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嫁衣 悲剧的开始 醉汉色狼(中)

一级佣兵 收藏 2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size][/URL] “他娘的,老子给你脸,你他妈的不要脸了是不是?”她的挣扎和呼喊不旦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反倒是再一次硬生生地被醉汉揽在了怀里,抱了个结实。耳边骂阵的声音再次从醉汉那充满酒臭的口中传了出来。 夜,黑的吓人,看不到魔鬼的脸孔,但是,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从魔鬼的鼻孔中呼出地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



“他娘的,老子给你脸,你他妈的不要脸了是不是?”她的挣扎和呼喊不旦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反倒是再一次硬生生地被醉汉揽在了怀里,抱了个结实。耳边骂阵的声音再次从醉汉那充满酒臭的口中传了出来。


夜,黑的吓人,看不到魔鬼的脸孔,但是,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从魔鬼的鼻孔中呼出地气息渐渐地浓烈了起来。


可能是女人特有的体香,激起了此中魔鬼的欲望,小芒着实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个魔鬼的呼吸声渐渐地沉重和急促了起来。


绝望和无助之中的小芒,清楚地感觉到魔鬼渐渐地已充满了兽性。她试着想要再一次挣脱开魔鬼的双手,可谁知,不知何时,自己的双手已经被醉汉的双手扣了个结实,难以挥动分毫。


眼前的情形,已容不下她太多的顾虑,她也根本不敢去想像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醉汉那充满酒意的头已经贴到了小芒的身上,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醉汉正用恶心的鼻孔趴在她的身上,拼命地吸入从她的身体散发而出的充满体香的空气。


一双手,已经不住地在小芒的身上游离,冷不防地,已经摸到了小芒那丰满的臂部,顿时让紧张的小芒,心情更加高悬了起来。“放开我,你快点放开我,你快点放开我”.....


她极力地嚎叫着,可风雨之中,却总是显得那么的无力,她极力地嚎叫着,可声音,到了最后,却变成了哽咽,变成了苦苦的哀求.....然而,面对绝望,心中仅留的一点希望让她更加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挣脱,可还未挪动几下,便觉身上一轻,自己的整个人,被硬生生地扔在了地上。


“嘿嘿,行了吧,这样的鬼天气,才不会有傻子跑出来呢,你叫吧,叫了也没有用,成全了哥哥,保准让你舒服”。醉汉说话的间隙,已把脸贴到了小芒那一张吓得已经苍白的脸上,嘴角散落的几滴口水让人恶心,身上,浓浓的酒意让人窒息。


风继续呼啸不停,“呼呼”的声音如同鬼魅一般的阴霾,悠远而又嚎啕,四周的墙壁阴深而又冰冷,仿佛让人置身于冰窑之中,任凭严冬的冻风刮进冰窑之中。眼下,刺骨的冷意中,充满着浓浓的酒臭味,醉汉硕大的鼻孔的呼吸声越发强烈了起来。


一只手比之前更加不老实了许多,嘴里还“唔唔”地胡言乱语着什么,似乎正在从满是酒臭的口中,吟唱着小曲,又像是在报怨着什么,然而,声音不大,完全被“呼呼”的风声盖压了过去。


所有的声音,都充满着鬼魅一般的阴霾,像是魔鬼的催魂曲,此时的小芒也已完全静不下心来听他到底在说着些什么,此时的他,只感觉到一股越加浓烈的不安,越加阴深的恐怖和绝望。


连近在眼前的声音都不能完全听清楚,又何况是在怒嚎的狂风中,她撕心力绝的哭叫声呢。


醉汉呼吸声变得如同上了年纪的老人一般,喘个不停,一双手,已经更加变本加励地在她的身上游离,从之间的抚摸,到现在在小芒的身上一捏一捏的,而且,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又粗暴了许多,用一双大手,在小芒的掐捏了起来。


任谁都知道,此时的醉汉,早已被浓浓的欲望所笼罩,而接下来极有可能将会发生的事情,也是小芒可以意料到的,却又不敢去想的。


可人类总是如此,越到危险的时候,越能像几近油尽灯枯的人,回光返照一般地瞬间冷静下来。面对力量之间的巨大差异,狂风和夜色的阴暗,又仿佛杜绝她与外界之间的任何联系,得不到一丝外人的帮助,而面对此时的情况,她也深知,不可硬碰,只能智取。


眼前醉汉的身体彻底地压到了她的身上,可能是喝高了酒,失去了最后一丝的理智,又可能是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一般。


与其说是压,也许这种动作,越像是骑在小芒的身上,半跪着趴在小芒的身上,只是双手却仍然不肯停下,仍然不停地在小芒的身上掐捏着,醉汉那散发着恶臭的嘴巴,和硕大的鼻孔,也丝毫不肯离开小芒那散发着阵阵体香的身体,此时醉汉的样子,倒更像是一只恶心的哈巴狗。


突然冷不防地,天空响来了一声巨雷。“轰隆隆”的声音,压过了所有的风声。


像是天外万张的大鼓齐鸣,给人于震耳欲聋的感觉。人家都说,做贼心虚,仅管醉汉喝高了酒,壮着胆子欲行不轨之事,可那也仅仅只是壮着酒意正浓,强壮着胆子而已。面对方才那一阵足以振聋发聩的声响,顾时让了心虚了不少,也一时间把他给吓了个呆住


也许也正是老天在这一时候出手帮忙,突然间冷静了下来的小芒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醉汉明显地像是被刚才的雷声给惊吓住了,她也深知,这或许便是老天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能不能完全地逃脱,摆脱魔鬼的爪牙,胜与败在此一举。


时间已是非常的紧迫,突如其来的时机,也毫无先预,也更加不能容忍她做出周密的计划。短暂的时间里,她分析了一下情况。


双手都已被醉汉的一只大手扣了个结实,整个人已经完全被压在了地上,上半身,几乎已经动弹不动,而只有双脚还末被扣住,还可以略作挣扎。


可这样的挣扎却定然是丝毫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反而会因此激怒了醉汉,如此一来,自己的处境将越发危险。想到这,原本在自己的心头已经涌起的一线生机,又在自己的分析之下,被无情地抹杀了。仅有的一线希望也已坦然无存,一种甘心与绝望再次充斥着她的内心。


可随知,此时的天空,再次传来了几声更加轰鸣的雷声,比方才的雷声要大上了许多,飘飘忽忽地,像是天外亿万的大鼓齐鸣,又像耳边被硬生生地放了几个超大型的扩音机。


本以为,这样的声音会像刚才,再一次吓住醉汉,给小芒的逃脱留下更多的时间。可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一声的响雷比刚才要沉闷和响亮了许多,可不知为何,反倒是没有再一次地吓住醉汉。


想反地,倒更像是一种催化剂,瞬间激发了醉汉身上所有的欲望。所有的理智在瞬间崩溃,小芒心中仅存的一线希望也在此时瞬间瓦解。


此时的醉汉,像是服用了春药一般,嘴角不时的滴落几滴掺杂着太多酒精的口水,脸色铮狞地笑着,一双手不再扣住小芒的双手,而是转而将她抱了个结实,双腿跪地,将屁股抬得高高的,一张大嘴,已经一口咬在了小芒已经吓得苍白的脸上,任谁都知道,此时的醉汉已真正地彻底失去了理智,任谁都知道,紧接而来的,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醉汉变得疯狂了起来,形势对于小芒来说,也越发危急了起来。可相较于刚才,此时的小芒,身上反倒可以更加自由一些了,双手已经不被束缚了,全身可以活动的地方也多了起来。挣扎之余,她短暂地思量了一下。突然间,她仿佛又找到了一线的生机,脸色变得好看了许多。


她知道,像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当下,小芒也不再多想,将全身的力气全部聚住在了脚下,使出了全部的力量,用自己的双膝盖,狠狠地撞在了醉汉高抬的屁股之下。


而此时的醉汉,正全身心地投入在疯狂之中,岂会对之有所防犯。毫无防备间,当下,被小芒的膝盖用力的一撞,身体仿佛不能控制一般,收不住,一头便撞来。


醉汉撞了过来,也完全在小芒的意料之中,不知为何,此时的小芒反倒更加清醒了许多,在醉汉的头即将撞到小芒的头上时,小芒用力的将头移向了右边,硬生生地躲过了醉汉大头的撞击。


而可能又是天意的安排,小芒本以为想用自己的膝盖将醉汉撞倒,然后,借以机会逃脱,可随之,可能是使出了全部的力量,用力过猛了一些,当膝盖骨撞到醉汉的臂部之后,又借助着力量,撞向了醉汉的跨下。


不知何时,雷声已经消停,风声也渐渐地小了许多,只是冰冷的大雨已经下了起来,淋在人的身上,像是千万支银针一般,扎入人的身体,给人于一种刺骨的冷意。


此时的醉汉,已经倒在了地上,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跨下,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风声渐渐地小了许多,变得轻沉了许多;雷声渐渐地变成了低呜,变得没落了不少;只是雨点儿大上了不少,淋在人的身上,有股从头到脚的冰冷。而此时,醉汉的嚎叫声,在风雨之中却显得格外的狰狞,像是恶魔一般的惨叫。


然而,这样的事情,也是小芒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看着眼前在地上挣扎着几次想要试着爬起来的醉汉,看来,刚才的创伤给他带来的伤害不时,短时间内怕是不可能完全恢复过来,只是这样的结果,对于善良的小芒来说,是自己所不愿意接受的,但是,这也是他自己罪有应得,壮着洒胆,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是上天所不能容忍的。想到这,心中的内疚消散了不少。


但是,时间已容不下她想得太多,眼看着醉汉再一次地试着想要从地上挣扎着扑向小芒,如果自己不能及时的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不知道醉汉会在何时恢复过来,而且,很难保证,在下一时刻他还会试着扑过来,反咬自己一口,如果真是如此,那必定不会有任何的善终。眼下,快点离开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想到这,一股阴冷的感觉不自觉地涌上心头,她也不敢再往下想,当下挣扎着扶着冰冷的墙角想要站起来。


可谁知,刚才可能是因为使出了全身的力气,醉汉是被自己撞到了地上,可自己的膝盖也在自己没有查觉的时候被撞伤了,刚想要试着站起来,逃离这个是非之地,没料到膝盖处传来了钻心的疼痛,毫无防备间,她再一次重重地坐在了地上。


而已经在地上挣扎了多时的醉汉,也仿佛看到了小芒此时的处境,一脸狰狞笑着,那种笑容像是地狱之中的色鬼,不由自主地让人打了个寒颤。


而且更主要的是,此时的醉汉,有好几次已经试着挣扎地爬起来,可能是因为跨上的损伤太过于严重了一些,尽管多次地,他试着想要扑过来,可与他此时的伤情来说,却显得有些儿力不从心。


但是,他却仿佛并没有放弃一般,仍然一脸狰狞地在积着雨水的地面上爬在,一步一步地向着小芒的方向爬了过来。


眼前的情形,任谁都知道,如果再没有能够逃脱,如果在醉汉恢复过来之间,还没有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那么,紧接着,后果也许连此时的小芒也不能预料。


时间已经不容许她再做任何的等待,眼看着只一会儿的功夫,醉汉便已强行向前爬了过来,与小芒之间的距离也只剩下不到一米之间。


当下小芒也不再敢有太多的顾虑,再次扶起了冰冷的墙角,强忍着膝盖处钻心的疼痛,一拐一拐地逃离了开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