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十章 统治阶级之升降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4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3.30”事变已经过了半个月,杜金平静地等待着对自己的宣判,他在空军部的职务暂时中止了,叶部长命他在家里待命。王家大院成为了监狱,几个门都有禁卫军把守,出入受到了限制。每天都有王家的成年男性被带走,一些人又回来了,一些人则再没有回来。王家在政军两界职务较高的几乎被一网打尽。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3.30”事变已经过了半个月,杜金平静地等待着对自己的宣判,他在空军部的职务暂时中止了,叶部长命他在家里待命。王家大院成为了监狱,几个门都有禁卫军把守,出入受到了限制。每天都有王家的成年男性被带走,一些人又回来了,一些人则再没有回来。王家在政军两界职务较高的几乎被一网打尽。王致中的被捕,意味着王家和司马家一样,正式退出了帝国的历史舞台。这点杜金看的很清楚。王家和龙府一样,是一个个独立的院子组成的,每天都有保安总局的警探抄家,女眷们哭哭啼啼,但他和王莺住的院子没有被抄,他担心住在西区的老娘没有人照顾,向看守提出,当天老母亲被接来王府,但他却不准离开一步。

沉下心的杜金每天都看报,报上没有王家的消息,但有半个月来发生的大事。东海事件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双方没有再发生军事冲突。扶桑一个代表团已经抵达帝都,杜金知道这是谈判银鲨岛事件来的,但尚未进一步的报导。军队长了工资,军人的残废金和退休金也增长了。增资幅度是近年最高的,平均达30%。也许将官会有更多的增加,这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大批跟随龙行键的人被提拔重用,一些人杜金认识,但大多数不认识。杜金知道,这是龙行键巩固新政权的必要手段,从军队起家,依赖的还是军队!杜金不由得想,那个曾经是他喜欢、尊敬甚至有点崇拜的同学已经完成一名优秀军事统帅到政治家的转变了。佐证不止是稳定军队的措施,昨天报上刊登的最高军政委员会要求贪官向监察部自首的通知不就是最好的证明?肃贪真是妙啊,几乎每个统治者都祭起这件法宝,就像神话小说中仙人手里的万能宝贝,从轩辕台到轩辕磐,现在落在龙行键手里了。不用问,龙行键将利用肃贪一事打击异己,消除反抗。

“这些都和我没关系啦。”杜金忽然想起他喜欢的一本古代小说上的名句,“乱哄哄你方唱罢他登场------正是帝国这几十年来的真切写照啊。”

杜金在初夏的阳光下痛快地打了几个喷嚏,将报纸丢在废纸篓中,起身到院子里。

院子里异常安静。平时这时候总有人来找王莺,在院子里叽叽喳喳,杜金不愿意让母亲知道王家真实发生的事,母亲眼睛瞎了,但耳朵灵着呢。

当杜金今天的第一包香烟剩下三支时,院子里有了动静。“杜将军,最高军政委员会请你去。”一名禁卫军少校站在杜金的房门外大声报告。

“总算来了。”杜金将半截香烟拧灭在烟缸里,“请稍等,我跟老母亲说一声。”

“不必了。龙帅时间太紧,请杜将军体谅。”

“你是说龙行键找我?”杜金有点不相信。

“是的,我奉龙帅之命而来。”少校催促道,“快走吧。”

不由杜金不信,少校直接将其带进太阳堡龙行健的办公室。杜金是第一次来皇宫,曲折如迷宫般的楼梯快将他转晕了。也许皇帝是怕人行刺才将皇宫建成如此诡异的布局吧?杜金想起一本古籍上讲的寓言,一家富户拥有很多财宝,总担心被窃,制造了最为牢固结实的箱子,配上最安全的锁头,放在自己的卧室里。不想强盗进屋,根本不去撬箱子,而是直接将箱子抬走了。这个故事是不是为轩辕家量身打造的呢?王家是不是也是故事的主角呢?直到进入龙行健的办公室,杜金才收回发散的思维。

屋子里有三个身穿便服的官员在汇报工作,已经结束了,起身向龙行健告辞,龙行健将他们送到门口,回身和杜金握手,“坐吧,我时间太紧,不能多谈了。”龙行健扔给杜金一包烟,“周峰提议让你去陆军部,担任装备局长,没问题吧?”杜金下意识地回了声没问题。他到空军部时间并不长,可以说刚进入状态,又要换岗位了,“陆军报了个雄心勃勃的装备更新计划,”龙行健罕见地点了支烟,“知道主战坦克的换代时间吗?我跟你说,我不会让大规模战争再次爆发,但前提是保持国防军在亚伦大陆的绝对优势。你的任务不仅在我的指导思想下做好陆军的装备更新计划,而且要研究军工企业的转型工作,如何既保持强大的研发生产能力又能转入民用生产?要从这里面节约一大笔资金出来。兰斯联邦战后这方面的体制对我们是有借鉴意义的,你可以带人去兰斯实地调研一番。”

“是。”杜金很正规地接受任务。

“不用急,时间你来定。”龙行健说,“我提议晋升你的军衔,军政委员会通过了,给肩章的星星换个颜色吧。”杜金现在的将军的最底层。

“我没想到。”杜金看龙行健似乎准备结束召见了。

“没想到什么?”龙行健问。

“我以为我会被逮捕。”杜金实事求是。

“我不搞株连。司马的妻儿父母我都下令释放了嘛。王家的事和你没关系,除非你自己出问题。叶嘉鹏对你的评价是不错的,你的晋级是自己努力的结果,跟我没关系。”

“我可以看看司马吗?”

“可以,假如你有时间的话。”龙行健摆摆手,“找齐平即可。”

杜金敬礼,转身退出房间。在楼门口他遇见了齐平。“杜金啊,多咋来的?走,到我那里坐一会。”不由分说,齐平将杜金拉到他的办公室,齐平的办公室离龙行健的不远,在同一层,转两个弯就到了。

“喝点什么?”齐平问。

“不用。什么也不用。”杜金感到嗓子发干。自白雀园事件,杜金自己便将自己开除出龙支队了。

“来点葡萄酒吧。据说很养人。人到中年,健康第一啊。”齐平看起来很悠闲,给杜金倒了半杯红葡萄酒,自己也倒了点,举杯示意,呷了一口,“这是兰斯大使馆送给龙帅的,50年极品啊。”齐平将酒杯放下,“杜金,过去的事不要搁在心上了,从根子上算,你我都是龙帅的人,龙帅一直没把你当外人,这点,和司马雪岭是不一样的。”

杜金漠然。自从监狱出来重新当上海军陆战队的普通士兵,杜金就不再想着投靠谁了。

“你有心事?”齐平问。

“没有。龙帅调我到陆军部了。”

“好事啊。过去是副职,现在的正职了嘛。陆军每年上百亿的采购权可都在你手里呢。龙帅最恨贪污,这点你可要把牢了。”

“请齐总管放心。”杜金答道。

从太阳堡出来,杜金打消了看望司马雪岭的事。直接回家了,他准备休息一天,明天找周峰报道。天气已经热起来,杜金解开了军服的风纪扣,刚才谢绝了齐平,现在只好自己打车回去了。走了半晌,终于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将自己带回了家。

走的时候没见王莺,走后王莺当然担心,这几天王家简直是生活在恐惧中,轩辕寂为帝时也没这样恐惧过。王莺当然担心杜金一去就不再回来。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为难我什么?”杜金一面向母亲的屋子走,一面回答妻子。

“龙行健真的见你了?”

“哦,是啊。待会儿再谈。”杜金闪身进了母亲的屋子,十五分钟后出来,见王莺仍等在院子里。

“他见你干什么?你倒是跟我说说啊。”王莺自有了儿子,和杜金的感情好了许多,现在的追问,更多的是对丈夫的关心。

杜金将龙行健召见的事讲了。王莺兴奋起来,“这么说,龙行健仍把你当自己人,太好了,太好了。”她兴奋得直搓手,“这我就放心了。”

事实上并没有放心。当晚王莺便将麻烦带给了杜金,族里的几个女性长辈找上了门,请杜金向龙行健说情,开释她们被关押在保安总局的丈夫和儿子。从家主王致中到王榭、王祖禄,包括医院里躺着的王宁,王家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被请到保安总局喝茶了,连探视都不让,女眷们不可能不着急。

但杜金拒绝了她们的要求,“龙行健不是可以用私交可以打动的人。我了解他。再说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了私交。”杜金给王致中的太太哈氏解释。

王致中的正房夫人却不是一般人,她姓哈,出身也算高贵,更主要的是她不是那种传统的女性,丈夫的事她可以当一半的家。

“没有人不讲私情。”哈氏坐在王莺给她搬过来的椅子上,“小杜啊,你是王家的女婿,也是王家的人。现在王家有点小小的磨难,会过去的。龙帅记恨老爷在他落难是没有帮他说话,这个我理解。可是凡事要讲全面。当年他落入蒙吉的酷网,没有老爷冒死为他奔走,他能活出来?人不能忘恩负义啊。再说,阿林和他也算朋友,如今连阿林也不放过吗?阿林可没得罪过他。”

“三哥怎么了?”王林在他这辈中行三。

“今天被监察部传讯了,现在还没回来。”说话的是王林的母亲,杜金见王林的媳妇卢氏也在那里哭。王林可是王家的财神,如果王致中是王家在政坛上的大树,王林就是王家的金库。什么样的家族,没有钱一样玩不转。“难怪她们着急,”杜金想,“婶婶们,我确实在龙帅那里说不上话。我们之间的事阿莺是知道的。”

“杜金,你是不是以为王家完了?”哈氏盯着杜金,“告诉你,王家没完,以后也不会完。龙行健算什么东西?一个暴发户罢了。他敢将老爷怎么样?逼得急了,大家鱼死网破。”哈氏被杜金慵懒的态度所激怒。

“那你们就找龙行健去吧。”杜金想起自己在王家所受的冷遇,不禁涌上报复的快感,“如果你们觉得可以搞掉他,我很乐意看江山再次易主。”他闭上眼睛,不再理那帮婆娘,对她们的吵闹充耳不闻。

“阿金,过去家里多有对你不住的地方,我清楚。可是这几年家里对你不薄吧?在这关键时刻见死不救,不合适吧?”

杜金睁开眼,见屋子里只剩了妻子一人,“阿莺,我说了你可能不信。如果说有谁了解龙行健,我恐怕是帝国十亿臣民中有数几个中的一个。我和他一间屋子里住了七年啊,从不懂事的孩子到走上战场。这个人啊,如果说他不讲情面,那有些冤枉他,如果说他讲情面是高看他。他根本不懂什么人情世故,在他眼里,只有称职与否,他带兵多年,非立功者不得提升。我刚进龙支队时,自觉得与他是莫逆之交,除了周峰,还有谁是他的朋友?那时龙支队已小有规模,他手下近千人了,我养好伤,想跟他要个中队长当,被他一句话就顶回来了,‘想当中队长,可以,拿战功来。当好士兵,我升你班长,当好班长,我升你排长,当好排长,我就提升你为中队长。’当时只有我们两人,没把我臊死。后来我到周峰的大队,还是周峰提我当了班长。在他手下干,只要有功劳,肯定能升。哪怕你根本不理他,哪怕你骂他祖宗,都没关系。但绝不能拉关系。周峰升的快吧?那是周峰自己干出来的,绝不是龙行健的照顾,这点我清楚。阿莺,知道龙行健为什么得军心了吧?你家的事,我不吭气,也许比吭气更好。为什么?王家经营多年,司法部,监察部都有朋友故交,即使进入司法程序,总有人念及王家的面子。如果我说了,龙行健一定盯死了王家,再想打马虎眼,难啦。”

“都说蒙吉是酷吏,龙行健才是。照你这样说,他很快就会完蛋的。帝国高门,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谁支持他?”

“谁支持他?”杜金吃惊地望着妻子,“没人支持他能政变成功?除了他,谁敢站在禁卫军的枪口下策反部队?谁支持他?军队!情治机关!几大高门,能对抗军队?”

“军队也是贵族子弟的天下!军队也不是真空!”

“看到最近军队的人事变化了没有?他在提拔,大批的提拔,给军队晋升工资,提高退伍军人的待遇,这些为了什么?稳定军队!我敢保证,等他认为可以了,那些他不喜欢的将领将会被赶出军队,其中,你所说的贵族子弟绝对是大头。他出身贫寒,对贵族有天生的仇视------这样也好,在他手下干,安心,只有当好差,用不着想别的邪门歪道。”

王莺吃惊地看着丈夫,“照你说,我叔叔回不来了?”

“难。”杜金笃定地说,“阿莺,我活了四十年,总算琢磨出一个道理,靠谁也不如靠自己。王家像在先帝手里呼风唤雨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如果老老实实熬过这一关,至少不至于落到司马家的地步,如果------,那就自求多福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