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南美洲 第十一章:谁的噩梦(一)

红色猎隼 收藏 14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URL] [内容简介] 宣告着欧盟对库鲁欧洲航天中心“阿丽亚娜”第3发射场强攻的第一声枪响,来自于一支已经历经了多年烽火硝烟的德制 G22型狙击步枪。威力巨大的0.3英寸口径的温彻斯特.马格努姆子弹,在德国亨索尔特公司生产的NSV80II型夜视镜的指引之下,精确的锁定着那名用与身边钢铁共色的“吉利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宣告着欧盟对库鲁欧洲航天中心“阿丽亚娜”第3发射场强攻的第一声枪响,来自于一支已经历经了多年烽火硝烟的德制 G22型狙击步枪。威力巨大的0.3英寸口径的温彻斯特.马格努姆子弹,在德国亨索尔特公司生产的NSV80II型夜视镜的指引之下,精确的锁定着那名用与身边钢铁共色的“吉利服”将自己隐蔽在发射塔之上的那名“切.格瓦拉”旅的狙击手。

和一向推崇本国军工产品的德国国防军传统有所违背的是,与德国军队新一代制式步枪G36型突击步枪、HK USP型手枪、使用小口径枪弹的HK MP7A1型冲锋枪、HK MG43型轻机枪,几乎同时装备德国国防军的G22型狙击步枪,事实上却是一款英国生产的步枪。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德国国防军的制式狙击步枪的选型过程之中,德国本土的毛瑟、HK、埃尔玛、瓦尔特、SIG绍尔、格佩拉.布尔茨等多家企业都推出各自研发的狙击步枪。但是最终 1997年,德国国防军却选定英国国际精密仪器(AI)公司生产的AWM-F狙击步枪,并以“G22型狙击步枪”的制式名称列入德军制式武器的行列。

虽然与象毛瑟这样的德国本土百年老店相比,英国国际精密仪器(AI)公司从事步枪设计和生产至今只有27年的历史,但是这家后起之秀却用市场的认同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其初期生产的采用7.62毫米×51北约制式枪弹口径的AW系列狙击步枪,已被世界上50多个国家的军队和警察部门制式采用。而后续开发的采用0.3英寸口径的温彻斯特.马格努姆枪弹和.338英寸口径的拉法.马格努姆枪弹的AWM系列重型狙击步枪,更以强大的杀伤力而成为了欧洲多国陆军远程狙击的首选。

不过一向在军工科技领域颇为自负的德国人,当然不会对这样的舶来品照单全收,毫无改动。德国人先拆掉了英国原装的4倍光学瞄准镜。换上了德国SB(Schmidt & Bender)公司特地为G22型狙击步枪研制的3~12×56瞄准镜。因为根据德国陆军的经验,在近距离防御中快速射击单个目标时用小倍率较有效,而射击远距离目标时用12倍最理想。

而在象今天这样的夜间射击之中,德国陆军广泛运用于HK G36型突击步枪之上的NSV80II型夜视镜显然更将令训练有素的射手事半功倍的完成任务。这种夜视镜利用1.5V的镍铬电池的电力对捕捉到的微光目标影像进行强化,再将强化可视画像投射到荧光板上,射手则利用后方的昼用光学瞄准镜瞄准这一投射到荧光板上的目标影像扣动扳机就可以完成一次精确的猎杀。

虽然在采购G22型狙击步枪的同时,德国国防军还制式采购了同样是AI公司生产的战术消音器。由于G22使用的是威力强劲的枪弹,发射声响远比普通士兵用的步枪要大,很容易引起敌军的注意,一旦狙击手的位置被敌军发现,不可避免地会遭到敌军的集中火力。而采用消音器的主要目的是就减小部分发射声响,避免因狙击步枪的发射声响过于特殊而出现狙击手的位置被敌方发现的弊端。但是这种战术消音器却在今天的战斗之中被华丽的无视了。毕竟在分别部署在外围一线环行警戒线之上的8名从德国陆军和边防第9反恐怖特种行动大队之中挑选出的优秀射手眼中,己方无疑拥有着火力上的绝对优势。刺耳的枪声不仅可以成为己方进攻的号角,更可以震慑陷入合围状态的敌人那敏感的神经。

在相差不过几个微秒的时间内,8支G22型狙击步枪顺序击发0.3英寸口径的温彻斯特.马格努姆枪弹。强大的枪口初速和动能,使得这些致命的钢铁拥有着卓越的抗风偏能力和较远距离上的弹道性能。在飞行了超过1150米之后的,子弹准确的射向在“阿丽亚娜”火箭的发射塔架的战位上守候着的那一名名来自亚马逊雨林深处的猎手。即便是在这个距离上,0.3英寸口径的子弹依旧保持着强悍的终点能量。即便是子弹击中的是这些敌对狙击人防护严密的钢盔或防弹背心,也足以凿穿一切,收割生命。第一颗子弹准确削掉了那名隶属于“切.格瓦拉”旅的狙击手的天灵盖,染满了鲜血的钢盔从30米左右的高空飞落,紧随其后的是失去了生命的尸骸和那支曾经同样冷酷猎杀过别人的德拉贡诺夫SDV型狙击枪。而他的身后更多的尸体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从高空之中直坠而下。

而就在德国狙击手展开猎杀的同时,2架德国边防第9反恐怖行动特种部队的EC-635型军用直升机,呼啸着从距离“阿丽亚娜”第3发射场4公里之外的“阿丽亚娜”第2发射场的发射塔之后灵巧的转显出来。作为世界上最早把武器搬上直升机的国家。德国人早在1944年底.便由福克-阿赫格利期公司在其研制的FA-223“龙”式直升机的头部装上一挺792毫米的MG-15单管机枪用以自卫。但这种直升机还没有在战场上发挥多大作用就随着第三帝国的灭亡而销声匿迹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着手组建陆航部队。20世纪80年代。德国陆军航空兵就已经发展成为了世界各军事强国之中一支装备精良、技术先进,并且在北约组织军队中举足轻熏的空中突击力量。而由欧洲直升机公司在EC-135型轻型双发多用途直升飞机基础上发展而成的EC-635轻型双发陆军多用途直升飞机,更是德国陆军航空兵装备序列之中的一柄崭新的轻剑。不仅可以用于执行空对空的反直升机作战和对地支援,更可以广泛的运用于搜索、营救、部队运输、侦察/观测、训练和特种支援行动之中。

此刻德国边防第9反恐怖行动特种部队所投入的2架EC-635型军用直升机属于经过特殊改装的通用型,在2名驾驶员娴熟的操控之下,最高速度259公里/小时的直升机转瞬之间便扑到了“阿丽亚娜”第3发射场的上空,安装在机身下的监视吊舱早已切换进入夜间通道,配合着前视红外仪,一套多传感器转塔和SX-16探照灯,德国边防第9反恐怖大队(GSG9)指挥官马尔里奇.韦格纳少校可以在位于机身客舱之中,通过闭路电视密切的监视着预定索降地区的任何举动。早已一个小时之前,所有参与索降行动的德国边防第9反恐怖大队的行动部队都已经登上了各自的战机,升空之后借助着“阿丽亚娜”第1、第2发射场的掩护悬停于空中,此刻随着强攻的开始,这些满载着德意志反恐精英的直升机迅速切入了目标建筑物的上空。紧随在2架EC-635型军用直升机之后的是6架满载着德国边防第9反恐怖大队士兵的NH-90 TTH型战术运输直升机,他们无疑是地面行动的主力。

“这些愚蠢的共产主义者,他们竟然真的相信用自动步枪可以击落直升飞机。”透过闭路电视的镜头,马尔里奇.韦格纳少校可以清楚的看到数名身着着俄式虎斑军服的“切.格瓦拉”旅成员,顶着强劲的气流冲上了助推器组装厂房、有效载荷厂房,他们的目的很明确—用自己的生命阻击对方的降落。“开火……。”随着马尔里奇.韦格纳少校冷漠的命令,安装在EC-635型军用直升机两侧的7.62毫米机枪吊舱毫不留情的用宛如火焰长鞭式的曳光弹抽打着两座建筑物的屋顶。在密集的弹雨之中,几名“切.格瓦拉”旅的士兵几乎毫无还手之力,除了在被打成筛子时垂死的刹那扣动了扳机胡乱的将子弹打出去之外,马尔里奇.韦格纳少校的空中突入几乎没有遇到象样的抵抗。

“准备索降……。”随着屋顶被“清扫”干净之后,马尔里奇.韦格纳少校在强攻的现场发出了第二个关键性的指令。6架NH-90 TTH型战术运输直升机分成三组分别在助推器组装厂房、有效载荷厂房和发射控制室的上空悬停,随着舱门的打开,一名手持配备有100发B型弹鼓的G36K型突击步枪的士兵立即占据舱门左侧的援护位置。德国边防军第9反恐大队曾是世界上第一支采用HK MP5系列冲锋枪作为标准武器配备的反恐怖行动部队。可以说是引领了一个时尚流行的趋势。面对着具有政治目的的恐怖分子,通常又是在城市地带执行任务。诸如MP5型冲锋枪之类容易隐蔽的小型武器自然占有优势,而作为一种使用手枪弹的冲锋枪HK MP5被各国特警和反恐部队用作主要装备的理由,还在于一旦产生跳弹,弹头威力较小,不至伤及无辜。但是伴随着恐怖分子的火力日趋凶猛,防护日趋完善,射程近、威力有限、对防弹服无穿透能力的MP5型冲锋枪自然稍显“逊色”起来。因此德国边防军第9反恐大队不得不与德国陆军正规作战部队以及军方特种突击队(KSK)接轨,全面换装G36K型短突击步枪和G36C型卡宾枪。

而就在德国边防军第9反恐大队的援护射手刚刚就位,“切.格瓦拉”旅第二波次强占屋顶的攻击便再度展开,这一次他们显然准备的更为冲锋,数名突击步枪手在登上屋顶的楼梯口处构筑了一个稳固的火力平台试图集中几支AK—74型自动步枪的火力压制住对手。但是在装有100发子弹的B型弹鼓面前,数只AK—74型自动步枪的火力依旧被迅速压制了下去,在跃动的火光和飞舞的曳光弹中,一个又一个头戴黑色钛制头盔,身着黑色突击服和防弹背心的德国士兵借助着绳索迅捷的从机舱的两侧滑降而下。“立即控制屋顶,迅速逐层清理……。”当第一名德国边防军第9反恐大队的突击队员降落在屋顶之上,马尔里奇.韦格纳少校似乎已经看到了近在手边的胜利,他相信随着越来越多自己的部下成功登陆,清剿心“阿丽亚娜”第3发射场内盘踞的“切.格瓦拉”旅只是时间问题……。

位于助推器组装厂房底层的一条幽禁的走廊之中,来自哥伦比亚安第斯山脉的朱恩斯正努力的屏住已经急促的呼吸,透过手中的那支AK—74型自动步枪的准星注视着暗淡的灯光之下,那位于走廊中央、通往地下管道的圆形铁盖。“欧洲人真的会从地下突入吗?”从屋顶方向不停传来的密集枪声,令朱恩斯本已焦虑的内心更加不安。虽然在自己的哥哥一起加入“切.格瓦拉”旅已经有5年的历史了。但是朱恩斯却始终无法象哥哥那样战胜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虽然宛如父亲和神一般的格兰纳多和古巴革命者的到来,令自己的家乡摆脱了贫穷和混乱。但这却不能说服朱恩斯为了让更多的南美洲人民摆脱奴役而献出生命。

“此刻的哥哥还好吗?作为一名狙击手他可以被安排在了最危险的发射塔之上啊?”或许比起自己的生死来,哥哥的安危令朱恩斯更为不安。毕竟从小到大,哥哥都始终朱恩斯生命中赖以挡风遮雨的大树,他无法想象没有哥哥的日子,自己将如何为继。“动了……。”就在朱恩斯的脑海中犹豫着是否应该不顾上司的严令,离开自己的岗位去外面援助自己的哥哥之时,他眼前的那个圆形铁盖突然轻微的摇晃起来,最终离开地面逐渐升高了起来。“这一定是噩梦。”朱恩斯努力咽了口口水,仿佛咽下了自己的恐惧。满是汗水的手指扣上了早已开打了保险的扳机,枪口颤抖着瞄准那缓缓移开的圆形铁盖以及那下方仿佛深不可测的黑洞。“来吧……。”恐惧的终点,往往就是勇敢。最后用力的深呼吸之后,朱恩斯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步枪。死死的盯住那随时可能浮现的敌人。

一个佩戴着透明面罩的黑色头盔缓缓的露了出来。“冷静……冷静……。”朱恩斯竭力控制自己立即开火、打草惊蛇的冲动,等待着对方将无法防护的脸部露出来。但是令朱恩斯感到失望的对方显然有备而来,紧跟在钢盔之下露出的竟然一块特制的凯夫拉防弹盾牌,而更为糟糕的是对方已经透过盾牌上方狭小的观测窗口注意到了站立在走廊尽头的朱恩斯。这种盾牌有别于一般防暴警察手中的透明盾牌。由于采用了特殊的防弹材料,因此可以抵挡一些轻型武器的袭击。在各国反恐怖特别行动部队一般都会由打头阵的士兵手持防弹盾牌和配有UTL激光瞄具的自卫手枪。

“来吧!欧洲佬……。”面对防护严密的对手,朱恩斯选择的放手一搏,他疯狂的扣动着扳机,将弹夹里的子弹以最为密集的火力打在了对手的盾牌之上。火光四射之中,那名法国国家宪兵特勤突击队的士兵根本没有机会用自己手中奥地利产的格洛克17型手枪进行还击。只能被动的祈祷躲在盾牌之后,终于对面疯狂宣泄来的子弹突然戛然而止了。判断对方已经打光了弹夹中所有子弹的法国人立即放低盾牌,将自己手中的手枪举到了眼前。

“去死吧……。”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眼前那名头戴黑色头套的恐怖分子同样举起了备用的手枪。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一道血线撒在了法国国家宪兵特勤突击队前进的第一步上。“终于干掉了!”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杀人了,但是毕竟今天面对的是武装到牙齿的欧洲精锐反恐部队。准确的命中对方眉心,朱恩斯显然需要时间来调整刚刚完成了一次近距离对决之后的心态。但战争不是决斗。就在朱恩斯喘息未定之时,2支法制FAMAS短突击步枪再度探出了地下管道的出口,几乎同时射出了致命的子弹。这是一个标准的4人突击小组。排头的士兵手持防弹盾牌和自卫手枪,他后面的2名战友各携带一支短突击步枪作为主战武器,第4名队员则手持一支挂载有榴弹发射器的FAMAS突击步枪标准型。 但是不等法国国家宪兵特勤突击队第一个突击小组控制住突破口,追寻着朱恩斯枪声的“切.格瓦拉”旅士兵已经围堵了过来,近距离的交火在狭窄的走廊上再度展开……。

“前进……前进……。”在马尔里奇.韦格纳少校的催促声中,数十名德国边防军第9反恐大队展开散兵线在屋顶之上纵深突击,G36K型突击步枪的射击时火力在夜幕下显得特别的刺眼。突然其中一个队员的身影一个踉跄,倒在了地方。钛制头盔包裹着半边脑袋画着血线在屋顶之上胡乱的滚动着。“还有敌方的狙击手……找到他,干掉他。”经验告诉马尔里奇.韦格纳少校,在发射塔的塔架之上很可能还隐藏的敌方的狙击手,刚才就是他准确的击中了自己的那名队员的脖子。对着嘴边的对讲机向所有外线的狙击手命令道。

“Gloria in excelsis Deo……Et in terra pax hominibus bonae voluntatis……。”(注1)在一片黑暗的发射塔上一个低沉的声音正低沉的默念道。这是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发射塔架构成的绝佳狙击点。一支细长的俄制SVDK型狙击步枪从其中透出它狰狞的一角。

———————————————————————————————

注1:Gloria光荣颂—比较多见的拉丁祈祷文,以上是头两句,中文意为:天主在天受光荣,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