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蝎行动 第九章 第九章:第三节

shxfq9011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9/[/size][/URL] 在紧贴着群山的山峰上空,一直随着山势保持着一种绝对的高度去飞行,存在的危险是可想而知的。必须要保持高度的精力,随便有一点偏差就会机毁人亡。可是机长面对这种情况即兴奋又刺激。仿佛如同是在玩电玩游戏,好像是在一块平面直观的显示屏幕上进行。飞机进入的该国领空,其雷达防卫网的探测波圈,十分清楚地显示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9/


在紧贴着群山的山峰上空,一直随着山势保持着一种绝对的高度去飞行,存在的危险是可想而知的。必须要保持高度的精力,随便有一点偏差就会机毁人亡。可是机长面对这种情况即兴奋又刺激。仿佛如同是在玩电玩游戏,好像是在一块平面直观的显示屏幕上进行。飞机进入的该国领空,其雷达防卫网的探测波圈,十分清楚地显示了出来。他很不费事地驾驶着飞机该在什么地方偏上一点,或者又该在什么地方偏调回来一些。虽然这不是某种模拟的行为,可是在如此清楚的资料面前,同模拟是没有多大的区别。

由该国的领空穿过去,不但可以节约时间,更重要的是缩短了将近二千公里的航程。从其意义上来说,就等于获得一次新的生机。固然这种飞行的方式是存在危险的。然而别无选择。莫切当初是与该国取得了,并且达成了该项的协定,只是他们突然改变了主意,这可怪不得要做出,侵犯该国领空的行为来。

“我们现在已经深入到该国境内的纵深上空。”机长通过专用频率与基地进行通信:“现在,我们还没有被对方的雷达防卫网给发现。”

这只是一种幸运。意义如果深远一点的话,那就是该国的国防能力差到多么糟糕的地步。意义更深远地联想的话。多用途运输机的驾驶员,有理由去评价该国的对外策略是多么地可笑。原因是该国在对待国际局势方面所表现的态度,有一点过分咄咄逼人的味道。如今竟深入该国境内,将近达到了一千公里,仍然没有被发现。足以体现该国的国防是多么的薄弱,只要一架飞机!机长浮想翩翩,如果是在战时,该国还是这样的防空能力,那么该国在顷刻间就会不复存在。

他松出一只手来,朝驾驶室窗外的黑暗天空做出一个开枪手势。脸上浮现出一副快乐的神态。

“请注意,前面航向,0-1-7有一雷达探测波在原有的范围内扩大了将近一倍,也许是地面某个流动雷达探测器增加了进去。”

在这时候,传来了基地发来的提示。

“‘毒蝎1号’收到。明白!”

机长朝驾驶仪上的显示屏望了一眼,的确出现提示中的情况。不过这也不要紧。副驾驶长在一旁朝他提示道:

“现在还相距二佰公里,就到达新的雷达探测范围之中,我刚刚得到了传输而来的飞行指数,经过解读之后表明,如果降低十米的高度,是能够躲过去,从而不会被对方发现。”

再降低十米,这是一个挑战。“算出越过该探测范围之后,距脱离该国的领空,还有多少公里?”

“从计算上获得,还三百公里。”

“那么我们即将要飞临的空域,其下面的地势情况如何?”

“是山势地貌,不利于我们这样的超低空飞行。”

“收到基地发来的,有关该地区的气象资料了吗?”

“还没有!”飞机这时候有了颠簸的情况出现,这显然是气象条件的影响。

“‘毒蝎1 号’呼叫基地,即将到达区域上空的气象如何?”

“不能再做超低空飞行。”此刻基地给予了回答,“‘毒蝎1 号’还有三十分钟的飞行就要进入那个地区域的上空。那里现在正下起了暴雨,还伴随着强风。”

“那是该国最后的一道雷达探测防卫圈吧!”

“是的!”

“我知道怎么办啦!”机长回答。

机长回复的信号,被电波的方式传送到达指挥控制中心里,顿时让所有操作员从中得知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他要强硬地穿越过去。立即有关该国的防空飞弹布置情况,以及该国在飞机即将要经临地域内的防空火炮,以及所有的导弹资料立即发送给了运输机上的机长。同时,对可能性的危险系数的计算结果也发了过去。

“立即通知踞该国大使馆的武官,以备不测!”基地主管吩咐道。

说完此话之后,他偏扭过头来,望着一旁情态庄严的上将。没想到他正朝他发问,“一旦被该国的雷达防卫网发现,锁定目标再发射导弹会需要多长的时间?”

“从防空的基本要求上来讲,从发现到识别是需要几分钟的时间,也许全部过程将在五分钟里完成。”

“我们的运输机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飞完这个四百公里的距离。”

“二十分钟!”主管知道上将是在考虑那个方面。而就在上将即将开口说话的时候,他接着说道:“只有一个办法能够延长该国对不明飞机的识辨时间,命令运输机转往民用国际航线上去,也许可以延长几分钟的时间。也许这样能够做到。”

“是一个方法!”

俩人的谈话声刚一落下,控制室的指挥员立即将上将的意图传达了过去。

“‘毒蝎1 号收到指令!”

不久之后,又由运输飞机发送回来,如实汇报实况是如何操作的情况,使现场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喉咙处。他们十分焦急不安地等待着,几十分钟的时间赶快过去。

同样在军事要塞里的另一个控制指挥室里,仍然有一帮控制人员,对他们负责的事项感到焦急不安。那就是曲靖负责的事项。对于那种直接输入到卫星通信频中的语音信号,不单感到吃惊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极度的不安。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最高当局仍然没有发来何种决策的消息。虽然更多的推断有许多,而更多的是有关该信号的来源点,以及发射这种信号的组织。

“只能推断出这些来。”一名技术员拿着一份打印出来的探测综合参数文件走了过来,在递交给上司的时候。他用手指了指着上面出现的一个图形面说道:“跟踪信号的波路,被确定在这个区域之中。”

这是一份对该地区绘制的地图,所指的地方是一座大山。它的原貌可以从大型的显示屏幕上反映出来。当少校转头朝屏幕望去的时候,该名技术人员,朝操作台前的操作员做出一个手势。很快,被指定的大山原貌显示了出来。

曲靖认真去看那座大山。显示的画面呈三维立体图案,与平面图像相互交叠显示。这是该地区的大山脉延伸出来的一座高峰。山势十分险恶,林深稠密。对这座大山从不同角度的位置去显示的时候,有一面引起了他叫停,因为有一处出现模糊的景象,有必要进行细仔辨认的分析。

“那是什么?”曲靖指着一个点发问道。

“看不太清楚。”对方答道,随后对操作员发出指令。“把那个地方作放大处理。”

命令得到贯彻执行。图案被层层地放大,在较为满意的程度上停止了放大。那是几个巨大的锅斗天线。情况明白了,可是对邻国的这片区域是较为熟知的,那里是原始丛林,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迹象。不明现象的落点也在那里。然而锅斗天线的出现又反映出有人类在此活动的证据。他们是一些什么性质的人呢?

“将语音再播放一遍。”曲靖道。

接收的语音再次响了起来,它是一种不紧不慢,说话者的英语里带有明显的区域尾音,然而不缺乏较动听的音质。听得出夹杂着典型的伦敦地方上的口音。

“如果收到该信号的话,请连线最高当局。”

基地控制员与之会话几分钟。“我是科研行动指挥控制室,请把事项要求讲明好吗?”

“这次你们的科研宣告失败。”

“科研总是伴随着不可预测性的可能因素。”

“给我听着,”发话者显得很急切,不想去转弯抹角,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原因。“贵国的科研探索队的成员全落到了我的手中,与他们中断联系说明了这一点。”

“是的,你方有何样的援助计划?”

“不是援助。给我听好了,因为接下去的内容是需要传达,让贵国最高当局的决策者们去做出决定的内容。我需要100亿,我希望在明天的这个时候,能得到确切的答复。”

操作员还想试着去多谈一些内容,但是对方老练地中断了通信。

对说话者的音波分析结果也已经出来了。只是还没有明确地定性,这一点目前成了他们急需弄明白的事项,只要知道说话者是谁?在这个星球上,只有没有出生的人可能查不到。那怕他只在该星球上呆了一天的时间,情报部门都会核查出一个详细来。

这时候,下属朝曲靖少校禀报,“最高当局来了信息。”

在几个小时之内,许多的部门就统一协调地拿出了一个方案来,构成一个国家的机构组成部分是高效地运作的。“上头怎样决定的。”

“从各部门抽调出一批人组成工作小组,现在他们正乘坐飞机,朝要塞基地赶来。”

他们的到来,显然是对人质的事件有着本质性的改变,然而很想在他们到来之前对前沿工作都做完,虽然目前还无法弄清,那是一个何样的团体组织。但是对该区域内的地形,及严密监视,从中找到可能性的信息是可以办到的。

“加大对该地区的搜索。”少校下令道。

与此同时,有一个操作员兴奋地叫了起来。他负责操作搜索方面得到了一个图像。虽然那地域同样处在深夜之中,可是由卫星拍摄而来的照片上,能够分析得出是一个人。只要获知这个人的特征后,强大的计算器会从资料库中提出与之对照的资料来。

现在不再是毫无头绪了,但是巨大的工作量是显而易知的。

“算出发射信号的波段了吗?”技术员朝部下问道。自从得到不明信号的时候,他们就一直埋头在干这份事项。

“已经得出了频率,但是,该频率是不稳定的。”

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并不要求刻意去注意什么。一两台性能技术指标达到要求的设备,就能够顺利地侵入卫星信息传输系统。尽管国际上通信法则有明文规定,这是违法行为。而针对某些地域,以及性质不同的人与社团,严厉禁止的条文规定,对他们来说,是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我们主动寻找,试着与他们取得联系。”少校说道。

“是,我们正在做这方面的事情。”

由各种不同仪器设备发出的信波,汇集地向该地区轰击,没有任何的反应,是奇怪的,不可能的。对于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的信号,发射源接收仪器的设备操作员,对中国政府强大高密集的信号波,有点拿不准主意。操作员不知怎么去办,是接还是不接。其中一个管事之人,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他的上级。

“我们收到中国人发来的寻呼信波,是否与他们联系?”

“这事我不能决断。”这位上级人物说道,他不能违抗命令安排。还是直接将该情况告知决策者。

此人立即离开了控制室,乘电梯下到想去的地方。正好在走廊之中碰到了决策者。

“如今中国人已经算出了我们的信号频率及地点方位,主动发来要求联系的信号。”

“也许是他们得到信号内容后组成了一个谈判小组。”决策者远见深明地说。

“也许是这样。”

“我想你明白我的决定安排。”

“是的,是的!先生!”决策者的话意表明出一个整体意思,此人致礼后转身走了。

有一会儿的时间,该名决策者,站在铺有地毯的过道里没有挪动脚步。直到技术人员走离之后看不到此人的背影。此人才将目光徐徐地收近,沿脚尖继续收回,然后是平视面前过道的墙壁。对于刚才得到的这个信息,做出仍然坚定的决定。不与之联系,保持平静,现在手中掌握着主牌。如今他要通过过道去见一见中国的科研人员,相信当他们见到他的时候,保准一定让他们吃惊非小。

在这个山洞中,一个布置得很讲究,气派不凡的大厅里。廖括中少校一直在理顺脑海中的杂乱思绪。回想几个小时之前所发生的一幕不明就里。那是他们一到奇异现象的地点,立即展开对其勘测的各种事项。虽然有十分训练有素的战士,在周围担任高度的警戒。事实上他们没有得到警惕人为行动的指令,因为该区域几百公里之内,没有人类活动迹象的原始丛林。真正他们的性质是科研勘探队中的一员,只对特异现象提高警惕。

虽然战士们早就注意到人为的行动现象。可是在一个还没有获准进入的国家之中。一大群身着迷彩服的军人将他们全都包围了起来。当时的认为是这样的,可能是该国的国防军。在他们的指示下,来到一处如同是秘密基地的地方。对于越境的科研调查,在国际上会有一种适当的处理方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