼-8Ⅱ、80架歼-7、60架强-5和48架飞豹的配合之下,轮番对越军昏果山、东河防线进行轰炸。一架架战斗机、战斗轰炸机、强击机接踵而来,有条不絮的投下炸弹,又一架接一架相续离开,把位置腾出来给下一批赶来轰炸的战机。

在一天一夜的时间内,各种飞机出动六百多个架次,对越军第一道防线进行充分的轰炸,使得越军残余的那些重武器根本无法露头。飞机轰炸之后,所有的重炮、火箭炮和海面的舰炮对准越军第一道防线进行一次又一次猛烈炮击,无数炮弹呼啸着落在战壕内,不但碉堡和暗堡在爆炸声中飞上天空,连壕沟都被填平,整个山头的海拔都被削低了三米!

铺天盖地的轰炸和炮击过后,地表上看不到一个活的人,就连一具完好的尸体都没有看到。一部分地下工事也被摧毁,一个个月球环形山一样的深坑中,不时穿出血腥味,有的地方还能看到泥土中混杂的斑斑血迹,整个阵地上都充满焦臭味。炎热的越南,使得两天前轰炸中丧生的那些越南民兵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发臭,越军阵地上发出难闻的臭味。

轰炸和炮火短暂停顿下来,大批59-Ⅱ式坦克在前头隆隆冲击,后面跟随的是大批的中国、老挝联军士兵。

残存的越军观察哨兵发现开始冲锋的中国军队,马上向坑道内发出信号。深藏地下的坑道内的越军和残余的民兵,得到信号之后,像田鼠一般纷纷钻出坑道,抬着重机枪、迫击炮来到地面。战壕内那些被掩埋的幸存的民兵,一个个消瘦的脑袋从泥土中冒出,推开自己周围那些令人恶心的残肢断体,从土中刨出十九世纪的步枪、火药枪、土炮,和正规军那些机枪、迫击炮架在一起,对准了下面正在推进的中国、老挝联军。

那些地老鼠一般的越南人刚刚爬出来,就马上被天空中盘旋的“亮剑”无人机发现。“亮剑”无人机拍摄到的图像信号,通过数据链传输到后面的地面指挥中心内,地面指挥中心再把数据传输给那些正在赶来的武直-10和米-24武装直升机。

一架接一架武装直升机擦着山脊而过,机腹下的机炮和短翼下的火箭发射巢露出点点杀机。随着旋翼发出划破空气的呼啸声,第一架武直-10令人恐怖的机身突然从山后突起,出现在越南人的视野之中。那些越南人惊恐的大喊起来:“直升机!”

话声未落,越来越多的直升机露出杀气腾腾的“牙齿”,短翼之下火光闪闪,把一条条吞噬越南人生命的火龙撒向山头的越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