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蝎行动 第十章 第十章:第一节

shxfq9011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9/[/size][/URL] 他们被安置在这个秘密设施中的一间地下室里,每个人被分押到一个单独的房间里。着为科研组的负责人,廖括受到了询问。询问着他们的行动内容。现在已经过去几个小时,再一次被他们带到一个新的地方。这真让他们感到有一点不对劲,只是一时又弄不清楚。   在被他们押解带来的一路上,暗暗地用脑筋记录着所看到的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9/


他们被安置在这个秘密设施中的一间地下室里,每个人被分押到一个单独的房间里。着为科研组的负责人,廖括受到了询问。询问着他们的行动内容。现在已经过去几个小时,再一次被他们带到一个新的地方。这真让他们感到有一点不对劲,只是一时又弄不清楚。

在被他们押解带来的一路上,暗暗地用脑筋记录着所看到的事物。感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很容易从所见的感官获得的信息上,得出一种认定来,认定不是该国的什么合法机构或者是什么团体。直到他被人带到一处巨大的大厅里,它是一个面积几乎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也只是在这个时候里,他才猛然间里醒悟过来。在这个巨大的大溶洞式的大厅室里,里面停置着他们科考使用的几架直升机。

为了进一步去确定脑海中的猜想,他环视整个大厅。两名荷弹实枪押解他来的人,只站在大厅外侧处,就再也没有走动。这是什么意图?廖括不明白,能够让他自由活动。突然在大厅另一侧的边缘地方,出现鲜明的光亮,远远看去,像是一个富丽堂皇的酒吧!那里有一个人影出现,看见他走到一侧的长沙发上坐下,并朝他发来说话声。

“请走过来,廖括少校!”

这个音声很熟,只是无法想起说话者是什么人。他听从吩咐地走过去。随着距离的接近,看清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惊诧的程度,不亚于破解了不明现象的原因。

“多久没见啦!七年!这是没有想到的事情吧!”那人说道。

“我有一点怀疑见到的事实。”

“你不用怀疑,廖括先生!”

“我的承认,的确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是的,我不得不表示出,我对此是绝对惊诧的。”

“为什么不立即过来坐一下呢?”

“亚利智者的邀请是没有人会拒绝的,也不会让人去拒绝。”

“谢谢!看来少校一直就没有忘记我这个人的个性特点。同时,我认为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他说这句话时,竟然用上了中国语言。

廖括朝大厅扫视,其他区域里的光线都是那样不明不暗。而身边这个区域内的强光,使眼睛造成的原因所致。同样在人的感观上,造成一种束缚的感觉。因为这一小区域里的光线强烈,拱托出与整个大厅不同,就使人有感于走上了舞台。他结束寻视,来到此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你仍然没有变,亚利智者博士!还是和以前一个样,我对此是感到惊讶的。”

“知道什么是永恒吗?”少校直直的目光朝他射来,“你喝一点什么?”他说。在面前的茶几柜中拿出两个杯子,有一瓶酒被拿了出来,将酒瓶对客人晃了晃,“中国货!算好这一瓶是真的,市场上充满了假货。”往空杯中倒酒。“永恒的东西是不会变老的。”

“你还是用你擅长的语言来说话吧,那样的话,词意的意义就更能让我理解。”

“我知道你在语言措词上很有技巧,廖括少校!”

“博士没有忘记我,的确让我感到高兴,只是你应当明白我如今的身份性质。”

“科学考察学者!不!不!我喜欢有能力的人,有一点你别用目前的工作性质来规划本原的属性,你不能否认自己是一名情报人员,自然也就是一名战士!”

“这是在兜一个大圈子。”

“希望我一针见血地指出来吗?”

“人的一身有许多的经历,也相应去接受许多的角色。”廖括不卑不亢地刷视他一眼,“不论你她妈的是如何样的一个狗杂种,有一点我还得佩服与承认,您是如今这个世上最有智慧的人,您是一个智者!”

“少校!请你不要这样地激动。我知道您如此激动的原因。科考探究是你目前担负的一个角色。也尽管你有可能对每一个角色本着积极认真的态度去扮演。然而遇到了我,所有的界线都会不存在,哪怕你卸任成为老百姓,国家的意识早已深根蒂固于脑海里,你同样不会放过我的,我是说如果巧遇的话。”

“这个可能不是话题。”

“可是你明确地听到了,我是这么说得,少校!”

“您是许多学科领域里的大智慧者。但是同您犯下的,可耻的罪行是不可以去相提并论。谢谢您对我的评价,国家的意识形态早已深根蒂固于脑海里。这一点很重要,您没有说错。我有责任,也有义务会去除掉您。”

“知道吗?有时过分的坦爽同样会惹人生气。”

“我同意您的说法,亚利智者!”

“坚定的意识形态。”

“我想我们是在谈论一个哲学理论。”

“这方面值得去深究。”亚利智者微笑地朝他做了一个跟着走的手势。有两名持枪的卫士跟在后面。

朝架台上走去的时候,他仍然面带微笑地说道:“生命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形状定义。”

“十分地荒谬!”

“有的时候,也应该改变一下以往的认识形态。”

“我不想保留自己的想法,亚利智者!也许您很想知道该想法的内容。”在得到对方点头认可的时候,廖括接着说:“我一心想把您杀掉。”

“这是我听到的最直接的意识表达。”

仍然没有改变面容,使少校感到一种新的恼怒被激发了出来。“这种想法十分强烈,亚利智者。”

现在他俩走到了一扇大门前。“有关这个问题暂时搁下去不谈。”

他并不理睬对方的情绪。在墙壁上按动一个开合式的开关器。盖子弹开,出现了一系列的数字键,他手指快速准确地在数字键上欢快地击点之后。启动了某个动力装置,大而厚重的合金钢门徐徐打开。他们走了进去。门在后面慢慢地关上。

现在展再在他面前的,同样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系统。廖括对这里面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惊诧无比。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个亚利智者!人类大智者的所有特性。想到七年前的那次与他发生的遭遇。世界上许多的国家都对他实行了通缉,并悬赏重金缉拿他。他犯下了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大最深恶的罪行。

亚利智者今年算计起来,恐怕已有八十岁,可是生物机能仍然如同青壮年,那国人氏不详,出生地不详。虽然从构成人体机能的特征上来讲,此人是地球上的人类,有着大学者的风范,并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邪恶大智者。他的罪名确定为反人类罪。世界上出现的许多奇怪、不明的现象,或多或少与他有关联。当然并不能如此去统一概括。不过他的所作所为,以及他本身的机能表现,有理由让其他国家的一些学者认定,此人只是借托于地球人躯体的外星生命体。他脑海中的记忆量惊人地达到,只有目前计算器处存的数据能与之相比,从这一点明显地得出,真正的人类是没有能力达到的。

他的身材并不高大,但是有一颗常人无法相比的头颅,同正常人体比较起来,不是同一种类型。一双大而圆的眼睛鼓嵌般地安置在,没有眼皮的眼眶中,灵溜溜地转动。耳朵成直开的喇叭状,鼻子平坦,嘴唇薄而呈裂状,反正让人从面相上去看,不由自主地联想到,科学家在预测人类未来进化的模样,头大而圆,没有头发。还拥有许多的特异功能集一身,可是他的生理及排泄的方式依然同人类一样,身体的内脏器官同样没有差别,只要具备其中之一的特点,就俨然不能将他排出不是人类的概念之外。

他很多的时候里,并不使用语言,这个人类进行信息交流的沟通方式,而是使用心灵感应的方式,去与人进行交谈,去与人进行沟通。

一名持枪的卫士从另一个门道口走了出来,可能此人得到了,亚利智者发出去的超心灵感应的吩咐。该人的手中提着一个物件。廖括看得很清楚,那是一把行动战士的枪械。这位军人提拿着枪带,并不去着肉体上的接触,该人弓身地将它放在地板上。从这种连续的做法里,好像同样得到了某种叮嘱的暗示,不要去碰击枪具,随后该人快步地走开。这时候,在他们俩人所处的位置前面,一面透明的玻璃闸门被放了下来,把他俩与外界隔开。真是无法去理解这种行为的方式里,对方是想去玩什么样的把戏。

亚利智者挥动了一个手势。一侧墙壁的小门自动打开,有一个物体走了出来。少校简直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景象,那是一个有着鳄鱼头一样的怪物人,除头之外,其余的肢体部分都像人体,四肢十分发达强壮。从全方面上能够明显地得知,亚利智者在克隆技术的方面上,完全掌握了这种科技。从面前这个怪物的身上更深刻地获知,该技术已经十分成熟。能够造出想象中,以及设计里的形状之人。

可是在少校坚固的意识理念里认定,除去人身部位器官的、或者有少许的部位不符合人类特征的生物,俨然只能称之为一种生物而己。

从该生物体的行为姿势里反映出,要去拿那把放置于地上的枪械。少校一心想去制止。可是被隔在超强玻璃的另一面,无法做到。枪械已经被他拿了起来,设置于枪械中的指令数据不相符,很快自动启动自毁装置。枪爆炸了,连同那个怪物一同被炸。

“我本来是想事先告知你。”廖括说。目光没有离开被炸死,瘫倒于地上的生物体。

“这是特意安排的测试。”亚利智者用他具备的心灵感应同少校进行交流。

“这是特意的安排?”他没有心灵感能力,只能用语言来表达思维结果。

“是的,的确是这样。”亚利智者回答。

两人的目光碰巧相遇到一起,少校想挪移转开去,只是脑海里的思维已经被对方牢牢地控制住。在极短的时间里,坚定顽强的意识被发出来的超能心灵感应给突破,对方从心灵的深处,获取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东西,没有任何人的内心想法,能够瞒过亚利智者的,心理意志训练有素的少校,对此也是毫无办法。

“谁也不能在我的面前隐瞒我所需要的信息。”

“因为你不是我的同类,一直以来,你要么就是我们未来人类进化的一个标准,也正因为这个标准,在不公平的情况下,惟一的公平标准,那就是让您死亡。”

亚利智者的脸面上,永远是一副平静的微笑。其原因是脸面不能产生变化,微笑是最基本的面容。廖括的前额大汗直冒,在抵制他的心灵感应指令的时候,用尽了全部的思维意志去抵抗。如同身负重物,行走了一段较远的路途,现在累得气喘吁吁。

“生命在你们的眼里,只取决于形状上的一种定义。”

该种论点少校并不否认,人类的认识观早已形成了该种意识上概念。在每个人的脑海里都存在一个,与人类有别的分界标准,低于或者高于,拥有常人不能拥有的能力,那就明显地与人类有着区别。就会被称之为异类人。而这种生命的形势,自然不能与人类共享该有的权力,如果要改变这一切,有许多的心理障碍需要去加以克服。

“该问题是一个陈旧的,早已定义的问题,不值得一谈。”廖括道。“总得来说,这次与你巧遇是因一件科研活动。要不然根本不知道你躲藏在这里,显然可以得出来,我们并不是有意要来打搅你,你为什么要阻拦我们人类的正常科研活动?”

“也许让你看过实物之后,就会明白,我的行事方式为何要这样,是有原因的。”

“但愿能让我知晓。”廖括如是说,可是不能理解里面竟然存在一种原因的联系。

他又一次地寻视所看到的一切。面对一个如此庞大的地防系统,足够可以如是去说。在这座大山里,能够开辟出如此壮观,极具有规模的工事,还有各式各样的设备仪器,虽即财力十分充裕国家,同时又具备拥有足够的技术为前提的国家,都无法在短时间里做到。更不消说能在七年的时间里做到这一切。

想象着七年前的那次全面进攻。许多国家联合起来,动用能够动用的军事手段,终于将亚利智者所处的地方,一个大洋偏僻小岛上的基地进行彻底摧毁。人类不能容忍,在智慧上远高于人类基本水准的生灵,去凌驾于人类的所有权力,以及对物质能够随便调用的能力处于人类的能力之上。自然他的存在,构成了人类的威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