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讲了真话: 美国政府已经破产了!

弑血战刀 收藏 16 1162

“史上最大救市”出台后, 《财经》特约经济学家谢国忠甚至认为,美国政府实质已经破产,“最终来说美国政府只能通过印钞票来解决问题”。



谢国忠认为,目前的援救计划很大程度是拖延时间,因为处在新旧政权交替期,本届政府不愿承担实质行动带来的负面后果;他建议中国应该趁着目前因政府营救“两房”行动带来的短暂利好,趁着市场信心恢复的短暂窗口,抛售“两房”相关债券。


谢国忠:将不良资产隐藏


在雷曼兄弟的事情上,美国政府正试图划出救助的底线。如果它坚持现在的新立场,这将标志着一场金融风暴的开始。因为没有进行去杠杆化,这场持续一年的危机正在变成慢动作。金融部门的负债已经从2007年第二季度的14.8万亿美元上升到了2008年第一季度的15.9万亿美元。


正常的金融危机意味着金融体系的去杠杆化。如果去杠杆化真在美国发生,我们必须面对三个问题:为雷曼兄弟解困而产生的流动性问题、风险资产的重新定价以及严峻的经济低迷局势。


这场市场风暴实际上是为了解决雷曼兄弟6000亿美元资产所导致的流动性担忧以及AIG可能面临的上述困境。笔者认为,这种资产拯救不会挫伤任何人。美联储已经拓展了他的最后贷款人职责,以至于很难看出流动性问题会像一个世纪前那样导致整个经济系统的下滑。但令人担心的因素仍然存在。


资产的重新定价会冲销掉几个金融机构的偿付能力。如果雷曼兄弟卖掉它的CDO部分和其他有问题的资产,这个价格就会是市场价格了,当然有可能接近于零。这将迫使其他机构按市值定价。有多少机构会因此倒下呢?我们不知道。此外,70万亿美元的CDS也需要重新定价。


资产重新定价还可能对经济产生大的影响。廉价的信用已经助长了美国的消费。信用之所以廉价,是因为美联储和华尔街轻易创造了那些低估了风险同时又让人很难懂的产品。资产重新定价意味着美国家庭的信用将大幅度减少。美国经济可能会面临10多年前在亚洲发生的一切:GDP衰退 4%~5%。


我相信,整个美国金融体系也许已经是负资产。如果杠杆资产贬值10%,也许就没有任何资产了。美国金融体系过度杠杆化,以至于难以承受大幅的资产价格贬值。10年前,美国金融产业的杠杆化是GDP的70%,5年前是100%,2007年则是137%。我们可以争论杠杆化的比例是否应该回到100%或者70%,这个数字也许在两者之间。因此,去杠杆化的规模应该超过6万亿美元,这相当于雷曼兄弟受困资产的10倍。那么多的去杠杆化意味着资产价格将出现大的缩减。但是,美国金融体系杠杆化太多了,以至于很难承受。这也许意味着整个金融体系已经破产。


现在有两种方法对付这场危机。正确的路径是让市场出清,为不良资产建立一个可流动市场。市场和经济都会很快见底。十年前亚洲就是这样做的。另外的选择是,把不良资产隐藏起来,然后允许金融机构在利润和损失抵消之间慢慢恢复。目前来看,美国正在像日本15年前做的那样,选择的是第二种路径。不同的是,美国由于贸易逆差或者低储蓄率,现在是通货膨胀,而日本当时是通货紧缩。


让雷曼兄弟倒闭似乎表明美国政府正寻求一个市场化的解决方案。我并不十分确信这一点。去杠杆化的比例太大,以至于市场难以消化。美国政府也许会重新回到援助行动的循环中来。他们会让AIG倒掉吗?如果他们救助了AIG,那我们就又重新回到了老样子。


美国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印钱来掩盖金融机构的流动性问题,让他们加班来清理损失。而市场为此将卖掉美元,买进黄金。


美国正在这场危机的处理中蹒跚而行。这使得这种选择非常重要。15年前,日本将利率降到了零,来稳定破产的金融机构,然后用财政资金来稳定需求。这导致了“失去的十年”,企业和银行在此期间慢慢恢复生存能力。这实际上是一个把政府的钱转移到公司资产平衡表上的缓慢过程。这种平衡只有在高额的贸易顺差、高储蓄率等基础上才有可能。


美国的经常账户占GDP的5%。政府负债水平已经很高。因此日本的解决方案并不可行。唯一剩下的武器就是美元了。美国可以印刷美元,然后让世界共同来分担。接下来几年,美国可能面临的是负的真实利率、高通胀、弱美元。债券市场的潜在崩溃可能摧毁这个平衡。所以,只要美国国债收益率保持低水平,美国就没有动力让美元强势。只有等各国中央银行抛售美国国债时,美国才可能改变它的政策。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