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网李里大帝的杰作:第三条路——看皇汉的纳粹本质

小叉子w 收藏 46 15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汉网在其管理员及各级斑竹的左右把持下终于一步一步露出了纳粹网的本来面目、走向了纳粹主义的第三条道路。



[原创] 李 理:第 三 条 路


2005年5月4日,李理带外地来京旅游的朋友们登天安门,游故宫、太庙,到国家博物馆看西夏、古希腊等文化展。当晚在前门闲聊,值酒后,自己说了很多,但大部分都忘了,次日酒醒,回忆、整理自己所言,留存一点只言片语。


既是酒后胡言,大家也可以只当笑谈:


人、人的组织形式、人所创造的精神和物质文明,这是三位一体。


中国人、中国、中国文明,出于语言表达上的便利,我通常称为:中国、中国人、中国文明。

民族通过他的先锋队(监护人、利益代言人、引导者),来建立和掌握国家(以国家为民族的组织形式,使民族不是一个个散沙的个人),从而兴民族之利(民族整体、民族的绝大部分人的利)、除民族之害(有的是民族内部滋生的败类,有的是民族外部的敌对分子、与民族利益不可调和的)。



注意:是民族本位,而不是阶级本位。


所以,国家不是列宁所说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工具,而是一个民族和其他民族作竞争的工具。

从车臣、北爱尔兰到魁北克,从清遗、内人到东突,等等,没有所谓的“大(主体民)族主义”,有的只是地方民族主义(分裂势力)得寸进尺,中国本是华夏民族缔造的,现状虽已不是惟一,至少也还是主体,主体!明白吗?这是底线!汉人仁厚,但不能把人逼急。中国应是一个汉本位的国家,汉为中,中为汉。主体民族越谦让,长期委屈求全,反加剧分裂,人的本性是自私,民族是人的集体,亦然。


这些年思想舆论界的左右之争吵得厉害,分化得厉害,别说有矛就有盾,无论啥观点,总会有人有不同意见,何况,倒底怎样算左,怎样算右都没有一个标准,同一个概念,人们有不同甚至相反的定义,有的人为了个概念,各自圈住自己,争来争去,实际上有的观点类似或相同。象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他们代表人民利益,而宪政论者也认为他们才是真正的民主,并往往互相指责对方反民主、反人民利益。

为了表述方便,今天我就暂把马克思主义称为左派,把自由主义称为右派,这样表述是因为中国特有过的历史语境,这个历史语境也有现实遗风,并非是我认同如此划分和指称。


马克思主义立足于底层阶级本位,马克思主义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并宣称“工人无国界”,所以,马克思主义也是国际主义。由于现代史的原因,泊来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并在传统意义上被视为左派,所以,人们往往误将左派等同于马克思主义。

自由主义立足于既得利益阶级本位,与民众的利益构成对立,在发达国家,精英们用自由主义可以搞民族主义,因为他们需要扩张,需要压榨发展中国家的血汗。但在发展中国家,要走西方自由主义道路的右派们,只会成为西方发达国家的帮凶,即汉奸。

表面上看,左派和右派相对立,其实是统一的,即都是立足于阶级本位。

而民族主义既不是左,也不是右,民族主义立足于民族本位的立场。


民族主义自然反对国际主义(至少是民族主义凌驾于国际主义之上),这一点他和马克思主义没有共同语言,但民族的绝大部分人,是普通民众,民族主义要为本民族的绝大部分人即民众谋利益,这一点上,在发展中国家,民族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有共同语言,但本质依然不同。

当前有的人自称民族主义,实是左派。***思想虽然将国际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改造成有了民族色彩,在他的行为上,相当多的还是有民族第一、阶级第二的体现(不是全部),但其理论教义上,依然还是有“阶级第一、民族第二”的误区嫌疑,这就颠倒了主次,也许他自己可以明白,但浑沌的群众是照本宣科的,会据经典而误解。


有的自称左派,实是民族主义,因为他们将民族国家的利益置于阶级之上,当外敌入侵时,就愿把阶级斗争暂时搁一边,而和精英阶层一致对外。他们是为底层劳动者谋利益的民族主义。


问题出在:他们还没有彻底搞清楚理论问题,既是因为视野还不够开阔,站得还不够高,也因为民族主义、左派、右派互相穿插,本来与民族主义相冲突的左派,也和民族主义混淆“融合”了,本来右派适合精英们,也打起了“民主博爱”的旗子,许多民众还颇为认同他们的民主论,人们眼花缭乱,缺乏细致精密。


加上:选择太少,当前的人们基本上只看到左派和右派,于是非左即右。

由于马克思主义对中国的影响有过负的一面,使有的人对马克思主义很反感,他们既否定整个左派(不知道马克思主义只是左派之一,且是现代的泊来左派),也误将与马克思主义相对立的自由主义右派当成对的。他们这样就陷入了非左即右,是一种“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思维,这很荒谬,他们不知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看起来相对立,实际是统一的。


在中国这样一个曾长期强大、发达、领先的文明古国,本就自为体系,要接受外来学说作为国家指导学说,在民族心理上、在国情上,都很难接受。也只有在近现代中国落后挨打、民族丧失自信心的特殊时候,才会产生“打倒传统”的想法,才会接受外来学说作为国家意识形态。

可当中国复兴之后,就很难再接受。而这时,也是需要复兴民族传统来指导国家的时候了。即从特殊时期转型到正常时期。


由于排列顺序是:人、人的组织形式、人所创造的精神和物质文明,即人为根本,所以,太平天国虽将“***中国化”,并向传统宣战,但他首先是汉民族的解放运动,所以,太平天国本质上是需要肯定的。


类似,***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并由于他统治了中国,他对传统的摧毁造成的恶果极大,但他首先是埋葬了积贫积弱的落后挨打的旧中国,使中国人在国际列强前站了起来,在批判他负面的同时,还是肯定他功大于过。

毕竟,是人为本,而不是文化为本,在两者比较中,人为重。但完美的是民族、国家、传统三位一体全部都要站起来。



马克思主义以阶级划分人,这是横向划分法,可还有纵向的划分民族、国家等。马克思主义片面极端,是一种激进哲学,相对而言,它一直以来都是长于破坏而拙于建设,打天下厉害,坐天下不行。

重要的不是***的思想倒底是怎样的,而是我们的思想是怎样的,即针对现在的国内外形势,面向未来,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战略战术政策路线,这才是最重要的。

倘若***思想不利于中国的发展,不利于现在的需要,也要将之或丢弃,或改造,作出新的解释,以适应我们的需要,它要为我们服务。

将***思想宗教化教条化,以之为指归,不但可笑,也很愚昧,死人还要统治活人?感情归感情,尊重是尊重,可现实是现实,民族命运不能感情用事。

***思想的价值一是提供了经验和教训,二是在新的思想权威产生前,还需要毛的旗号来整合资源。是活人用死人,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攀登,而不是跪倒在一具尸体前

在那个特定的年代和形势下,用马克思主义这样一种意识形态和共产国际的资源来实现中国的独立自主富强,有其合理性,在那个非常战乱年代,现实的急迫危难,没有什么选择,虽不理想,也许只能如此。

可当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全方位地复兴起来,进入正常轨道后,若再以一种外来学说来指导中国,就不合时宜了,它再怎么“中国化”,其骨子里实质还是充满了犹太人的思维方式、价值观等,和中国国情存在着根本上的抵触,客观上也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可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正常时期要恢复正常秩序。



处于“新殖民化”地位的发展中国家,他们若不想死跷跷的话,就应:消灭西方垄断资本主义及其在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代理人(买办),和官僚资本,一律没收为国家(全民)所有,对于民族工业中的大型私营企业,以国有资本控股的方式进行控制和扶持,对于中小型的私营企业要鼓励和引导,允许一定程度的雇佣和剩余价值。

它允许一定程度的剥削,即允许雇佣劳动,扶持(但控制)民族资本的壮大,同时不让劳动者和雇佣方的关系紧张化,要由国家权威来防止出现“包身工”。不使民族资本为了商机、市场、经济利益而背弃民族大义、投合低级趣味。也不让民族资本控制国家政权,士阶层要高于商阶层,而不是西方自由主义式的商阶层至上、政府成了资本家的工具。

这有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要有一支有战斗力的民族先锋队,是为“体”。要净化民族先锋队的思想和队伍,要强化民族先锋队的核心领导作用。一个强大的国家机器是为“用”,一条民族第一、阶级第二的道路是为“道”。这是都是立足于民族本位、为了民族国家利益的体现。

这是反自由主义的,因为自由主义是有益于西方列强的意识形态,西方以此吸发展中国家的血。但它也不同于马克思主义,因为马克思主义是劳动阶级本位,主张消灭私有制,主张没有任何剥削,一切是为了劳动阶级,而这,在过去的几十年,已经被事实证明,大锅饭的可怕。

如果民族资本家能坚定和有力地实现民族复兴,那么在批判和反对其剥削压迫劳动者的同时,对其民族大义及贡献还是要肯定、要支持,民族利益高于阶级阶层利益,后者处理得好,家和万事兴,一致对外,在二者不可兼得的情况下,大者优先。

不否认会有一些民族资本家(在此指大、中、小的国内私营企业主)追求民族复兴,不排除有的还愿不惜牺牲其基本利益的可能。但这样的人凤毛鳞角,而且,中国的民族资本家力量极其薄弱,是一种边缘力量,不可能决定历史的转向,不能将民族复兴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他们受到跨国公司、国有企业和官僚资本的多重挤压,夹缝中求生存,正在作挣扎喘息。与跨国公司、国有企业及官僚资本进行资源整合(实质是被榨取、控制),还是一条“生路”。

民族资本家的价值,会是一种民族复兴的辅肋力量,即可以统战的对象。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只有广大的群众才会坚定可靠地站在中国利益立场。农民、农民工、工人、普通职员,生活在社会中下层的人们,会是主要力量。

这是站在民族立场的,以国家为对内专政、对外竞争工具的,为民族的整体利益、民族中的绝大部分人谋利益、除弊害的道路。



出路在这里:既不会是马克思主义的,也不会是自由主义的,而只可能是自己的。

中国文化五千年的优秀传统、中国革命百余年的优良传统和西方文明的先进部分,会是新思潮新“国教”的三大资源,中国革命传统是中西融合的探索,而非成型,以我为本,以外为用。

中国(现代)革命始自兴中会的成立,从孙中山、***到……,百年奋斗,他们都属于先驱,当然也就是过渡期,中国还在路上。

孙中山在失败了无数次后,终于吸取教训,在晚年于广州建立军政府期间,他摒弃了西式自由主义道路,并联俄联共扶持农工,这只是结盟,他依然认为共产主义是不适合中国的。这是找对了路。可惜他醒悟得太晚了,早逝了。

蒋继承了孙的民族主义(继承得不是很纯正),却右,精英化,这是他丢掉大陆的根源。由于坚持自由主义式的路子,结果,连在台湾都成了在野。

毛有民族主义(比起孙来,可能就相对不纯正了),走上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道路,这是他成功的重要原因,可是,他不象孙那样——只以左为联盟,结果,马克思主义这一剂猛药让中国狂泻狂吐。

改革开放在转型,属过渡期,是一座桥梁,桥梁本身不在彼岸。自由主义以排山倒海之势扑来,甜头尝到后,现在也知道还有好多的痛。

似乎:改良正要摸着石头过河,它在和革命赛跑。未来存在变数,呈现出不确定性。

反思历史,总结经验和教训,着眼未来。

我既非左派,也非右派,我是李派(笑)。

我走第三条道路,你称为民族社会主义也好,国家社会主义也好,中间道路也好,反正,它是超越左派和右派的第三条道路。

中,既非左,非右,但也有左,有右。

中,是中国文明的最大智慧,倘若用一个字来概括中国文明,就是“中”。

在某种意义上说,第三条道路,就是孙中山晚年的最终思想定稿。

我们的祖先已经创造了秦汉第一帝国、隋唐第二帝国的辉煌,历史在呼唤我们去创造中华第三帝国的辉煌。

继承孙中山遗志,发展***思想,作为第三代人,接力下去!

中国应该超越左派、右派,走第三条道路。

三三得九,九九归一。

一,就是天下一统归于中。

这个中,是中国、中国人、中国文明。

在世界历史上,绝大多数时期和领域都是中国在领先。在中国历史上,近代以来的非正常时期只是长河中的短暂扭曲。站在历史的高峰俯瞰,透过文明的深度解剖,会发现西方文明如同于浅薄的暴发户,而中国文明如同于世家大族,流行歌曲固然一时走风,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还是经典作品。

当中国走上正轨后,世界历史当然会露出天道之真面目:历史是由中国人在创造的。中国会继续引领世界前进,实现全球中国化。



”我走第三条道路,你称为民族社会主义也好,国家社会主义也好,中间道路也好,反正,它是超越左派和右派的第三条道路。"



--------民族(国家)社会主义多么熟悉的词语。



纳粹主义,是德文“Nationalsozialismus”缩写“Nazismus”的音译, nation意译为民族(国家) Nationalsozialismus意译为“民族(国家)社会主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希特勒等人提出的政治主张。 纳粹主义的基本理论包括:宣扬种族优秀论,认为“优等种族”有权奴役甚至消灭“劣等种族”;强调一切领域的“领袖”原则,宣称“领袖”是国家整体意志的代表,国家权力应由其一人掌握;鼓吹社会达尔文主义,力主以战争为手段夺取生存空间,建立世界霸权;反对共产主义思想体系和社会主义制度,恶毒攻击马克思主义理论。


“民族(国家)社会主义这词很新啊,,,与何新的新国家主义是否相似啊...”


“非常同意李理同志的见解,民族一定要大于阶级,同时维护本民族最广大下层民众的利益。本狐狸以为,这个道路就叫“民族社会主义”吧,不用忌讳元首那个理论的,我们的实质和他是不一样的。”


汉网会员一边倒的混淆是非的舆论和肉麻的追捧声更是加深了汉网诡异的极端民族主义网的气氛让我们看看汉网的舆论是和纳粹的言论是何其相似. 德国纳粹主义首先把矛头指向国内的犹太人,宣称 雅利安—北欧日耳曼人是上苍赋予了“主宰权力”的种族,而犹太人是劣等民族,应予淘汰和灭绝。反犹主义得逞后,纳粹主义又主张世界是弱肉强食、优 胜劣汰的丛林,各民族必须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求胜,实行对外侵略扩张,将全世界引向战争和灾难。


纳粹主义是政治投机者可耻地偷换了社会主义的概念,操纵病态的民族主义,演变成的极端化、恶质化的民族主义。纳粹主义自我标榜为“社会主义”,却与社会主义“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本质背道而驰,主张通过对内独裁和对外侵略谋求发展,实质是极端野蛮的帝国主义、种族主义和恐怖主义,必会对人类文明造成毁灭性的灾难。 而汉网则把矛头指向了国内的少数民族,满蒙维、甚至包括回族在内的其他少数民族均成为了,汉网实行法西斯专政的对象,一句“非我族也,其心必异”把所有的非汉族的中国公民均视为异己,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者与分裂主义份子有何区别?


把历史上民族间的仇恨带入现实生活成为仇视少数民族的理由则是完全违背宪法关于民族问题的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平等、团结、互助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已经确立,并将继续加强。在维护民族团结的斗争中,要反对大民族主义,主要是大汉族主义,也要反对地方民族主义。国家尽一切努力,促进全国各民族的共同繁荣。". 而李理在文章中更是以貌似慷慨的提出:”注意:是民族本位,而不是阶级本位。“ 所以,国家不是列宁所说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工具,而是一个民族和其他民族作竞争的工具。”



其文中隐晦词语的背后是:国家是一个民族统治其他民族的工具, 而事实民族国家不是国家内部一个民族统治其他民族的工具,而民族国家是以民族国家为整体,与其他民族国家竞争的工具,而非对内非主体民族的统治。民族国家是以广义民族和国家为本位的,而非狭隘的某一民族本位. 民族国家的广义民族和国家意识是高于狭隘民族意识的!中国的各民族是以各族作为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和中国形成不可割裂的整体而存在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不论阶级、不论民族、不论地域都是中国的公民. 他们的非法行为同样要受法律制裁,他们的合法权益同样受宪法的保护。在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机遇前,我们需要的是自强团结的民族主义而非狭隘排外的极端民族主义. 汉网在用鹊占鹕巢的形式,以汉族网自居时,能否先看看自己是否代表了汉族的真正意识,当他们在以汉网之名,行纳粹网之实时,是否能把那个“汉”字取下,以免玷污了“汉族”的这神圣的字眼!




本文内容于 2008-9-26 10:41:18 被小叉子w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