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8:00之前。到底应该是几点,谁也不知道了。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三天,8:00之前。到底应该是几点,谁也不知道了。 “那好!我跟你走,你带路吧!” 舒梁毅然决然的说道,他一定要找到殷月,不论她在哪里。 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知道自己是离开人世间的人,还要在恐怖的无瞳怪人面前镇静的和他一起走向已经死亡了的死亡。 走出了屋子,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8:00之前。到底应该是几点,谁也不知道了。



“那好!我跟你走,你带路吧!”

舒梁毅然决然的说道,他一定要找到殷月,不论她在哪里。

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知道自己是离开人世间的人,还要在恐怖的无瞳怪人面前镇静的和他一起走向已经死亡了的死亡。

走出了屋子,舒梁重新踩到了草地上,看着前面无瞳怪人的背影,他却怎么也和自己家对门的邻居联系不起来。外面仍然是那种黄昏的感觉。

政委和刘庆他们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舒梁其实很想见到他们,但是他更想看到的是殷月,他觉得只有自己清楚了怎么回事,这一切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舒梁拿出了刘庆的手机,不仅仅没有信号了,而且也没有电了。

渐渐的,脚下居然出现了小路,路两边还是草地,一路上舒梁没有说话,四下观察着有什么参照物,即使要跑也要知道周围的环境啊。然而,除了草以外还是草。

为什么所谓的枉死地狱没有黑暗的感觉呢?不知道是平时对所谓的地狱看书或者是习惯性的描述上说得,都是黑暗无边的,可是这里总给人以黄昏前后的感觉。说实话,感觉上听温暖的,根本不像北京十一月的天气,只不过这里是异乎寻常的寂静,舒梁想起了自己以前恨喜欢反复观看的一部恐怖电影,《寂静岭》。那里面就是异常的安静,只不过那是在一座建筑物里,而现在是在空旷的草地上,但是也仿佛随时会有突如其来的危险出现,哪怕是平坦的草地上,舒梁也怀疑会随时窜出来一个恐怖的无瞳怪人。

。。。。。。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一直是黄昏,一直是草地。

“还要走多久啊?”舒梁耐不住就开口问了。

突然,前面的无瞳怪人停下了脚步,舒梁措手不及,差一点撞到他身上。

无瞳怪人转过身,缓慢的说道:

“到了!”

舒梁被吓了一大跳,不问就继续走,怎么一问就到了呢?!

“这就是枉死地狱吗?”

“你一直都在枉死地狱!”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以为你以前是在哪?人间吗?”

“啊!那我在哪里?”

“告诉你吧,你一直就没有离开过枉死地狱!”

“不对,你不是我的邻居吗?难道我家也是枉死地狱吗?”

“哈哈哈哈!”无瞳怪人发出了一阵令人心颤的笑声。

“你家?你忘记你家的镜子了吗?”

“。。。。。。”

舒梁不说话了,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你怎么也逃不掉的,你欠下的债,你自己一定要还上的!”

“我欠下什么债了?”

“拿你的血,换我的命。”

这是一句舒梁非常熟悉的话,自己噬魂岛的短信箱里有,也听到过无瞳怪人说过,在西直门如家酒店,那个平行线也这样说过。自己究竟欠下了什么血债,什么生命!

“殷月呢?她在哪?”

“他就在前面的假山背后。你去吧。记住啊,只要你去了,你就再也不要想着离开那里了,再也不可能了!”

说罢,眼前这个无瞳怪人凭空般的消失了。舒梁四下寻找,除了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假山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既然他说殷月就在假山背后,那就一定要去看看,至于什么再也不可能回去了之类的话,舒梁根本就没有在意。于是舒梁跑向了假山。

假山的背后,舒梁再一次的看到了殷月,但是殷月却倒在了草地上,面颊上本来就没有血色,可是现在却更加显得苍白和无力了。

“殷月!殷月!殷月!你醒醒啊!”舒梁坐在了草地上,抱起了殷月,拍打着她的肩膀。

殷月没有要醒来的意思,看上去似乎更像是睡着了,舒梁笨到伸手去摸殷月的鼻孔,摸到的时候,感觉不到一丝呼吸,才意识到,这里是枉死地狱,既然在这里,那一定都是死去了的人,怎么可能有呼吸呢。

舒梁不知所措的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殷月。

“你用叫了,没有用,她一会儿就会好的。”

这个声音将舒梁从不知所措中惊醒了,这是谁?

舒梁顺着声音抬起了头,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逆光而立,舒梁看到的是一副黑乎乎的脸庞,只是觉得这个人眼熟,但是看不清楚。舒梁站起了身,他本能的用站立来保护自己。

是他!

居然是他!

。。。。。。



402房间,卧室里。

“政委,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刘庆问道。

“也许吧!”

“那我们还是在这里干等着?”

政委低着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忽然,政委抬起头,说道: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我们回到镜子里去!怎么样?”

刘庆没有说话,有些惊讶的看着政委,杨兴荣则是根本就没听懂,一头雾水的也看着政委。

“怎么了?你们怎么了?”政委问着。

“我们还要回到镜子里?”刘庆问道。

“有什么不妥吗?”

“我觉得我们还是把门破坏了出去吧!”这是刘庆的意见。

“出去?出去是什么地方?是不是又是一个空荡荡的北京?”

“可是那里,那里,镜子里,是枉死地狱啊!”

“。。。。。。”

政委又没主意了。

忽然,客厅里有了声音,大家一下子就安静了,政委和刘庆掏出了枪,即使没有用,心里也会稍微安稳一些。

客厅里传来了脚步声,像是一个人坐在哪里用后鞋跟磕地的声音,有规律,也比较清脆。

“是不是高跟鞋啊?”政委用极低的声音对刘庆说。

“好像是!”

“是在客厅吗?”

“好像是!”

“你去看看!”

“好吧。”刘庆慢慢的站起身!

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卧室的门口。手抓住了卧室的门把手,只要一使劲,这门就会被推开。刘庆回头看了一眼政委,政委冲他深深地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开门了,政委也站起来了。

刘庆闭了一下眼睛,定了定自己的紧张情绪,客厅里那种有节奏的声音还是在继续。刘庆猛然间,推开了门,政委也在第一时间走了过去。

刘庆的枪口再一次对准了客厅。

杨兴荣没有敢动地方,乖乖的坐在床上。

政委和刘庆都看到了,那个声音没有停,仍然在继续。

在客厅的一张椅子上,有一条红色的细带儿,绑在了椅子腿上,顺着红色的细带儿,看到了一双鲜红色的高跟鞋吊在细带儿上,尖尖的鞋跟儿随着高跟鞋一晃一晃的磕在了地面上,发出了嘎嗒嘎嗒的声音。

客厅里没有人。

但是这双鞋是谁的呢?是谁把它栓在椅子上的呢?

刘庆走了过去,他蹲下身体,摸到了这双高跟鞋,声音停止了。

这是一双鲜红色的高跟鞋,鱼嘴型的,鞋跟很高,大约有七八工分高,鞋跟也很细,这双鞋大约是三七或三八的大小,刘庆拿在手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产生了一种冲动。刘庆了解自己,自己不是恋物癖的爱好者,但是当自己拿到这双高跟鞋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性感,第二个紧接着涌上来的想法就是占有,就连下半身,在如此紧张的环境当中,刘庆居然也会有了反应。

刘庆摇了摇头,似乎这样能清醒一些,他回头对政委说:

“就是这双鞋!”

“拿过来!”

刘庆把枪放进了腰间,双手去解栓在椅子腿上的细带儿,刘庆忽然发现这根儿同样鲜红的细带儿也似乎带着一股诱惑,他脑海中甚至幻化出了那种非常性感的绑带高跟、美腿丝袜的画面,而且这种异常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刘庆像服下了某种药物似的,面颊上滴落了汗珠子。

政委都看到眼里了,他也走上前去,问刘庆:

“刘庆,你怎么了?没事吧?”

“哦!我没事!我没事!”

刘庆手忙脚乱的解开了细带儿,拿着高跟鞋走回了卧室。

杨兴荣依旧安然的坐在床上,其实外面的一切他也都能听到,他听到了一双什么鞋,看到刘庆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走进来以后,杨兴荣大吃一惊的站了起来。

他慌乱的用手指着刘庆手中的鞋,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这,这双鞋,是!这双鞋,是,她的!”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