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拳王泰森强奸案纪实

法官的一声判决,敲响了泰森永离拳坛的丧钟……


曾威风八面,有"铁人铁拳"之称的泰森,出身贫寒,少年犯罪,幸得拳坛泰斗保释。尔后,他浪子回头,苦练成才,果然成了举世闻名的一代拳王。金钱、美女、鲜花……每秒钟27万美元收入的出场费令世人咋舌。他是世上当之无愧的英杰。


然而,英杰没有被拳击手击倒,却倒在了一位黑人美女的脚下。美女的一纸上诉,道出了拳王色胆包天的真相。而且,法庭宣布泰森有罪,美国各界众说不一,法庭内外,沸沸扬扬,引出了泰森许多鲜为人知的桃色新闻,犯罪内幕……


拳王的泪


对于美国拳击界大名鼎鼎的"当代英雄"迈克·泰森来说,2月决不是一个吉利的月份。1990年2月1日,在日本东京后东园体育场里,素有"铁人铁拳"之称的泰森"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了,在道格拉斯那沉重而凶狠的猛击下,泰森倒了下去,从而失去了他已把持3年的世界拳王宝座。


那以后,就有人断言:泰森从此将永远倒下,再也站不起来了! 然而,当时也有许多人并不相信这个断言,认为泰森才23岁,他的拳击生涯也还处于高峰时期,只要他奋力拼搏,必定还有站起来重振声威的一天。


但两年之后,却不幸一语成箴,当初的断言竟被无情的事实所证实了:泰森的确将永远告别拳坛了,尽管他才25岁。命运赋予他的未来,也许将是漫长的铁窗生涯。


令人遗憾的是,打碎泰森重温拳王之梦的,并非是道格拉斯或霍利菲尔德那无情的铁拳,而是一桩与拳击本身毫无关系的事件--一个黑人女子和一纸判决书,便确定了泰森后半生可悲而又可叹的命运!


"当代英雄"泰森败在了弱女子德西蕾·华盛顿手下。


全美国乃至全世界都在嘲笑泰森。


1992年2月10日深夜11时许,美国印第安纳州马里恩县法院第四审判庭。


庭内座无虚席,一种紧张而凝重的气氛笼罩着所有的人。当脸色铁青的泰森来到法庭,在他的辩护律师身后坐下时,大厅里发生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几乎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向了泰森,还有不少人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议。平素一贯嘻皮笑脸,说粗话不堪入耳的泰森,此刻却绷着脸一言不发,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两眼死死地瞅着地面。但他那为他挣来赫赫声名和上亿美元的双手,却不时地在大腿上来回摩挲,显出了他内心惶惑与紧张不安的神情。


几分钟之后,12名陪审员鱼贯入场并就坐了。法庭的紧张气氛顷刻间升到了顶点。


36岁的首席陪审员庄严地站起身来,按审判程序报了自己的身份。然后,把陪审团经过9个小时的合议辩论之后拟完的裁决书递交给主审法官帕克里夏·吉福德。


女法官一脸庄严地接过裁决书后,立即进行了宣读:


前世界重量级拳击冠军、美国公民迈克·泰森,于1991年7月来印第安纳波利斯,在当地举行美国黑人小姐选美比赛期间,对一位18岁的女大学生犯有强奸罪,与此同时,还对另外两名女性犯有性行为不端罪。……


在宣判到泰森有罪时,她还特意把"有罪"一词连续重复了三遍。


听了法官的宣判,泰森一时间竟呆若木鸡,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宣判之后,泰森的辩护律师富勒立即向法官提出要求:请允许他对12位陪审员进行民意调查。在得到法官的同意后,富勒逐个向每位陪审员提出了相同的问题:


"尊敬的陪审员公民:难道您真的认为我的委托人泰森犯有强奸罪吗? 您真的认为原告方面和那位检察官先生提出的证据无懈可击吗?"


然而他得到了相同的答复。每位陪审员都毫无表情地简单重复着这两个字:"有罪"。


按照美国法律的诉讼程序,自此,泰森的败诉已成定局。


泰森和他的辩护律师们灰溜溜地离开了法庭。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想知道:这位昔日八面威风的世界冠军,在想些什么呢?


一位拳击评论家回答了人们的问题。他说,"泰森绝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他不会有太复杂的心理活动。我敢打赌:即使到了现在地步,他也决不会为自己的过失忏悔,他只是在心底诅咒那些把他送上了法庭的人!"


此语一针见血地道出了泰森的人格和人品。


从凡人到名人,再从名人到囚徒,年纪轻轻的泰森生活之路如此坎坷,究竟原因何在?


有人说是上帝安排的。


有人说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自酿其祸的色鬼


事实上,德西蕾·华盛顿小姐控告泰森强奸她一案,并不是泰森头一次遇到的麻烦。在他短短的25年人生历程中,上法庭早已是家常便饭。他1987年登上了世界冠军的拳王宝座以来,至今也不过近5年的时间,却已十多次被送上法庭,而这些官司中,绝大多数都是玫瑰色案件。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无论是欣赏泰森还是鄙视泰森的人,对他的为人的看法却是惊人的相似:"泰森有一副愚蠢的头脑和一个魁伟的身材;除了肌肉发达,打得一手好拳,再别无长处。"此外还有一个嗜好:酷爱追逐女人。尽管此道给泰森在名声和经济上都带来了无数的麻烦,但他始终如一,乐此不疲。由于文化程度低,再加之缺乏教养,泰森从来不懂得用大脑去控制自己的行动,对自己体内的性荷尔蒙大量超正常分泌几乎毫无办法,常常被其左右。而且,在语言表达方面,泰森也存在着严重的缺陷。


当一位男士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士有了好感并动了某种念头之后,一般总是先彬彬有礼地与之搭讪,然后再说:"您如果不反对的话,我想请您和我共进晚餐……"但是,如果这位男士换成了泰森,他就会以令人吃惊的坦率方式对那位女士说:"嗨,妞,我是世界拳王泰森,我想和你上床做爱,怎么样?"


更有甚者,他可能在公开表白自己的身份和愿望之前,已把手伸向那位女士的乳房、臀部和大腿中间去了。


在东方人看来,泰森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地痞流氓,这种人在社会上是难以立足的。而在西方社会中,尽管屡次以桃色案件被送上法庭,泰森最终总能化险为夷。因为他是世界拳王,是千万富翁,他有的是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泰森对此深信不疑,因而也就敢恣意妄为。


目前有案可查的泰森最早一次性犯罪记录,是1983年。那时他还没有当上世界冠军。那一次,16岁的泰森到贫民区一家小商店买东西,那位漂亮的女售货员引发了他的非分之想,他按捺不住,一伸手便在女售货员的胸脯上摸一把。


"您这杂种想干什么?"女售货员毫不客气地推开了他那熊一般的爪子。


"妞",泰森咂咂嘴,"你胸脯上这两个玩艺儿……真是好东西!"


"你快给我滚开,要不我就叫警察!"女郎不理睬他,横眉冷眼地呵斥他。


泰森却依然嘻皮笑脸地说:"你跟男人做过爱吗? 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和你试试,我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绝不会叫你失望……"


泰森说着,又开始动手动脚。女郎气急之下,给了他一记耳光。然后转身去拨通了报警的电话。那时的泰森,头脑也跟现在一样愚钝,明明知道女郎已报了警,他却仍然纠缠不休,丝毫没有逃跑的念头。数分钟后,警察赶来,当场将小流氓抓获归案。


成名以后的泰森,由于有了金钱和地位,财大气粗,在性生活上更加放荡不羁了。


泰森昔日的一位朋友--纽约体育专栏作家托斯·杜塞斯曾在他的一本自传中谈到了他和泰森的交往。据他披露,泰森其人好像只有动物性生理需要,几乎没有什么感情的需要,他跟女人的关系,差不多纯粹是生理性的。他喜欢狎妓,而且方式与别的男人不同。有一次,他召了十多个妓女到饭店包了一个房间,玩"性爱马拉松"游戏,通宵达旦地与她们做爱。


1983年2月,泰森与演员罗宾·吉文斯结婚了,这并不是一桩美满的婚姻。尽管吉文斯年轻美貌,却不能栓住泰森这匹无缰的野马,事实上,泰森不会把任何女人放在心上,他依然我行我素,在外胡天海地不论,回到家里,对妻子也跟外面的女人没两样。


对泰森来说,女人只是发泄性欲的容器,吉文斯当然也不例外。他不仅拿吉文斯当做爱工具,还经常殴打她。吉文斯常常被打的遍体鳞伤。按照美国的法律,即便在夫妻之间,也存在着强奸犯罪,但泰森对此却从来不屑一顾。


这段婚姻只维持了8个月便宣告破裂了。离婚之后,吉文斯曾在电视上露面,指控泰森经常虐待她,以暴力伤害她。她说,泰森压根儿就不是男人,而只是一匹种马,一头野兽。


对此一类的说法,泰森已听得很多了。泰森从来都不反驳,他曾私下里对他的朋友托斯·杜塞斯说,他觉得打女人很有趣,是一件乐事。尤其是"当我做爱时,我更喜欢打女人。"


杜塞斯曾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泰森的回答是:"我喜欢听她们痛苦的尖叫,喜欢看到她们流血,这能给我乐趣。"


杜塞斯听了有些不寒而栗。他觉得在泰森眼里,女人根本就不是人,只是和训练用的沙袋、比赛时获得的奖杯差不多。


即使在与吉文斯共同生活的那些日子里,泰森的放荡行为也丝毫没有收敛,至于在闹离婚和离婚之后,有关他的桃色丑闻就更层出不穷了。下面所提到的,只是其中社会影响最大的几起。

1988年8月,泰森在纽约曼哈顿区一家豪华的迪斯科舞厅,见到一位"可意人儿"。当时,这位名叫梅勒·米斯的金发女郎正和女伴们一起跳舞。泰森见色起意,当即挤了过去,与素未谋面的梅勒调情。梅勒并不知道这位黑铁塔般的男人是世界拳王,对他未予理睬。泰森厚着脸皮,见单独的语言攻势未曾奏效,便在下流话中夹杂了一些实质的东西:开始动手动脚。他先抚摸梅勒的手臂,继而又摸她的屁股,然后再进一步试着摸索她的大腿根部……梅勒情急之下,大叫起来:"你这讨厌的黑鬼,赶快滚开,否则我要不客气了!"


众目睽睽之下,如此严厉的斥责使得泰森也动了肝火。一贯脾气暴躁的泰森老鹰抓小鸡般地抓住了梅勒的双肩,使劲一阵乱晃。


"你这不识好歹的臭丫头!"泰森也大声嚷嚷起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迈克·泰森,我是世界冠军,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都为我庆祝,你算是什么东西? 有什么了不起?


泰森说完,甩开梅勒,径自扬长而去。


然而不久之后,泰森被迫去了他本来并不想去的地方--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的被告席上。梅勒向法院控告了泰森,说他对她进行了"性骚扰"。


梅勒向法庭提出:为了赔偿她在肉体上所受的伤害,泰森应支付给她400万美元。


当时,法庭陪审团由5位女性和一位男性组成,陪审团认为泰森"对梅勒无礼"属实,但鉴于情节并不严重,决定判罚泰森向梅勒支付100美元的赔偿费。


梅勒对陪审团判决表示不服,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向泰森索陪精神补偿费250万美元。她的辩护律师也向陪审团发出了呼吁:"鉴于泰森经常性随意骚扰女性","假如我们不来阻止他,谁还能阻止他呢?"


针对梅勒提出的条件,泰森的辩护律师陈述了他的看法,认为这是"赤裸裸的敲竹杠"。


6个陪审团再次进行了合议,最后认定:梅勒不能获得任何精神赔偿,因为"泰森的理智似乎不太健全,所以其行为就像个呆子。"而且,他并未给梅勒造成肉体上的伤害,因此,只向梅勒支付实际经济损失费100美元。


一听到这个最终判决,一直沉默不语的泰森立即咧开大嘴傻呵呵地笑了。他从被告席上站起来,做了一个极其古怪而又滑稽的动作:掏出一张100美元的钞票,顺手往额头上一贴,那张钞票竟牢牢地粘在额头上没有掉下来。


这一举动惹得在场的许多人笑出声来。


事后,一位社会评论家指出,泰森的轻判简直就是纵容他继续犯罪。


1988年9月,泰森在纽约一处收费停车场停车时,一位名叫洛丽·戴维斯的女工过来向他收取停车费。泰森一见这位身材娇小的女工有几分姿色,不禁旧病复发。他在把钞票递给对方的时候,故意晃来晃去,逗弄对方,还借机触碰洛丽的胸脯。


洛丽忙不迭地躲闪着他,他却对她说:"小妞,你干这个挣不了几个钱,如果你跟我上床的话,我给你的钱要比这多得多!"


洛丽小姐以为遇到了疯子,她显得有些惊慌失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泰森却把她的软弱认为默许,竟勇往直前,把美人搂在怀中,就要亲嘴。突然间,他感到手臂上一阵剧痛,原来是洛丽小姐在使劲掐他。一松手,洛丽小姐便滑脱开去,骂骂咧咧地跑了。


几天后,洛丽小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泰森赔偿700万美元的损失费。经过法庭调查,最终判决与上一案例大同小异,因"情节不甚严重",泰森只付了数额很小的罚款。


1988年12月,泰森在一个社交场合里,追逐一位芳龄23岁的女士。由于那一次方式特别粗暴,以至于竟抓破了那位女士的胸部,留下了伤痕。事后该女士立即诉诸法庭,因为铁证如山,无法抵赖,最后裁决下来,泰森付了100万美元的赔偿费才了结此事。


1989年10月,纽约一名夜总会女郎控告泰森,说他用手拧了她的臀部,要求赔偿100万美元……当时纽约一家报纸曾以《谁拧得起如此昂贵的屁股? 》为题,报道了此事。


据一家美国报纸的估计,泰森自成为名人以来,所搞的女人大约已数以百计,这其中大多数是自愿的,她们羡慕泰森的名声与金钱,因此也就没有给他带来什么麻烦。但也有一些人,却出于种种原因,将事情公开抖出来,便制造出不少的桃色纠纷。每逢这种时刻,泰森或少或多地拿一些钱来,便能把事情了结。据泰森的经济人说,这些年来,仅仅为了应付这些桃色纠纷,泰森的花销就已达数百万美元之巨。


在当今的美国社会里,一些名人、明星之类的人物乱拉女人,甚至强奸女性早已不是什么奇闻。大不了花几个钱么,他们是这样看的。泰森也是这样看的。因为金钱的魅力人所皆知。


然而事情也有例外。


这一次,泰森就遇到了这种例外。1991年7月18日他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干下那件蠢事的时候,绝没有想到其结局竟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放荡不羁的"性野兽"


1991年7月中旬。美国印第安纳州印安纳波利斯市。一年一度展示黑人历史、文化成就的"印第安纳黑人博览会"在此举办,与此同时本年度美国黑人小姐选举比赛也拟定在这里举行,来自美国全国各地的23名黑人姑娘已分期先后到达,准备参加角逐。


7月17日,泰森也到达该市。他应邀前来这里,是为了参观博览会,并与参加选美比赛的黑人小姐们一道制作一批电视广告片。对于干此类差事,泰森的兴致很高,整天能与一群如花似玉的小姐们泡在一起,毕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


安顿下来之后,泰森翌日便去了选美比赛的排练场地。他本是一个性急而又不甘寂寞的人,他希望早些见到他的那批合作者们。他更希望那些漂亮的小姐们个个对他垂青。


当天,泰森在排练场地见到了那23名黑人姑娘,18岁的德西蕾·华盛顿也是她们其中之一。她出身于罗德岛州普罗维登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当时刚刚高中毕业,便被推荐来这里参加选美比赛。


由于泰森的名气和少女们的虚荣心作祟的缘故,泰森很快便同她们熟识起来。当时姑娘们正忙于排练,但泰森却显得比她们更为忙碌。据一位黑人姑娘后来在法庭上作证时说,泰森当时"像条章鱼一样,在她们中间穿来穿去,手脚也不闲着,摸摸这个的乳房,碰碰那个的屁股。开初,姑娘们没有发觉他是不怀好意的,便任其尽情施为。后来,吃晚饭时,大家聚在一起谈及此事,才发现泰森的确不像个好人。"


然而,头脑简单的泰森并没有把这一点放在心上。他既然不知羞耻,也就不感到尴尬。


另一位黑人小姐在法庭上作证时说,刚与泰森见面时,姑娘们都争先恐后地要跟他合影。对此泰森没有异议,但却提出了一个使人意想不到的条件:"谁想合影,就必须过来坐在这儿。"他拍拍自己的大腿。


这个条件自然难不倒当今的美国小姐。于是大家一拥而上,轮流坐在"那儿"和泰森合了影。


谁知,接下来泰森又说了一句令满座皆惊的话,他宣布说:"我爱你们,我想和你们每一个人做爱。"


泰森在诸多小姐中,看中了一位最年轻的,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她。她就是最终在法庭上使得泰森身败名裂的德西蕾·华盛顿。


"宝贝儿,你用不着害怕我。"泰森说。


德西蕾·华盛顿摇了摇头,表示她并不害怕泰森。于是,泰森当众亲吻了她的嘴唇。德西蕾没有拒绝。尽管在西方,这是情人的亲吻方式。


"那么,你愿意跟我约会吗?"


"当然愿意。我喜欢看电视或者是一起吃晚饭"。德西蕾高兴地说。


据泰森本人后来在法庭作证时说,当时他曾明确地告诉德西蕾,他跟她约会的确切含义是想跟她做爱,而德西蕾也表示"当然可以,只须事先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就行了。"


但德西蕾本人没有证实这一点。


当天下午,泰森说他曾往德西蕾房间里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直到翌日凌晨1点30分,电话才打通,那时德西蕾已经睡觉了。


当时,泰森的汽车就停在德西蕾的旅馆门前,他是从汽车里给她打的电话。泰森说:他今天已经给她打过好几次电话,他明天就要离开此地,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看看夜景。


德西蕾来自一个球迷家庭,非常崇拜体育明星。她觉得能跟泰森呆在一起是一种荣幸。而这种荣幸是她的家人所不可想象的。她征求了另外两位女友的意见,她们也都怂恿她去。于是她答应了泰森的邀请,还带上了照相机,打算把她与泰森在一起的情景拍下去作为纪念。


当她见到泰森时,泰森已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了。他们刚一坐进汽车,泰森便使劲拥抱了她,还吻了她。她觉得泰森的口很臭,那气味使她很难受。


他们坐着汽车兜了一阵风,当汽车经过泰森下榻的饭店时,泰森停了车,邀请德西蕾到他的房间里去坐坐。据德西蕾后来说,她当时没想那么多,只觉得去坐一坐也行,便跟他一起去了泰森的房间。


进了泰森的房间后,泰森先是打开了电视。然后他们坐下来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泰森随便问了一些有关德西蕾家中的情况之后。泰森突然问了一句:"德西蕾你说实话,喜欢我吗?"


这突如其来的问话,使德西蕾怔住了。过了一瞬,她才说道:"我不了解你,不过,你这人看上去还不错。"


泰森的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又过了一会,德西蕾想要方便一下,便起身去了洗手间。那天正逢德西蕾刚刚来月经,她到卫生间去,取下了已脏的垫子,但却没有新垫子可换,因为她的手提包忘在了泰森的汽车里。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一见泰森,不禁吓了一大跳,因为泰森此时已脱光了衣服,没有等德西蕾反应过来,泰森已饿虎扑食般冲了过来,把她按倒在床上。


当时,德西蕾曾苦苦哀求泰森。她说:"你不要这样,求求你,放开我吧,你这样做是伤害了我……"她一边哀求,一边拼命挣扎,但泰森对她不理不睬,只是反复劝她不要反抗。他开心地笑着,在她的哀求声中强奸了她。


出事25小时后,德西蕾到当地一家医院的急诊室作了检查。该院内科医师约翰·理查林发现,在德西蕾子宫颈口上,有两处被磨损的伤痕。几天之后,德西蕾正式向当地警察局报案:说她受到了性伤害。


两位美人"落井下石"


1991年7月下旬,德西蕾·华盛顿小姐向警方报案之后,当地警方立即派人向有关人员进行了取证,并搜查坎特伯雷大饭店泰森曾经下榻的房间。


警方着手调查泰森强奸德西蕾一案的消息,发布之后,又有一位黑人女士向法院起诉泰森,说他在当年博览会上对她进行"性骚扰",要求获得1亿美元的赔偿费。这位女士今年27岁,名叫露西·琼斯,曾是前任美国黑人小姐。


介于当时泰森刚刚受到德西蕾的指控,处境似乎不大妙的情况,当地报纸在报道此?


有关泰森对她进行"性骚扰"的简要经过是:在博览会期间,泰森曾在公众场合里追逐她。当时她很害怕,只想逃走,而泰森却紧跟在她身后,不住嘴地说一些下流话,还好几次动手摸她的臀部。当她严厉地指责泰森时,泰森还威胁她,并动手殴打她。为此,她向法庭提出指控,并要求泰森赔偿损失费1亿美元。


短短数月之内,前后有两位女士对泰森提出了起诉,有鉴于此,当地司法机关也被迫打破了沉默。8月初,印第安纳波利斯市检察局莫迪塞特宣布:马里恩县法院将于8月中旬成立一个特别的6人陪审团,以审理这两起对泰森的指控,并根据原告和警方提供的证据决定是否对泰森正式起诉--也就是说,泰森被控告之后,是否可以正式立案,将由马里恩县法院这个6人陪审团来确定。


面对这一切,泰森虽然意识到又遇上了麻烦,但也没有特别注意。对他说来,法律和道德都是扯淡的玩艺。在他闹腾得最厉害的时候,这种桃色纠纷甚至每个月都有一次。当时他正集中精力准备训练。为当年11月8日的"世纪大战"作准备--他已向当今的世界拳王霍利菲尔德发出了挑战,而对方也已经应战。泰森一心一意地想重新夺回拳王桂冠,因为那意味着不仅能得到更多的钱,还能搞更多的女人。


8月中旬,马里恩县法院的特别陪审团如期成立,并开始审理泰森被控案。正当此际,又发生了一件对泰森来说是非常不利的事:博览会庆典活动主办人莫里斯·安德林也对泰森提出起诉,指控他在庆典活动期间,前后骚扰了11名黑人小姐候选人,使黑人选美这一传统活动的声誉受到严重损害,并要求索赔2100万美元。由于泰森前往印第安纳波利斯是庆典活动主办者邀请的,而且,在事发之初--德西蕾刚对泰森提出控告时,莫里斯·安德森还出面为他辩护过,因此她这一反目,其影响自然非同小可,在当地曾引起一场不小的震动。


泰森7月中旬来印第安纳波利斯,只在那里停留了36个小时,便先后受到了三起指控,仅这一点,便足以说明他的确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其生活之荒唐已可见一斑。


9月上旬,马里恩县法院特别陪审团作出裁决:将对泰森强奸德西蕾一案进行正式调查,并对泰森发出了传票。9月9日,泰森重返印第安纳州,第一次就本案出庭受审。


自此,泰森开始落入自己挖掘的陷阱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