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三卷 北伐》 三 白土镇大捷 中

mulinsen444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不过有这两人打头,后面的骑兵一冲而上,立即制住了铁浮图的进攻势头。其他的宋军见铁浮图的进攻被挡住了。顿时又鼓气勇气,冲了上来。这时刘源率领的五千步军也赶了上来,宋军金军立即杀作一团,难解难分,双方成了一个僵特的局面。 这时白留奴和术列正在指挥金军作战,发现金军前进的步伐忽然停了下来。两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不过有这两人打头,后面的骑兵一冲而上,立即制住了铁浮图的进攻势头。其他的宋军见铁浮图的进攻被挡住了。顿时又鼓气勇气,冲了上来。这时刘源率领的五千步军也赶了上来,宋军金军立即杀作一团,难解难分,双方成了一个僵特的局面。


这时白留奴和术列正在指挥金军作战,发现金军前进的步伐忽然停了下来。两人仔细一看,原来宋军的援军杀到,而且还杀来了一友俱甲骑兵,为首的两员宋将都十分历害,铁浮图竟似有些挡不住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白留奴在前,术列在后,立即迎了上去。


这时陈亦超己连续刺死十余名金兵,正杀得性起,忽然发现前面的金兵左右一让,让出一员金将,卜高马大黑盔黑甲,一手拿链锤,一手拿大盾,知道这一定是领头的金将。心中大喜,双腿一夹战马,迎了上去,手中的长枪“呼”的一声,向白留奴剌出,枪头颤动,一吞一吐,又是用的“寸手枪”。


白留奴左手的盾牌一挡“突”的一声,陈亦超的长枪正刺在盾牌上,白留奴轮起手中的链锤,挂动风声,向陈亦超当头砸下来。


陈亦超见链锤来势凶猛,也不敢大意,前手抬,后手压,使尽全身的力量,用“一字蹦枪法”“当”的一声,震得自己的双臂酸麻,虽然没有将锤蹦起,但总算是改变了锤的方向,没有砸着自己。不过心里也知道自己的力量和这金将相差太远,便不敢让他在挥锺,抢先出枪“呼,呼,呼”一连三枪,都向白留奴刺去。


白留奴左手挥舞着大盾,一一挡下。陈亦超心知不好,多精妙的枪头被这面大盾挡着,也没有用武之地了,正想着是用反手枪,还是回马枪来对付这个金将时,只听后面的毕再遇大叫道:“陈正将,这个金将就交给我吧。”


陈亦超一想:这金将也只有毕再遇可以力敌,于是乘着和白留两马错蹬之际,向他后面的术列冲了过去。


白留奴一见迎上来的这员宋将黑马大斧,脸上戴着一个面目狰狞的青铜面具,也不说话,轮起链锺“呜”的一声向毕再遇砸过去。


毕再遇大喝一声:“来得好。”举起大斧,照着锤头猛砍过去。只听“当”的一声巨响,只震得周围的士兵耳膜巨痛。白留奴的链锺被震得弹了回来,幸好他反应机敏,一低头,锺从头上擦着头盔扫过。心中大惊:“此人竟然可以硬架自己这一锤,足见得他的力量绝不在自己之下,宋军之中还有这样的勇将。”


不等他回过神来,毕再遇的大斧己挂着风声向白留奴当头砍了下来。白留奴急忙举起手中的盾牌招架,只听“当”的又是一声巨响,白留奴连人带马被震退了好几步,拿盾的左手一阵酸痛,这一斧毕在遇是双手握斧砍下,白留奴却是单手执盾招架,毕再遇的力量本就不在他之下,这一下子白留奴可是吃了大亏。


毕再遇大笑道:“金将,你果然有两下子,来再接我一斧。”说着举起大斧,又向白留奴砍去。这时自留奴的左手还没缓过劲来,那里还敢单手举盾招架,急忙扔掉右手的链锤,双手举盾,“当”的一声,又被震退两步。只觉得这一斧比上一斧力道还要大,不禁心中大骇。


毕再遇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想不到金军之中也有这样的勇将。”要知道毕再遇天生神力,刚才那一斧他己使上了全力,在宋军之中除了杨炎之外没有第二个人架得住。而杨炎在没有宝刀“风林火山”之前也不敢硬架毕再遇的全力一斧,想不到今天这个金将竟然也能架住。虽然是两军敌对,但能有这样的对手也是十分难得。


毕再遇笑声未绝,又向白留奴连砍了三斧,白留奴双手举着大盾,连架了毕再遇三斧,最后一斧砍下去时只听“咯喇”一声,铁木混制的大盾竞被毕再遇这一斧硬生全劈成了两半。


白留奴被惊出一身冷汗来,扔掉手中的残盾,拨马就逃,只觉胸中血气翻滚,“哇”的一口鲜血喷出,隐隐听见后面那个宋将的声音:“金将,今天就饶了你的性命,记住我仍毕再遇是也。”


而在这时,另一边的陈亦超一记反手枪,将术列刺死,金军的两员主将都阵亡了,顿时大乱起来。而宋军却是精神大振,虽然有铁浮图在,但这时也挡不住宋军的反击。尤其是毕再遇,狭击败白留奴的佘威,连铁浮图也不敢拈其锋芒,只要一见是毕再遇杀到,都吓得拨马就跑,不敢接战。就这样,金军的右翼立刻溃败了下来。


这时在塔车上指挥全军作战的李显忠虽然因为离得太远没有看清毕再遇击败白留奴的一幕,但也看得到左翼的金军是在退却,宋军在前进。也终于放下心来。


成闵道:“李招抚,现在左翼的金军看来己被我军击败,我看我们应该把所有的后备军都出动上去,全力进攻,一举击败金军才是。”


李显忠点点头,铁浮图己经出动了,金军再也没有什么倚仗的了。于是立即下令,所有的后备军全部出动,向金军发动最后的猛攻。而金军这边,纥石列志宁己知自已的右翼大败,大势己去,无论是谁也挽回不了败局了,立刻下令撒退。


这一仗宋军大获全胜,杀死金兵两万余众,俘虏的也不下五千人,刀枪旗帜器械得了无数,仅战马就有三千多匹。当然宋军也阵亡了八千多人,包括都统制张著也战死阵前伤者也有五千多人。


就在纥石列志宁逃回徐州的同时,萧县也被宋将刘宝攻破,纥石列志宁尚未安定下心神来又立刻接到负责阻击杨炎的石抹末明战死,所带的人马己全军覆没的消息,而且这时杨炎和魏胜合军两万,这时也逼近了徐州。


纥石列志宁知道这时徐州的金军虽然还有三万余众,但都早己心无斗志。而宋军正是士气高涨,人人奋勇的时候。如果李显忠与魏胜合兵一处,加上宋兵优良的攻城器械,徐州城恐怕守不往十天。如果徐州城被攻破想要脱身可就难了,立郎决定放弃徐州,连夜弃城而逃,向汴梁而去。


谁知等纥石列志宁的大军逃到峄山一带又遭到虞公亮的伏击。原来虞公亮得知宋军在白土镇大败金军的消息之后,便料到纥石列志宁会放弃徐州向北逃走。因此不急于赶回徐州,留在徐州北部打探清楚了纥石列志宁北辙的路线,在峄山小道设下伏军,乘金军走过一半时伏军杀出,金兵大败,又拆兵六千余人,所有的淄重、粮草、物资大丰都被宋军所获。但纥石列志宁也总箅拼命杀出了重围,逃回了汴梁,但所带的人马巳不足两万。和当初率领五万大军要在徐州和宋军决一死战时那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样子相比实在是狼狈不堪。


至此宋军己全部占领了徐州,捷报由宿州都督府飞报给了临安。赵眘接报之后心中大喜,立即传旨加封李显忠开府三司仪,加封成闵太尉,各赏铜钱万贯。其余各将士也都晋升一级,各有赏赐。坐镇宿州的张浚亲自到徐州犒赏三军,并下令休整十日,然后继续北伐。




这一天,刘复武一身便装,走在徐州城中的一条大街上。


徐州街面上到是很平静,除了不时有一队队宋军走过,其他的一切与平时相比也没有什么不同。李显忠治军较严,虽然没有当年的岳家军那样“劫百姓一物即斩”的严令,但也不许士兵扰民,军队所需之物也公买公卖,并不以势欺人。各行各业的买卖铺户也大多正常开张迎业。因此宋军破城之后徐州城中虽然上街的人较以往少了一些,但也基本恢复正常。


这时刘复武忽然听到有人喊道:“复武,在这边。”循声看去,只贝在对街的一棵大树下,陈赤超正在向他招手。


刘复武赶忙快行了几步,来到了陈赤超面前,一把握往他的手道:“亦超,你先来了。”


两人原来是同门师兄弟。陈亦超的祖父陈广在北宋时就在江湖上大大有名,号称“大宋第一神枪”。陈家神枪十二式的威名之盛犹在杨家枪之上。当年岳飞年轻时就曾投到陈广门下学习枪法。陈广见其不凡,也倾馕而授,后来岳飞自创岳家的六合枪法,也从陈家枪中得益诽浅。


当初刘复武和陈迹超是一超从军,被分到不同的军中。但终于都凭着自己出众的枪法从小兵升到选锋军的副将和侧选锋军的正将。不过两人也有两年没有见面了,想不到这次到在徐州相见了。


师兄弟相见自然十分亲切,两人并肩而行,刘复武提议找个地方去喝几杯。陈亦超也欣然同意。两人转过一条街道,刘复武忽然发现在一家酒店的门前站着杨炎、曹勋、高震三人,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这时正好杨炎回头,也看见了刘复武和陈亦超。


刘复武忙走了过去,对杨炎三人抱拳施礼道:“刘复武见过杨统制,曹统领,高统领。”


杨炎笑道:“复武,又不是在军营里,不用多礼了。你也出来闲逛吗!”一指陈亦超道:“这位是谁?”


刘复武道:“这是末将的师兄陈亦超,现在在侧选锋军中任正将。”转头又对陈亦超道:“亦超,这是我们选锋军的杨统制,曹统领,高统领。”


陈亦超脸上颇为不屑,只微微一拱手,一言不发。他自幼性高气傲,加上枪法出众,出世以来少有对手,既使是在侧选锋军中,除了毕再遇以外,连杨昌鹏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也助长了他的脾气。他心里也只服毕再遇一人,连虞公亮也不大放在眼里。那里会卖杨炎三人的帐。


杨炎到是并不在意,不过曹勋和高震心中不悦,心想:一个小小的正将有什么可神气的。不过杨炎没说什么,他们两人也不好开口。


这时有人道:“陈亦超,你您么这么没有规矩,对上级这么不敬。”


陈亦超回头一看,原来是毕再遇、杨昌鹏、虞公亮三人。说话的正是毕再遇,他本是出身武将世家,对军中的尊卑之分十分在意,看到了陈亦超的无礼之举,便忍不住开口教训陈亦超。


刘复武心中暗暗叫苦,没想到陈亦超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目空一切,眼中无人。


幸好杨炎道:“算了算了,这又不是在军营里,那有那么多礼干什么。老毕你也太死心眼了。”转头又对刘复武道:“你们师兄弟难得相见,自然有话要说,如果你们有事就不必客气了。”


刘复武心中才松了一口气,又向毕再遇三人施了一礼,赶紧拉着陈亦超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