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5/

中国国内民众的情绪也被这次巨大的胜利,激发的到了顶点,大量的内地人开始自发的形成了21世纪最大的一股‘下南洋’潮流。本来印尼华人是不多,现在又被划分给了一块相当于印尼国土一半的土地,正愁没人力建设呢,大批中国内地人就到来了,立刻缓解了压力,何况大家都是同宗同祖,很容易接受彼此,也使得各种建设计划顺利开展起来。

同时驻扎在印尼本土上的解放军三个机械化师和后到的三个武装警察师,分别针对华人集中的西加里曼丹和苏门答腊以及爪哇族马来族为主的爪哇岛、东、中加里曼丹采取了不同的扶持和限制策略。

在华人区帮助华人建立了一套功能完整的各级地方政府、部门。同时鼓励当地华人弟子和从中国内地来的中国人参加新组建的警察部队和准军事部队,这些部队的装备和训练全部由解放军负责,并且在中国国内退役军人中征召飞机驾驶员和大批有经验的教官,参加过中东战争和第二次朝鲜战争的退役人员得到了优先录取。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秘密开始了推进上述地区独立的相关计划。

在对华人大加扶持之余,驻扎在爪哇岛和东西加里曼丹省上的解放军也严密监控着当地印尼土族和爪哇族、马来族等当地民族的动向。虽然印尼政府还是名义上统治印尼的唯一政府,但是它的职权履行范围被严格限制在这三个地区,对于西加里曼丹和苏门答腊岛那是想也别想。而且印尼政府的每一个决定出台都必须经过驻军最高指挥部的首肯,不然根本就不算数。

时间到了当年9月底,雅加达的印尼政府在泽鑫的存心折腾下,也以该国历史上少有的高速在运转着。首先泽鑫组建了一支庞大的印尼警察部队,也就是类似传说中的二鬼子吧。组建原则是70%爪哇族夹杂30%马来族等,或者是比例反之。而且组建好的部队部署上也采取在爪哇族为主的地区部署马来族为主力的警察部队,在马来族聚集区则反之依法炮制。最后这些印尼警察部队由中国城管系统特地调派来的一批教官进行严厉教导和技能培训。

最后这支虽然只配备了警棍、手铐的印尼打手部队,对于稳定印尼东、中加里曼丹省和爪哇本岛治安局面却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很多地方冒出的不满和反抗甚至是暴动的苗头,都被这支印尼警察部队的警棍和手铐及时压了下去,新组建的印尼警察部队不但有警察职责,而且还兼备城管功能。雅加达的那些习惯于满街乱窜的小商小贩,现在最怕见到的就是列队行进的灰色队伍。印尼社会甚至国际舆论和中国媒体评论起这支能征善战的印尼警察\城管部队时,都觉得自己后脖子有些发麻发凉。

不过泽鑫对于这支屡建功劳的印尼城管警察部队,总是持大加赞赏的态度。她给有突出贡献的印尼警察提拔了官职,还为所有的队员加了两次薪,而且还分配给他们一些过去印尼军队遗留下来的住房和营区以示表彰。这下引得大堆的印尼土人立刻羡慕起这个行当了,各地的警察报名点差点被挤爆,政府不得不宣布暂时不再招收警察。

接着泽鑫通过东方产业集团,不但把好几个大型化工厂迁到了占领区内,而且还在占领区内极大的扩大了当地煤炭和各种资源的开采能力,吸收了大批的当地土族人来当工人拿薪水,免得他们闲得肇事、闹事。

这样一来在一年后,绝大多数印尼当地族群,在心理上都认可中国占领军的统治,虽然也有那么几起当地民族人士组织的暴动,也被分外卖力的印尼城管警察部队镇压了下去,不但连一点浪花都没能翻起来,而且也没得到多少印尼当地族群的同情。这是因为现在大家都在拿着中国人发的工资,生活才刚刚好一点,闹什么闹啊!除非是吃饱了撑的。

实际历史上印尼穷福分化很严重,而印尼政府也没怎么管穷人的死活,国家严控着煤矿等资源,靠这些资源发财的都是高官贵人阶层,轮不上普通的印尼人。所以每当社会矛盾激化时,印尼政府就把责任推卸到富裕的华人身上,主导了多次的排华事件。

在泽鑫治理下的印尼百姓看到人家中国占领军不但给印尼招徕大量的投资,而且还到处修工厂,建煤矿,让大家都有工作,有钱挣,有饭吃,自然在心态上就开始对中国产生了好感。 所以,那几个自喻印尼民族精英类的货色,在广大印尼百姓里已经逐渐失去了吆喝的市场。

泽鑫当了一年的印尼占领军最高长官,她在操心算计民生的同时,也把对当地儿童和青少年的教育始终放在心里。在她的关心下,战后三个月的时间,占领区内所有的中小学都实现了复课,学校的教师也都通过中国教育部为印尼量身打造的考核,顺利地实现了所有教师持证上岗,保证了老师的教学质量。当然这些老师的薪水也是由尚存的印尼政府方面承担的。不但如此,印尼的中小学全部的课本也是中国方面无偿援助的,为了编制这些关系到印尼下一代和国家未来的教材,泽鑫亲自往返了好几趟中国大陆,去看望组织编辑工作的专家们。这些教材千里迢迢运到印尼发给学生们,且还不收任何学费。这可是普通印尼人在历史上从没得到过的待遇,他们过去的任何一届政府,也没给过这些普通老百姓的孩子们这样的好处。 更让普通印尼人以外的是,中国教育部认为鉴于印尼高等教育水平太差,故印尼国内不再设立高等教育学校,只要是张领区内品学兼优的中学毕业生,都可由中国政府提供全部奖学金,可以到中国的大学去读书。这可是印尼孩子的父母们做梦都没梦到过的喜事啊!一时间“好好学习,珍惜机会,长大后去中国读书,去北大读书,去清华读书”成了印尼土族父母们勉励孩子们努力学习的流行用语和口号。

处理部署完安抚印尼土族民心的那些措施后,泽鑫转过手来开始组建一支新时代的印尼国防军,人员就从那支警察城管队里挑表现良好的出来,快速组建了新的印尼陆军一个步兵师,而且还把这个师的三个团配备轻武器后分散到三个大的省区去执勤。组建了印尼新海军也就一个快艇中队,充充门面得啦。

就在整个爪哇岛和东、中加里曼丹省逐渐恢复平静时,与之比邻华人集中的西加里曼丹省、苏门答腊岛等处也正在热火朝天的加紧建设。印尼华人中的南洋华侨华人总会也浮出了水面,在中国政府派来的工作组协助下,华侨华人总会摇身一变,被改组成南华人民党,成了代表印尼地区全体人侨华人利益的唯一政党。接着这个新鲜出炉的南华人民党,在西加里曼丹、苏门答腊、勿里洞等地区展开了全民要求独立的大规模签名和诉求运动。一队队的华人百姓组成的队伍,在刚刚成立不到两天的联合国驻西印尼特派专员办事处前进行着请愿式的轮番轰炸。而这个刚刚成立的联合国专员办的人根本就闹不清情况,因为他们才到这里两天,刚安顿下来还没来的及喘气,就遇上了大规模请愿的华人。那位法国籍的联合国专员刚看到大量涌过来的人群时,还以为是当地人不满中国占领军的压迫来向他控诉的,满心欢喜的专员出来后,才明白人家是来递交独立请愿书的。这下联合国专员可傻了眼,手里接过的那份民众递交的南华共和国独立请愿书,让他觉得这就是传说中的‘烫手山芋’。

原来中国刚占领印尼一个多月时,不甘心失败的美国纠集西方国家操纵了以联合国的名义要求向北中国占领的印尼派出联合国人道主义专员闹剧。当然这样的提议在安理会被中国否决,可是不甘心的西方各国一直在这个问题上利用联合国舞台,和中国纠缠了将近一年。不过在此一年里当中国在印尼准备完毕后,中国竟然同意了在印尼东西两个占领区内派驻联合各国特派人道主义专员。 一直在人权问题上和中国纠缠、斗争的西方各国,当天还为了中国的妥协好好的庆祝了一场,并选派了最富有人权色彩的两个西方外交官充当联合国人道专员。

于是刚到印尼的联合国人道专员,立马把西印尼要求独立的信息反馈回联合国,世界舆论瞬间哗然。西方各国政府此时才明白,为什么相持了一年后,中国突然变得支持设立联合国人道专员的背后因素了。

且不说西方各国到哪里去找后悔药吃,在西印尼华人要求独立的事件一出现,中国外交部立刻做出了反应,在第一时间宣布承认西印尼人民要求的独立权利,并立刻与刚出现的南华共和国商量建立外交关系。

随着中国率先承认了南华共和国,上合组织17个成员国在随后的一个月内相继也承认了南华共和国的地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集体拒绝承认新生的南华共和国,但也只是痛快痛快一下嘴而已,因为他们既没有胆量进行武装干涉,也没有能力进行经济制裁。

新生的南华共和国首府设在了勿里洞岛上的槟港,所辖国土包括西加里曼丹省、苏门答腊省以及附近的大小上百个岛屿。国家人口1600万,华人占99%,其中大约有600多万人拥有中国与南华双重国籍,因为他们都是新下南洋潮带来的内地人。

对于南华共和国的独立,由于泽鑫领导的驻军的严格管控和控制下的印尼政府的卖力,南华事件在印尼土族人聚居的东、中加里曼丹省和爪哇岛引起的风波并没有西方各国政府想象的大,也许是想看中国的热闹和寻找刺激新闻吧,大量的西方各主要通讯社都提出了要来雅加达采访的要求。

看到印尼政府新闻主管部门报来的那些西方记者、通讯社的申请,泽鑫想都没想就全部同意了,甚至还让广泛邀请更多的西方记者来雅加达。于是在几天内雅加达就云集了一千多万国记者。这些打着各种主意和心眼的外国记者来到雅加达,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采访后天那场由印尼逃往海外的民主人士发动,并得到了中国驻军意外许可的反对南华独立印尼全民大游行。而且后天就是南华共和国宣布成立的日子,2025年5月5日。

5月5日天一亮,这些外国记者就在警察局公布的游行必经路段边上摆满了长枪短炮,随时准备捕捉那些刺激或激动人心的画面。但是他们的位置被限定在距离马路至少7米以上的地方,官方的理由是保证他们和示威者的人身安全。接着一队队的印尼警察、城管队员开了过来,平均五米一哨的站立在游行的街边。也不知道瞌睡了好几回,好不容易盼来了今天的主角,也就是不到千人的所谓印尼民族精英们,终于出现并走上雅加达的街头。

不过他们这次也是举行了一次没有走到头的游行示威,因为在街道上的两边除了对他们虎视眈眈警察、城管队员和远处对着他们不停按动相机快门的西方记者外,连一个捧场的普通印尼人都没有出现。这些印尼精英们越走越没底气,士气严重低落,刚开始还有个把兴奋份子喊了几嗓子听不太懂的口号,但是回应的人却寥寥无几,最后那兴奋的也没有了劲头,他们都很郁闷他们的行动为什么没有得到印尼民众的支持呢?

原来泽鑫早就让这几天所有的厂矿开足了产能大力生产,凡是在这几天准时上班、下班的工人全部都发给三倍的薪水,这下就消耗了大量的闲人,本来不想去、不该去上班的人都抢着回工厂上班去了。再就是在泽鑫的直接关怀下,雅加达市辖区内所有的中小学教职员工分四批,全部免费参加了快乐中国七日游活动,作为对他们一年来辛勤工作的奖励。 小学生全部放假一周,中学生参加了为期三天奖励丰厚的全市中学运动会,凡是成绩出众的应届毕业生,将获得直接保送清华、北大等中国名牌大学读书的荣誉。这一下家长们和学生们更没心思跟着那些民族精英们去闹腾了。

所有这次抗议南华独立的印尼民族大游行就变得虎头蛇尾了,参与的人本来就少,在游行中人也是越走越少。稀稀拉拉的队伍反让人觉得他们不是在理直气壮地游行,而倒是像犯错的老鼠在游街。他们的表现让坐在监视器前观看的泽鑫和驻军高层们哈哈大笑个不止……。

不过这些印尼民族精英们无能、龌龊的表现,也让所有到现场来找新闻的西方记者们大失所望,更让他们背后的西方老板们无地自容,甚至今后在一定程度上放弃了对这些印尼民族民主派的支持。

与上述情况相反的是,在屋里洞岛的槟港,那是热闹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佳宾云集的南华共和国成立仪式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

在南华共和国成立后不久中国政府就宣布了从印尼和南华撤军的公告,三个机械化师的装备和三个武警师的装备全部无偿赠给了刚成立的南华共和国政府已经完成组建和训练的军队。并且还赠给南华装备有预应力防护系统的一艘中华神盾舰和四艘驱逐舰。

于此同时泽鑫也完成了自己在印尼的使命,将权力交还给新组建的印尼政府,搭乘撤军的国产大客机返回中国。

飞机上官兵们都在兴奋得回忆着这一年多在印尼的经历,交流着彼此的各种经验,热闹的让坐在前面贵宾舱的泽鑫也忍不住来到后面的商务舱看看。一见到泽鑫出现在机舱里,商务舱里的几百官兵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欢呼。 泽鑫则微笑着和大家打着招呼,顺便就坐在了一个战士让出的空位上,参与到了战士们热烈的讨论中。

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广州机场,临走之前应战士们的要求,泽鑫和同机的战士们照了七八张合影,才离开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