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五 寒冷的夜里我冒险回了趟家

梅戈 收藏 1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size][/URL]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五 寒冷的夜里我冒险回了趟家 在樊胜利家舒舒服服地住了三天,可事情还没了结的阴影始终笼罩在我的心头,而我还非常惦记着家里,这天晚上大家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五 寒冷的夜里我冒险回了趟家


在樊胜利家舒舒服服地住了三天,可事情还没了结的阴影始终笼罩在我的心头,而我还非常惦记着家里,这天晚上大家都躺下后,我始终是睡不着,想家里、想我妈,想我弟弟,想家里所有的人,难道我就这么躲一辈子吗?我爸我妈这么些年是多么不容易啊,收入少,孩子多,负担是那么重,可我还屡屡给家里惹事,尤其是我妈,为了这个家是操碎了心,想着想着,我不禁小声哭泣了起来。一直陪我刷夜的宋建国今天也没睡着,自从跟我出来后他也是一直没回家,听我低声哭泣,他忙转过身来安慰我道:“韩永,想家了是吗?你别急,事情总会解决的!”


我止住哭泣道:“我不到案这案子就结不了,我就永远不能光明正大地回家!” 宋建国说了声也是,问我想怎么办?我说无论事情以后怎么解决,我都想先回家看看,看看我妈他们,关键是我爸不能在家,如果我爸在家,他当时就得把我送派出所去。宋建国道:“我知道你爸那性格,公私分明,你犯了事是从不偏袒,一是一,二是二!” “我爸就那样子,以前又从事的是那工作,何况我总惹事让他很没面子!” 宋建国轻轻叹了口气,对我建议道:“要不明天我去大海家问问你们家现在的情况?如果可能我去叫些人陪你回家一趟怎么样?也该回去看看你妈他们了!” 宋建国说的大海是我家隔壁的邻居,跟我是从小玩到大,关系也是非常铁,这些年他也一直在社会上混,和宋建国也是非常熟,不过他是个好好先生,基本不惹事,和这一带的流氓混混儿们处的都融洽,大家都管他叫活佛,差不多的事都卖他面子。听完宋建国的建议我答应了一声是,宋建国在黑影里冲我微微一笑:“那咱们就睡觉吧,事想多了也没用,趁着明天去你家,我也回家看看,虽然我爸我妈对我已经失去信心,可我也不能总不给他们留个信儿,我得让他们知道我没在外面出事。”


对宋建国一直陪着我没回过家我心里其实一直感觉的很抱歉,可提了几次他都没当回事,总说自从少管回来后又给家里惹了几回事他爸妈就彻底不管他了,回家就回,不回去也从来不找,爱出去多久就出去多久,家里就自当没他这个人,其实这事我们心里都明白,对我们这些人,家里也是实在没办法,说不管,天下哪有父母不爱自己子女的?!只是伤心到了极点才说出那些气话,他们的心里不定是怎么的痛,……


第二天上午宋建国就骑着樊胜利的车去找大海打探消息,而我则在樊胜利的屋里不停地走来走去,多亏他家这天家里没什么人,不然看见了还以为我得了神经病了呢!


时间在焦急的等待中过了一整天,天傍黑时宋建国兴冲冲地回来了,衣服也换了一身,他一进门就向我高兴地报告道:“据大海说最近这几天派出所已经不来你家找你了,估计是觉得来也找不到你,只是督促你们家尽快把你找到,另外你们家通过派出所已经给王金泉赔了些医药费,具体多少钱他不知道!还有就是王宝泉带着人找过你两趟,和大海也聊了你这事,大海没表态,因为出事后你们俩没碰过面,这是他给你的三十块钱,让你拿着先用!”宋建国说着掏出三十块钱,“他说他最近也手头紧,这点儿钱实在对不住朋友!”


我没接宋建国手里的钱,而是关心地问道:“那我家情况样?”


宋建国直接把钱塞进我兜里继续道:“你家现在情况还好,就是你妈听说你把人扎了以后在炕上躺了好长时间,不过你别急,她现在已经好了能起来了!” 听着宋建国的话,我的心象被扎了似的哆嗦了一下,妈呀,我真是对不起你。


宋建国看见了我的表情变化,可他没问我怎么了,因为他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是接着他刚才的话头继续向下说:“你不是想回去看看吗?大海说这几天就最合适,你爸这几天都是上后夜,他不在家你回去就没问题!” 提起我爸上后夜我才想起来问:“那你吃饭了吗?” 宋建国呵呵笑道:“吃了,在大海家吃的面条,还他妈的真香!” 我点点头:“大海他妈做面食是做的挺好,我就喜欢吃他妈打的卤!”


宋建国看我表情恢复了自然,就试着问我:“那你今天夜里回去吗?” 我实在是太想家了,毫不犹豫地答道:“回去!”


宋建国一笑:“那我去喊些人跟你一起回去,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一直在旁边没答话的樊胜利这时说道:“要不要叫大生子他们?” 宋建国直接就给他否了:“韩永这回出事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的好,不然这里再嚷嚷动了你让我们俩这大冷天去哪儿?想他妈的冻死我们俩啊?!”


樊胜利赶紧陪着笑脸道:“我不也是想给永哥帮忙么!”


宋建国白了樊胜利一眼:“你把韩永的吃喝照顾好了就行了,其他事就别管了!”


樊胜利碰了钉子还是呵呵笑着,宋建国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现在时间还早,那我去叫人了,你们俩都别着急,该怎么着还怎么着,别让人看出咱们有事来!”宋建国说罢转身又出了屋,我本想拦他歇一会儿,可看他是如此热心话到嘴边就又咽了回去。


这天的时间过的是出奇的慢,虽然有大生子等人来了和我们说说笑笑,可我还是觉得慢。


快十点时大生子他们回去了,又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宋建国满脸是笑地回来了,这期间让我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宋建国一进来就小声笑着对我俩说道:“人都找来了,都是咱们的铁哥儿们!”


我问他:“来了多少人?”


宋建国笑道:“二十几个,庆阳和邢立强也都来了,我怕人多再让老太太们给报告了,就让他们在村外散着呢,十二点咱们再从这里走!”


樊胜利也想跟着去,宋建国道:“你留在家里看门,别让我们再跳墙了!”


这樊胜利一向听宋建国的话,宋建国说不让他去他就不敢去。看着这表兄弟俩我也不禁哑然失笑,考虑到天气非常冷,我决定早点出发,别让哥儿几个为我在外面挨冷受冻,宋建国听我说完也说应该:“不行咱们先走一段,反正到你们家你爸走了就行,这天是真够冷的!”


我问宋建国是怎么安排的,宋建国道:“我让他们拉开距离走,你在中间,前后都有人,有事就让他们来报告,到你们家后也是让他们分在各个路口,还是有情况就报告!”


对这安排我也觉得不错,到了村外邢立强和庆阳他们都围了上来,大家笑着说了一阵话,宋建国不想在村外多停留让进出的人怀疑,就对我和邢立强他们说道:“大家还是先走吧,先慢慢推着车走,走一阵咱们再骑车走,大家路上都小心些!”


邢立强和庆阳等人都应着是,我就在他们的护送下回了趟家。进了我家住的胡同已经是十二点多,大海一个人站在胡同口正等着我们,宋建国先过去和他说了两句话,看没什么意外宋建国就小声喊我们过去,大海也迎了上来。


我们兄弟俩见了面先紧紧的拥抱了一下,大海声音哽咽道:“你怎么惹了这么大一个漏子?大家想帮你铲了也铲不了,都把你爸你妈急坏了!” 我心里也是万分愧疚,可事以至此,说什么也没用了,我握着我这从小的朋友的手说道:“我不在家,我家里万一有什么事你还得多费心!”


大海紧紧握住我的手说道:“韩永,你放心,你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这时宋建国已经跳进我家的院墙把我们家的街门打开了,大海道:“你爸十一点走的,我看着他去上班的,你放心和你妈他们说话吧,外面有我们!”


我感激地点点头,人就家里走去。我们家院里很安静,哥哥们的呼噜声透过窗户传了出来,如果我不是惹了事,此时我也应当是和家里人一样躺在炕上熟睡吧!我轻轻敲了敲我妈这边的窗户,屋里立刻响起妈妈明显变得苍老的声音:“谁啊?”


我赶紧小声回了一句:“妈,是我,韩永!”


“啊!是永啊!”妈的声音立刻激动起来,鞋也没穿就跑下炕来给我开门。我扑进门紧紧抱住妈妈,两个人的眼泪顿时流下来。尽管我们极力压低声音,哭声还是惊动了韩峰,他拉开灯一看,惊喜地叫了声:“三哥!”衣服也没穿就从被窝里扑了出来。我们娘儿三个抱头痛哭了一阵,我妈想让韩峰去旁边屋子里叫我大哥和二哥,我忙拦阻道:“别惊动他们了,我已经够让家里着急生气的了,他们见了我恐怕……”


我妈转念一想,也怕我们见了面吵起来,就没再让韩峰去叫他们哥儿俩。我拉着母亲的手坐到炕边,借着灯光仔细的看了看她,妈明显的苍老了许多,眼角有了更深的鱼尾纹,眼窝深陷着,最不应该的是鬓角过早地生出了白发,这都是我的罪过啊!可母亲并没有埋怨我什么,只是问我在外面怎么样,吃的怎么样,我一一向她说都很好,母亲叹了一口气道:“开始派出所是几乎天天来找你,王家那个哥哥也来闹,你爸去医院看过那孩子几次,都没得到对方的好气,你知道你爸爸那脾气,可为了你只好忍了,……” 母亲把这两月的事都和我细细地说了,边说边流泪,韩峰也伤心地看着我,我心里直感到万箭穿心,我这次给家里惹了多大的麻烦啊,这恩情我是这辈子也还不完啊!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多小时,宋建国在屋外小声叫着:“韩永,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先走吧,有时间对机会再回来!” 我知道他是为我的安全担心,就赶紧对母亲说道:“妈,我得走了,外面还有人陪我,时间长了大家都太冷了,已经好几个小时了!”


母亲和韩峰都舍不得也不愿意我走,可这有什么办法呢!我掰开韩峰紧拉着我衣服的手:“韩峰,在家多听妈的话,别惹爸和妈生气,别学三哥!”


韩峰眼泪婆娑地说道:“三哥,你哪儿也别去,你就在家!” 我也是两眼泪水道:“哥也舍不得啊,可这没办法啊!” 妈张罗着想给我些钱,可左翻右找也没找出来几块:“家里的钱都赔王家了,……”


我望着母亲为难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剧痛,轻轻喊了声:“妈!……”


母亲拦着我:“永啊,什么也别说了,这就是命,命里有这一劫躲是躲不过的!”


这时宋建国又喊了我一声,我强忍着从屋里走出来,母亲和韩峰想送我,我拦着是坚决不让,推开母亲递过来的几块钱,我大步向院外走去,屋里顿时响起妈妈的哭声。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