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警察之罂粟花开 罂粟花开 第89章 地心黑狱2

flxlrh303 收藏 7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01/

三天后,冷睿被人在手够不着的背上某处安插上一些古灵精怪的仪器,混混沌沌的他在两个人扶持之下,在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在后面虎视眈眈之下转换“新居”。

难道“新居”还有超级变态折磨人的手段?

表面普通的灰色建筑并不普通,四壁黝黑发亮,是钢板,真正意义上的铜墙铁壁。

在四名“护卫”的护送下,冷睿进入了电梯,电梯不向上,而是一路向下。电梯在第二层停稳,走出电梯就是一面厚重的铁门,持枪的“护卫”将面孔贴向电子仪,扫描瞳孔,绿灯闪烁,铁门自动滑开,一条钢铁走廊呈现在冷睿的眼前。

走廊灯光昏暗,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走廊尽头又是一面铁门,这一次是扫描掌纹,掌纹正确,铁门悄然滑开。

华沙特殊的秘密监狱,监舍也是大不一样。监舍三面是钢墙,正面是特制钢化玻璃。这种特殊玻璃的坚硬度不亚于钢铁的硬度,就算是用火箭炮轰也未必能动它分毫。

监舍内漆黑一片,经过热成像仪,可以很清晰的看清楚里面特殊人犯的生活状况,而里面的人却看不到外面情景,

监号不大,内设施简陋,连床都没有一张,地下铺着地毡,一床薄被,一个枕头。在监号的一角,还有个马桶,马桶旁隔了块木板,不高,人坐在马桶上可以看见头。

冷睿进入铁牢后,脚上的铁靴终于除下来,但还用铁链铐着。他一进“高级公寓”,倒头就睡,巴颂这次没有强迫看守人员不准他睡。

睡梦中的冷睿脑海中充斥着血淋漓的酷刑场景,用锯子锯骨头发出的令人心酸牙软的声音,犯人凄厉的惨呼声萦绕在耳际,挥之不去。

冷睿被惊醒,冷汗已经湿透全身。咦,不是发梦,耳中那些受刑人的惨嚎虽然在环绕立体声下飘忽不定,似鬼哭若狼嚎,但非常清晰地钻进他的耳膜。听着这些惨叫声,经过三天三夜高强度的灌输,冷睿的脑中条件反射浮现出犯人遭受的各种酷刑:听着那些令人恶心的“吱吱”的声音,冷睿头脑立刻呈现老鼠撕咬遍体鳞伤的、伤口涂上香料的犯人的惨景;听到那些“咯咯”的声音,受刑人被人用小锤子敲碎指骨的景象就不受控制地再现在他的眼前;那些轻微的“沙沙”声,是在放受刑人的鲜血,让受刑人在绝对清醒的状态下慢慢体会失血过多而死的感受。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铁屋里,眼睛虽然看不到,但播放犯人受刑的真实声响,竟然也能给冷睿另一种全新的折磨。

俗语说眼不见为净,冷睿敲破脑袋也想不到,眼不见不仅不能心安理得,相反更血腥,更残忍。冷睿第一次发觉,原来听觉也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

“嗤……”,伴随犯人惨叫的是一阵嗤嗤的声音,这是用烧红的铁块烙犯人。一股烧焦的肉香适时地弥漫房间,还有血腥味、腥臭味……这些味道和一幕幕的惨象丝丝入扣,狠狠地折磨着冷睿的嗅觉神经。

冷睿再一次发觉,原来用鼻子嗅到的气味比眼睛看到的还可怕。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因为眼见的真实,所以人还能抵挡,而耳听的和鼻子闻到的是虚无缥缈的,经过大脑的再加工,可以把各种景象合而为一,这比眼看的更可怕。

对方送饭来时,正面的钢化玻璃被打开一个小洞,刚好能通过一个碗。碗碟筷子都是一次性的塑胶碗碟筷子,巴颂想得还是蛮周到,怕冷睿摔破瓷碗后用瓷碗碎片自杀。

这时,房间才有一点点亮光。

“吃饭了!”这句毫无感情色彩的话,听在冷睿的耳中就像天籁之音。听到人类真实的声音,看到可爱的亮光,冷睿脑中那些可怕幻象才稍微减退一点点。

冷睿看过不少凶杀现场,也亲自解剖过尸体。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看见被肢解的尸体时,他不仅狂呕吐,而且连续几天吃不下肉,后来就慢慢习惯了。但现在他闻到肉香,竟然有一股强烈呕吐的欲望。

人是英雄饭是钢,如果饥饿,人的意志力更脆弱,更难以承受这些变态的折磨。冷睿强忍恶心,把饭和肉全部吃完。

世界又陷入一片漆黑之中,该死的声音和味道就像附体之蛆,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轰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