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表情说神七

“如果天气状况正常,中国本周打算庆祝其向月球迈进的长征过程中的又一座里程碑。这场公关盛典将可以与中国在前几周闭幕的奥运会上的表现相媲美。”这是9月29日(提前出版)的美国《新闻周刊》对神舟七号“中国意义”的阐述。


神七飞天,**闻风而动。来自美国、俄罗斯等国十余家媒体记者组成的采访团,成为首批观摩中国神舟飞船发射的境**体。而面对神七,外国记者的报道一如他们内心的感觉一样:既五花八门,又五味杂陈。


赞叹 科技推动爱国热情


神七将给中国带来什么?几乎所有**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一点:爱国热情。


9月21日,3名航天员和3名候补航天员抵达酒泉卫星发射场时,很多媒体注意到他们的服装,“身着天蓝色训练服的6名航天员精神抖擞地走下飞机,胸前的国旗鲜艳夺目”。英国路透社提到,“继中国在上个月的奥运会上夺得金牌榜第一后,中国媒体已经欢呼国家接下来科技实力的展示。”


同样,日本《产经新闻》也认为,对于“视载人航天为国家科学技术水平象征的中国”来说,神七的发射“可以说是继奥运会之后又一项宣扬爱国主义、加强民族团结和展示国家威望的政治行为”。


惊讶 中国航天技术大飞跃


中国的太空计划,也引发了**的惊讶。9月7日,印度《经济时报》网站认为,去年中国发射了首颗探月卫星,中国的长远目标包括建立空间站和登陆月球。“自已故共产党中国创始人毛泽东叹该国甚至无力将土豆送上太空以来,中国的太空计划已经取得长足进步。”


还有的西方媒体则惊呼中国将在本世纪中叶经济赶超美国的同时,在航太方面也要迎头赶上。他们大都提到了中国近年的太空探索。“中国2003年的首次载人航天声名赫赫,2005年的第二次也是。”路透社如是评价称。


《产经新闻》则写道,中国今年已经发射了10枚左右的卫星,中国航天技术也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一个表现就是,制造卫星所需的时间在缩短,国产卫星的精度在提高,而且使用寿命得到了延长。


担忧 “太空霸主”易位?


并不是所有人都充满热情地赞叹中国的科技进步。神七升空之际,美国航天系统的“掌门人”却正和白宫陷入摩擦中。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局局长迈克尔·格里芬在给美国国会的陈述信中发出警告,称中国正在迅速成为美国的对手,美国的太空霸主地位可能会逐渐丧失。


格里芬是因为美国国际空间站计划可能无法得到1000亿美元预算而作出上述表示的。值得一提的是,格里芬的抱怨发生在今年3月,但《华盛顿邮报》却选择神七发射之前的9月14日披露格里芬与白宫的冲突,并提到信中被删除的部分:“这件事(中国登月计划成功)本身会对世界各国对美国在全球领导地位的看法产生巨大的、无法完全预计的影响。”“中国在我们重返月球前实现它的登月计划将给世界造成一个深刻印象,那就是美国在太空领域不仅落后于俄罗斯,而且落后于中国。”

不屑 “北京优势不可靠”


中国的太空优势真的不可逾越吗?也有人不像格里芬那样担忧。


美国《新闻周刊》给神七下了一个判断:“北京的优势地位并非不可撼动”。在《新闻周刊》的作者看来,载人航天计划的军事意义几乎为零,而在这场太空竞赛中,中国的对手与其说是华盛顿,不如说是印度等亚洲邻国。


警惕 臆想“太空猎星”


神七发射升空后,将有一名航天员出舱活动,并释放小卫星。而正是这颗小卫星,引发了一些**的猜想。


有美国媒体引述欧洲军事宇航界人士的话称,这意味着中国将具有“太空猎星”的能力,原因是既然中国宇航员有能力释放卫星,当然同样有能力“掳走”他国的卫星。甚至有媒体绘声绘色地表示,这颗小卫星可以在太空进行调整变轨,以攻击其他国家的卫星。


癫狂 一旦太空战爆发……


比“太空猎星”猜想更夸张的描述,来自美国《新闻周刊》。该刊网站9月21日发表文章标题就是“太空战”。文章称,虽然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不大,但美国还是要做好相关的准备,因为“如果中国有朝一日试图用武力夺回台湾,中美两国就有可能爆发战争”。而美国国防系统内部很多人认为,中国大陆的目标将是攻击卫星,从而削弱美国对台湾的防卫能力。


这个夸张的假设进一步引发了《新闻周刊》网站的渲染:如果中国真的采取这样的行动,可能促使美国打击中国领土上的反卫星武器发射设施,进而造成冲突升级。中国会作何反应?在卫星成为具有战略意义的军事工具之际,是否应该用核报复威胁来阻止对手对本国卫星发动袭击?


平静 关注太空行走第一人


与上述充满复杂情感、甚至加上一些臆想类的报道相比,也有一些媒体反应相对平静、报道相对客观。9月22日,《日本经济新闻》就将中国这些年的航天计划做了一个梳理,并引用中国政府去年制定的《空间科学发展规划》提出的目标认为,神舟七号是继去年10月发射嫦娥一号探月卫星后中国的又一项重要国家战略。


还有的媒体则将更多关注的目光对准了三位航天员,其中谁将成为中国太空行走第一人无疑最受瞩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9月16日发表文章,详细介绍了翟志刚的个人情况。“在他小时候,没念过书的母亲整日去大街上叫卖瓜子,为子女筹集学费。”而为了即将到来的这一天,翟志刚——这个42岁的战斗机飞行员已经等待了10年。(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晓德发自北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