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


方觉从几张地图中发现有一张居然是大庾地图,着实很高兴。只是对地图上密密麻麻的三角符号有些看不明白。这应该是铃木男特别标注上去的,其他地图也发现有类似标记。方觉隐约觉得这些地图非比寻常,命李天宝好好保管着。

为了防范村田隆平的突然袭击,林老爷子加强了镇上和商铺的戒备,自卫团四个中队负责把守左拔圩镇四面,街面两组游动哨,各重要大门都加双岗。

方觉建议把双岗改成明暗两岗,各设一套对号暗语,三天一更换。这个想法是方觉回忆起原来看过的战争片里采用的守卫方法,顺口说出来的,心里很忐忑,不过林大爷听后却连声叫好,依照执行。

方觉现在要做三件事,一就是近三百人的俘虏怎么处理。这也是比较棘手的事,方觉还是想收编这两股力量。二就是方觉打算尽快把父亲方孝天的棺木运回黄龙镇,三就是赶紧通知方家其他人做好准备,防备天龙山、县府以及日本人的再次进攻和阴谋。

敌方的大概情况也已经收集到了。

据张彪说,虽然精锐损失殆尽,天龙山还可以动员二百多武装土匪一战;同时据被俘的保安团土兵交待,大庾县的保安团下设三个营一个直属连一千多人,另外在几个大镇还有下辖的保安队近三百人,再加上县乡村的警察局(所)的警察和稽征税警三百多人,在县太爷余永泰手里控制着二千人马,去除被俘的团总丁大富带来的精锐直属连,县太爷余永泰的实力依然不容小觑!更何况还有摸不清实力的日本人。

从目前情况分析,方家处境不妙。首先,兵力不足。敌人总兵力已两倍于我;其次,敌情不明。目前很难掌握敌人的动向以及他们对方家的下一步行动计划;再次,被动。敌在暗处我在明处。现在方家总铺和其他八大分铺还不知道已经跟县太爷撕破脸的事;更麻烦的是要防守的地方太多。方家家业分散在各地,又不能不要。即使把这一千人分派出去,一个地方也只有一百人。兵力上的不足必然导致防守困难。更别忘了,附近还有村田隆平这样的"恶狼"在暗中窥视着!

明明敌人就在眼前,却有心无力。这让喜欢把任何事都掌控手里的方觉感到极其不爽。

方觉决定继续从被俘的孟凡宇和丁大富身上下手,据了解,这两个人为人并不坏,而且极受部下拥戴,方觉分析他们以前做的可能真的是各为其主。如果他们能提供一些有用的情报,可以不计前仇,有可能的话还要把他们团结过来。

恁着对抗战历史的一知半解,方觉觉得主要还是旧中国的内斗太盛了,日本势力在这种"宽松环境"里如鱼得水,所以阴谋总能屡屡得逞。方觉认为,只要不是穷凶极恶、私欲过度、罪大恶极那种人,一切力量都是宝贵的,都应放弃恩怨,尽量团结。这样才能把口袋扎死,限制住日本人的各种阴谋活动。

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让方觉更觉得必须和孟凡宇、丁大富好好谈一谈。

事情是这样,方觉为了笼络人心,特意交待厨房给俘虏加了点肉菜。他可没想到,大庾县很穷,也就地主和当官的能吃得起肉,就这还要在过年过节才有。其他人包括当兵的平时根本吃不起肉!这不,无论是天龙山还是保安团的俘虏,一看到牢饭里有肉,当时就傻了,以为方觉要杀了他们,顿时全骚动起来。

当狼狈不堪的看守头目来汇报后,方觉赶紧让他把孟凡宇带来。

当方觉表示只要孟凡宇答应不再跟日本人勾结图谋方家,他愿意继往不咎,释放孟凡宇和被俘手下。孟凡宇大为震惊。

在孟凡宇看来,快意恩仇,有恩报恩、有仇必报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面对杀父这样的深仇大恨,应该穷纠仇人于天涯之外,甚至应该斩草除根才算大丈夫所为。久在道上混,孟凡宇早有等别人来收债的准备了。没想到眼前这个方小少爷竟然这么放得下,不由得肃然起敬。

"你真的要放了我?"

"当然,不但要放了你,我听说你们山寨生活很困难,我愿意支援你们一些食物和其他生活必须品,帮你们渡过眼前的难关。"方觉认真地说:

"甚至,你们可以到我们方家来做工,我们会以相同的待遇对待每一个天龙山的人。还有,我们也可以把你们全部接收过来,你们的家眷老老少少我全安排好,待遇也跟你们一样。我呢打算扩建方家卫队和各镇自卫队,如果你愿意,我希望你能担任新卫队的参谋长。"

"参谋长?是什么官?"孟凡宇不免有些好奇。

"嗯,参谋长嘛无非就是出出主意,抓抓日常训练什么的..."方觉若无其事地回答。

孟凡宇晃晃脑袋,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追问:"你们真愿意全部接受我们?我们那全加起来足足三千号人,其中还有许多不能干活的老人和孩子。"

"全要,全部安排好!",方觉保证。

"让我好好想想。"突然碰到一个大善人,孟凡宇有点转不过弯来。

"好,我给你半天时间做决定,你可以跟你的兄弟们商量商量。有决定,就来找我。"方觉盯着孟凡宇,补充道:"我说的话都是负责任的,别看我小!"

县保安团总丁大富是当兵的出身,据说是北洋新军的一名军官,偶然路过大庾县,被县太爷余永泰得知后重金聘请他重组县保安团。这个人还真有些真才实料,原来军纪极差、战斗力等于零的"偷鸡摸狗团"在他的整顿和严格训练下居然也有模有样,像个军队的样子,只是除精锐直属连外,战斗力仍然极差。

当然这不能怪李大富能力不够,根子出在县太爷余永泰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