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昨夜的雨[长城军团]

大兵阿土 收藏 38 110

前一阵子,天气特别凉快,昨晚却是异常地闷热,妻已将空调的室外机罩起来了,我只好从橱里倒腾出妻已收整好的电风扇来应急。

妻在为女儿讲故事,女儿在童话故事中渐渐地进入了梦乡,随后,妻也回房休息了,而我在书房里看书。

起风了,窗外的树叶簌簌作响,起身立在窗前,凭窗外望,朦胧中,树梢随风摇曳,似乎有树叶飘落的声音,悸动了我忧伤的心绪。春天里迸发的绿芽儿,茁壮了一个夏季,飞扬在枝头的青春浪漫,就要在这个季节老去了。夏日里,绿叶依在枝头,任凭狂风肆虐,任凭暴雨倾打,都不曾离弃,却在今夜些微的秋风中作别枝头,飘落大地。本欲伴在树根,化作泥土,反哺树木,可明儿,它们将被无情的清扫,垃圾场才是它们最后的归属,它们将在那里腐烂,变臭,直至化入泥土,不复存在!

一片亮光在天际闪没,又闪了几下,随后一阵隐隐的雷声传来,那片天空下,应该下起了暴雨吧,后来在网上得知,成都出现了异常的雷电暴雨天气。一闪一灭的亮光渐渐过来了,雷声也越来越响。忽然,一道刺目的亮光撕裂长空,室内的桌椅清晰可见,随后,一声惊雷穿透天空,从远处滚滚而来,渐近渐响,最后仿佛就炸开在我家屋外,震耳欲聋,心被重重地抽了一下,紧张地跳动着,似欲与之共振,谁家的汽车在惊慌地鸣叫,谁家的小狗又在胆怯地低吠,楼道里的应声灯也随之亮了起来。

女儿也被惊着了,半睡半醒地,带着哭腔悠长地呼唤着:妈妈,我怕。我急忙跑进女儿的房间,女儿用小被子蒙住头,身体绻缩着,非常紧张。我上床躺下,掀开被,把女儿搂在怀里:宝宝,别怕,爸爸在这儿。

“我怕打雷”,女儿低声说道。

“大雷只打坏人,就像奥特曼打怪兽,宝宝是好人,不怕。”

“我怕亮闪”。

“亮闪也只打坏人”。

又一个暴雷在近处炸响,还是那样的悠长绵远,那样的震耳欲聋,小家伙身子抖了抖,用手紧紧地捂住耳朵,翻身把脸埋在我的胸膛。我拉过被子盖在女儿头上,轻轻地拍着她,以宽释她惊恐的情绪。妻也被雷声惊醒,进屋来了,我起身让妻搂着女儿,妻轻声地安抚着她。

有雨滴砸落在雨蓬上,溅裂开来,稀稀拉拉的,像是小鸡在啄米。雨滴砸在雨蓬上的响声渐渐地密了,雷电也逐渐地隐去,妻和女儿都慢慢地睡着了。我也回到房间,在雨声中,渐渐地入睡了。

清晨,起床后,雨还在下,但细了些,没有昨晚那么大。我来到窗前,聆听雨滴落下的声音。听雨的感觉真好,尽管这雨来前的声势是如此的惊人。天府大地,四个季节都会下雨,最喜欢的就是秋雨了。春雨缠绵,细细地飘着,有时一下就是好几天,不尽不休,出门很不方便,让人心烦,“和风细雨不须归”的意境只有在特定的时候、特定的环境才能领略得到;夏雨粗犷,大滴大滴的雨点从空中砸下,如此地有力,如此地豪迈,它们来得快,去得也快,显见得还有些青涩;冬雨就不必说了,那种刺骨的寒冷令人难受。而秋雨是成熟的,且富有韵味,如今它就在窗外,绵绵密密,不疾不徐地下着,没有怒吼的狂风,没有惊雷闪电,平静而淡定。雨声没有节奏上的变化,只有一个音律,那是谁在拨弄这温柔的音符,是谁在唱响这悠绵的情歌,它凝固了多少无尽的梦,悸动了多少恋人的情思,痴醉了多少动情的心房。此刻,很静,雨声掩盖了一切尘世的杂乱,心,一片透彻明亮。也有风,但不大,近处的树木安静地立着,伸展着枝丫,自然欣喜地迎接着雨丝,就像我现的心情。

上班路上,看到地上有枯黄的落叶,想是昨夜被雨打风吹下来的。是啊,中秋已过半月,秋已渐渐地深了,树叶也该不断地枯黄,不断地飘落了,在这雨后的清晨,是很有些凉意的,穿单衣已经挡不了风寒,真是应了节气的变化。时间过得真快啊,这一年又去了大半了,终日里为工作、为生活奔波忙碌着。现代人生活着实不易,残酷的竞争,巨大的压力,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当前好友从远方打来电话,充斥耳膜的还是熟悉的声音,可淡漠的话语,闪烁的言辞,是那样的陌生,瞬间,悲从心来。内心深处,一直认为我们之间的友谊会是永恒的,可一切都在改变着,就像这秋中的落叶,就像我的心情,清晨是淡定的,此刻却是忧伤的。这忧伤的思绪,在为谁流连,为谁伤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