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曾经出土的古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古尸身上所穿的衣服看得出有些华丽


这是一起令人发指的盗墓案件,若非办案人员快速出击,也许,在墓中完好保存两千多年的战国古尸就会化为泥土了。今年(注:本文中今年是指2007年)12月20日,记者在荆门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听该支队副支队长徐洪钧介绍了该案侦破的前前后后。


古墓之乡举报盗墓


“那是1994年3月8日上午10点左右,我清楚地记得,当天队里的内勤放假了。”今年12月20日,曾经为荆门市沙洋区(现为沙洋县)刑警科科长,现为荆门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副支队长的徐洪钧,在支队接待室吸了一口烟后,开始介绍这起荣获集体一等功的案子。


当时,沙洋区四方乡郭店村村民阿成(化名),几乎是跑步3公里,来到四方派出所报案,声称郭店村一座特大古墓——后定为“郭家岗一号墓”——被盗掘。


四方乡位于江汉平原西部,南端与楚国古都纪南城毗邻。这里,散布着高大的楚庄王墓、妃子墓群等300多座楚墓,而那些无封无堆的平地墓葬更是无法统计。墓葬里面文物应该很多。当时的四方派出所所长王海林一听古墓被掘,当即带着干警戴清堂、乡文保员李太彪,直奔现场而去。


“郭家岗一号墓”距离四方集镇南约四公里。王海林发现,古墓被掘开了一个直径约1.5米的大洞,洞口周围散放着挖出来的五花粘土和黑漆棺木碎片。


乡文保员李太彪、民警戴清堂和所长王海林先后被绳索吊下墓洞,他们勘查发现,5米多深的洞壁直抵墓室头厢,洞底被扩成直径2米多的空间,足足可供三四人同时活动。墓室的头厢、边厢都已撬开,七八寸厚的棺木被凿开了直径约一米的窟窿。3人下到墓室后,都曾在墓内的泥水中摸索找寻,结果却发现墓中文物已被洗劫一空。具有一定文物保护经验的王海林,根据墓葬的规模和丝绸碎片推断,估计这是一座很有价值的古墓葬,墓中一定有贵重陪葬品被盗走。王海林随即带领民警展开调查。不久,有村民闪闪烁烁地告诉专班民警:墓中可能挖出了一具完整的古尸。


听说挖掘出了古尸,王海林立即将案情向沙洋公安分局、荆门市公安局作了汇报。荆门市公安局领导明确指示,沙洋警方一定要组织精兵强将抓紧侦破此案,尽早将案情查个水落石出。徐洪钧带领刑警开始接触这个案子。


3月9日一大早,四方派出所大门口出现了一份举报材料,上书:“挖大墓的至少有十几人,其中有郭店三组的郭孝平、李立新、李华等人。墓内有存放完好的古尸体(女尸)、竹书、丝绸等数不尽的古物,价值无法估计。”


举报提供的线索与专案组掌握的部分情况相吻合。专案组经过一天侦查,证实了这份举报材料的可靠性,遂决定在3月10日子夜抓捕相关盗墓人员。

不服抓捕暴力抗法


“那天晚上烟雨蒙蒙,我们刑警科也派出3人参与抓捕行动。”徐洪钧介绍,派出所干警和分局侦查员共10人,兵分两路,分别由王海林所长和官副所长带队,冒雨向郭店村三组闪电出击。


在抓捕组路经郭孝平姐夫家门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人见到有人询问,撒腿就跑。民警戴清堂当即认出这人正是要抓捕的对象郭孝平,便紧追上去,其余干警见状,也及时围堵过来。但是,由于天黑路滑,加上干警们又不熟悉地形地貌,眼看郭孝平朝野外越跑越远,大家顾不得泥泞路滑,盯着黑影,争先恐后地追上去,终于在三四百米远的地方,将郭摁倒在泥水里。


就在干警准备将郭孝平带走时,郭的姐姐、姐夫、爱人等七八个人,拿着铁锹、木棒赶来,有的箍住干警的腰身,有的抱住干警的双腿,有的拉住干警的胳膊,坚决干扰民警给郭孝平戴手铐,更不许将其带走。这时,王海林所长适时鸣枪示警,但这伙人仍不顾一切地阻拦。经过十几分钟搏斗,干警终于突破包围,将郭孝平抓捕归案。


然而,抓捕郭孝平的一场意外冲突,惊动了左邻右舍,其他盗墓贼获知郭孝平被抓,如惊弓之鸟,连夜逃遁。


一封家书撬开嘴巴


郭孝平到案后,先是撒泼,后很快便交代,他于1993年7月,伙同其弟和江陵县的3人,盗掘一座古墓的犯罪事实。民警调查发现这起案件早已了结,江陵的3名主犯已在1993年冬被判刑,郭孝平弟弟也被押送劳教。当时,法院因考虑到郭孝平家庭的实际困难,且又初犯,才对他免于刑事处罚。


审讯快到天亮的时候,郭孝平又吞吞吐吐地交代了曾经参与盗掘另外三座古墓,参与销赃文物十余件,得赃款2000元的犯罪事实。此后,郭孝平再也不谈盗墓的事情,更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参与盗掘“郭家岗一号墓”,也不知道该墓被盗的情况。警方只得将郭孝平收审。


后来的20多天时间里,郭店村三组先后有9名盗墓人员投案自首,并有3名案犯被抓获。专案人员进一步了解到,“郭家岗一号墓”在1994年春节之后多次遭窃,大量文物已流失到文物贩子手中。有人交代,郭孝平等8人从该墓中挖出一具古尸。“但是,挖出古尸的人大都逃窜了,古尸到底在哪里?警方只有从郭孝平身上寻找突破口。”徐洪钧介绍,到4月8日,专班民警已经对郭孝平进行了8次审讯,但他依然对盗窃“郭家岗一号墓”以及女尸问题守口如瓶。


4月8日下午,王海林等人再次来到郭孝平家中,做通郭妻的工作,郭妻承认丈夫郭孝平参与了盗掘“郭家岗一号墓”的犯罪活动。郭妻还当场给丈夫写了一封信,规劝他坦白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争取宽大处理。


4月9日上午,王海林等专班民警第9次提审郭孝平,并阅读了郭妻的亲笔信。郭孝平这才开口交代自己和他人盗窃“郭家岗一号墓”的部分情况,但是却没有谈到古尸的问题。


4月11日,参与盗墓的陈必华迫于压力投案自首,并坦白了参与盗掘“郭家岗一号墓”的经过,称古尸被郭孝平等拖出来后就不知去向了。


紧接着,专班民警第十次提审郭孝平。这次,郭孝平终于全部交代了挖掘古墓藏匿古尸的经过。

胆大妄为疯狂毁尸


“实际上,四方乡郭店村村民的盗宝欲望,是被文物贩子提着一沓一沓的钞票诱惑起来的。”徐洪钧介绍,这里的墓葬群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仍然基本保存完好。1990年代,一帮文物贩子背着成捆成箱的钞票,开始出现在四方乡。在文物贩子的游说下,四方乡的老百姓开始躁动起来,“要起水(赚钱),找死鬼(挖古墓)”、“辛辛苦苦忙一生,不如晚上挖个坑”之类的鼓动性顺口溜,开始在村民中传播开来,一些村民无事就在田地里用金属探测器等简单器械探宝。


1994年2月18日下午,郭店村六组组长侯某和砖桥村九组村民冯某在任大冢子和郭大冢子之间的油菜地里,探出了异常——当时他们不知道下面就是今后的“郭家岗一号墓”。当晚,他俩即邀约了一伙人赶来盗掘。但他们还没挖到一米深,就被郭孝平和本组的几个村民轰走。


此后经过郭孝平等村民的多次盗掘,墓内的文物已经所剩无几了。2月27日晚上8时,村民郭永昌邀约陈某和砖桥村的盗墓老手李宜海等6人,再次对这个墓葬进行盗掘后,没有找到什么他们认为值钱的宝贝,遂打开内棺,接着发现里边躺着一具尸体,尸体上盖着丝绸,完好无缺的样子。李宜海见尸体的头上挽着一个簪,头发还是完完整整的,就狠狠地将这束千年古发一把扯了下来。这时,突然有人提醒“毁了古尸要杀头的”,李宜海等于是急急忙忙地用稻草将棺木盖上,又朝洞里掀了一些泥土,仓皇逃离现场。


3月7日深夜,贼心不死的李宜海邀约郭孝平以及李立新、李华等九人,又鬼鬼祟祟地来到了“郭家岗一号墓”,准备在古尸上找宝物。


这伙盗贼先将墓洞中回填的泥土清除干净后,就迫不及待地用绳索将郭孝平、李华、李宜海、李立新四人放入墓坑。四人匆匆忙忙地扒开棺木,一具女尸完好的面孔赫然出现。盗墓人顾不得什么阴森恐怖,当即一拥而上,扳着女尸已扯光头发的脑袋,在她张开的嘴巴里用手指乱剜一通,但是他们在女尸的嘴里却没有发现什么。郭孝平发现尸体上有五颜六色的丝绸,觉得这些也能值不少钱。就和众人商量,决定将尸体拖上去,把衣服扒下来卖钱。


可是棺木洞口太小,尸体拖不出来,郭孝平立马出洞回家,拿来做木匠用的斧头、凿子,三下两下很快就将洞口扩成直径1米左右的窟窿。众人于是上呼下应,拉的拉,送的送,一会儿工夫,就将这具在5米多深的地底下安睡了两千多年的古尸扯到了地面上,甩在泥水中。


众人发现,这具古尸的皮肤竟然有弹性,都吓坏了,觉得这样对古尸确实大不敬。于是一阵嘀咕后,用绳索套住古尸的脖子,将这位幸存千年的“先祖”拖过坎坷泥泞的田地,拖过荆棘杂草,拖到了约30米外的另一个被盗掘的墓洞旁。这伙人用斧子斩断套在古尸脖子上的绳索,并将女尸推入几米深的泥水洞里,又重新填上厚重的黄土后,狼狈逃窜。

“古尸”价值惊动世界


1994年4月14日上午,荆门市博物馆考古人员在公安机关的协助下,从泥坑中发掘了这具千年第一古尸。“当时我也在现场。”徐洪钧介绍当时的情况时说:这位被转移、藏匿达39天的古尸重见天日的时候,虽仍未腐烂,但浑身已经发黑,并且伤痕累累。她的臀部、小腿、右手、踵部等处的皮肤大面积破损,髋关节、颈部骨骼已被拉脱,还有那截绳索依然系在她的脖子上,绳索下有一道深深的勒痕。


面对如此珍贵的“国宝”,考古人员惊呆了!他们更对恣意践踏珍贵文物的暴行怒发冲冠!我省考古专家谭维泗更是抚胸痛哭。


4月19日,劫难后的“郭家岗一号墓”被重新开挖清理,而除了已遭破坏的黑漆棺椁和搅和在泥土中的古丝绸片外,其他别无所获。


5月10日,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一行26位考古专家亲赴荆门市博物馆,对“郭家岗一号墓”古尸做出鉴定结论:该尸属战国时期保存下来的一具女性尸体,尸长1.62米,距今已有2400余年。该尸虽然在出土过程中历经磨难,多部位受损,但仍奇迹般地没有腐烂,而且肌肤仍有弹性,四肢仍能弯曲,是迄今我国所发现的外形、皮肤、骨骼均保存最完整的最早的一具湿尸,属稀世国宝,具有极高的历史、科学、艺术研究价值。


不久,美国、日本等海外考古专家学者纷纷打电话,询问古尸的情况。


化装小贩追回丝绸


为了追回流失的价值连城的古丝绸,沙洋公安分局根据荆门市公安局指示,组成了有四方派出所干警参加的侦破班子,由徐洪钧具体指挥。


1994年6月26日,民警侦查得知,盗墓贼将女尸身上的丝织品卖给了一个叫文昌海的沙市人。据查:文昌海满脸络腮胡,身高体壮,行动诡秘,专以贩卖文物为业,此人有“大哥大”,说不准还有武器。文昌海两次接头、提货都是驾驶一辆银灰色吉普车。


徐洪钧介绍,“当时不像现在有方便的个人信息查询系统。”徐洪钧他们在沙市公安机关翻阅户口卡,最后终于查出,文昌海当年32岁,曾是沙市某纺织企业职工,已被开除公职一年多了,此人居无定所,1993年5月至12月,因贩卖文物被沙市西区派出所收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