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疆风雨]胆大副连长没命令竟敢打越军一个急促射!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写完上一篇文章《枪声四起阵地上来了越军特工队》之后,细阅了一下我的战地日记,竟漏掉了一个重要的战斗细节和有趣的阵地花絮,这是发生在离我的阵地指挥所不远的中央连B连阵地上的一件令我哭笑不得的偶发性意外对越军炮击事件。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6•11战斗中进行到半下午时,我指挥A连和B连刚对计划内越军Y1252号阵地目标进行了一番狂轰乱炸后,全营瞬发、短延期和延期引信共发射了120余发炮弹,前观报告目标覆盖,估计当时越军阵地上也没有几个能活着的人了。这以后有个战斗停歇,我当时连指挥机的耳麦都没摘掉,喝了几口水就坐在那翻阅射击记录,核对各连的弹药消耗数。正在这时从耳麦中传来一串射击口令声:“全连注意!E1253号目标,4发急促射-----”我从口音中分辩出是中央连副连长的声音,连忙放下手中作业夹急呼中央连询问他们在干什么?话音刚落,就听耳麦中传来各炮装填好的回复,我一听不好要出事!就大声直呼中央连副连长的名字,营长也在通话器中插话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也许太紧张的原因,中央连根本没理我的呼叫,一声“放!”的口令下达了,只听指挥所外山摇地动,“咣咣咣----”中央连群炮齐发。我一听聚然而响的炮声不禁怒火中烧,心想:这中央连副连长的胆子真他X大啊,没有上级的命令他竟敢对越军计划目标擅自开炮,还改变了射击目标打了一个4发急促射,咋不给我打一个炮标准呢?真他X的发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厚平团长向军副部队长汇报炮群情况

我放大指挥机的音量,急令中央连各炮停止射击!还好,炮长们在震耳的发射声中终于听清了我停止射击的命令,各炮全部停了下来,但10发炮弹已发射出去了。我喘了一口粗气在指挥椅上坐下,安副营长瞪着眼惊讶地看着我。我点上一支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对他说:“等着挨训吧,你先去中央连查查咋回事等候上面处理吧!”老安走后,我对中央连的擅自下令射击一事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营长又问我中央连射击的事,我说:“你我通话器相连你已听到事情的全过程,只有一个字‘晕!’我让老安去查了!”

中央连副连长是79年的兵,毕业于军沣水教导大队,在我提为副连长那年和二排长一起分到C连,接了我原所在C连领导的一排任排长。他为人很直爽,军事业务很不错,就是有时遇事好激动,和我在C连时配合的一直很不错。他在轮战前被调整为B连副连长,二排长原地在C连提为副连长。他在到B连上任前还到我这里坐了一下,请教了许多有关连队管理和干部之间相处时的关系问题。我鼓励他放手干好,B连的军政一把手都来自我们老C连,和我都是老战友和老搭裆,他去开展工作不会有太大难度,其指导员老杨毕业于沈阳炮校当过C连副政指,工作能力是很强的。他在砚山临战训练中组织B连搞得也不错,这回真不知搭错了哪根筋,闹出这么一出擅自炮击越军事件来。


一会儿,老安颠颠地回到指挥所对我说:“B连副连长说好象听到有射击命令。”我听了反问老安:“我和营长都在线,我这也有扩音器你听到过有射击命令吗?A连和C连咋没射击?晕!”老安无语。我和营长汇报了老安回来说的情况,营长说你再去一趟,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

我摘下耳麦让老安值班,带着通信员上了中央连B连阵地。各炮位上的炮长和战士们已从通话器的对话中知道他们连犯了射击错误,一个个惊嘘嘘地看着我。我让通信员在B连阵地指挥所外等我,我独自走了进去。里面不大还很昏暗,一盏用电台电池连接的6瓦车用灯泡挂在指挥机的上方,幽幽地发出不太亮的弱光,副连长无精打采地斜靠在床边发呆。我问了一句:“怎么回事?”他已知道犯错了,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我……”。

对于他的射击指挥失误,我当时分析其原因是:处于停止射击间歇期间的他还停留在炮击时的亢奋之中,在精神高度紧张中等待下一次炮击命令。冥冥中回顾起前一射击动作时的口令,下意识地复述了战斗中最刺激的急促射口令,这时他处于忘我的状态。不然他不会听不到我的问话,通话器的扩音效果是很好的。

看到老部下这种样子,我不忍再问什么。只好安慰他要好好组织连队,注意精神要集中,有什么事我顶着,不要背包袱。说罢,我带着通信员回去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运送炮弹的战士们

一会儿,刘营长来到阵指问我查过的情况,我只好把我的分析讲给他听,说是副连长紧张过度所致。对这位副连长的性格和秉性营长也是很了解的,那时他还担任着C连的连长,对训练他一般不过问只是抓一下行,。出了这种事他也觉着脸上无光。我担心的不是这些,我更关心的是这10发炮弹的落点。E1253号目标一直没打过,会不会打到自己人头上。我问他前观的情况,他说那到没事都落在了越军头上了,关键是上面没让咱打会追究擅自射击的指挥责任的!

我一听没伤着自己人就把心放下了,便对营长玩笑着说:“打就打了,谁也不能去追回来。他也是你的老部下还年轻,上面要追查的话你把责任推给我一个人,不要因处分他而影响你当参谋长,我一个人承担好了!”我心里想:反正打得是越南阵地,大不了给个警告处分。10发炮弹如果打到了自己冲锋步兵的头上,那可不是一个处分能交差了事的,那会令我们犯错误人的良心受一辈子地自我谴责!营长听了我的话瞪了我一眼,说等和团里汇报后再说吧!

后来军炮指和团里里再没过问此事,只是指示说要加强阵地管理,严格履行射击指挥职责。

6•11战斗,这是一场与越军争夺211高地1、2号哨位的战斗。211高地是前线指战员和战区人民群众都很熟悉的、军事上十分敏感的高地。在友军坚守这块阵地期间就曾和越军发生了拉锯式的争夺战。越军为了夺取这块高地,曾在这里扔下数万发炮弹,高地顶端被削去近二尺,高地表面的石头被炸成了粉末。从6月11日到13日,越军从班到连的规模,先后发动数十次进攻,我595团干部战士发扬敢打敢拼前扑后继的光荣传统,置个人的生死于不顾,冒着越军密集的炮火顽强冲击抗敌,在三昼夜的战斗中我军步炮协同共歼敌二百多人。


转眼到了6月中旬,这几天老山战场上的对越炮击都一下停顿下来。小越自6•11战斗后规矩多了,在我军各炮群的不断毁灭性打击下,他们也只有防炮的本事了,大炮躲得老远。偶尔憋不住了,就用流动迫击炮和85加吊一下我步兵前沿阵地,他们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连3分钟也待不上,唯恐被我炮群炮火覆盖一窝端了。

据说,泰国的一个军事代表团已来到老山前线,要观察我战区的交战情况。上级要求各部队一律停止敌对行动,连小越那里也可能得到了情报,他们也停止了冷枪冷炮射击,变得很老实,中越边境上很象两个和睦相处很久的友好国家。

闲着没有战斗,除了搞好阵地的美化和卫生清洁,我安排司务长老杜组织全连包饺子改善一下全连的生活。自从上阵地后全连还真没吃回饺子,咱也借泰国军事代表团的光过个年吧!

阵地上已没有了战斗时的紧张气氛,战士们欢歌笑语的在用炮弹箱木板钉制的小木桌上和面包饺子,忙了一个不亦乐乎。忙完按包好的先后顺序来煮,每个班发了两瓶后方慰问的“五加白酒”,以庆贺第一阶段的作战胜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通信员王世学(左1)和炮班战友包水饺

第二天,我和营长告了一个假,带着营里买菜解放车到了麻栗坡县城看一下分别很久的司机班的战士们,给他们送些生活用品。顺便去购买我不可缺少地精神食粮书籍杂志,给家中亲人和母校等有关单位的领导们发几封信,汇报一下部队在老山的作战情况。

麻栗坡镇是文山州东南的一个小县城。该县东与富宁县接壤,北与西畴、广南县相连,西与马关县毗邻,南与越南同文、安明、官坝、渭川、黄树皮五县接界,国境线全长227公里,现有国界碑27块,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著名的老山、者阴山、扣林山、八里河东山就耸立在中越边境线上。县城距昆明380公里;距越南首都河内380公里,距越南北部省会城市河江市63公里。经过麻栗坡县城通往河内的公路是云南省通往河内取道最近的一条重要交通要道。

麻栗坡地形复杂、山河相间。县境东西最大横距约100公里,南北最大纵距40公里,全县面积2395平方公里,山区占99.9%,坝区占0.1%。境内居住着汉、苗、壮、瑶、彝、傣、仡佬、蒙古等8种民族,全县人口不到20万人,还居有美、英、法、印尼、加拿大、越南等国的华侨(华人)眷属。由于河流的强烈切割,县境内地貌多以中低山峡谷地貌为主,大小瀑布、急流常见;喀斯特地貌分布较广,有峰林、峰丛、石牙、溶斗、洼地、溶洞等。地势由西向东南倾斜,山脉也大致呈西北--东南走向相间分布,从县西南部到东北部,依次分布着老君山、大黑山、大坪山。县境内大部分地区海拔在1200米以上。海拔最高点是老君山主峰2579米,最低点是盘龙河出入境国家天保口岸107米。

麻栗坡县境内河流属红河支流,经越南汇入泸江注入南太平洋北部湾海域。主要河流有盘龙河、畴阳河、八布河、南利河。由于地处云贵高原东南缘,河流下切剧烈,形成了多瀑布叠水而少湖泊的特点,雨季河流湍急,水上航运也十分便捷。两国友好时可从天保口岸一次装船就可直抵越南河江市并航运到河内、海防港等地。

自两山防御作战一来,这座名不见经传的西南边陲小镇竟成为全国瞩目的明星城镇。这里既是当地的政治经济中心,也是各种支前物资的集散地。大量参战人员的存在和各种生活必需品的巨大采购,给这给个小县城带来了空前的经济繁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麻栗坡县城

在太不宽的街道上,各种披着草绿色伪装网的军用车辆穿梭不断。身着迷彩服和作训服的军人们夹杂在身着各色民族服装的当地人群中,构成了一道战时边境城镇所独有的风景线。南来北往的商贩讲着听不懂的当地方言,不时有四川话贵州话广东话的讨价还价的喧哗声传来。小摊和店铺里大声播放着在内地很难听到的港台歌曲,在拥挤的巷子里大多是卖磁带、电子表和日用小商品的,还有不少烟摊和书报摊子。司务长老杜、司机大梦和上士都常来,对几个摊点的老板们都很熟。他们侃价很在行,在他们的指点下我买了不少原声带。象当时最流行的邓丽君、程琳及很多当红男歌星的带子,还买了不少当时很不错的TDK和SUON空白磁带,回去后搞战场录音。因在阵地上看过两本金庸和梁羽生的成名作品,一是《射雕英雄传》另一是《冰川玉女传》,我被这新武侠小说的故事给迷住了,我决心买全他俩的全部作品。可是在所有摊点我只买到七八套,一位姓王的书商大嫂看我是个书虫,就答应等来了新书就给我留着。当时那些书在内地看不到,一套要十几到二十元左右,好在我买书从不吝啬,只要喜欢就买下。


下山的战士们已采购完了东西,老杜带着大家来到街山一处茶馆歇脚。要了一壶茶也不贵只需2角钱,老杜又租了一副麻将说教我打麻将,租金一小时3角钱,还不到吃饭时间,学就学吧!我从未完过这玩意,只是曾在电影中看过地主老财和国军将领们玩这东西。老杜讲了一下基本规则,我一听懂了,这和小时侯我与姥姥玩地老千八万那种纸牌一个理。你别说,学坏的东西特快,大家以赢扑克牌为赌注游戏起来。

不觉玩到了11点多我有些饿了,便对老杜说找个地方吃饭好往回返。来到一家饭店众人坐下,只见里面人声熙嚷大都是来自前线各作战单位的人员。老杜点一个狗肉煲和一个红烧鱼外加俩素炒。云南的狗肉是带皮肉我从没吃过,在北方都是剥皮后再炖着吃。老杜见我驺眉头就对我说:“很好吃的!”老杜是江苏太仓人1 975年的兵,提干后一直在A连干司务长为人很好。我试着吃了一块很辣,完全是西南云贵风味。

老杜开了一瓶当地产的桂花酒,虎珀色的美酒很甜也很香口感还不错,只是后劲很大,不过很合我的口味。酒足饭饱召集采购的战士们集合上车,拉着各种采购的生活物资满载而归。


在返回阵地的路上,也许因长时间在工事里猫着又加喝了一点酒的缘故,头有些发晕。我摇下车窗让凉风吹拂着脸颊,感觉好多了。只见车外山路回旋草绿树翠,令人感到南疆特有的美。白云薄雾,奇花异草。不时在路旁还见到几处用苇席搭成的“烈士洗理处”,这都是我军为大的战役所准备的,看了才让人觉得这是身处前线。

6月23日是农历端午节,夜深人静试作兵词一首:

盘龙吟,烽烟轻托老山月。老山月,战地兰香,兰香战地,将士可知端午节?倚竹遥望边关路,边关路,星辉营火,天际玉阙!(调寄忆秦娥)


向参加老山防御作战的全体官兵致敬!



本文内容于 2008-9-25 14:16:24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