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二十二章节 夜獠(四)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开玩笑吧,你真打算来这个狠手?”面带着愕然之色,岳海波指着团指挥车打开的舱门外。

“当然了,要不你以为呢?”萧扬搓了搓手,满眼的兴奋之情“我费了那么大精神头儿,容易嘛!这做买卖的,你见过有几个愿意做折本买卖的。反正老子我是不愿意。”

“呃,师里什么意思呢?”岳海波愣了愣神,随口问道“我看侧翼的254团的阵地那边,可没有你们253团这里打得欢畅啊。”岳海波挑了挑头,示意位于右翼的254团阵地方向。

萧扬嘿嘿的笑着,打了个响指“喏,所谓兵不厌诈嘛,老何那家伙就知道‘严防死守’,他奶奶的,好好的个254团被他愣是给整得见了谁都像是欠了他们100块似的。”萧扬撇撇嘴,很是轻蔑的说道“他们团这讨帐的架势一摆开,你说‘越人阵’那帮兔崽子还能过去?”

“也就是看着我们团怂,越南猴子才他娘的总是一个劲的欺负咱家,哎,郁闷哎,郁闷。”萧扬摊开双手,故作郁闷状的摇了摇头“我他娘的做人真失败啊,真失败。死了算了。”

“滚,你小子也不怕恶心死人。”岳海波斜睨了这个装可怜兮兮的家伙一样,哼哼着说道“你还怂,你们253团整个是群吃肉骨头都不吐骨头的主儿,硬是把身上披上层羊皮,冒充温柔可爱的小羊羔,也就‘越人阵’那帮子傻冒,稀里糊涂的便奔进了你的圈套。”

“处长同志,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喔。”萧扬抚手笑道,一脸的大尾巴狼模样“明明咱们就是群温柔的小羊嘛,你没见我的名字就是‘xiao yang’啊,哎,郁闷哎。”

“丫真够无耻的。”岳海波顿时无语,总算今天是真正见识到了萧扬的无耻之极了。

“对了,师里什么意思啊,是给这些崽子条活路,还是?”岳海波问道。毕竟打一场全面歼灭战的话,很有可能会使得法国人和西贡的那些家伙意识到中国军队是刻意隐藏实力。

“我英勇之253团官兵正与数十倍于己之敌苦战不休,望师部早做周详安排,职部顿上。”萧扬嘿嘿笑着从一旁拿出一张纸来,朗声念到“怎么样,这电文写的还不错吧。“

岳海波摸了摸鼻子尖“我怎么感觉像是N年之前的老电影中的匪军台词啊,这熟悉劲儿。”

“废话,我这是借用。”萧扬翻了白眼,耸了耸肩头,摇摇头说到“哎,没办法啊,没有艺术细胞的人啊,就是这样,一点都不懂得什么是艺术啊。”萧扬笑道“我这是艺术借鉴。”

“死一边去,发现你小子越来越没有一句正经的了。”岳海波恨恨的骂道“还他娘的艺术。”

“呃,丫干嘛这么暴虐呢,这冲动啊,它是魔鬼。”萧扬依旧是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回头来说,我也只是让你评论下我这电文写得怎么样啊,毕竟师部也得听着咱们忽悠呢。”

“你小子尽是些屁话,整个师炮兵团都被你给呼叫了,这差没把你面前这片巴掌大的地方给炸开花了,你当刘天年是傻瓜啊。”岳海波一副不屑的表情“还与数十倍于己之敌苦战不休呢?你自己个算算,数十倍于你253团的敌军该是多少数量啊。丫才一个大文盲呢。”

“呃,也是啊,太夸大了是吧。”萧扬愣在那里翻了翻眼睛,好半天才恍然大悟似的“1乘以1等于1,10乘以10等于100,这我253团乘以数十,呀,他奶奶的,好几万呢。”

岳海波算是对这个活宝彻底无语了“你,我也真服死你小子了。我说萧扬,你小子就不能有个正经点的时候?”岳海波骂道“我可告诉你啊,今天老师长可是在师部。”

“什么!”萧扬只差没跳了起来“怎么不早点说,完了完了,这下子死定了。”

“为什么死定了呢?”岳海波如同一只狡诈邪笑着的狐狸样,满脸的笑意。他知道萧扬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也就只服85师的老师长、现在的近卫集团军司令员-贺平将军。对于这位老师长,萧扬无论什么时候见了,都是恭恭敬敬、服服帖帖。而老师长显然也是对这小子很是关怀,虽然萧扬一直是他手底的一员悍将,可是萧扬这成天稀里糊涂、没事爱找点事出来做的主儿,却也是让老师长对他没一点儿放心,生怕哪天这小子把天捅个窟窿。

“滚,你他娘的看我笑话呢?”萧扬骂到“完了,完了,这次有得挨上政治课了。”萧扬管每次老师长找他谈心,都是叫做政治课,每一次谈心下来,萧扬只差如同小学生那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连连保证‘下次我再也不敢了,请你原谅’诸如这样的。

“你不是把这电文发出去了吧?”岳海波故作一脸的惊讶模样“不会真是发出了?”

“屁话,要不然,我会说,这次真是死定了吗?”萧扬在郁闷的同时还不忘了回头反驳句。

“嘿嘿,你小子就嘴硬吧。”岳海波指着显控屏幕上那纷闪着的图像“喏,就跟这些越南猪一样,嘴凶着呢,啧啧,可是到最后呢,还是被比他的嘴更硬的枪子给打死了。”

岳海波的话还没说完,萧扬便立马跳了起来“岳海波,你大爷的,你居然把我跟这些杂种比,你这是吃果果的嫉妒,你这是早有阴谋,你居心叵测,你居然把一个智慧与勇气并存的中国军官去和那些比猪少两条腿的东西去相提并论。哼,你小子满肚子的坏水。”

看着两位军官之间大打口水仗,指挥车内的参谋、通讯兵们早就已经笑得喘不过气来了,不过碍于场合的缘故,这些可怜的团部人员还只能是强忍着笑意,将声音强压在喉咙深处。

萧扬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些团部人员们其实脸部每一块肌肉都在很别扭的抽搐着,他依然在喋喋不休的“他娘的,这样的话,我还真得打一场漂亮点的歼灭战,用我的功劳去弥补我的罪过吧。”萧扬仰头而叹道“他娘的,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是钱鹏飞当了师长,而我只能接他的班做团长了。苍天啊,我知道我错了,下次一定好好改正自己的毛病。”

这回轮到岳海波惊诧了“为什么?你明白什么了?”岳海波好奇的问道“一惊一乍的。”

“说你小子智商没我高吧。”萧扬板着脸,故作着一副神秘样。“现在终于验证了。”

“滚,说正经的,你明白为什么老钱上去了,你来接班了?”岳海波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话题似乎很感兴趣了。因为萧扬这小子似乎从来都爱把正经话题说得不正经起来。

“自然明白了啊。”萧扬很严肃的说道“他娘的,当初在对日战争的时候,253团哪有老子直属装甲营的战功赫赫,为什么是老刘当了师长,我做他下属呢。”萧扬一副很是心不甘的表情“原因就在……我的那些赫赫战功,都他娘的被我的罪行给抵消了。”说完这句的时候,萧扬已经是一脸的无奈“哎,功过相抵啊,干了等于白干啊,郁闷哎。”

这一边的岳海波早已经笑得喘不过气来了,就连那些团部人员一直强忍着的笑声也是再也控制不住了,许多人直接是从鼻腔深处将那-哈哈-笑声喷涌出来。远处那连天的炮火声映衬着车里的笑声,到也是一番风味。当这里的中国军官笑声连连的时候,远处的战地上,‘越人阵’伞兵107旅却是在那枪林弹雨之中苦苦侦察,在那尸山血海之中寻找生机。

-咻-伴随着炮弹划过长空时的破裂声,紧接着便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一片烟火翻腾,爆炸的气浪将满地的尸骸和碎土掀翻起来,留下一个依然冒着青烟和热浪的弹坑。后续冲上来的士兵们就势滚入弹坑之中,或者躲在其内稍稍喘口气,或是依托着弹坑逐次跃进。

捂着画有红十字徽记的头盔,满身是血的医护兵佝偻着身子,穿行在土块烟火四溅的战地上,身旁不断的传来凄惨的哀嚎和急切呼喊“医护兵”的尖叫声。太多太多的人在炮火中伤亡了,携带着的吗啡针早已经快要用完了,以至于筋疲力尽的医护兵们不得不用记号笔在受伤者的身上标上记号,优先处理和放弃处理。优先处理就是那些或许还有得救的士兵,而放弃处理,也就是希望并不是很大,或者是在野战条件下根本就无法救治的伤员。

“这些该死的北寇,这些该死炮弹。”越南人总是习惯性的将中国军队称呼为‘北寇’即便是意识形态对立的‘越人阵’也是这里称呼。匆匆地在一个被炮弹皮划开背脊的伤者身上扎入吗啡针,借着战术手电的光亮,医护兵便开始匆匆处理伤口。刚刚已经是他手里最后一针吗啡了,不但是吗啡,就连止血针也没有了,药箱里除了一些绷带几乎也就没有什么了。

“天呐。”尽管在欧洲军事人员的培训下,医护兵们都懂得怎么样来除了一些简单的伤口,但眼前的一幕还是让这个年轻的医护兵感到有些愕然。炮弹皮划开了这个被气浪掀翻在地的伤者的背脊,从肩膀开始的三角肌,直到大片的背阔肌,以及斜方肌插入部分都被撕开了,那些被弹片切断的大菱肌、骶棘肌、背长肌、背短肌组织正狰狞的外翻着,猩红的浑浊伤口上,还粘着不少泥土。破裂的血管处还在往外流着血,还好背部没有太重要的血管。

“等一下,我来帮你处理下。”一边安慰着这个受伤者,一边借着手电的光亮,医护兵用手里的纱布轻轻拭去伤口的血污和泥土。眼前的伤口情况不由得让这个年轻人倒吸一口凉气。

脊柱两侧的竖脊肌已经被完全的切开了,红丝丝的肌肉层中,可以见到惨白的脊柱上嵌着那枚不规则形状的炮弹皮。愣了愣,医护兵决定先给伤口处撒上磺胺粉消毒再说。

可是就在这个手忙脚乱着的医护兵半跪着从身旁的背包处取出磺胺粉的时候,一长梭子的机炮弹如同火鞭样的扫射过来。他只感觉到眼前一阵刺眼的灼亮。

血雾飞溅,一小袋的军用野战磺胺嘧啶粉掉落在焦黑一片的土地之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