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士兵 第一部 吴王争霸 第一卷 初啼 第十四节 意乱情迷

北宋杨六郎 收藏 0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妾身当年也随先夫学过一些骑射之术,后来又奉吴王之命潜入中原五年,多数时间都是妾身一人独处,有时候还要潜入山林,关隘,勘察地形,常在老林及山岗栖息,飞禽走兽妾身也猎杀过无数,”吴夫人把手一指,“蒋军请看,食物妾身早已备下。”我发现果然有几只野鸡和獐子摆在了洞穴的一角。

我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还有一事不明,想我当日和夫人一同从断崖跌落,何以我身负重伤,而夫人安然无恙?”“将军驱车在前,自然受伤颇重,那辆马车乃是吴王专用,车身都是用百越进贡的上等橡木打造而成,橡木坚硬无比,车厢内却垫有上等蜀锦,妾身又会一点点武功,自然就化险为夷了。”吴夫人说到这里端起一碗鸡汤,“说了这么久,将军想必是口渴了,妾身服侍将军喝口鸡汤暖暖身子。”吴夫人把我扶了起来,先用自己的小口试了试鸡汤的温度,我则诧异的看着这碗,原来是用木块削切而成的,虽比较粗糙,但之只能将就用了,鸡汤的香气中似乎还掺杂着吴夫人的唇香,令我心跳加快。我顺从的喝下鸡汤,虽然没有添加任何作料,但我久饿之人喝起来也觉得香甜无比,更令我心动的是里面还有吴夫人的唾液,这一碗鸡汤,只怕连吴王也无福消受吧。

吴夫人扶着我喝了两碗鸡汤,吃了几块鸡肉,我觉得这顿饭实在是这几天中吃的最好的一顿,是不想瞒,各位观众,鸡肉好不好吃,我不知道,但我脑袋依在夫人胸前,感受着两团温软,实在是让我鼻血呼之欲出,好在我定力尚好,勉强把持住了,没有喷在鸡汤之中,给夫人笑话。吴夫人扶我慢慢躺下,待我睡熟之后,呆呆的望着洞穴入口的火堆,她本也是富贵人家出身,自幼衣食无忧,嫁给孙俊后,日子也过的甜甜蜜蜜,丈夫死后,心灰意冷,了无牵挂,所以才答应了吴王,为了国家冒险,出入市井之中,与敌国官吏周旋,没想到遇到了我,一颗死寂多时的心又焕发了生机,如果没有遇到我,她或许这次回到建业,吴王肯定会赏赐大量的财物,平平淡淡的度过漫长的余生,而不是为了我红颜早逝。

才过了两日,我已经可以扶着洞壁在洞穴内来回走动了,只是还需要辛苦吴夫人每日外出打猎,因为我要恢复身体,必须多吃有营养的食物,让一个女人来照顾我,我倒真是十分的不适应,可惜我现在的的确确是手无缚鸡之力,只有等体力恢复以后才能答谢夫人了,不用猜大家也知道应该如何答谢一个成熟至极的女人了吧?

我在洞中闲逛的时候,看到了摆放在草埔上的锦盒,吴夫人见我注视锦盒,微微一笑,伸手打开了锦盒,里面空空如也,干干净净的除了空气什么也没有,这本来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此我没有惊奇,如此重要的东西又怎么会大大方方的放到锦盒之中别人来抢?这件东西我猜想不出意外就在吴夫人身上。

我把视线集中到了吴夫人那婀娜多姿的身体上:“夫人身负重任,事关国家安危,又怎么会让这宝贝离开自己身边片刻。”吴夫人嫣然一笑:“将军果然聪慧,这地图花费了我宝贵的五年时间,我原也拿它当命一样珍贵。”说到这里,吴夫人脸上一红,“妾身请将军闭眼,妾身这就把它拿出来与将军一观。”我急忙把眼睛闭上,但却微睁眼皮不肯放过夫人的一举一动。只见吴夫人妖娆的身影转动,一身宫装已经脱下,全身只余雪白内衣,那削瘦的双肩和饱满的丰胸,令我大脑及双眼快速充血。吴夫人发现我在偷看,粉脸更红,却并不遮掩道:“妾身早晚都是将军的人,将军要看,不如大大方方的看。”说得我如小人一半,我闭上眼睛,不再偷看。只闻香风拂面,我却连半点眼皮也不敢挣开,免得吴夫人耻笑。直到吴夫人道:“将军请看。”我方才挣开挣扎了很久的眼皮,发现夫人羞红的脸颊仿佛要嫡出血来,想不到吴夫人在我的面前却也和初通人事的少女一般羞涩。

“五岳列国地形图”,这张价值连城的全国地图已经呈现在了我的面前,上面的山山水水,一城一镇,一处处关隘,都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那么的真实,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宝物亚。国君有了它,就可以治理天下。君侯有了它,就有了进军天下的钥匙。将军有了它,霸业可成。就算一个农夫捡到了它,也可以用它换去后半生的荣华富贵。我捧着这件地图,捧着这件残留着夫人体香的地图呆呆的出神。半响长叹一声:“果然是绝世宝贝呀!”吴夫人却不屑一顾的说道:“这样的宝物,如今在我心中却不值一钱。”“这是倾注了夫人五年心血的杰作,夫人为何这样说?”吴夫人幽怨的瞄着我道:“将军难道是呆子,如今妾身心中只有将军一人的存在,这尘世间的任何宝物和任何人都不会再让我动心。妾身如今只属于将军一个人。”我仿佛瞬间石化一样,手捧地图无言以对,半响才道:“既蒙夫人如此真情相待,我也用真心对待夫人,必不负于夫人,若有违此誓言,愿天打五雷轰,天地共灭之。”吴夫人急忙用小手捂住我的嘴,说道:“将军不必发此毒誓,妾身只求今后能够和将军双宿双飞,永不分离。”我趁机又在夫人的小手上亲了几下,夫人羞红了脸却并不挣脱。一张羞红欲滴的俏脸却贴了上来,随着距离的接近,我心跳的速度也为之加快,娇嫩的红唇在我脸上飞快的碰了一下,人却已经躲到了洞穴的深处。我张开双手仰面朝天躺倒在草埔上,人生如能永远如此,给个皇帝都不换。常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时光飞逝,洞中五日一晃而过,洞中春光无边,郎情妾意自不必细说。在这五日内,我忘记了表妹,忘记了吴王,忘记了军营,忘记了甘宁,忘记了外面的世界。

在草埔之下,并排躺着两个人,吴夫人把她的头枕在我的胸前,任由我搂住她在她耳边花言巧语。我忽向她的耳朵吹气,夫人用头顶我的颌下,乌云黑发弄得我鼻子痒痒的,我急忙伸手去挠夫人的痒痒肉,夫人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和幽香跑到了山洞的另一侧,我跳起来,疾步追赶,夫人左躲右闪,笑逐颜开,我接连扑了几下,却连夫人的半边衣角也没有抓住,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大做声势向右虚扑,待到夫人向左躲闪时,则实际猛扑左边,一下子抓住了夫人的衣襟,吴夫人俏脸失色,脚步却不停,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山洞的另一侧,留给我的只是那一件黄色宫装和一串笑声,我将宫装贴近鼻子,长吸了一口夫人的体香,脸上露出一幅专业色狼的模样,狞笑到:“今日定要与小娘子成全美事,小娘子休走。”夫人也很配合的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大爷就放过小女子吧,小女子下辈子愿做牛做马报答大爷。”说完还作势欲哭,但又哭不出来,“哈哈”我更加的嚣张了,“到嘴的肥羊大爷我岂能放过,待我让小娘子快活快活,小娘子自然会心甘情愿从了我,喜欢上我的好手段,到时候我管保小娘子吃香的喝辣的,不比跟着你家的死鬼要好。”夫人作势要跑,却被我结结实实的抱在了怀中,我抱着夫人妖娆多姿的身体,心中一荡,吻在夫人耳朵之上,夫人全身似乎都没有了骨头,软软的任由我胡作非为,也不挣扎。我望着在我身下的丽人娇艳的红唇,很粗暴的亲了上去,那种感觉,无法形容,只觉得自己仿佛在天上飘荡一般。夫人的香舌,被我狠狠地吸了出来,两根舌头互相缠绕着,缠绵着。

夫人微微偏了偏头,躲避我小鸡啄米一样的攻击,轻轻道:“将军身体已经痊愈,妾身今日就任由将军癫狂了。”我大喜加狂喜,夸张地把耳朵放到夫人嘴边:“夫人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夫人羞涩难当,也夸张的在我耳边大声说:“妾身说将军今天可以了。”好家伙,差点让我变成聋子。

“我说不可以。”洞口传来的并不是很大的声音让我们在瞬间石化,我诧异的扭头看着洞口,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间洞口已经出现了一个人影,此人身穿近卫军盔甲,正是孙郁。孙郁手持一把钢刀,头盔不知去向,胸甲掉了半截,浑身都是尘土和枯草,狼狈至极。

孙郁慢悠悠的走了进来,看着尚搂抱一起的我们冷冷道:“吴夫人,凌阳侯,铁锋营什长孙郁见过两位,这里有礼了。”

极度震惊之余,我急忙放开了吴夫人,急急忙忙的披上衣服挡在了吴夫人雪白的身子前面道:“孙将军,这个,这个事情并不是你所看见的那样。”

孙郁干笑了几声,“那是怎样?”他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顺手抓起一块鸡肉干,赛入口中大嚼,又端起一碗山泉水送入喉咙,:“吴夫人,吴王亲自册封的吴国夫人,忠贞烈女,当年可是连鲁侯都不屑一顾的冰雪女王亚,今日怎么成了这般的淫娃荡妇。凌阳侯,定威校尉帐下第二猛将,前途无限光明,今日却和吴夫人在这里苟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