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八号初定后年发射

rpdlb 收藏 0 436

虽然不再担任神七的总指挥,但“中国载人航天之父”戚发轫依然以顾问的身份,走入主控大厅,是神舟系列航天器的核心人物之一。9月25日上午8时,在东风航天城神舟宾馆内,戚发轫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神舟火箭发射越来越不紧张


和往常一样,9月25日清晨,戚老就准时起了床。起床后,老人又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没什么可紧张的嘛。”戚老说,这种淡定的状态,来源于对发射技术的了解,“发射肯定成功,成百上千次的试验,我们有着充分的信心。”“神一发射的时候,我是相当紧张的。”戚老回忆,由于之前毫无此类发射的经验,对于陌生而未知的东西,人总会感到一丝焦虑。“有没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他始终在不断地问着自己。随着神舟系列不断成功发射,那种让戚老感到煎熬的焦虑感渐渐消失了。“我们摸透了技术,所以也越来越有自信了。”戚老说,等到了神舟五号发射时,真正需要载人上天了,反而从容起来。


按照日程安排,戚老于25日下午1时左右进入主控大厅。作为总顾问,戚老仍将在主控室里监测着神七飞天的每一个细节。


要把更多机会让给年轻人


在中国载人航天领域,戚发轫取得的卓越成就前无古人。但戚老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超越自己。“我们这些七八十岁的老头子,其实不应该更多地走到台前来了。千万别让大家产生错觉,感到咱们中国研究航天的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戚老在谈到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时,特别向记者强调,“现在的年轻人能力都很强,他们善于创新。相比之下,我们的思想要保守得多。”


1952年,时年19岁的戚发韧考入了清华大学航空系,两年后,按当时中央政府的部署,他所在的清华大学航空系改组为北京航空学院。“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研究导弹。”戚老说,而研究导弹却成了他日后人生的转折点,35岁时,戚发韧以创纪录的“低年龄”担当了“东方红1号”的总设计师,那时的他,甚至被称做中国航天的“18勇士”。“如今的中国航天事业,年轻人也成了中坚力量。”戚老说,目前航天人的平均年龄是33岁左右,“尖端科学领域的年轻人越多,我们的航天事业就越有希望。”


中国航天领域有股“山东力量”


“我的父辈,都是从山东闯关东,才到了东北。”戚老每次面对媒体采访时,都会毫不掩饰地说:“我是山东人的后代。”之所以有着这样的山东情结,戚老说,也与航天领域中的“山东力量”有着很大关系,“航天领域里,不少岗位的学科带头人都是咱山东老乡,而东风航天城的建设也随处有山东人的身影”。“东风航天城建立之初,从第一任到第六任中心主任(现称司令员)都是山东人。目前总装备部副部长、载人航天副总指挥张健启是曹县老乡;现任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司令员崔吉俊是无棣人;神舟六号通讯设计总工程师于志坚是青岛平度人……”戚老说,身边的山东老乡在航天领域取得的骄人成绩,让他感动骄傲。


今年7月,戚发轫作为奥运火炬手,第一次来到了青岛。“青岛的美丽景色,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由于时间太匆忙,没有更多地仔细品味青岛的美,如果有机会,我还希望再次去青岛。”戚老说

戚发轫院士


1933年4月26日出生,空间技术专家,神舟飞船总设计师。辽宁省瓦房店市人。1957年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飞机系。1976年调入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从事卫星和飞船的研制。现任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技术顾问,兼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宇航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国际空间研究委员会中国委员会副主席。在主持神舟飞船时制订了具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实际情况的总体方案,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完成了中国首次载人飞行。2001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权威解读


●为何神七发射用长二F火箭,而非去年嫦娥一号发射时使用的长征三号甲型火箭?


戚发轫告诉记者,首先,长二F型火箭的助推力量达到80吨,而长三甲的推力要小一些。载人航天器携带的设备和物资更多,所以选择了长二F型火箭进行发射。另外,长二F型火箭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更高。


●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进展怎样?


戚老透露,目前,新一代的长征五号火箭正在研制过程中。它将采用“液氧与煤油”为燃料,不仅发射成本更低,而且能源更加环保,助推能力更强。据透露,长征五号的助推能力将达到120吨。


●神八何时发射?有什么具体任务?


戚发轫表示:“神舟八号的发射计划已经制订,初步预计在2010年左右。神舟八号将进行空间交汇对接任务,就是在太空中实现两个航天器的对接,为建立空间站做好前期试验工作。”


●有消息称,正在文昌建设的我国第四个航天器发射中心将取代酒泉,成为神舟八号的发射地。这是否属实?


戚发轫明确表示:“神八依然将会在酒泉进行发射,而不会改到文昌。文昌基地建成后,主要是用于空间站的发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