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国民党两特务的较量

jgybb 收藏 4 656
导读:毛泽东曾说过:“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这是对被誉为“特务王”的李克农的最好评价。李克农是中共情报和特务机关的首脑,他为党的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是我党长期以来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英雄人物。国民党也有一个大特务,这个人就是毛人凤。李克农与毛人凤曾有过一次斗智斗勇的较量。 建国后潜逃台湾的国民党保密局头子毛人凤自从接替戴笠任局长后,一直想在反共斗争中施展本领,取得“战绩”,以赢得蒋介石的赏识和信任。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闻知这个消息,毛人凤认为机会到了。毛泽东的专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毛泽东曾说过:“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这是对被誉为“特务王”的李克农的最好评价。李克农是中共情报和特务机关的首脑,他为党的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是我党长期以来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英雄人物。国民党也有一个大特务,这个人就是毛人凤。李克农与毛人凤曾有过一次斗智斗勇的较量。


建国后潜逃台湾的国民党保密局头子毛人凤自从接替戴笠任局长后,一直想在反共斗争中施展本领,取得“战绩”,以赢得蒋介石的赏识和信任。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闻知这个消息,毛人凤认为机会到了。毛泽东的专列出发后,毛人凤和美国顾问布莱德密谋,制定了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的计划。




随后,毛人凤命令潜伏在东北的国民党特务组织——东北地下技术纵队,采取两套作战方案。第一套作战方案是从两翼围追堵截毛泽东的专列,破坏长春14号铁路桥,在哈尔滨车站埋下定时炸弹;第二套作战方案是利用潜伏在北京天安门附近南池子的“万能潜伏台”进行指挥,伺机而动。


北京朝阳内路南的一个小巷里,有一座小四合院。从外面看,这个小院子和北京城的老四合院没什么两样,这里就是新中国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的住宅。这天,肩负侦破潜伏台第一线侦查工作重任的公安部侦查科科长曹纯之走进了小院,李克农认真地听取了曹纯之的汇报,然后严肃地说:“老曹,从今天起,你向我汇报一个问题,就是对那些接近计兆祥的人的侦查情况。”“是!”曹纯之回答。


当天上午,在中央社会部的会议室里,李克农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具体研究破获“万能潜伏台”的问题。李克农说:“按毛主席批示的期限,对台湾保密局北京潜伏台的侦查工作,可以提前完成任务。潜伏台就设在计兆祥的屋内,现在就要决定起获了。所谓‘万能潜伏台’,就是集敌台台长、报务、情报、译电四职为一身的计兆祥。原来提出将敌人一网打尽,从实际情况看只捕计兆祥一人。”


会后,李克农对曹纯之说:“搜出敌台后,来个电话,我要到现场看看。”曹纯之点头答应后立刻回到公安部,向有关同志们传达了会议精神,大家听后都兴奋异常,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当天下午,李国祥处长签发了侦破命令:


关于侦破国民党保密局北京潜伏台一案的命令:只捕计兆祥一人。


成润之奉命率队执行此次抓捕任务。由于多日的过度劳累,曹纯之在布置完抓捕计划后竟睡着了。成润之出发后不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刚刚睡着的曹纯之吵醒,他一把操起了话筒。




喂,老曹吗?报告你,我们捉住了计兆祥,发现了整流器,但是没有搜出电台。”成润之急促地汇报。


?再说一遍!”曹纯之大声问。


成润之又复述了一遍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曹纯之说:“看好现场,我马上到!”


曹纯之风驰电掣地驱车赶到南池子九洲湾43号,此刻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搜不出电台,就意味着行动的失败。


曹纯之一进门,就看到侦查员们押着计兆祥,站在屋子中央。计兆祥的妻子钱秀莲在一旁瑟瑟发抖,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曹纯之在屋内一边走一边看,锐利的目光搜索着屋中的每一个可疑的角落。巡视一圈后,曹纯之“若无其事”地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可他的目光没有停下来,继续朝四周搜索着……此刻屋内的空气几乎凝固了。


凭着多年的侦查经验,曹纯之感到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们没有发现的。可是搜索一番后,并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究竟问题出在哪儿呢?曹纯之将头靠在沙发上,突然看见屋子天花板上倒贴着一张圆形的《牡丹图》。曹纯之觉得这张图似乎有点别扭,凭直觉他觉得电台很可能就在这里。随即他用手一指,大声命令说:“上去,把电台取下来!”




侦察员辛立学拉过一把椅子,跳上去推开《牡丹图》,果然图的后面出现了一个大黑洞。辛立学掏出手枪,纵身爬进去。侦察员沈继宗也一跃钻了进去。不一会儿,侦查员从里面取出了美制的凝SST-I—E型25瓦电台、美制手枪一枝、一沓情报底稿和书写在《古文观止》上的密码等罪证。曹纯之看了看这些罪证,又细心地翻阅着情报底稿,突然双眉一蹙,对成润之说:“你马上回公安部,向李国祥处长报告,立即命令哈尔滨市公安局配合行动,把敌人一网打尽!”


在罪证面前,计兆祥双眼呆滞,脸色蜡黄。汗水从额头上滚落下来。


曹纯之对计兆祥说:“你是不是代号0409?”


“是……是……”计兆祥惊恐地回答。


曹纯之叮嘱在场的工作人员:“将罪犯、罪证看好,我去请首长视察现场。”


刻赶到李克农家,向他汇报了现场情况及敌人情报底稿透露的计划。在谈到敌人情报底稿情报活动计划时,李克农突然站起来,反问:“你们采取措施了没有?”



“已经派成润之和沈继宗火速乘飞机去东北执行任务。从敌情报底稿上看,他们想趁毛主席回国之际,打我个措手不及。今晚,台湾保密局将派人潜伏大陆,在哈尔滨组织暴动……”


了一下曹纯之的肩膀说:“你不愧是一名足智多谋的老将!”接着说:“走,到现场去!”


曹纯之驱车又来到了计兆祥家。李克农仔细查看了计兆祥的罪证。然后他指着那张《牡丹图》,问计兆祥的妻子:“这是你画的?”


许兆祥的妻子点点头,连声说:“我有罪,我有罪……”


目光转向计兆祥,说:“不要怕,我今天来,是看你计兆祥发报技术的。就用这部电台,用原来的手法,呼叫台湾保密局毛人凤。我说话,你发报,怎么样?”“愿意效劳,愿意效劳。”计兆祥连声答应,并做好了发报准备。


台湾近郊的国民党保密局本部,保密局头子毛人凤正在静待大陆方面的“佳音”。他心里盘算着:如果这次行动成功,中国的风云就会发生突变,到时,自己就功劳大大的了。



局督战的美国顾问布莱德,对毛人凤说:“立即电告计兆祥,报告潜伏大陆暗杀队的准备情况,对东北技术纵队所有行动人员,除重赏外一律官升三级,并委任纵队司令马耐为国民党东三省救国司令。”


边答应,一边说:“按规定的联络时间已经超过了,可现在还没有得到大陆方面的任何反应。”


识到了什么,打断毛人凤的话说:“立即电告计兆祥,停止发报,马上转移。”



毛人凤镇静地说:“问题没那么严重吧,共产党再狡猾,也难发现我‘万能台’的踪迹。沉住气,也许计兆祥马上就会发来成功的电报。”


这时,北京南池子的电台安装完毕。


嘟……嘟……嘟……计兆祥呼叫台湾保密局,并传出要毛人凤接电讯的信号。




“来了!” 毛人凤叫了起来,他马上坐到电台旁,等待接收、译电。电文很快就被翻译出来。电文内容如下:


毛人凤先生:


吹嘘的“万能潜伏台”已被起获,少校台长计兆祥束手被擒。今后,贵局派遣的特务,我们将悉数收留,只是恕不面谢。告诉你,给你讲话的是李克农。你们现在“寄人篱下”,好景不长。你若率部来归,我李克农可以保证你们安全。告诉你,发报的报务员就是计兆祥。


毛人凤震惊地拿过译文不相信地又看了一遍,浑身颤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克农”的名字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冤家路窄。毛人凤十分清楚:过去李克农曾在“国统区”搞情报工作,把当时的特务头子——戴笠搞得焦头烂额。1947年他接任保密局局长后,也被李克农弄得处处被动,防不胜防。国民党政府曾经多次悬赏捉拿李克农,可连一个影子也没有抓到。如今又碰上了这个“老对手”,“万能台”也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毛人凤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椅子上。但是,老奸巨滑的毛人凤并没有绝望,因为他手中还有“东北技术纵队”这张王牌。重新振作精神的毛人风立刻让电报员回电:“李克农,你走着瞧吧,看到底谁是最后的赢家。”


时隔不久一架无国籍标志的飞机低低地盘旋于离哈尔滨不远的山林里,两只降落伞从飞机中悄悄落下。等降落伞一落地,埋伏在地面的我方监视人员立刻逮捕了两名特务。


许兆祥处截获的电讯情报证实:他们二人就是毛人凤派来的领导东北技术纵队进行暗杀活动的两个特派员。从他们的随身行李中,我方侦查员搜出了美制卡宾枪、无线电台、气象预测器、炸药等特工用具。







两名特务分别叫“张大平”和“于冠群”。他们供认:将于次日上午在哈尔滨松花江饭店与东北技术纵队接头,并代表国民党保密局给有关人员颁发委任状,将奖励反共有功人员。


翌日清晨,在松花江饭店一个高级客房里,毛人凤的特派员“张大平”和“于冠群”与东北技术纵队司令员马耐接上了头。不过,这个“张大平”已经不是原来的张大平了,他是由中共情报人员假冒的。


寒暄几句后,东北技术纵队的负责人马耐交出了170人的花名册,以备“张大平”按名单向毛人凤邀功请赏。毛人凤的另一张“王牌”就这样悉数败在李克农的手中。


1950年3月14日晚,毛泽东安全抵达北京。蒋介石和毛人凤刺杀毛泽东的阴谋幻想彻底破灭。


1955年农被授予了上将军衔,他是被授予上将军衔的52名将军中唯一一位没有领过兵、打过仗的将军。虽然李克农没有在真刀真枪的战场上冲锋陷阵,但是他在情报战线这个没有硝烟的无形战场和敌人周旋厮杀,为我党的地下工作和解放事业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将军的头衔,李克农自然是当之无愧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