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队要在南海"杀鸡敬猴",越南注定是要做鸡的了

中国绿色通道 收藏 33 16308
导读:越南一个和中华民族有千丝万缕曾经的附属国,中国的战略后院。可 以说对越南的侵略就如同对中国的侵略,19世纪法国将越南占为殖民地后,伺机侵入中国云南,老将冯子财用镇南关大捷让法国人退回越南,是外患重重的清朝末 期对外战争的唯一一次的军事胜利。最近越南国内"反华"民众不断的在中国大使馆前示威,抗议中国将南沙群岛与中沙、西沙群岛在内的海中之岛设为县级市的三沙市,并归入到海南省。这很明显是越南做贼心虚的生理反应,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是不可争辩的,南沙群岛历史上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自清朝至民 国,我国政府曾经

越南一个和中华民族有千丝万缕曾经的附属国,中国的战略后院。可 以说对越南的侵略就如同对中国的侵略,19世纪法国将越南占为殖民地后,伺机侵入中国云南,老将冯子财用镇南关大捷让法国人退回越南,是外患重重的清朝末 期对外战争的唯一一次的军事胜利。最近越南国内"反华"民众不断的在中国大使馆前示威,抗议中国将南沙群岛与中沙、西沙群岛在内的海中之岛设为县级市的三沙市,并归入到海南省。这很明显是越南做贼心虚的生理反应,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是不可争辩的,南沙群岛历史上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自清朝至民 国,我国政府曾经三次为南海诸岛命名。第一次是1909年李准巡海为西沙群岛15个岛命名。第二次是水陆地图审查委会员会于 1935年公布《中国南海各岛屿华英名对照表》,其中公布南海诸岛地名136个。第三次是抗战胜利后由内政部于1947年公布的《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 表》,包括地名172个。每次命名都绘有地图。狂龙从最近的消息中看到越南对中国的放肆程度实在是忍无可忍,中国是时候又教训小弟了。


古人都说了会叫的狗是不会咬人的,所以越南现在做贼心虚的贼喊捉贼就是在试探中国的战争底线,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提出了"和谐世界"的外交战略,所以越南就向中国打出了鱼与熊掌的选择,战争与和平(领土与外交战略)的选择。企图利用国际影响打压中国,特别是在现在台湾问题白热化、北京奥运会即将到来之际越南就更加放肆,还企图联合美国牵制中国在亚太的影响力。南中国海地处马六甲海峡和东北亚之间的海上通道,地缘政治的重要性不可否认。如果敌对力量控制这一地区,它将能够阻断大部分日本的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并且打乱美国和其同盟国在这一区域的海军及航运操作,相反如果美国控制了就可以有效地威胁中国。尽管中国早就提出"美国与南沙群岛争端毫无关系所以不应干涉",但美国想保持其南中国海不受束缚的出入权,美国的干涉是难免的。所以美国的友情演出的确给了越南不少自慰的勇气,才敢狐假虎威地跟中国对着干。


越南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在美国对越南的侵略期间中国可以说是做了爸,又做妈,对越南小弟既出钱又出力才把美国侵略者赶出了越南。但是想不到越南最后竟然掉过头来对中国大打出手:从77年开始,大肆反华排华!驱逐华侨,对华人社区实施打砸抢,甚至对中国提出了领土要求!在边境制造摩擦,不断蚕食我国领土,破坏两国界碑,烧毁界树,还对界河进行改道,甚至对我境内开枪开炮!早在78年第四季度,中国军队约22万大军就已开始向广西云南的中越边境大规模集结, 北京放出风来,要越当局从柬埔寨撤军,不然就要"教训教训"这个昔日的小兄弟!战端期间越南的宣传机器确实炫耀标榜自已为"第三军事强国",一个越南兵可 以对付30个中国军人,还口出狂言地说要打到南宁吃早餐,凡有红棉树的地方都是他的领土,等等,目的是想惹火中国决死一战,但他们没想到,中国在抗美援越 期间,对援建的军事工事,边界的地形地物了解得一清二楚,目的是为了防范美国把战火烧到中越边界,战斗打响后,越军主要是利用山洞,暗堡等工事来抵抗,这 些可以免受地面炮火的打击,但是,中国军队使用的是,无后座力炮,反坦克火箭筒和火焰喷射器来对付,工事再坚固也没用,越军只好采取化整为零,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战术,这对于阻挡大军压境的中国军队是无济于事的,攻克凉山后,河内立即实行了全国战争总动员,河内全市仃产,老人,儿童疏散,青壮年挖战壕,同 一天中国宣布撤军,河内仍在设防,担心中国杀个回马枪。


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是不可争辩的。从60年代开始,特别是70年代迄今,我国南沙群岛露出水面的岛礁以及海域被周 边国家侵占和分割,资源遭到大量掠夺。这些国家包括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其中越、菲、马3国还对岛礁进行军事占领,印度尼西亚则霸占部分海域。 加上中国和台湾,目前6国7方在南沙群岛形成对峙和角逐局面。到1991年底,除我军控制的6个礁和台湾控制的太平岛外,其他44个岛瞧分别被越南、菲律 宾和马来西亚侵占。而越南是唯一提出对南沙群岛拥有全部主权的国家,也是南沙争瑞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扩张野心最大,对我国构成的威胁也最大。上个世纪中国和越南(南/北)曾经在南沙群岛进行过两次海战,都以中国的胜利告终。但是现在的越南借着山高皇帝远的优势,在南海的开发可以说是红红火火,在领土问题上中国采取韬光养晦策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策略,重在"搁置争议"。


实际上是要顾及其中错综复杂的国际因素、顾及一场可能爆发的地区战争对自身发展可能带来的影响。但是越南把中国的宽容当软弱并且得寸进尺,今年4月不顾中 国的反对决定与英国的BP公司合作开发南沙的油田,这无疑是对中国领土的公开挑衅,在试探中国的战争神经。越南作为侵略南沙群岛最多的国家,在整个南沙群岛越南占据了大半,所以中国要解决南沙群岛争端问题,首先就要解决越南占领岛屿是迫在眉睫的,在制海首先要制空的现代海战,虽然南沙群岛离我们大陆有几百海里,但是我们的战斗机绝对可以应付越南空军的有限威胁。现在越南还有为数不多的蜘蛛级导弹快舰对我们海军的确是不少的威胁,但是我相信中国军队绝对有能力再一次把越南海军抛入太平洋,大不了就是海、陆、空三军同时演给东南亚所有有企图的国家看下什么叫"犯强汉者虽远必株"。只要把越南解决了,其他国家的 所有领土争端才会迎刃而解。越南注定是要做鸡的了,所以中国要做好"杀鸡敬猴"的准备。


回顾中国的百年历史,历史对中国是沉重的,中国尝试了没有海权的百年耻辱,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姿态也不行的,在领土争夺上中国有必要主动出击。中国作为世界唯一没有统一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所以未来中国在领土纠纷上必须抱着"是我的"一平方米"就算是不长草也要把它拿回来,不是我的"一千万平方公里" 也不希罕的态度"。


坚决支持中央的强势表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呐喊.



260
回复主贴
ipt> $n"#div id="p).lo_Dit:jubao('http://bbs.tie clas/posthtm ,#argBar',funcne; ()ePluss
this.valuerIsL""== fad:3}dddidiv$nthis)./p/("opacity", 0.5') }}ddidiv} ein = fad:3}dddidiv$nthis)./p/("opacity", 1') }}ddidiv; didiv$nthis).pa.BBS()./p/(": 10px", "tom:1p-bot#ddd"') }}didiv}'.triggerHandler(":lur"') }}idiv}') }}idivRejs" (UseSo.bus(') }idiv}') idivvvvvvvvvi/i.js"> 杺 title= --广告-->
26/script> <
>
收藏告--> pt> <
=21"/script> -02 earosiAreaR_ad" style= border-in-top:10px;"> h3 佅文章 s_num">卤 >hqx6'>260告--> pt> cript> cript> cript> cript> cript> cript> -> 享--广告--> a > 简直逼国里"圊常䅸戏:朋友圈传疯鸡;'>26/sen/ar) {lse)lio/senalio/sen/a> > 渗透送穷厂内部 探秘深度宯鸡;'>26/sen ar) {lse)lio/senalio/s> }idiv a> > 核武蜊常䅨拟 炮,装甲+方 26/sen ar) {lse)lio/sea/ul>ls 0855") LogGame_Send("tp://s", "byxgtjx", 23,理事.locane; .>, 3,2') idiv380855") cript> cript> -> 聚焦际 史 社会--广告--> a tab 切及搜/sendd< 聚焦;'>26/sen dd际;'>26/sen dd史︡;'>26/sen dd社会2);'>26/script> /script> 26/sen d藏en d 距页end < /script>
qx qx qx a8en-> en-> 热门论评论之间加 >戏6 a a < oveBox"share: mar;" ar cdiv id="Baidu_BBS_381d="ua-> /nt> qx q oveBox"share:"marg;" ar cdiv id="Baidu_BBS_381d=8ua-> /nt> qx 380px;"> a qx 38dd卤精彩-论 d< ar cbomNum0vo442886"Aasc {lse)藏 d 0px;"> a a8en-> ar0px;a
a "> a va3h3p热门题 > 卤0px;"> a oveBox"background- style#fffd!important:va-> a> d }0-> 旗帜2--广nddd< a-> a oveBox"p none; position:ava3ngBoxoveBox"p none; p abtomutlay margiin-tnt700pxn-tnstyle=" dinline-block; style=":0add2n-tybackground:#ccct style #ededed">6 26/s a> > adat_L"> a> oveBox"p none; pabtomutlayle="max32n-tyline-le="max32n-ty border0ay marg0ty style#fff; top: 0; 2;"son oizo 14eft:t ty-aligd:center::46.jp:3-left:cursylepointer:=_L" />核武常䅨拟 炮, 装甲 方 38a>bem /s a0854") LogGame_Send("tp://s", "byqz", 7,理事.locane; .>, 3,2') idiv a80854")ndddnddd a> d }a> d }a>ipt> ip)r ip)r }a> d ip)-> cpu feedsdblock --广告--> a 告--> a0854").createElept">(csxt/jav')sxt/ja.ar cupu-block-entry")sxt/ja.L">.lueElept">sByTagName(csxt/jav'[0])sxt/jaTag.pa.BBSNode.insertBefore(sxt/ja,sxt/jaTag)}; sBBSMsg=funcne; (e)e msg={msg:etpoStrle=()||"no er msg",line:etlineno||-1}; dat=script">.createElept">(cdatv')if(JSON){msg=encodeURICompont">(JSON.strle=ify(msg))}ein emsg="&line="+msgtline+"&msg="+msgtmsg}dat.L">.lueElept">ById(cupu-block-entry")||lueEntry()}canch(e)esBBSMsg(e)}})(') 告--> a80854") )-> cpu feedsdblock end--广告--> a>en< a/nt> LogGame_Send("tp://s", "byycsc", 19,理事.locane; .>, 3,2') idiva80854")ca>c 载卤精彩-论--广ndd>0855") h3>'+secodeURICompont">(sata[x].T> )+' angBoxnum">'+sata[x].DateCreated+' angBoxnum">'+sata[x].TotalReplies+'g'>< 38a>blio') }}}}}s}ein if(sata[x].Imgs.lengjpg=3'ePluss< d) I: 0;++)}7045+='<'+url1+'v_loBlue" targck" id(0);" ofnMonitor(15-le601,ThhreaID)ceah3>'+secodeURICompont">(sata[x].T> )+'

angBoxnum">'+sata[x].DateCreated+' angBoxnum">'+sata[x].TotalReplies+'g'>< 38a>blio') }}}}}s} }}}}}s a> d }}}}};++) }}}}}} }}}}}7045+="";}}}} }}}}}$n"#bomNum0v).append(7045); }}}}} a> d }}}}2471260' errylefuncne; ()ePluss } d }} n =px;Pluss }$n/x3d/).; (csxtoll",lueData )) }}}funcne; lueData () }}}{ }}} }}}} bo sL16x;Pluss }s sxtollto/ sL$n/x3d/).s ollT70(') }}}} sxtollHe="ma sL$nscript">).le="ma()) }}}} /x3d/He="ma sL$n/x3d/).le="ma()) }}}} }}}}if (sxtollto/ >= sxtollHe="ma - /x3d/He="ma-5-l) ePluss }' sxtollto/ sL$n/x3d/).s ollT70(') }}}} sxtollHe="ma sL$nscript">).le="ma()) }}}}}if(isGue) }}}}}{ }}}}}--if(num>=9){$n/x3d/).;ff(csxtoll",lueData ))}isGue"fain ) }}}}}s$.ajax({/suss } } url: h3>'+secodeURICompont">(jsonData[i].T> )+' angBoxnum">'+jsonData[i].DateCreated+' angBoxnum">'+jsonData[i].TotalReplies+'g'>< 38a>blio') }}}}}s}ein if(jsonData[i].Imgs.lengjpg=3'ePluss< d) eaI: 0;++)}7045+='<'+url1+'v_loBlue" targck" id(0);" ofnMonitor(15-le601,ThhreaID)ceah3>'+secodeURICompont">(jsonData[i].T> )+'

angBoxnum">'+jsonData[i].DateCreated+' angBoxnum">'+jsonData[i].TotalReplies+'g'>< 38a>blio') }}}}}s} }}}}}s a> d }}}}}i++) }}}}}} }}}}}7045+=""; }}}}}if(i==20){isGue" noL;} }}} }}}}}$n"#bomNum0v).append(7045); }}}}} }}}}} a> }}}}}returw: }}}}} }}}} a> d }}) a!--*脚注 ro.rt--广告-a ar 'footerBox'6/s an854")<$n"#footerBoxv).lo_D(pt" src='http://bbs.tie cla_hrea0704 ,.footer12:09:27");<:10px;0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