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二十四章:针名渡厄

zxj6900520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他强自他强,只当清风过山岗。

他凶自他凶,自当明月照千江。

就在掌柜说话之间,一股旋转的黑烟已经从外面投入到院子中,一颗硕大的骷髅头出现在黑烟上部,那骷髅的两个黑眼眶里闪动着两点绿色的鬼火。下面旋转的黑烟就像是一件黑色的袍服包着骷髅的身体。:“整个一个死神的装束,很酷,也很恐怖。”看着对面魔君的打扮,泽新暗自思量着,而龚雪只看了一眼却快要昏过去了。

那魔君看了看满地的鬼怪尸体,又抬头看看对面的三个人说道:“真是没想到,我魔界的圣剑竟然在你这老头手里,难怪这三百年不见踪迹。你是主动交出来呢?还是让我先杀了你呢?”

掌柜的此刻已经明知自己不是这魔头的对手,但是让他就这样交出“惊魂剑”和自己的生命,是不心甘的。于是掌柜的平静的说:“这‘惊魂剑’乃是上届魔君赠予我的,跟了我三百年了,你说给你可能吗?再者你和你的魔怪们闯进这‘得渡客栈’大开杀戒,坏了这了的规矩,你就不怕将来地藏菩萨找你算账吗?”

那魔君沉默了片刻,再次狰狞起来:“你这老头是在吓我吗?我是魔界的主宰,与那和尚有什么关系。只怕他还不敢去我那魔界呢。既然你这老头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本魔君了。”

说话之间,只见环绕着魔君的黑烟里突然伸出了两只白骨参参的枯爪,冲着老掌柜就劈头盖脸的一下。老掌柜空着双手站在那里,竟然不知道如何对待?眼看着那双鬼爪就要穿膛而过,旁边的泽新一步跨到了掌柜的前面,立起右手成莲花拳向外迎着鬼爪一推,一团“拙火”忽得包住了扑过来的鬼爪。由于事出突然,吓得那魔君瞬间收回了鬼爪,绿色的鬼眼里闪过一丝惊愕。

泽新则赶紧将掌柜的和龚雪拉到自己的左右,快速念动七字真言,布下“莲花法阵”,将三人护在其中。“莲花法阵”平常人在外是看不见什么的,但是进入法阵后就能立刻看到法阵。龚雪和掌柜此刻看到泽新灵力指挥的“莲花法阵”如一顶透明圆帐般将他们罩在其中,法阵里遍地是雪白的莲花,他们就坐在花丛中,那莲花看似实体,触之即空,白色的圣光充满整个法阵。那法阵就像流动的透明轻纱一样在他们周围围成一个半球形。龚雪和掌柜实在想不明白泽新怎么有这样的能力,故而露出了不解与惊愕的表情,半天说不出话……。耳边响起泽新的声音:“现在不要说话,一切有我!”

同样的惊愕来自对面的魔君,毕竟是修行了千年的魔怪,一眼就看出了这青年布下的法阵是至纯、至正的佛家大道法阵。魔君看了片刻发出桀桀的冷笑,忽然双臂一展漂浮在半空中,此刻泽新他们才看清他穿得还真是一件黑漆漆的袍服,只是那袍服看起来就像滚动的黑烟似的,才让泽新他们误以为这魔君只有一个脑袋似的。此刻才发现原来这黑烟还真是一件衣服。那魔君在半空中也盘腿坐下,随即一个黑亮如肥皂泡似的魔阵,将魔君漂浮的身体也保护起来。

泽新心里大大的一惊:“这魔君看来有很强的魔力,看来今天非得出大力不可。”

魔君开始施展魔法,让他的法阵黑气四溢,那些溢出的黑气聚集到相当程度后,忽然变成了一个个的恶鬼,它们尖啸着从各个方向涌向“莲花法阵”,好像要一下压垮泽新他们似的。但是“莲花法阵”强大的保护能力将这些扑到法阵上的恶鬼之魂全部化成了股股青烟,鬼叫声和鬼嚎声混成了“乱七八糟”的组合音,震撼着龚雪和老掌柜的耳膜,龚雪更是用双手堵着耳朵,眼睛里闪动着泪花。老掌柜虽然闭目坐在泽新左边,但是那惨烈的鬼哭狼嚎也让他脸上的肌肉跳个不停。

外面的鬼怪却像无穷无尽似的“前仆后继”而来,根本没有退潮的迹象,原本那些地上的鬼怪尸体也复活起来,拖着残肢碎肉加入到战团中来。泽新也将大部分念力与灵力关注于“莲花法阵”之上,保持着法阵的完整和范围。

龚雪的一滴眼泪终于落了下来,落在了一朵开放的白莲花上,泽新马上就在观想的境界里发现了这滴眼泪,则新立刻念动第一层的土法阵降魔经咒,“莲花法阵”立刻由里向外放射出道道金光,将那些逼近的恶鬼之魂全部化为乌有。对面的魔君见到对方灭了自己放出的百魂之法,略显惊讶后,收回了法术。但那魔阵溢出的黑气却更加的多,不见一丝较少。那大团的黑气飘过来将“莲花法阵”包的水泄不通,但是却没有扑到法阵上来。魔君那里念动魔咒,只见那黑气里,突然伸出几百只白骨利爪,频繁的拍撕着轻纱般流动的“莲花法阵”虽然那些拍撕得利爪都被法阵灼伤而缩回黑雾中,但是更多的利爪又再次出现。这下可差点弄得泽新有点忙不过来。泽新赶紧运起第三层的降魔手印和经咒,一圈烈焰立刻在法阵边缘冲天而起,将包围“莲花法阵”的黑雾烧的噼啪作响,那些利爪也全都缩回黑雾不敢再出现。魔君见此,将双手一展,那黑雾立刻散开在避开火焰的外围形成了一个更大的黑色雾环。那些利爪又开始出现,并入闪电般快速的穿过火焰在法阵上扰上一把,又随即消失。泽新见到这种游击似的的打法,不觉得火从心起,双手上扬,运起第四层的“风”法阵降魔经咒,只听呼拉一阵响,分布在四周的那些破散木门和木篱笆连同福建的两间破房子全部被泽新的法力凌空拔起,与那黑雾环掺合在一起,泽新迅速运用“行部”神通引出“拙火”将那些碎木点燃,然后双手舞动了一圈,那些忽忽燃烧着“拙火”的木材就飞快地旋转起来,将黑雾烧燎的噼啪乱响。眼看那黑雾就要被蒸发完了,那魔君赶紧张开了有牙没肉的大嘴,将燃烧的碎木和剩余的黑雾一口吸了进去。

此刻泽新见连接了魔君两阵,信心大增,觉得自己也可以采取一些主动,免得老是接招而已。正想如何出手呢,却见那魔君不停的摇着身子,两个与其无二的魔君竟然透体而出,原来这魔君已经修成“魔幻之身”。泽新看到对方一个转眼变成了三个,吓了一跳,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但是知道对方又要发难了。

:“嗨!管你变成几个呢!干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吧。”泽新自信的认为到。随即从穿着的衬衣领子上取出那根‘绣花针’扣在掌心,以备使用。三个魔君此时却突然绕着泽新的法阵旋转起来,只一会功夫,就转的泽新有点头晕,等他们停下来时,已经分不清那个是魔君的真身?那个是幻身了。魔君与其两个幻身的眼眶里,飘出六团绿色的阴火,带着幽幽的啸声开始在“莲花法阵”周围上下翻飞,并不时地放出一道道绿光,冲击着莲花法阵。看来这魔君是想消耗布阵人的念力和灵力,等泽新一旦念力、灵力消弱它就会上来要泽新他们的命。

这下,可让泽新有点招架不住了,因为无法扑捉那些飘忽的“阴火”,空起法术除了消耗自己,可能还伤不了对方,何况对方还有两个幻身呢?

泽新决定先灭了对方的阴火,再破其幻身。既然你的“阴火”飘忽不定,那我就用铺天盖地的打法,看你能飘忽到那里去。想到此,从新快速念动第二层经咒,从“得渡客栈”前那弱水中,引出一大股水来。这股水体积大的让泽新也感觉是否有些太大了!,原来这外面的水就是所谓的“弱水”这盛水的地方叫“弱水洋”是弱水的源头所在。“弱水”较其他任何水都轻,故有鹅毛浮不起,芦花定底沉之说。所以泽新此刻用念力能托起的“弱水”自然是正常河水的十倍不止。

接下来就是如同天河倒挂般的“弱水”从天而降,那些飘忽的六点阴火躲都没处躲,被“弱水”彻底的浇灭了,而且魔君和他的两个幻身也是如同落汤鸡一般,傻兮兮的呆立在半空中。那魔君在想:“他怎么知道‘弱水’是我这‘阴火’的克星?”其实泽新根本不知道‘弱水’能克‘阴火’,只是走运而已。见到那魔君呆立在那,泽新快速将“绣花针”掷出,那绣花针在空中如同灵物般的冲着半空中的魔君和两个魔君幻身飞去,只片刻之间就辨认出了幻身,并将两个幻身一一戳破,那魔君刚从呆立中反应过来,但是来不及了,随着幻身的破灭,它如遭重击,魔阵啵的一声散去,那魔君一头就栽倒了地上。而那绣花针已经稳稳的飞回到泽新的掌中。

魔君一身泥水的站了起来,显得十分震怒,他举起右掌,大声吼叫,半空中隐隐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手掌,就像是个巨大的苍蝇拍似的拍了下来。从新看着那凌空而下的巨掌心想:“这要被拍上,我们三个不都成了肉饼了吗?”但是此刻,那已经回来的‘绣花针’又在掌心跳动起来,则新赶紧将其再次抛出,双掌一翻呈八叶宝莲花手印,只见那针一变十,十变百,百变千千万,唰的融入到流动的莲花法阵中去了。巨掌带着风响拍到了泽新布下的莲花法阵上,但是刚一接触到那流动的法障,就听得那魔君惨叫一声,巨掌也消失不见。魔君一个劲地甩着手,上面鲜血淋淋,就像是拍到了一只刺猬一样。

稍停了一会,魔君浑身冒出绿色的火焰,整个躯体开始向空中漂浮,而且开始慢慢转动。这时候泽新听到老掌柜说道:“不好!这是‘天魔解体’大法,赶快制止它。”泽新一听,虽不明白“天魔解体”是什么,但是从掌柜惊慌的神色看这法术一定很厉害。于是念动第四层降魔心咒,做出捧水手印指向半空的魔君。地面所有的杂物夹杂在泥水中扑向魔君,随着泽新变换的显露手印,将其团团包裹冰冻起来。随即那‘绣花针’如闪电样从法阵上飞出直击那团冰冻物,只听得轰的一声,‘绣花针竟然将那冰块连同魔君的身体击得粉粉碎碎。就在碎片落下之时,魔君暗红的原神却脱逃而去,’绣花针‘很灵性的感觉到那魔君原神的逃逸,迅速赶了上去,就在要一击得手时,那暗红的原神竟然消失在阴暗的空中,不知去向?那针织好悻悻飞回。

等到泽新收起法阵,整个“得渡客栈”除了那二层木楼还勉强在,其余几乎是一片狼藉。老掌柜问泽新道“你那针可是“渡厄金针”?泽新根本不知道这针的名,就告知了此针乃观世音菩萨所给的事由。掌柜的感慨良久,告诉泽新此针就是“渡厄金针”。

泽新、龚雪开始帮助掌柜的收拾满客栈的残局,等到第三天果然又一只无人小船出现在客栈前的小码头边,那绝对不是一般的船,不然如何能在“弱水”中漂行呢?当然管它什么材质呢,反正能送我们回家就行了。泽新临行前拿出那佛珠欲送于老掌柜,不想那掌柜的坚持不收。反而将那“惊魂剑”赠与泽新,理由是魔君未死,此物即已现世,放在他这里反而会又很多麻烦,不如交与泽新,也不至于落入敌手。推托一番后,泽新也就接收了这份美意。接下来那老掌柜又掏出两颗“明珠”送于龚雪,开玩笑似的说是给她的嫁妆,闹的龚雪脸红了半天。

告别了掌柜,泽新、龚雪踏上了那只没有艄公的小船,小船径直自动漂行向“弱水洋”深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