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二十四章节 夜獠(六)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4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轰-炮弹掀起的碎泥土块劈头盖脸而下,砸在SPECTRA Helmet型MICH头盔上-砰砰-作响 “oh,该死的,这些杂种的炮弹是不是总是这样无穷无尽。”捂着头盔的狙击手破口大骂着,这个苦恼的家伙在抱怨着为什么自己手里的支PGM-338型狙击步枪,尽管这种新型步枪的精确度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轰-炮弹掀起的碎泥土块劈头盖脸而下,砸在SPECTRA Helmet型MICH头盔上-砰砰-作响

“oh,该死的,这些杂种的炮弹是不是总是这样无穷无尽。”捂着头盔的狙击手破口大骂着,这个苦恼的家伙在抱怨着为什么自己手里的支PGM-338型狙击步枪,尽管这种新型步枪的精确度要比那些老式的FR-F1\F2狙击步枪好得多,但却也比那些老式步枪重多了。

“哦,快点,快点离开这里。不要再磨磨蹭蹭了。”让-皮埃尔回过头来,冲着跑在最后的狙击手大声的吼道。“快点离开这里,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皮埃尔中士的声音都变了。

-咻-一声由远而近的尖利嘁啸让皮埃尔为之悚然变色。“趴下,掩蔽。”中士挥着手吼道。

-咣-巨大的爆炸轰然在耳边炸裂而开,迎面而来的灼热气浪将皮埃尔被重重的摔了出去,两耳中间一片嘈杂的嗡鸣。“哦,该死的”中士挣扎着爬起身来,抖了抖满身的碎泥,爬起身来。“大家还好吗?”看着一众昏头昏脑的部下,皮埃尔干涩着嗓子喊到。

“哦,这些中国杂种,迟早我也会让他们在炮弹底下苦苦挣扎的。”摇头晃脑爬起身来的狙击手-呸呸-的吐着嘴里的碎泥,咒骂着说到“这种滋味真是太难受了。”

“好了,抓紧时间,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看着稍远处模糊在夜幕里的阵地,让-皮埃尔中士喊沙哑着喉咙道。大概是被气浪给震坏了,夜视仪的屏幕都在抖动着,原本绿油油一片的视野里满是交错的白色光斑。“走,我们走。”皮埃尔扶起依然神智恍惚的亨利-法耶斯。

一辆涂着‘越人阵’徽记的AMX-32B2轻型坦克-隆隆-从身边驶过,车顶的舱口处,一个探身在炮塔外的越南人目无表情的看着这些狼狈不堪的法国士兵。带着隆隆的铁甲铿锵声,这辆丛林迷彩涂装的AMX-32B2轻型坦克渐渐驶向那被点燃为橙红色的夜幕间。

“这些可怜的家伙,他们恐怕难以知道,他们再也回不来了。”将斜挎着的FAMAS FELIN自动步枪,紧紧了背带,皮埃尔中士嘟嘟囔囔地看着这些远去的可怜虫。

“这些杂种,这些杂种,他们砸了我的枪。”远处传来了狙击手的抱怨声。他的那支PGM-338型狙击步枪在爆炸气浪中被甩了出去,没等到捡起来,隆隆而来的坦克便将其碾压成了碎片。

皮埃尔张了张嘴,想让落后在远处的狙击手快快一点,可是撕裂空气而来的尖啸声让他不由得立即趴倒在地。刺耳的怪啸又一次在头顶撕破烟云而来。皮埃尔中士不由得缩了缩脑袋。

-咣-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仿佛就在耳边的巨响让皮埃尔中士感到了自己的耳膜被刺得生痛,他不由得张开了嘴,那涌来的硝烟和尘土几乎是直接冲进了他的嗓子眼里,中士感到了自己快要窒息了,而使得他更加感觉到窒息感的是那远处的一幕。

那辆AMX-32B2轻型坦克在炮弹的火光中如同惊涛骇浪之间的一叶扁舟样,倏然地便被掀翻了出去,断拉下来的履带还拖在翻滚着出去的战车上。而刚刚还在大喊抱怨着的狙击手则在这团刺眼的火光中消失不见。“上帝啊,哦,上帝啊”本来安静着的亨利-法耶斯又一次的癫狂起来,皮埃尔只得牢牢地控制住他,以使得这个家伙不会满战场的乱跑。

“该死的,他死了,就这样死了。”另一边的一名士兵端着手里的FAMAS FELIN自动步枪,浑身哆嗦着说道“该死的中国人,这些黄皮猪,他们这些罪恶的人,上帝会惩罚他们。”

“好了,不要再抱怨什么了,我们应该离开这里,离开这个鬼地方。”让-皮埃尔大声的吼道。满耳朵里的嗡鸣让他的听觉变得不再那么敏锐了。望着远处那涌动着的人群和飞舞的弹雨,直觉告诉皮埃尔‘逃离这里,逃得越远越好,这里很快便会成为一片死神之地的。’

“上帝告诉我们,他会原谅一切罪恶……”背着热成像仪的观察手跪在地上,痛苦的祈祷着。

“好了,这里没有什么什么上帝,如果我们再不离开这里,那些魔鬼会把我们统统带到他们的地域中去的。路西法会喜欢我们这些鲜新的肉体以及灵魂的。”让-皮埃尔大声的吼道。

“走,我们必须要走。”一把扯起跪在地上的观瞄手,皮埃尔中士架扶起亨利-法耶斯,继续向前走到“如果你们愿意留在这里,那么你们就留在这里吧,和那些越南人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皮埃尔中士最后这一句话让那些惊惶不安的法国士兵们感到了另类的恐惧,几个浑身哆嗦着的士兵慌乱着爬起身来,跌跌撞撞的向着距离不过百步的阵地跑去。

“嘿,法耶斯,你要去哪里?”突然之间一直由让-皮埃尔所架扶着的亨利-法耶斯猛然挣脱了皮埃尔的胳膊,兀自的转身狂奔而开,嘴里还在絮絮叨叨的呼喊着。

“亨利,回来!上帝啊,你要去哪里”皮埃尔冲着狂奔着的亨利-法耶斯大吼到。

“这该死的,他会害死我们的。”其他几个法国士兵也都停了脚步,看着向着那片烟火袅绕之地跑去的亨利-法耶斯,甚至开始有人很是不满的嘟囔着抱怨道。

“该死的。”皮埃尔低骂了一声,也跑了上去。皮埃尔知道他有义务将自己的同胞或者带回去,他已经丧了一个战友了,他不想再失去一个。皮埃尔冲着其他几个士兵吼道“你们先走”

“可是中士”一个士兵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中士已经跑开了。

只不过,皮埃尔并没有能够跑出去几步,因为他看到,那片火光之中,一道闪亮的火链横扫这贯穿了狂奔着的亨利-法耶斯的身体。张开着双臂,如同大鸟样展翅的亨利就如同羽毛样的在那火光之中飘然不见。皮埃尔清楚的看到这个来自里昂的帅小子就那样的在火光中四分五裂成了若干块的尸块。天呐,即便是他的母亲也一定认不出他的尸体吧。

皮埃尔中士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剧烈的颤抖着,他有些感到口干舌燥,这是肾上腺素大量分泌所的原因吧,皮埃尔犹豫了下,转身向着阵地这边跑了,边跑边对着还在那里发楞的士兵们大声的吼道“快走,快离开这里。到战壕里去,快点,快到战壕里去。”

皮埃尔看到从那片火线之地处,大批的‘越人阵’士兵正在溃退下来,他们就像是远洋捕捞船那巨大的流网中四散奔逃着寻找出口的鱼群一样,他们迫切的想要找到出口。

皮埃尔不敢肯定是不是有中国人的战车也跟着而来,但从远处那燃烧成了一片的战地看来,进攻的‘越人阵’伞兵107旅已经不仅仅是败了,而是败得很惨,估计那里已经是被尸体给铺满了大地了吧,也许那里已经是血流成河了吧,又或者那里是人间的炼狱一般吧。

狂奔着的皮埃尔中士根本顾不及再看什么了,跳入战壕里的几个法国士兵向他伸来手,那深窄的战壕堑壁就在眼前,皮埃尔中士本能的向前跃出,一个滚到倒。

一阵刺耳的怪啸,如同滚雷样的爆炸声在空中响起,翻身滚入战壕的皮埃尔中士本能的一缩头,因为他感觉到这是那如同钢雨样扫来的空爆弹的轰击。可是闭眼张口、蜷缩成一团的皮埃尔中士沉默良久也没有等来那阵阵的狂呼惨叫之声。不对啊,明明已经看到有部队向这里溃退而来啊,如果是空爆弹的洗礼,那将会是哀鸿遍野的场景。

带着些许的疑虑,皮埃尔中士探头出去,看着战壕外。什么也没有,不远处跑来的人影已经越来越是靠近了,一些阵地上的‘越人阵’士兵也爬出战壕,去接应自己的战友。

-轰-轰-轰-一阵的爆炸声响成绵密之声,烟柱在人群之中接连喷起,其中间杂着一团团火光。

“上帝啊,是地雷,是地雷。”皮埃尔中士狂呼大喊着。看来中国人压根就没有过给‘越人阵’107伞兵旅留下一条活路,这样的黑夜里,火箭布雷加上这被炸得乱糟糟的战地,那些倒霉的越南人只有死路一条,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办法看清自己脚底下的路。

-轰-轰-轰-不断有人踏响地雷,那些在中国军队的炮击和几乎等同于屠杀样的机炮火力梳理下,慌忙撤退的士兵不断地触发了这些邪恶的死神。四下里到处是绵密的爆炸,惨嚎着的伤兵在倒下的同时,又因为身体的压发而引爆别的地雷,一时之间火光四起,纷飞的破片直接的扎入到胸腹、头颅之中。本是不致命的微型地雷在这一刻变得如同夺命的死神一样。

气浪将残存不全的尸首高高抛起,火光之中,无数的飞红四溅。

间杂在中间的还有那些反坦克雷,这些微型雷虽然不足以将那些战车击毁,却足以使得那些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AMX-32B2轻型坦克在火光和浓烟中,响起了履带滑落的声响。

“该死,他们完蛋了,伞兵107旅完蛋了。”看着被突然而至的火箭布雷给困住的越南士兵,几个法国人都不约而同的惊呼起来。而战壕里的那些越南人,他们的脸色更是难看。

谁都知道,这样的情况接下来会带来什么。中国军队将会在天亮之后,尽情的欣赏这些倒霉的伞兵的模样。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从容不迫的将这些伞兵们慢慢屠戮。

让-皮埃尔中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这次该死的反击使得他失去了两名战友,苦恼着摇摇头,中士对着那些还在发呆着的法国士兵们挥了挥手“走吧,这里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