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戈壁滩,寒意正浓。明天,将是“神七


”拟定首发的日子。22日合练结束后,“神七”所有技术状态已全部“冻结”,只待飞天一刻。


不少酒泉基地的居民至今记得,“神五”发射时,大片的雪花就飘下来。“神七”要不要像往次一样穿上“防寒服”?“神八”会否在海南发射?目前使用的剧毒推进剂会否影响环境?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试验技术部研究员王金安。


“神七”不再穿“防寒衣”


在基地住了十多年的丁叔,宵夜时,给记者说起观看前几次“神舟”飞天的事。他的欣奋,一如我们对“神七”载人飞船的期待,强烈而真实。他至今记得观看“神五”“神六”发射时的场景,火箭飞天时,一些碎片状的物体不时掉下来,“当时还以为火箭出了问题”。许多观看直播的人们,大都感受过这样的疑虑。


记者:发射直播时观众看到的这些碎片,是怎么回事?


王金安:“神六”以前的历次“神舟”火箭发射时,都有碎片掉落,这些从火箭箭体上掉落的,是一些给火箭保温的泡沫塑料。这与当时发射气温有关,加了一个保护层,是防寒的。比如“神六”时,发射场上的气温到了零下2摄氏度,就有四五厘米厚的泡沫塑料用来保温。如果温度过低的话,会影响燃料和火箭飞行速度。


目前发射基地温度适中,不用再保温了,因此发射时不会再掉碎片。



“神八”不可能在海南发射


去年初,中国第四个卫星发射基地在海南文昌开建,预计2010年前投入使用。稍早前,海南航天港项目的策划、发起和创立者何质彬告诉本报记者,2010年“神八”完全可以在文昌飞天。对此,王金安并不认同。


记者:有消息说,“神八”可能转移到新建的海南文昌卫星发射基地发射?


王金安:海南文昌卫星发射中心的前期论证我也参与了,基本上与酒泉发射中心雷同,技术上不会有太大进步。海南主要是纬度低,可以提高有效载荷,同样的火箭,发射时可以提高15%的有效载荷,酒泉基地发射的火箭运载1吨载荷的话,海南那边可以载1.1-1.2吨。


“神舟八号”不可能在文昌发射,海南的卫星发射中心主要是大推力火箭,从国家的发展计划来看,2018年以前,只要载人飞船,是“飞船”系列的火箭,都不会在海南发射。海南文昌卫星发射中心的定位是通信卫星,包括下一步的空间站,而不是载人航天。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技术含量、先进性、经济性等,都是全国最好的。事实上,酒泉发射场在国际上经济性是最优的。比如美国的垂直转运,机构非常庞大,投资是我们的十倍,我们的一套垂直转运设备五千万,他们要七千万美金。


六年后神舟火箭告别剧毒燃料


昨天上午,“神七”任务发射场区最后一次船箭地联合检查顺利完成,发射进入倒计时。今天下午,火箭将开始加注推进剂,这是一种剧毒、易燃易爆易挥发的物质,有航天专家形容与推进剂打交道的工作是“坐在火山口上”。


记者:火箭发射时,这些燃料会不会影响周围环境?


王金安:燃料在储存、转运、加注过程中,难免要往外排出一些废气,刚开始设计时,这方面不够完善,有一些问题。过去一到发射场,是黄烟弥漫,好多工作人员因此留下后遗症,也出现过伤亡事故。比如说1990年,在加注过程中发生事故,造成一死两伤,一位专家的肺都烧烂了,而为了清洗这个设备,后来还牺牲了4位战士。长期从事这项工作的,出现早脱发、鼻炎、咽炎的很多。


2002年以后,我们用煤油燃烧法,把必须要排放到大气中的废气燃烧掉,保证了对环境的安全性,这种方法从“神三”、“神四”开始应用,现在已推广到我国三个卫星发射基地,发射场变成了绿色环保的地方。


现在我们用的燃料仍是剧毒的,以后火箭的燃料将发生根本的变化,2014年2016年,计划使用环保、低温燃料,新的燃料对环境对人都是无害的。


转自:昆仑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