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五卷 任是行人无定处 第二四一章 火羽

hc8610 收藏 2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此时,风如斗正悄然无息地伏在一侧的冰山之上,全身都披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无论身体还是心神,都与周围的冰雪完全融为一体,即便是冰冰都没能发觉。这是天翔阁独特的藏行匿影之术,比之一般所谓隐身术之类的障眼法,不知要强了多少倍。之所以御风族人被公认为天生的刺客,除了他们能御空飞翔、剑法犀利之外,便是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此时,风如斗正悄然无息地伏在一侧的冰山之上,全身都披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无论身体还是心神,都与周围的冰雪完全融为一体,即便是冰冰都没能发觉。这是天翔阁独特的藏行匿影之术,比之一般所谓隐身术之类的障眼法,不知要强了多少倍。之所以御风族人被公认为天生的刺客,除了他们能御空飞翔、剑法犀利之外,便是得益于这个藏行匿影之术。往往凭借这个法术,他们可以很轻易地接近目标,然后出其不意一击必杀,令人防不胜防。依照约定,风如斗远远跟在烈九烽后面,伺机而动。虽然不知道烈九烽究竟和冰精说了些什么,但是看到双方动起手来,他还是悄然掩了过来,以便暗中接应。

远远望去,布满裂痕的冰川上,就如同一朵鲜花绽放一般,格外夺目。花蕊是火一般鲜红,正全力抵御冰精攻击的烈九烽;花瓣则是冰精不断蜂拥而至,却又化作一团团水气蒸腾之后,一缕缕钻入地下的蓝光。烈九烽虽被围攻,却是挥洒自如,将冰精一个个击碎融化,无人能近得身来。风如斗看在眼里心中大定,仍旧潜伏不动,不过他并不知道,烈九烽看似威猛无比,实际上已有些不胜负荷之感。

还好,这些冰精看似长相怪异,却似乎不堪一击,就其实力而言,与他们的外形比起来多少显得名不副实,应付起来自然是游刃有余。只是这些冰精了无惧意,仿佛一点都不在乎灼热的天火,前赴后继不断涌上来,时间一长人数一多,烈九烽就有些吃力了。单是这样也还罢了,关键是随着冰精的不断融化,其体内蕴含的寒意统统释放出来。不过片刻的功夫,四周寒意越来越盛,空气仿佛都为之凝结,举手投足之际,烈九烽渐渐感到了几分异样的沉重。冰冰一面催动寒气寻找烈九烽的破绽,一面看着场中,心中暗暗冷笑,因为对方已经中计,落败只是迟早的事。

冰精是由玄冰孕育的精魂幻化而来,所以适才那些钻入地下的蓝光——也就是所谓的精魂,才是他们真正的本源所在。只要精魂不碎,冰精便可永生。这一点是其他生灵比不了的,甚至于灵性十足的九大种族,也是望尘莫及。至于被那些天火融化的躯体,不过是一些玄冰而已,冰川百丈之下多得不得了,除非是把熔海崖沸浪池里的天火熔浆拿来,否则冰精便可以永无休止地重塑躯体。所以面对冰精的威胁,风烟举也不得不退避三舍,因为他知道,在冰沐原很难将冰精彻底杀死。

若是对付一般的商队、游客,甚至流窜的盗贼,冰精只需要弄上一点点冰陷、冰暴或是冰崩,就足以吓退所有的闯入者。若是对付修真者则有些麻烦,因为不能过于张扬,所以需要冰精拿出最凌厉的手段,以最快的速度将来人撵出去。就如同当初对付风烟举等人一样,一上来就是一通猛攻,再由苦行者出面商谈,结果硬是将他们吓得不敢擅入西南一步。可是冰精真正要杀人的时候,反而会像今天一样,于悄无声息处暗藏杀机,然后设好了套子等对方踏进来。烈九烽正是如此上了大当!被冰精围起来之后,他并没有即刻冲出去,而是自负修为了得,等到觉察情形不妙时,再想要脱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冰精不断将玄冰内的寒意带上来,布在四周,冰冰则守在圈外将寒气悄悄连成一片,这么以来等于是造了一个结界。一旦结界编织成型,就是冰精全力出手之时,到那时,别说是烈九烽,就算是紫袖都只怕性命难保。所以冰精的这个杀招,被纳兰称之为网杀。网杀的意思,就是说此法如同蜘蛛一样,于悄无声息间,靠着一张无形的大网,将对手网在其中然后慢慢绞杀,端的是厉害无比。

烈九烽很快就感觉到不大对劲,因为“死”在他手里的冰精,少说也有两三百之多,可是四周仍是密密麻麻晃动的身影,难道敌人是想用人命来填?再有一点,便是四周寒意大盛,而且原本容不得半点寒气的灵胎内,竟然也隐隐有了一丝凉意,这股凉意随着灵胎运行游走于紫府之间。到了此时烈九烽不敢再小瞧冰精,一声长啸冲天而起。刚刚跃起三十余丈,陡然觉得周身压力大增,一股寒意在紫府内一搅,灵胎剧痛之下灵力猛然不继,被生生逼回到原地。

“你中了我的玄冰寒气,还想跑?”冰冰大为得意,憋在心中两天的不忿,总算是在烈九烽身上撒了出来。

“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么?”烈九烽大喝一声,一直收在背后的火翅猛地伸展到极致,然后全力一煽,身周方圆数十丈登时化作一片火海。这股烈焰较之先前更加暴烈,原本还奋勇争先的冰精,精魂也感受到炙热的战意,被火势所阻纷纷退到一旁。

火海中,只见烈九烽腰身一弓一对火翅登时竖了起来,火翅上四根光彩夺目的七彩火羽激射而出,化作四只火凤凰上下翻飞。伴随着烈九烽的长啸,四只火凤凰齐齐发出一声鸣叫,响彻天地,然后合在一处向上疾飞。堪堪飞到三十余丈的高空,四只火凤凰围成符篆一样的圈子,然后又是一声鸣叫,轮番喷出一团火球。火球色呈暗红,飞舞之际闪出点点金光煞是好看,不过只飞高了一丈便被寒意困住,缓慢地在空中盘旋。烈九烽再次煽动翅膀,火势更盛。而他本人则飞到四只火凤凰中间,一道火柱击出,四个火球借助火势陡然大亮,轰地一下将冰精布下的厚厚一层寒意击开一个大洞。四只火凤凰簇拥着烈九烽,从破开的大洞振翅飞出,朝东退去。这一下漫说冰冰等人目瞪口呆,就连风如斗都大感诧异,没想到烈九烽居然还有这一手!

冰冰呆了片刻方才醒悟过来,登时大怒,吼叫着朝东追了下去。刚才他也看出来,烈九烽想要破掉自己布下的重重寒意,但是却无计可施,因为火海之中的高温足以伤及冰精的精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冲出重围。不过他很清楚,凭借冰川底下万年玄冰的寒气,就算烈九烽暂时脱身,也一定受了重伤,跑不了多远。从未失手的寒息冰环阵头一次被破,令冰冰自感颜面无光,而且先前把话说得太满,蛮劲大作之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心只想着要将烈九烽抓住,然后把他冻在地下的玄冰幽煞洞里出气。

冰冰能看出来,风如斗自然也能看出,烈九烽的确已经受伤!

炎焱族每个人都有保命的绝招,火龙部落是颌下的龙鳞,火凤部落则是七彩火羽。照理说,火凤部落每人只有两根火羽,而且不到万不得已是舍不得拿出来用的,而烈九烽天生就有四根,被族人视为难得的异数。如果没有水涟漪的出现,烈九烽肯定不会背叛师门,自绝于族人,也许数年之后便能坐上族中长老的位子。可是自他偷了天火囊之后,他就知道铁定会被同门追杀,为了保命,只有不停地修炼七彩火羽。经过二十多年的苦修,终于可以自如运用,而不必像其他族人那般每用一次,便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元气。

像这次同时使出四根七彩火羽,在烈九烽而言还是第一次,本来就受到寒气所伤的灵胎,变得更加虚弱。上次在九重门金沙城和高庸涵一战,由于受到高庸涵的战意所迫,而且当时为了保住龙须蝎金,使出了两根火羽。此次面对数百冰精,以一己之力独撑了半个多时辰,最后还能全身而退,也实属难得了。而且这一退,给风如斗造成了极大的便利。强忍着灵胎剧痛夺路狂奔,烈九烽暗暗念道:“我已然将冰精成功引开,剩下的,就看你风先生得了!”

风如斗看到适才那一幕,对烈九烽的修为又有了新的认识,而且信心更进一层。以他的眼光和判断足以看出,只要不出太大的差错,烈九烽若只是保命,一点问题都没有。当下收束心神,鱼鳍轻摆,将周遭的水气全部收拢来,形成了一团淡淡的雾气,然后藏身其中,轻轻朝沐芳谷的方向而去。冰冰这一走,只留下少数冰精留守,自然不可能发觉风如斗,更不要说他还是藏身在云雾之中。

由于两天前紫袖将沐芳谷入口处的法器击碎,纳兰又陪着紫袖闲逛,没来得及再做一个,所以谷口暂时只布了一个障眼阵法。风如斗虽对阵法不怎么精通,并没有看出入口在何处,可是凭借对法力、灵力的敏锐嗅觉,还是很轻松地找到了谷口的准确位置。当他远远看到两座冰雕之时,和紫袖一样,均看出是被人一剑劈开,心中大为震惊。细察了一下剑痕之后,对于出剑之人生出了极大的兴趣,暗想着能与之切磋一下剑道的境界。

刺客通常都很谨慎,风如斗也不例外。慢慢飘到冰雕上空,而后伏在云雾之中,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四周,虽然什么都没发现,仍察觉到了几丝危险的气息。与此同时,一阵清风拂来,风势渐渐有些大了。谷口外矗立的那两座冰雕,忽然间活了过来,眼珠一翻各自看了一眼天空,随后用眼神无声地交流着怀疑。

“铁老,天上那朵浮云似乎有些古怪?”纳兰模样的那座冰雕眼神一扫,用心语问道。

“我也看到了!先前这朵云无风自动,飘到咱们头顶上慢慢停了下来,等到这时起风了,却又纹丝不动,莫非和刚才那炎焱族人有关么?”另一座冰雕微微眨了一下眼睛,回道。

“要不我上去看看,如果有人就把他揪下来?”

“不急,云虽古怪却没有半点灵力波动,不知敌人藏身何处,还是先等一会再做打算!”

风如斗刚才只顾查看四周,却忽略了身边掠过的清风,不过片刻就醒悟过来,知道很有可能泄露了行踪。不过他应变也很快,恰好身边飘过了一大片云朵,当即裹在里面飘到别处,在离冰雕约莫五里之外方才停了下来。

三人都很沉得住气,谁也没有丝毫的妄动,都静静地隐伏在暗处,希望能找出对方的行踪破绽。这一等便是三天,就在这三天里,沐芳谷内生出新的变故,终究演变成一场剧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