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虎王”领导下的“西部刀锋”特种部队

隐藏小兵 收藏 0 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贺兰虎王”王炳军


来源:吴忠日报



■周长江 刘育汉 刘志海/文


■张永进 孙华伟/图


西北,贺兰山麓,烽烟四起。




一场实战背景下的反恐演习刚刚拉开帷幕,一名陆军上校就连续使出“杀手锏”:在高空中,他驾机、跳伞,穿云破雾,实施垂直打击;在湖泊河流中,他操舟、泅渡,乘风破浪,直捣狼巢蛇穴;在戈壁山野,他驾车、指挥,英勇果断,屯兵长驱直入……


他就是“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被官兵誉为“贺兰虎王”的驻吴某“老虎团”团长王炳军。


“虎王”雄姿——十八般武艺征服官兵


王者,不唯有超人之智,亦必有过人之术。


那年,王炳军走马上任之初,身怀硬功的官兵们个个心里直嘀咕:身高1.78米,走起路来疾步如风,但想要给我们当头,没两下子肯定不行,有机会定要比比看。面对一个个期待中含着挑战的眼神,王炳军决定和那些训练起来嗷嗷叫的虎兵过过招。


黄河之畔,某古战场,旌旗猎猎,鼓声如雷。部队组织的专业尖子兵比武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这时,穿一身迷彩服的王炳军来到射击竞赛区。“砰砰砰……”随着一阵步枪响,被官兵誉为“神枪手”的士官杨顺安一个点射之后,百米以外的人形靶上露出了5个分布均匀的弹孔。“打得不错,我试一下!”。在场的官兵们循声望去,只见王炳军手持步枪,疾步走向射击位置。卧倒、瞄准、射击,干净利索地做完一连串的标准动作后,只听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过,子弹像长了眼睛似的直飞靶牌。报靶员声音洪亮的报告:5发全部命中,10环,靶心开花。短暂的平静之后,在场围观的官兵发出阵阵喝彩。于是,王炳军五弹中靶心的消息不胫而走。


对此,正在另一个训练场组织考核的干部何健却不屑一顾:“枪打得好,没子弹时就成了烧火棍,关键时候还要靠咱这飞刀。” 话毕,一扬手,一把匕首“嗖”地一声扎在了10米开外一棵腰身粗的柳树上。


这次,王炳军使出了看家本领。何健定下规则,8米之外刺中一个碗口大的西瓜为赢。王炳军说:“一言为定!”


量好距离后,何健第一个出手,一把匕首刺进了西瓜的根部。轮到王炳军了,只见他右手紧握匕首,“嘿”,随着胳膊向前迅速一甩,一抹寒光闪过,刀子深深地刺进了西瓜的中央。


“不仅准,而且力度很大,西瓜外面只露出了刀把。”事后,何健谈及和王炳军的飞刀较量,脸上流露出钦佩之情。


如果说,王炳军露出的这两手使官兵大开眼界。那么,他在悬崖峭壁上表演的攀登绝技,则更令人叹服。


贺兰山深处有一处高约百米的悬崖,因山体极其险峻陡峭,被官兵称为“天墙”。在部队攀崖者中,人送绰号“山颠壁虎”的刘进一直是领军人物。


“没有绳子怎么办,不用保护爬爬看。”王炳军见官兵像刘进那样系着保护绳贴在崖壁上爬,跟着挽起袖子,嘴叼尖刀,手脚并用,慢慢地蹬上了“天墙”。


令刘进没想到的是,只一会儿工夫,王炳军就几乎和大伙同时爬到了山顶,并且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一次次武场“亮剑”,让王炳军声名鹊起,“不管体能技能,他都很厉害”。对此,有人感到好奇:“王炳军一身本领从何而来?”有知情人透露,王炳军的十八般武艺,都是“偷”着拜师练来的。只要是大纲规定的指挥员训练课目,他项项成绩优秀,年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优等指挥员。


官兵们打心眼里服了,“我们部队从抗日战争时期就被誉为‘老虎团’。部队首长技压群雄,‘虎王’当之无愧。”在王炳军的感召下,练兵习武成为军营时尚,爱尔纳国际侦察兵竞赛“卡列夫勇士奖”获得者何健、军区“爱军精武楷模”黄和平等一大批精武尖兵脱颖而出。


“虎王”壮胆——在复杂天候和地域锤卒砺将


碧波荡漾的沙湖,享有“塞上明珠”之称。


2004年春末,王炳军在这里扎下了野外练兵的军帐。为了进一步提高侦察兵的野外作战能力,他当起了泅渡游泳训练的“武教头”。一日下午,官兵们训练归来,拖着疲惫的身子。正当他们准备好好做一个美梦时,值班员却吹响了急促的集合号。


天,不知何时飘起了大雨。帐房外,官兵的衣服被雨淋透了,队伍中有的人冷得直发抖。这时,队列前站着犹如落汤鸡的王炳军发话了:“战争不会选择天气,有胆量的跟我进行游泳训练去!”说完,他三下五除二脱下迷彩服,纵身跳进了身后的湖水中。官兵们惊呆了,但瞬间生出的埋怨和惊讶被徒增的豪情所代替,他们一个个迅速扒掉衣服,光着身子向冰冷的湖水扑去。那天,王炳军和官兵在水里游了一个多小时。事后,正是靠这种不近人情的训练,使官兵们练就了热不怕、冷不惧的强健体魄,在参加军区组织的泅渡游泳比武中一举夺魁。


“平时敢冒险,战时才保险”,这是王炳军的口头禅。肩负重任,他常常向险境挑战。


2005年元旦,朔方边塞银装素裹,滴水成冰。王炳军一声令下,部队兵分多路,浩浩荡荡从营区出征,向茫茫戈壁进发。当官兵昼夜行军四天三夜,200余公里的路程走了一大半时,沙尘暴怒吼着骤然而至,长长的行军队伍瞬间被淹没在一片沙海中。


“首长,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找个地方让大家避避风沙吧。”在呼呼直叫的风沙中,作训股长眯着眼大声提醒着王炳军。


“现在让官兵多吃苦,才能保证他们日后打起仗来少流血!”。王炳军扯着嗓子,语气中肯而坚定。


天气突变,狂风肆虐,黄沙飞舞,能见度不到20米。官兵们以为要原地休息了,可王炳军却临时设置敌情,并下达了进攻命令,逼着大家在恶劣天气条件下完成了遭敌伏击、情报侦察、进攻战斗等20多项课目的演练任务。


为进一步提高部队作战能力,王炳军又做了一件让人不可思议的事。


2006年深秋,部队组织夜行军。当时针指向晚上12时,参谋长找到王炳军请示宿营地点。


“前方有一个坟区,今晚就在那里宿营。”


听到这个消息,有的官兵嘴里咕哝着:“半夜躺在死人墓中间,谁有那么大的胆子,能睡着吗?”


然而,王炳军却边铺被褥边说:“要想打胜仗,就得有个好胆量,今晚就是要锻炼大家的心理素质。”


那夜,面对四周漆黑、杂草丛生和猫头鹰啼叫的坟地,许多人失眠了。但日后许多官兵谈及晚上孤军作战的经历,都称是坟地宿营壮了胆。


多年间,山岳丛林、沙漠戈壁、高原寒地、湖泊沼泽,西北五省区的野外复杂地域,都留下了王炳军锤炼精兵的足迹。在一次次“冒险”训练中,官兵们的战斗精神和部队实战化训练水平得到了提升,多次圆满完成了各项军事任务。


“虎王”蓄力——钻研兵法,踏出胜利之路


在王炳军的记忆中,一次败走麦城的经历至今让他刻骨铭心,以至于现在“每天再忙再累,都要抽出半小时用于战法研究,节假日和出差也雷打不动。”


那年深夜,王炳军突然接到上级下达的应急机动作战命令,他立即调兵遣将,率领部队向集结地奔赴。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战斗的第一枪还未打响,“敌方”一支特遣小分队就将王炳军先期派出的侦察兵“生擒”了。“人员轻易被俘,整个行动失败。”导演部给出了最后的定论。


面对这个结局,许多指挥员抱怨:“对方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而王炳军的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谋略关乎输赢,战法决定胜负——这句话看来不假。痛定思痛。他找来《孙子兵法》、《谋略学》、《作战指挥学》等40余部军事书籍进行悉心研究,与军队5所院校的有关专家教授建立联系,共享最新军事理论研究成果。一年过后,他撰写的20多篇论文在军区级以上学术刊物发表,编写的4本训练教材被总部推广。


这时,底气十足的王炳军准备在“摔跤的地方原地爬起”。


茫茫戈壁,部队组织官兵进行对抗演练。敌我集结中,他故意设置遭敌偷袭、部署割裂、机动受限等险情,以此提高首长机关的运筹指挥能力;进攻战斗时,他又摆出攻击未果、抗反失利的战场危局,锤炼各级指挥员险中求胜的本领……面对复杂环境下瞬息万变的战斗态势,官兵们的应对能力得到了进一步增强。


是夜,诡秘的“红军”发起了代号为“刺客”的军事行动,“蓝军”立即排兵布阵。当“红军”到达作战地域,准备以声东击西之势摧毁“蓝军”后方指挥所时,没想到的是,机智的“蓝军”利用调虎离山之计,将他们困入早已布下的“口袋阵”。“红军”不战而败!王炳军终于以赢家的姿态挥起了胜利的旗帜……


踏出了胜利之路的第一步,王炳军的目光又向打赢“战争”聚焦。


战斗射击一直是制约部队训练成绩的一个“瓶颈”问题。于是,王炳军借鉴国际“猎人学校”组织战斗射击的方法,开始摸索更为科学的、实用的射击训练路子。


一个星期后,他的“王氏射击法”诞生了。令官兵们惊奇的是,这种射击训练方法打破以往“定米数”、“出死靶”的惯例,而是采取“不同距离、任意出靶、灵活射击”的方法进行训练,在教学大纲上根本找不到。


“不试不知道,试了真叫妙”。“王氏射击法”展开试验性训练后,大大提高了官兵动态射击技能,二营不仅在短时间内甩掉了“光头”的帽子,而且在一次上级的抽考中还成建制打出了合格率96%的优异成绩。


创新带来的甜头,给了王炳军无穷的动力。他提出“简单课目不能简单训练,营区课目要到野外训练”,先后把摩托车驾驶由一般道路改为沼泽泥潭、弹坑、木桥等复杂道路,把攀登训练由营区爬楼变为实地攀崖……研究改进的10余种训练法得到了上级肯定,并被广泛推广。


部队荣誉室里,7面总参颁发的“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奖牌,兰州军区“岗位练兵、岗位成才”比武竞赛17个第一的金牌,印证着王炳军的功绩


“虎王”点将——麾下群体成为军中精锐,沙场征战捷报频传。


一次二等功,五次三等功,兰州军区“学习成才标兵”,第十一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


面对取得的这些耀眼荣誉,王炳军没有自满,“虎王”的责任促使他必须带出虎虎生威的劲旅。


2003年,王炳军向党委一班人提出抽调训练尖子进行“魔鬼训练”的建议,并被采纳。可当王炳军将严酷的训练课目和组训模式呈报上去时,个别常委心存疑虑地说:“像这样高强度、高危险性的特殊训练,我们的官兵能不能承受?”面对疑问,王炳军对他们说,实施“魔鬼训练”的目的,就是要培养出一批能适应实战需要的“小魔鬼”。很快,王炳军展开了“魔鬼训练”。冬来,他带领尖子兵穿背心、短裤负重长跑;夏至,他和战士一身棉衣进行实地攀崖;战术训练,全部真枪实弹,在机枪扫射下迂回攻击……经过严酷的训练,他先后带出了30余名英勇善战的“小魔鬼”。两年下来,“小魔鬼”又培养出上千名战斗骨干,部队实战化训练水平得到了质的飞跃,一时间涌现出了“空中能跳伞、武装能泅渡、陆地能驾车、网上能指挥”的战斗群体。


2005年,10余名官兵挺进贺兰山腹地,斗风沙、战酷暑,在野外复杂环境中连续作战三个昼夜,成功“歼敌”数百人,以英勇顽强的精神创造出了以少胜多的神话。


2006年,部队受命参加实战条件下军事演习,面对瞬息万变的战况,各级指挥员以超人的胆识挑战险情,受考的32个课目中,有22个达到优秀水平、9个均在及格以上,夺得演习桂冠。


2007年,“魔鬼训练”骨干原班人马在无给养保障的情况下,凭借过硬的野战生存技能,徒步穿越山岳丛林、戈壁沙漠,捣毁“敌特”分子据点12个,创下了零伤亡的历史纪录。


……


一个个数字,一个个战例,谱写着“虎王”传奇。王炳军麾下的部队已成为享誉军内外的“西部刀锋”,为和平刻下壮丽的图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