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西方在做什么?

“百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在众多经济学家和金融大鳄的预言下如期而至,伴随两房、AIG为美国政府接管,雷曼兄弟宣布破产,美林被美国银行收购,……和众多声名显赫的银行破产(昨日知道华尔街五大投行硕果仅存的最后两家也成了银行控股公司),西方素来被世界敬仰为云中圣殿般“完美”经济体制,几乎在一瞬间次第坍塌,只留下一片令人瞠目结舌的残垣断壁。

中国,那些昨日还在倾情鼓吹资本主义,致力于原封拷贝美国的金融改革急先锋们如遭闷棍,一时失语。作为一种被人笃诚仰望的信仰,当西方的体制神话遭到破产,失重的其实不只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亦步亦趋的中国右派的脚步,未来将往何处去,这是全世界都在初始化思考的一个共同课题。


金融危机,西方在做什么?这是我比较关心的一个切入点。

一、美欧央行充当救火队长脚色,持续不断向市场注入累计超过万亿美元的资金,“缓解流动性枯竭”、进行各式各样的“救市”行动、宣布巨额“经济刺激”计划,是非常明显的主要手段;

二、以美国财政部宣布接管“两房”AIG、美国银行收购美林,英国议会通过诺森罗克银行“国有化”提案,微软、IBM等巨型企业宣布回购股票规避金融风险等重大举措为标志,实用主义的西方国家已经开始了对某些“绝非资本主义”方法论的大幅度尝试。


理论是非常冷峻的,现在西方世界发生的金融危机,说到底依然不过是资本主义固有经济危机的一种表现形式,它体现的是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矛盾。

上述“一、二”两点,大致反映了西方人在遭遇“次贷危机”后应对方法的两种思路。

其一,海量的注资计划,试图在资本主义游戏规则下,借助市场调节摆脱困境,结果治标不治本,半年下来,各大金融企业的危机未解,反而恶化了宏观金融生态,从某一方面说,加速了那些问题严重的企业的垮台。原则上,我不看好这种做法,注资计划,短期看有救火和转嫁灾难功效,但终究会恶果自尝。

其二,政府接管,明显是背离西方自由市场经济排斥政府直接管制的核心教旨的,可以预料,如果危机阴云持续不散,不排除美国将被迫成为委内瑞拉第二,成为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尝试对命脉行业进行大规模“国有化”的又一个新型国家。我们不说,那是“走社会Z义道路”,——“实用主义”好了,怎么叫其实无所谓。


前几天,鲍尔森宣布政府接管“两房”时,就想写一篇文章,建议美国“不耻下问”,请教他的中国朋友关于企业国有化的相关经验,毕竟,这方面中国人才是轻车熟路,——后因贪玩打网络游戏一直未动笔。

其实美国搞政府接管的手段是相当外行的,它承诺注资1000亿美元采用增发的方式控股两房大致80%股票,笨的很!

一方面这会稀释原两房股票的价值,无益于两房股价(已从七八十美元跌至1美元以下面临破产)的拉升,反而有进一步打压的意思,另原两房股东蒙受更大损失;一方面,因为两房摆脱危机在机制上是十分消极的,有金融大鳄预计,美国政府至少要因两房危机蒙受1000~2000亿美元的后续损失。

总而言之,是政府和私人都会蒙受很大损失。


其实呢!解救两房危机,何至于损失一两千亿成本!方法得当,政府接管,500亿成本足以!理由如下:两房的破产危机,其实集中表现在股价狂跌,持续低至1美元以下,面临被摘牌。而据我不准确的资料,这两家企业自有资本金在股价正常时不过800亿美元,股价狂跌八九成,面临破产那时的总市值,傻子都能估算的出,——百亿以下?

企业国有化,中国曾经采取的方式叫“国家赎买”,股票市场上有另一个术语叫“溢价收购”,将这两个术语联系起来,比较规范而且行之有效的政府接管方案就成型了:

对已经跌破1美元的“两房”垃圾股票,鲍尔森只需承诺,可以按5美元或者10美元的“高价”无限量溢价收购并实施企业的政府接管,立即就能把“两房”股票价格稳定到5美元或者10美元以上水平,从而把它从破产的边缘拉回安全区。

如此操作的好处是,企业原股东的利益得到了绝对有效的保护,成本最小,并且立竿见影,粗略估算,政府真实投入资金不会超过50亿美元,就能确保企业脱困。至于“接管”事宜,——最终决定政府将控股多大比例、采取何种形式,则余地甚大,是怎么着都行的。

对两房来说,“国有化”或者“政府接管”说到底,不过是传达一个信息:无论如何,企业是破产不了的了,那5万亿房产债券绝对不会成为废纸一堆的,大家不必过多恐慌!

大家所要的也不过就是这句话而已!


上面讨论合规范的“国有化”或者“政府接管”举措,当然不是为了炫技,我们讨论的是一个方法论问题。众多声名显赫、影响深远的国际金融巨头的多米诺骨牌般地轰然倒塌,正使得美国、乃至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经济体系陡然变得异常脆弱,这就像一座现实中的大厦,你相继挖掉它最主要的几根柱子,它马上就会因为丧失支撑而岌岌可危。美国金融体系如今乱子闹的实在是有些大了,这对整个世界经济的健康发展来说都是相当危险的。

个人意见,美国人应该充分放开手脚,果断采用最卓有成效的手段,与其在旧思维套路里疲于奔命,不如快刀斩乱麻,对整个金融体系实施一次“国有化”整理,将所有“次贷”的严重感染者以闪电手段纳入政府接管的保护网中,强有力地化解掉来自金融核心的巨大威胁,确保全球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


对美国而言,一时的“国有化”并不妨碍它教条化的资本主义“信仰”,因为“国有化”后,你完全可以再度“私有化”,操作很简单;但冥顽不灵,抱着“私有制”“完全自由市场经济”的臭腿不放,而对眼前的危机丧失举措,最终把大好的经济局面弄成一片废墟,那却不是想重建就能轻松重建得了的了……

任何事情都一样,物极必反,殊途同归,不知变通的教条主义从来都是行不通的断头路。中国可以“市场化”“资本化”“自由化”,美国未必就不能尝试搞搞“国有化”,——为什么它就“不能”呢?!!!

如果,美国人火烧眉毛,还连这点事情都想不开,我看这个穿上铁皮衣裤的僵化巨人很快就会给中国人让道了……


美国的这次金融危机,未必能伤到这个繁荣大国的元气,但意义非同小可,世界上基本已经形成共识,所谓的次贷危机,宣布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大风暴之后必然是新的宏观秩序的建立。普遍的观点是:这个被结束的“时代”是所谓的“美国时代”,而代之崛起的将是一个万众瞩目的“中国世纪”。作为中国人,这当然是值得欣慰的,但但愿——那不只是傻大姐般纯然的高兴,我们得问问自己“凭什么”,并且需要一大批人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可以凭什么”。

但凡一个时代结束,一个时代兴起,都不是那么肤浅的屁股换位游戏,其后必然隐藏有不能不如此的原因。透析这种原因,大家可以分明看到整个人类社会大步前行的进步步伐。没有形成、并果敢引领这种本质上的进步潮流,就幻想自己将主导一个崭新的时代,那叫做痴心妄想……

基于这一点,我本人对所谓“美国时代”“中国世纪”的提法并不感冒,谁崛起,只取决于谁将更加进步,这是不一定的事情,不宜妄做论断。正如前面一系列论文所断言,我坚持认为,次贷危机,将现代金融制度,乃至整个世界经济模式推到了一个令人神往的、巨大变革的边缘。

美国所发生的一切,宣布了传统价值管理经济学的结束,新的建立在信用管理基础之上的经济学必将无可阻挡地兴起!用我反复强调的一句话说:

价值管理的时代已经过去,信用管理的时代正在来临!


现代经济学理论大厦,它的价值管理的基础已经荡然无存,我们已根本无法据此重建整体秩序,欲令世界经济摆脱总体混乱,必须植入新的更加严整的秩序内核,这个内核,就是信用管理。相关内容这里不重复了,有兴趣深研者请直接参见这篇文章:《信用经济学导论:价值管理的经济大厦已经坍塌,信用管理的时代正在到来》

我要说,在建立全新经济规范,引发经济学革命这个层面上,尚很愚钝的中国人或许具备些许政治制度上的便利,但总体而言,并不比美国人和欧洲人占有优势。上帝不会无缘无故眷顾任何碌碌无为愚蠢爬行的生灵,未来掌握在那些锐意进取的优秀国家和民族手中,中国人,充其量只是一个相当普通的候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