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主任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铁血姑娘 收藏 1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size][/URL] 回到招待所,已经是夜深时候了。周子敬看到岳书记的房间依然闪亮着灯光,心念一转,快步登上三楼。 今天晚上,齐伟表现得异常兴奋,不断地同周子敬和贺铮连连干杯,结果不胜酒力,醉得不省人事,最后不得不让郑道驱车送他回家。这个齐伟同志,不仅性格犟直,还有一种可爱的率真。他看不惯的人,躲之唯恐不及;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


回到招待所,已经是夜深时候了。周子敬看到岳书记的房间依然闪亮着灯光,心念一转,快步登上三楼。

今天晚上,齐伟表现得异常兴奋,不断地同周子敬和贺铮连连干杯,结果不胜酒力,醉得不省人事,最后不得不让郑道驱车送他回家。这个齐伟同志,不仅性格犟直,还有一种可爱的率真。他看不惯的人,躲之唯恐不及;他若是认可的人,恨不能把心掏给你。这种人快意坦荡,爱恨无藏,做事情往往全神投入,认准的理也难以回头。可惜,如今的社会和官场,齐伟的这种性格显然是另类的相悖,多年遭受排挤和压制也就在所难免,尤其在中州,不识时务肯定没有好果子吃。我们的社会有着扭曲的形态,美丑颠倒,良莠反置,人生观和价值观充满了物欲的取向,因而导致腐败蔓延,世风日下。

周子敬扣开岳书记的房门,发现岳书记与孙秘书似乎早有预料,彼此会意一瞥,同时发出令人懵懂的笑声。

孙秘书笑着递上一杯香茶: “周主任,请您喝茶。”

周子敬刚刚酒后,正是喉干口渴,见到茶水如蒙雪中送炭一般,急急地双手接过,小饮一口感觉温热适中,于是仰起脖子一气喝尽。

放下茶杯,周子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满脸蹊跷地冲着孙秘书问:“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还给我准备好了茶水?”

孙秘书给周子敬的茶杯重新泡满热水,含笑回答:“这是岳书记的吩咐,说您今晚肯定登门,还说您肯定是酒后干渴,要我给您备好茶水。”

周子敬转向岳书记:“老领导,你可真是运筹帷幄呀,连我何时登门都能掐算准确。”

岳书记一直在批阅文件,此时放下了手中的笔,不无玩笑:“你周大主任今天在河边走了一遭,回来后肯定要向我这个市委书记亮亮鞋子,也好表明你虽然人在河边走,却是脚下鞋未湿。”

周子敬噤若寒蝉:“你老领导太敏锐了,洞悉人心有如一剑封喉,既是大智慧也是大心机呵。”

“你不用给我戴高帽子,实际上是你太谨慎了。”岳书记大而化之,“其实没有这个必要,扬子荣去威虎山也要说黑话嘛。你的这种谨慎说严重些是官场陋习,也是我们党内生活不正常的一种体现。我认为,如果志同道合,相互之间应该拥有其码的信任。”

周子敬不无感慨:“官场行走,如履薄冰,小心无大错呀。”

岳书记摇头:“如果搞得人人自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子敬同志,请你放心,别的地方我不敢讲,在我们控制的范围内一定要创造和谐、宽松和相互信任的工作氛围。当然,原则是前提。”

周子敬有些不好意思:“对你老领导,我不会动什么心机,有些做法也是积习难改。”

岳书记笑了:“好了,不扯这些闲话,你说说近来的工作情况和今天行走河边的感受吧。”

周子敬又喝了几口茶水,然后把自己上任之后的一些情况和今天发生的事情经过原原本本作了汇报。

岳书记听罢,满意地点头肯定:“张驰有度,举措得当。”

周子敬装作有些沉重:“我这样做肯定是烧纸引鬼,将要面对更大的阻力和压力。”

“你这个子敬同志总爱讨些乖巧,在我面前还搞障眼法?”岳书记嗔笑,“不过,你的策略有些政治水平,利用下面的阻力来对付上面的压力,以子之矛刺子之盾,陷对手于自相矛盾的被动。而你,进可因势利导,退可自我开脱。你这个家伙,这些年颇有长进。”

周子敬自嘲地笑了:“我这点小策略瞒不过你老领导的法眼,班门弄斧了。”

“讲究策略是对的。”岳书记表示赞同,“特别是你重新起用那位齐伟同志,很有政治眼光。我们就是要依靠地方上有正义感的干部和群众,放手起用,逐步改造旧的官僚体系,重新打造一支勤政廉洁的干部队伍。”

周子敬又是低头喝水,忽然抬头问:“贺铮同志的案子情况怎么样了?”

岳书记一指孙秘书:“具体情况让小孙同志给你介绍。”

孙秘书接过话题:“是这样,贺铮同志的申诉材料和案子的原始卷宗全部审核完毕,情况已经十分明朗,省高法的同志明确表示,这是一桩错案。下一步,还需要找知情人核实情况,出据相应的证明材料。”

岳书记强调:“子敬同志,你们那里的齐伟同志和中纺集团涉案的当事人,包括郑天龙,要让他们讲明情况,出据证明材科。必要时,我可以出面要求。”

“太好了。”周子敬有些兴奋,“有你这位大书记亲自督阵,贺铮同志昭雪有望了。”

“这本身就是一场政治悲剧!”孙秘书声音不高,却是掷地有声。

岳书记神情豪迈也用意深刻:“一旦贺铮同志获得平反,我将在招待所的餐厅大摆宴席,把相关人员都请去,要大张旗鼓地表示庆贺。”

周子敬兴奋地倏地站起身:“我举双手赞成!”

孙秘书也抑制不住激动:“此举意义深刻!”

岳书记爽朗一笑:“我们不仅要给贺铮同志赢得应有的尊严,还要公开表示我们抑恶扬善的坚定决心!”

周子敬充满敬佩:“老领导呵,你不仅具有政治家的深谋远虑,还有一副侠肝义胆的热血情怀。”

岳书记谦虚地摆摆手:“你这个子敬同志,又给我戴高帽子。”

“我是高兴呵。”周子敬真切地表示:“你是知道的,要想彻底解决中纺的问题,真的需要贺铮同志呀。”

孙秘书感叹:“周局长真是性情中人。”

“好了,已经很晚了,你们都去休息吧,我还有几份材料要看。”岳书记下了住客令。

周子敬刚要遵命离开,倏然转回身又道:“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请示。”

岳书记微蹙眉头:“有事快说。”

周子敬一脸迷茫:“他们送我的那一箱茅台酒怎么处理?”

岳书记略作思考,然后不无玩笑:“人家一番心意,你又是一个酒鬼,自己留着慢慢喝吧。”

“你可不要陷我于不义呀。”周子敬也半真半假。

“这是小事情,又是大问题,还真得谨慎处理。”岳书记面向孙秘书吩咐,“你把这些酒交给招待所,要林所长写个收条,你也作一个备忘记录,不能让咱们的子敬同志背上受贿的黑锅呀。”

孙秘书点头应诺。

周子敬放心地吁了一口气,然后与孙秘书一同告辞离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