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已经注定了这个帖子是不会流水一般一气呵成的,因为,要字斟句酌,否则有留着自己欣赏的可能。不过还好,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最少我不会因为写这些被□□了。

2008年确实是个多事之秋,天灾人祸一并袭来,但或者也可以说,2008并不是什么多事之秋——有些事情其实一直都存在,只是我们并不知晓而已,而2008,我们知晓并有机会参与影响一些事情的发展。这本身也是进步的一种——你在山腰的时候有两个角度,可以遗憾还没到达山顶,也可以欣喜终于爬这么高了。

实事求是地说,社会秩序从来都没有一个完美的范本存在过,相信将来也不会有,能够做到力臻完美已经是万幸的了。但毫无疑问,社会秩序是靠法制来维护的。

那么,我们的社会到底是法治还是人 的? 回答是肯定的--当然是法治的。

具体我们国家到底有多少法,我没有统计过,我只知道某个法制宣传日,广场上一字排开的法制宣传板很长,如果你有兴趣从一头走到另一头,会收到很厚一摞子的传单。

由此可见,我们国家的法涉及的领域很宽泛,应当是事无巨细尽可罗列的。

我们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现在规矩有了,一切都该好办了---“一切以法律为准绳”,法要是有纰漏,修改自是了。可实际情况呢?

我觉得咱们中国人好像是很健忘的,关于食品安全的问题,并非自女乃粉开始的,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啤酒添加剂事件一度让人谈啤色变,而现在呢?该喝的一样喝,该产的一样产。我想,对于此种恶劣行为,浩如烟海的法律条文里自会有一款针对它的。再比如女乃粉厂家,如此之恶劣的事件发生,仅仅一个道歉就完事了吗?

我不是搞法律工作的,但是凭直觉觉得这种事情完全可以上升到刑法的层面(如果连这样重大的事件刑法里都没有相应处罚条款,我想该批判智商低下的 至少不应该是我),难道,始作俑者就这样轻飘飘地逍遥法外了?

看到牛奶生产商们联合承诺不会再往牛奶里添加那个什么化学制品的时候,我突然就把某些执 者幻化成了某些成馆——如果不是这样的大厂家,而是小作坊做出此等事情,某些部门大可招来新闻媒体大肆宣传一番然后就地查封,而现在的处罚对象是“地方纳税大户”、“明星企业”“对地方做出巨大贡献的......”等等等。

由此想起若干年前陈佩斯的卖羊肉串的小品,陈小二如果不是街头小贩,而是“新疆乌鲁木齐羊肉串全国联盟店”店长,想必□□□□□□(以下作者删掉180字)。

据说,冰岛霍纳夫湾出现了一种巨型大龙虾,身躯巨大惊人,长达12英尺,够400名饿汉饱食一顿。其实,这则看似不可思议的新闻,是有一定必然性的。

在冰岛,渔夫渔获龙虾之后,会很认真地尺量看它是否够政府规定的规格,如果不够,就会很自觉地放掉, 原因只有一个,倘若不够规格的龙虾流入市场,处罚的尺度是——倾家荡产。法是那么规定的,也是那么执行的,即便您拎两只甲鱼再加两瓶茅台去执 者家里也不好使。

所以龙虾们才会出现四世同堂的胜景,龙虾太爷、太女乃们活得久一些,长得自然会大一些,十二英尺有点夸张,两英尺总还是稀松平常的。

而在我们这里呢?差不多的法律条款也有,执 的人也有,不合规格捕鱼的人咱有,因为□□□□□□(以下作者删掉1800字)。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军令不可违等等古训祖先研究得比咱们还透亮,挥泪斩马谡的典故堪称法治的典范,一般来说也就宋江这样的草寇才会出尔反尔、有规不循,明明说了要斩张飞,几句求情话耳根子就软了,所以他也就配吃个猪头肉喝几碗烧刀子。

通过许多事例,我算是很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趁人不注意赚点黑心钱是发家致富的必经之路,没被发现咱就没事偷着乐,数钞票的感觉总是好的,万一不幸被发现了,道歉诚恳些也就罢了,实在不行,令起商号接着弄。

我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假烟、假酒那么多了———反正也罚不死,赚的总是要比罚的多一些。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咱们国家像我一样的贱民总是占多数的。人至贱则无敌,小时候城里到乡下来的表妹穿那么多衣服还很容易就感冒了,而我数九寒冬穿着单薄的衣裳成年累月也不知道感冒是什么东西,满大街跑,居然头顶冒热气,原因只有一个——适应了。

据说,人的基本生理结构是和猪的差不多,但是人一吃到不干净的东西就拉稀,而猪吃东西馊一点才觉得香原因就是适应。我完全相信人类是有这个潜能的---附近来了个乞丐,冬天棉被一卷睡大街上,夏天垃圾箱翻东西吃,从来也没看他感冒或者拉稀什么的,所以,换个角度说,像我一样的贱民就不应该娇里娇气的,应当充分发挥无 阶级大无畏□□□□□□(以下作者删掉280字)。

最后,我宣誓:我要以实践证明,帝 国 义国家制定的食品安全法则过于苛刻,是完全没有道理了。我们一定要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人类的耐受力,以实际行动来证明我们这个人种在耐受力方面的优越性。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好!掌声再热烈一些!!!)

本文内容于 2008-9-26 10:46:25 被清风掠翼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