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九十二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2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二 三连长想立功,但是并不想送死。他看到焦长礼点他的将,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虽然满心的怨毒,却不敢不服从,因为木村就在旁边看着呢!他眼珠一转,如法炮制,把命令下给了最不听话的二排长,让他带队首先冲锋。二排长当然也不傻,但是他找不到替死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三连长想立功,但是并不想送死。他看到焦长礼点他的将,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虽然满心的怨毒,却不敢不服从,因为木村就在旁边看着呢!他眼珠一转,如法炮制,把命令下给了最不听话的二排长,让他带队首先冲锋。二排长当然也不傻,但是他找不到替死鬼,只好领受了这个送死的差事,带着部队来到了水坑边。不过他自己不会走在前面,大声的吆喝起来。他手下的士兵像是脚下踩着地雷,小心翼翼的靠近水坑,动作极其缓慢。这不仅是怕死,更主要的是厌战。自从齐玉昆的部队反水之后,在八路军里受到了优待,对整个皇协军的影响是巨大的,尤其是对普通的皇协军的影响是深远的。他们看到了八路军的宽阔胸怀,感受到了中国人的志气,谁不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在战场上,只要长官不是逼得太狠,很少有人愿意给鬼子卖命。在这支部队里,因为营长焦长礼反共不积极,他们都看在眼里,自然打仗的时候不会奋勇争先,因此就自然而然的,会出现眼前的情况。

皇协军不急,木村可着急。他必须尽快的打垮杨万才,到达松树岭,和肖鹏进行决战,如果在这里浪费时间,会影响他的全盘计划。“八嘎!”他狠狠的骂了一句。在他身后的少佐明白了他的意思,对几个宪兵说了什么,宪兵就挺着三八刺刀走上前去。二排长一看不妙,抢先一步走在士兵面前,第一个从水坑边走过。他身后的士兵才像下饺子似的,陆陆续续的跟在了后面。这时候,鬼子的炮击开始了,掩护他们的进攻。发出啸声的炮弹,虽然气势很大,像是狂舞的鬼怪,不规则的,在阵地前沿乱蹦,弹起了一阵阵烟尘,但是对杨万才的小部队杀伤并不大。在炮弹飞起的一瞬间,他们早已趴在了地上。因为相互间间隔大,不是炮弹在他们身边爆炸,很难对他们造成伤害,大部分炮弹都落在了空地上。随着皇协军的逼近,鬼子的炮击开始延伸。在烟尘散去的瞬间,担任阻击的,小分队的枪声响了,几个皇协军像是被割的麦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没有中弹的皇协军像是听到了卧倒的命令,一齐趴在了地上,乒乒乓乓的开起枪来,一时间公路上战火交织,煞是热闹,子弹像流星似的漫天飞舞,可就是干打雷,不下雨,双方都很少伤亡,到有点像军事演习。这种情景瞒不了双方的指挥官,杨万才自然是心满意足,他的目的不在于消灭多少鬼子和汉奸,是要争取时间。鬼子的进攻速度越慢,给他的时间就越多。但是木村和他的想法当然相反,他不能容忍这种做戏似的战斗。作为久经沙场的他,太明白时间的重要,也太知道杨万才在这里堵截的目的。他把身边的鬼子少佐叫了过来,低声的吩咐了几句,鬼子少佐“嘿依”了一声,一个小队的鬼子跑步的走了过来,把三连长和他的部下都围了起来,刺刀平端着,人人脸上带着暴戾,就像是等待吃人的野兽。只要鬼子少佐一声令下,他们的刺刀就会添血,会把这些皇协军连肠子,带肚子一块掏出来。要知道,就在几个月前,公田就带着鬼子干过。做这种事,鬼子可是行家里手,眉头都不会皱一皱的。

三连长吓坏了,知道不玩命是不行了,小鬼子一翻脸那可是六亲不认。他急三火四的跑过水坑,面对着二排长,甩手就是一个耳光,嘴里恶狠狠的骂道:“你们他妈的演戏,也要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在鬼子的眼皮底下,找死啊!你们他妈的不愿意活,老子还没活够呢?都给老子站起来。”

三连长骂完,一只脚狠狠的踹了过去,一个皇协军像是触电般的跳了起来,其余的皇协军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他。“给老子冲,谁后退一步,老子的子弹不认人。”

此时此刻,就算皇协军不怕三连长,也不敢不往前冲了,因为一个小队的鬼子出现在了身后,和他们一起冲锋了。

一直用望眼镜观察情况的杨万才,知道只凭阵地上那几个人是挡不住鬼子的,亲自带着增援的人马跑步进入了阵地,这一次双方都玩真的了。子弹你来我往,飞蝗一般的飞舞着,枪声震耳欲聋,比炒豆还密集,很快双方都有了伤亡。但是鬼子的火力比运河支队凶猛的多,机枪子弹刮风似的泼了过来,压得杨万才他们抬不起头来。杨万才一看不行,要是这么打下去,他们拼不起。鬼子不是欺负他们人少,火力不如对方猛,那就把他们放近,他们的杀手锏还没有用。“点火,轰他娘的鬼子。”

杨万才厉声的吼道,随着他的叫声,一直睁眼看着战斗的老炮手双眼放光,动作伶俐的跑了下去。而阵地上的机枪也停止了怒吼,只有步枪在有气无力的射击着。

三连长立刻发现了这一情况,笑容爬上了脸。“弟兄们,冲啊!八路的机枪没子弹了,谁先上去,赏大洋十块。”

十块大洋不多,可是八路快不行了,这是伸手摘桃子的事,谁不干?所以三连长这话还是有诱惑力的。他的话音刚落,皇协军像是扎了吗啡,嚎叫着向前跑去。

鬼子的小队长也看出来,这是一块油乎乎的蛋糕,哪里肯让皇协军独享,在皇协军冲锋的那一刻,也举起了战刀。杀那间,黄色的洪流像是刚刚开闸的洪水,凶猛的向前滚去,眨眼间,离阵地不到五十米了,他们连支队战士的眼睛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只要再使一把劲,白花花的大洋就到手了。可是就在这时,他们听见了一声闷雷般的巨响,随着那响声,脚下的土地都跳了起来。就在他们惊诧这是什么声音的时候,一群铺天盖地的,黑乎乎的东西迎面扑来,仿佛是大片乌云从天而降。他们开始就觉得被蚊子盯了一口似的,有些微痛,随后是剧痛。更要命的是,有好多人眼睛看不见了,原来那铁砂子钻进了眼仁。而中弹者都不是一处受伤,有的身上被打成了马蜂窝,疼得在地上打滚。没等他们往后跑,一声闷响跟着传来,那黑乎乎的东西又涌来了。这一次他们知道了怎么回事,撒腿就往回跑,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杨万才见用最原始的武器,打败了拥有现代化武器的敌人,忍不住跳了起来,别的战士也跟着他一块跳,那开心的劲儿就像过节。

木村并不知道阵地前沿发生了什么,木然不动的脸上变了色,因为他的部队狼狈的逃了回来。本来刚开始的时候,他是异常的兴奋,他看见不但皇军上去了,连皇协军也上去了,八路军顶不住了,阵地就在眼前,一旦拿下阵地,前面就是通关大道,目标就要实现了。哪曾想,这美好的前景尽然比海市蜃楼消失的还要快,眨眼间,一切就成了肥皂泡。他怒气冲冲的放下望眼镜,几大步就走了过去。但是当他看见退下来的伤员,他那怒火像是碰到了冰水,再也燃烧不起来,眼前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每个受伤者的脸上,身上都镶嵌了无数个小铁砂,让他们痛苦不堪。他眼见着随军医生对这种伤情目瞪口呆,束手无策,而没有受伤的士兵,人人脸上带着恐惧之色。显然这种武器的杀伤力不仅在身体,更主要在心里上。

“焦营长,这个的,什么的新式武器?”他的确看不出这是什么武器所伤,就把焦长礼喊了过来。

焦长礼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武器,只是他不明白,杨万才怎么会有这种已经淘汰的老式大炮。这种炮速度慢,火力散,射程近,威力小,身体笨重,可以说优点很少,和现在的大炮没办法相比,所以它只能乖乖的退出历史舞台。这是焦长礼心中想的,但是他看的出,木村等日本人对它十分疑惑和恐惧,他自然不会把实情告诉他们,因此他不露痕迹的,把它的性能、威力渲染了一番。杨万才既然在这阻击,当然是希望拖延的时间越久越好,对这一点,不用杨万才告诉,焦长礼也猜了出来,他能不帮他吗?

木村被焦长礼的话弄得皱起了眉头,情绪上变得更焦躁了,他不能容忍拖延时间,又不能眼看着他的士兵去送死,这是极端矛盾的。在一旁的三连长似乎看出了是讨好木村的机会,连忙凑上前去,一脸谄笑的说:“太君,那个大炮虽然厉害,可是怕你的铁家伙。”说着,他指指待在一旁的装甲车。

“呦希!”木村的眼睛亮了,可是看看眼前的深水坑,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瞬间脸上布满了怒气。去村里找木柴搭桥的皇军,鬼影子也不见一个,像是从人间蒸发了。

木村在那生气,等待,大声的吼叫,杨万才却已经收起了笑容,他太清楚了,鬼子很快就会醒来,他那外强中干的大炮就会原型毕露,恶仗是不可避免的。他那条深水沟能挡住鬼子多久?“通信员,支队的消息到了没有?”他大声的吼叫起来。

“没有。”声道人到,身材矮小,但是十分机灵的通信员,变戏法似的,出现在他面前。“队长,消息到了,我会第一个通知你。”

其实不用他说,杨万才也知道,他只是心烦意乱罢了,说不上为什么,自从在冀州打了那次阻击战之后,他特别不喜欢这种战法。那次为了帮李卫,他们和鬼子的快速部队只干了半个小时,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员,心疼的他直掉眼泪,那可是运河支队的主力啊!一个个十分出色的小伙子。现在又是这种战法,和鬼子硬碰硬,说不定,仗没打完,这些人就不剩几个了,这是他受不了的。“给我来支大炮。”

通信员听见他说话,麻利的掏出荷包,给杨万才卷了一支特大号的旱烟,杨万才大口大口的吸了起来。他抽烟的架势,和他说话的架势一样,又凶又狠。两条浓浓的烟棍从他的鼻孔里喷了出来。因为他卷的烟又粗又长,所以别人管它叫大炮,他觉得这称呼不错,从此自己也这么叫了。

“队长,鬼子架桥了。”通信员喊了起来。

杨万才像是被烙铁烙了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眼睛向前面看去。果然,鬼子不知从哪里抢来的马车,马车上是又粗又大的原木,一定是鬼子把谁家的房子给拆了,上面还有陈旧的灰尘。杨万才心里一阵哆嗦,真是怕什么,什么就来。他是知道的,只要桥一搭好,鬼子的装甲车就会开过来,他和这个铁家伙打过交道,知道它的厉害。他们手里没有炮,几乎奈何不了它。而它上面的机关枪火力又十分凶猛,居高临下,杀伤力惊人。杨万才只有组织人体炸弹,才能把他干掉。可是,那要牺牲多少优秀的士兵?时间过了这么久,彭述怀那边一点消息也没有,就为了等他,就为了救回那些当地干部,让他手下的精锐部队当炮灰,杨万才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愤怒。猛然间,他脑海里出现这样一个念头:这么干值么?那些泥腿子村干部,真的比运河支队的精干队员还值钱?还有用?一个他不曾想过的,大胆的念头进入脑海。“通信员,告诉部队,撤出战斗。”

“什么?”通信员以为他听错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杨大队长会当逃兵?这不成了天大的笑话。谁不知道杨大队长是最不要命的,最敢也最能打硬仗的。

“耳朵聋啊!没听见撤退?”杨万才火了,骂起人来。

“是!”通信员跑了,可是没等杨万才把烟抽完,两个中队长一齐跑了过来,其中一个说:“杨大队,这样干不行,肖队长不是说,不见着彭部长不准撤么?”

“肖队长还说让我们坚守三个小时,现在几个小时了?”杨万才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你们瞎眼啊?看不见鬼子在干什么?鬼子在搭桥,一会桥搭完了,不但装甲车,连重炮车都会过来,就咱们这破工事?能挡住鬼子的炮弹?能挡住鬼子的装甲车?我还想为咱们一大队留点种子。”

“理是这个理,可是这么干是违反命令,那会违犯军纪的,还是想想。”另一个中队长说。

“想个屁,鬼子会等你?大不了俺老杨大队长不干了,还能砍俺老杨的头?快去执行。”杨万才站了起来,大声的说,然后带头走去。

两个中队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奈的相视一笑。他们太清楚了,杨万才要是犯了驴脾气,那是九头牛都拉不转的,惹急了他,没等肖鹏砍了他的头,自己的头说不定先被杨万才砍了,执行吧!

木村当然不会想到杨万才会来这一手,他见桥铺好了,野战炮也架好了,立刻发出了炮击的命令,这一次,看杨万才他们拿什么来抵抗。很快,野战炮那强大的震撼就摇动了大地,一股股灰色的浓烟腾空而起,颗颗炮弹准确的落在八路军的阵地上,随着木村的第二道命令的下达,装甲车像是脱缰的野马越过沟壕,带着巨大的轰鸣,向前驶去,机关炮喷出浓烈的火舌,刚才杨万才他们固守的阵地一片火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