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后序 中国新纪元 二十四 进攻之前

ls1030 收藏 8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size][/URL] [内容简介] 在荣市,还有一批记者、文工团和一些由大学生组成的实习记者、志愿者,他们原本也是想去河静的,但是为了这些大学生和记者们的安全起见,上级不让他们去荣市。只有军队的战地记者,才能去河静前线拍摄。 突然,从那些文工团战士中冲出一个十五、六岁的漂亮姑娘,她冲着李玲玲喊了声:“玲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在荣市,还有一批记者、文工团和一些由大学生组成的实习记者、志愿者,他们原本也是想去河静的,但是为了这些大学生和记者们的安全起见,上级不让他们去荣市。只有军队的战地记者,才能去河静前线拍摄。

突然,从那些文工团战士中冲出一个十五、六岁的漂亮姑娘,她冲着李玲玲喊了声:“玲姐!”

李玲玲转头一看,高兴的喊了声:“小杨!怎么是你啊!”这个小杨姑娘名叫杨燕,正是杨文全的女儿。

杨燕看到李玲玲,非常高兴,她问:“玲姐,你怎么来这里啊?”

“我想去河静看一个老朋友,不过都没有车过去。”李玲玲回答说。

“玲姐,没事,你就跟我们的车去吧!只要老吴点头就可以了嘛!”杨燕说道。

最后,经过吴浩田的同意,李玲玲和两个妹妹决定跟那些文工团战士一起去河静防线一带。

她们几个跟着文工团战士一起来到河静防御工事内,前线的中国、老挝联军战士们看到过来一批漂亮的姑娘,自然一个个都非常高兴。

文工团的团员们给前线战士带来精彩的表演,当天晚上,河静工事内热闹非凡。

王欣华和江颖两人坐在一张板凳上,正在兴高采烈的观看精彩的表演的时候,突然一个文工团员花容失色,大喊了声:“蛇!”

一条硕大的眼镜王蛇扭动身躯,飞快的游来。那条大毒蛇长约四米,它刚刚从外面回来,看到“自己的窝”内突然多了很多陌生人,它的脑袋立了起来,一条长长的信子从三角形的脑袋中吐出,把那些文工团的女战士吓得纷纷蹦跳起来。

一个战士走过来,敲开一个煮熟的鸡蛋,丢到它面前。那大蛇一口就把鸡蛋吞下去,再游到另外一个战士面前。另外一个战士也给了它一个鸡蛋,大毒蛇吞掉鸡蛋,又向其他人讨吃的东西。大蛇饱餐一顿,游回到一张由弹药箱铺成的“床铺”下面去休息。

看着硕大的毒蛇,杨燕不解的问一个战士:“你们怎么不打死它啊?多吓人啊!”

那个战士笑着说:“这里的蛇不能打,打死它会有更多的蛇来报复!只要你不惹它,它也不会咬你。而且有蛇在,就没有老鼠。在这里,我们只能和这些动物共同生存。”

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喇叭里传来声音:“各个战斗单位做好准备,越南人又要发动进攻了!”

得到通知的各个基层作战部队迅速赶往他们的防御阵地,在阵地内等到那些前来送死的越南人。

外面一片漆黑,雨下得很大。越南人准备利用雨夜对我军的阵地发动疯狂进攻,他们一直以为,黑夜才是属于他们的。可是越南人没有想到的是,由于红外夜视仪、微光夜视仪和红外热成像仪的使用,使得黑夜不再是属于越南人。

首先发威的是120mm、130mm多管火箭炮,炮垒内的火箭炮在前头的火炮观察员引导之下猛烈开火,火箭炮发出连续的“嗖嗖嗖”声,一条一条火龙呼啸着扑向冲来的越南人。

这次,越南人是有备而来,他们对那些民兵进行一段时间的训练,再派遣一批狂热的军官和士官进入民兵之中带队。自然,那些民兵后面还是架起机枪,以防他们调头回冲。在那些狂热的正规军军官和士官的带领之下,越南民兵呐喊着,拿着锄头、木棍呐喊着冲向中国士兵的阵地。一排排火箭炮弹呼啸着飞至越南民兵人群的头顶,半空中出现的无数火球瞬间就把大批越南民兵带进地狱之门。

伴随着炮弹的爆炸,远处各个地堡、碉堡内射出一串串火舌,飞蝗一般迎面扑来的子弹把大群大群只经过短暂训练,没有什么躲避枪林弹雨经验的越南民兵像收割成熟的稻谷一般纷纷割倒在地上。

中国阵地上的身管火炮也发出怒吼声,一颗接一颗火球“嗖嗖”而来,重重落在地面,活的人和死的死尸一起被炮弹的爆炸撕成碎片,各种碎肉和血水伴随着泥浆飞上天空。

这简直就不是战斗,这是一场杀戮!那些手里只有锄头和木棍的民兵被驱赶着冲在最前头,然后成片成片倒在地上。后面跟的才是拿着十九世纪老式步枪的民兵,不过他们连中国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就被交织的火网死死笼罩住头顶,随后密集的炮弹落进人群之中。

不计其数的火箭炮车打完一个齐射,随后补给车给他们装填上弹药,接着又是第二个齐射!

合理的布局,使得距离中国阵地五百米到八百米处是各种火力集中的地点:火箭炮、榴弹炮、加农炮、轻重迫击炮和轻重机枪的火力都能密集的横扫这一区域!

看着急促射击的炮手们,连续的爆炸声又勾起李玲玲当年和日军激战时的那一幕一幕往事。这里的战士们,把她当成文工团员了,当然不会让她进入前沿阵地工事内。虽说躲在钢筋水泥的碉堡内射击还是比较安全的,不过万一越军中有狙击手夹杂在民兵之中,以他们的枪法还是能把子弹送进枪眼之中。也就是那些越南狙击手,在这段时间造成一百多名中国士兵和一百多名老挝士兵的伤亡。

李玲玲丢下两个妹妹,往前沿阵地赶去。虽然有不少负责后方安全的中国和老挝士兵在巡逻,阻止那些后勤的战士进入前线,不过凭借李玲玲的身手躲开那些士兵进入阵地,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走到一处位于高处碉堡内的重狙击枪手阵位。正在向敌人射击的狙击手听到后面的动静,他转过头一看,只见上来一个“女文工团员”,他连忙大喊道:“同志,不要上来,这里危险!”

“小同志,我也是狙击手呢!”李玲玲笑着对那个战士说。她看了一眼这个碉堡内部,之间里面两个人,虽然有两支重狙击枪,可是在黑夜中远程射击,一支枪得两个人,一个人负责观察引导,另外一个人瞄准射击。听李玲玲说自己是狙击手,那两人将信将疑的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毕竟他们还要进行激战,对那些随时可能出现的越军狙击手、火箭筒手和迫击炮手进行狙杀。

李玲玲见到另外12.7mm重狙击枪没有人操作,她走到那支狙击枪面前,戴上夜视仪,熟练的操起狙击枪。她一下子就找回十多年前的那种感觉,在没有人引导的情况之下她通过瞄准器找到一个目标,那是一个越南狙击手,正躲在民兵后面,趴在地上往中国阵地这边慢慢爬过来。

“好了,逮住你了!”李玲玲笑了一声,她瞄准那个家伙的脑袋扣动扳机,一枪就把那个家伙的脑袋砸得稀巴烂。打得上瘾的李玲玲连续开枪,又一个越南狙击手、一个火箭筒手和两个迫击炮手在她的枪下毙命。

她发现那些越南民兵当中,有些冲得特别凶猛的家伙。从夜视仪中虽然看不清楚那些人身穿军装,不过从他们的举止之中她判定那些家伙肯定是越南军官!李玲玲毫不犹豫连连开枪,一个接一个越南军官的脑袋被打成烂西瓜,像木桩一样直挺挺倒在地上。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杀戮,混杂在越南民兵之中的那些狂热的越南军官和士官几乎损失殆尽,剩下的那些民兵本来就已经承受极大的心理压力,眼见那些军官一个接一个变成躺在地上抽搐的尸体,他们的心理彻底崩溃,纷纷调头就逃跑。

见到民兵如潮水一般败退下来,背后的越南正规军的机枪手连连开火,把败退的民兵一串一串射杀。不过越南人那点火力根本就阻挡不住潮水般败退的民兵,很快,那点少得可怜的越南正规军也被汹涌的人潮所吞噬,一起加入溃退的行列之中。

炮兵在火炮观察员的引导之下,调整角度,炮弹的弹道向着越南人溃退的方向延伸,一团团火红色的死神无情的追赶那些溃退的越南人,把他们的血肉之躯撕成碎片。

越南人的噩梦远远未结束:大批59-Ⅱ时坦克和北京212武装吉普车从两侧追杀出去,跟随在越南人背后猛烈扫射,把大批大批来不及逃跑的越南人撂倒在地上。

越南人的偷袭被发现,变成强攻,他们的进攻计划再度失败,只丢下一万多具尸体和一万多躺在地上哀号的伤兵狼狈逃窜。那些躺在地上挣扎哀号的伤兵,不久就被彻底解决痛苦:坦克和吉普车冲过来,把他们碾压在宽大的履带下,沉重的车轮之下,碾成肉饼。

大获全胜的中国、老挝联军欢庆胜利,尤其是那些老挝军人,现在已经是到了只要见到越南人就极度兴奋,比打了兴奋剂还兴奋,只要一杀越南人,他们就像吃了开心果一般开心的地步。

李玲玲回到后面的主坑道内,她还是没有找到二虎。而在此时,二虎正带着老挝游击队员,在山区阻挡另外一支越南人军队的偷袭。

越南人屡次进攻屡次失败,阮文灵只觉得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他知道,一旦雨季一过去,中国军队将会毫不犹豫的向越南南部发动进攻。

屡次攻击失利,那些拿着锄头和木棍的民兵也差不多都死绝了,剩下的民兵,可都是手里有枪的,阮文灵还真舍不得让那些民兵再去送死,他知道进攻是根本没有用的,还是防守吧!有那么多民兵,加上正规军,现在越南的兵力达到千万人之多,在防御战之中,以千万大军抵挡中国、柬埔寨和老挝三个国家的联军,还是足够的,这三个国家的联军人数全部加起来,都不到自己的一半多!

越南人停止进攻之后,中国士兵也获得了短暂的空闲。还有四个多月,雨季就要过去,一旦雨季过去,到时候中国、老挝联军从北面往南部进攻;印尼特别行政区军队,将从东南部登陆进攻;柬埔寨部队,将从西南方向进攻。那个时候,三路大军的夹击,将可以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把越南彻底肢解!

西部的山区,也基本上不会再有什么越南人过来。二虎带着那些老挝游击队员,在那里也很无聊,而且他们在那里不像在河静,有坚固的钢筋水泥工事可以挡风挡雨,那些山洞,整天就处于湿气的笼罩之中。条件实在是太恶劣,而二虎已经是一个大校,而且内定的很快就要把他升为少将,却还呆在那种恶劣的地方,吴浩田从面子上也说不过去,他多次叫二虎回河内。

没有越南人可以杀,而上级又有交代,北部的老挝游击队不负责对越南南部进行骚扰,骚扰越南南部的任务是由柬埔寨游击队和印尼特别行政区特种兵来完成。既然这样,二虎不得不和战友们告别,他乘坐直升机返回河内。

李玲玲和两个妹妹,在河静前线呆了近一个月,却连二虎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她心想再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带上两个妹妹准备回国。

三人乘坐军车到达荣市之后,在那里刚好有不少放空回去的空火车,她们登上火车返回河内。放空返回的火车更慢:在单线铁路上,他们必须给那些满载着弹药物资开往前线的火车让路。经过两天两夜的长途旅行,她们才回到河内。

返回河内之后,三人来到吴浩田的指挥部内。就在三个女孩围着吴浩田说长说短的时候,突然进来一个大校模样的军官。那个军官一眼就看到王欣华,他怔了一下,马上就反应过来,刚要退出的时候,却被吴浩田喊住:“老王!你干吗?你还想跑啊!”

二虎头也不回,他回答了一句:“我那还有事情,我得赶快回去处理!”

听到这个声音,王欣华楞了一下:这很像当年二虎哥的声音啊!虽然刚刚那人进来的时候,没有见过他的正面,可是从他的身影来看,很像是二虎!又听到吴浩田喊他老王,她马上飞快的追赶出去,挡在二虎的前头,拦住他。

看到二虎的正面,王欣华楞了一下:只见此人虽然面目狰狞,可是那五官和脸型的轮廓,明明就是当年的二虎哥啊!虽然当时她还小,而且见过的次数不多,可是她一直牢牢记住二虎的样子,即使是烧成灰,她也认得出来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