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二十一章节 夜獠(三)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0 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今夜,新山一空军基地内的气氛是那样死气沉沉,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指挥官-贡德比诺上校独自一人在诺大的显示屏幕前,手里的雪茄在忽闪着些许的火光。

对于‘越人阵’伞兵107旅的进攻,贡德比诺上校本来就没有抱有什么希望,但却也没有想到,这场进攻作战会是以这样一种局面开始。从接到前线的作战报告开始,上校就独自一坐在这个闪动着作战态势图的屏幕前,关注着这场从一开始就输了的战斗。

阵阵的炮火声,隆隆的铁甲铿锵声,还有那士兵们的呐喊和惨叫声,仿佛那惨烈的战地影像就在上校的眼前浮现着,那尸山血海样,那冲天火焰。贡德比诺不由得为之一颤。

当新山一基地里的指挥官们几乎把这场千里之外的战斗已经放弃了的时候,浴血在这片杀戮之地上的人们还在为活下去而苦苦挣扎着。然而不断纷落下来的炮弹掀起的火光却一次次使得人们试图存活下去的信念在一点点的破灭。那些轻重机枪扫过来的弹雨但很多人直接如同割草样的放倒在血泊之中。空气中满是浓浓的血腥味道,几乎空气里的水分都成了鲜血样。

“混蛋,退下去,快点退却下去。”不断有炮弹-咻-飞落下来,炸起一片碎肉,眼前的这一幕使得让-皮埃尔中士几乎感到了胆颤,但作为军人的职责还是让他哆嗦着嗓音狂呼着。

整个通讯频道里完全是一片乱糟糟的叫骂声,又有谁注意到这个法国人的叫喊。被炮火压制着的伞兵107旅鲜有的表现出强悍不畏死的精神,在军官们的率领下,这些狂热的‘越人阵’分子呐喊着,端着枪冲上去,可是迎面而来的如同飞蝗样的子弹却是将他们无情的撂倒。

“噢不,请不要这样。”内心底处的那一份良知让亨利-法耶斯不由得站起身来,一把拽住了一个从身边跑过的越南人。尽管之前,亨利-法耶斯从来没有看得起过这‘低劣’的印支人,可是当看到这些勇敢的士兵们一次次发起决死样的冲击的时候,亨利-法耶斯还是感到自己心中的某处被触动了,难道那是军人们的荣誉感吗?亨利-法耶斯并不知道。

“你们应该退下去,退下去,而不是继续前进,这样只是徒劳的送死。” 亨利-法耶斯一把揪住这个扛着少尉军衔的越南人,指着四下里的人影,用急促的法语大声的吼道。

但很显然对方没有注意到法耶斯在说些什么,或许这个年轻的少尉也并不懂得什么法语,也许几天之前,他还只是一个狂热的‘越人阵’党徒罢了。亨利-法耶斯手指着那片不断闪动着火舌的夜幕,一次次的吼道“带着你的人推下去,少尉,否则他们全都会死去的。”

没等到亨利-法耶斯说完话,一片飞红便在他的眼前绽放而开。“哦,上帝啊,哦,上帝啊。”看着如同木桩样栽倒的越南少尉,法耶斯惊得几乎发不出声来,只是不断的喃喃着。

一枚流弹打花了这个少尉的面容,刚刚还是一副俊朗的面容,此时却已经成了一滩模糊的血肉。如果不是战友将亨利-法耶斯拉进散兵坑里来,谁知道他会不会也是如同这个倒霉蛋一样呢。胡乱地擦去满脸的鲜血,亨利-法耶斯几乎已经下呆了。那模糊着血肉的面容,似乎,似乎就像是一滩倒在猪肉馅饼上的番茄酱一样,法耶斯再也忍不住了,猛然的干呕起来。

“哦,上帝啊,你知道吗,是我害死了他,是我害死了他。”亨利-法耶斯早已经没有了往昔的那份镇定,哆嗦着的他伸出满是血污的双手,目光空洞着对身边的战友们说到。“如果不是我拉住他,如果不是我拉住他,或者他也不会的。哦,上帝啊,是我害死了他。”

“好了,亨利,好了,听我说,现在听过我说。”让-皮埃尔一把扳住亨利-法耶斯的肩头,一字一句说道“听着,亨利,这不是你的错,真的,这不是你的错。大家都知道,你是希望他们不要再去那里送死了,亨利,即便没有你拉住他,他也会死的,知道吗,他也会死的。”

不知道是不是皮埃尔中士的话让亨利-法耶斯淡定下来了些,虽然他还在对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着,但起码已经不是那样的紧张不安,神绪大乱了。看着精神恍惚的亨利-法耶斯,皮埃尔中士摇了摇头,对着其他几个法国士兵冷冷的说道“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否则我们也会和那些该死的越南人一样,都将会被消灭在这里。”皮埃尔用肯定的语气说到。

一群又一群的士兵冲上去,又在密集的火力下被打得血肉横飞,那些装甲战车则在中国人不断呼啸射来的反坦克导弹那如同流星的攻击中,被炸成熊熊燃烧着的一团废骸。

“走,我们必须走。”皮埃尔中士断然的说道。“你们看看,这已经不再是一场战斗了,而是成了一场杀戮,要不了多少,中国人一定会趁机反击的。那样我们想走也走不了。”

虽然几个法军士兵对散兵坑外那飞窜着的枪林弹雨感到恐惧,但不得不承认,中士说的话很有道理,既然中国军队早已经设下了这个圈套,那么有什么理由不去承认中国人会乘势发动反击呢。自己一群人本来身处的地点就已经很是危险了,真要是中国人展开反攻,那自己将会沦为第一批的战俘。这可不是巴黎的那些政客们想要看到的一幕。

“走,我们得走。”皮埃尔中士将手里的FAMAS FELIN自动步枪大背上肩头,搀架起精神恍惚的亨利-法耶斯第一个爬出了散兵坑。-轰-一枚炮弹在稍远处炸开,掀起的碎泥让皮埃尔不得不缩了缩头。散兵坑里的其他几个法国士兵在楞了楞,面面相觑之后,也都爬了出来。

暗黑的夜幕被火光渲染得一片火红,星星点点飞舞的曳光弹在这橙红一片的火光中飞窜。眼的这一幕使得皮埃尔不得不去感慨,战争其实也是很美好的,只不过这种美好只是停留在视觉之上。不断的有士兵和装甲车从自己的身边轰然而过,让-皮埃尔不由得摇了摇头,看来越南人是想变突袭为强攻了。只不过这种强攻能有多大意义呢。中士苦笑着。

没有人理会这些退下来的小股法国军队,在那些狂热的越南人的眼里,进攻、进攻、再进攻才是打开胜利大门的钥匙。也许只差最后一份力了,也许压垮骆驼的只是一根稻草,只要再坚持最后一股劲,只差最后一份力量,说不定那些中国军队就会败退了。

赌徒的思想让从来都不缺乏狂热的‘越人阵’军官们率先于自己的士兵冲上前去,迎着那片飞射而来的枪林弹雨,迎着那死神放飞的恶魔之焰,冲了上去,只是他们一个也没有回来。

“干掉他们,干掉这些杂种。”萧扬看着指挥车显控屏幕上的画面,恶狠狠的吼道。

“好你个萧扬啊,我说你小子怎么把防线布置得这么松松垮垮呢,原来是他们的请君入瓮啊。”一旁的岳海波哈哈大笑着“我这次下团算是没有白来,这么精彩的一幕,难见哦。”

“哼,越南猴子欺负咱们253团嘛,咱是那种挨了欺负不还手的人吗?”萧扬哼哼到。

正如萧扬事前所估计的那样,作为防御方的‘越人阵’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一直被压制着的,更何况之前侦察营的那帮子家伙大闹了一场,几乎让荣市城内翻了个天,说什么这些猴子也不会老老实实的。虽然不知道敌人一准就会发动反击,但萧扬还是多了个心眼。

伞兵107旅在选择进攻方向的时候,的确将主攻的方向选择了253团的方向,在过去的两天里,各种情报资料显示,这个团的防线正面的警戒程度很低,就连警戒哨也布置得松松垮垮。不过深受中华文明影响的越南人也懂得‘兵不厌诈’这个简单的道理。在综合了多个方面的情报之后,第107旅还是最终决定将攻击方向放在这一段上。

为什么选择253团来作为攻击突破点,除了253团有意的松散部署防御之外,‘越人阵’伞兵107旅的考虑还有两点。首先这个253团是中国近卫集团军-第85机动步兵师的头号主力团,在中国军队内,大凡这个头号主力,都有那么股子傲气,颇有些自负的意思。

有些事情是这些主力部队所不屑于去做的,比如一向作为进攻方的主力部队怎么会屑于钻到坑里打防御呢?而且这个机动步兵师是中国人的数字化部队,这种一战事情的防御,他们肯定是不屑于的。从各个方面的情报来看,第253团的防御松散很显然不是有意安排的,而是这种傲气的引然,也就是说,高傲的253团是不屑于打防御,才把防御布置松散的。

不可不说越南人的推论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自从1979年的那场战争之后,越南人一直将中国军队视为是自己的头号假想敌,一直以来都是侧重于搜集中国军队的相关情报、研究中国军队的作战思想。正如伞兵107旅所推论的那样,在中国军队内,大凡这个头号主力,都有那么股子傲气,骄傲而又不屑于一切。可是越南人忘记了,中国军队的哪个主力部队不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骄傲是骄傲,但却不自傲,中国军队从来都不是一支骄兵。

师学他人并不为耻,从来都知道完善、修复自己的中国军队怎么会犯下‘越人阵’所以为着的这种错误呢?至少萧扬就不会。这种刻意松散的警戒被感应器、无人侦察机、侦察车等多重数字化侦察手段给代替。当‘越人阵’伞兵107旅盘算着,敲掉253团这个主力硬骨头之后,会给中国军队带来怎样的士气打击的时候,萧扬也早已经给他们布置好了死亡之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