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明吃玉米茬子长大 其父称比喝奶粉更好(图)

rpdlb 收藏 0 17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志安在窗户上贴喜字

用玉米茬子养大航天员


刘伯明老爸兴奋大谈“育儿经”



你明天要起飞执行任务了,你一定要心态平衡,保持良好的状态,去圆满地完成这次神七的航天任务。这次也圆了你多年的航天梦,家乡的人等着你,全中国的人都在期待你,希望你圆满完成任务,安全返航。我最想见的就是你完成任务回来之后的第一面。


[刘伯明其人]


刘伯明,男,1966年9月出生,黑龙江省依安人。


1985年6月入伍,曾任空军航空兵某师某团中队长,安全飞行1050小时,被评为空军一级飞行员。1998年1月正式成为我国首批航天员。2005年6月,入选神舟六号飞船载人飞行乘组梯队成员。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二级航天员,副师职。2008年5月,入选神七航天员乘组。


即将搭乘“神七”飞船登上太空的航天员刘伯明,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东北农民的儿子。记者经过一路砂石路的颠簸,来到位于齐齐哈尔市依安县刘伯明老家时,看到了一幢带着菜园子的一层砖石平房,房子门口,一大群羊正在三条狗的监督下过马路。狗儿们警惕地抬起头,它们可能在纳闷,为什么这两天,原本鲜有人来的小村子,一下子来了那么多陌生人。


比现在喝奶粉的孩子身体好


自从9月16日,刘伯明将搭乘“神七”上天的消息被公诸于众之后,刘家几乎被记者踏破了门槛。这多少有些令航天员的父亲刘志安始料不及,接受采访时,刘老爷子声音沙哑,但脸上难掩兴奋。


刘伯明的家乡依安县,离齐齐哈尔市100多公里,这是东北很寻常的一个农业县,小小的县城被大片大片的水稻田和高粱地围绕在中间。从依安县城再往北10多公里才是刘家所在的红兴乡,县城通往红兴乡只有一条尘土飞扬的砂石路,记者一路上看到了马车、驴车、骡车、牛车,就是鲜有汽车。


刘老爷子一共有6个孩子,刘伯明排行老二,问到刘伯明小时候家里的状况,刘老爷子摇了摇头,说,穷,想了想,又摇摇头,说,苦。


刘伯明1966年出生,刘老爷子当时给生产队干活,每天赚几个工分,供家里8张嘴吃喝。刘志安说:“刘伯明小时候一直吃不饱,家里有时候会买点饼干,孩子吃过了饭实在饿就给一块含着。”


于是刘伯明小时候唯一吃过的零食就是这么几块饼干,“3斤,”刘志安回忆道,“从小到大加起来,给他买过3斤饼干。”


“神五”上天后,刘伯明回家了一次,给家里带回来一些“神五”上配备的太空食品。刘志安咬了一口杨利伟在太空吃过的压缩饼干,大叹难吃。“小时候饿了弄块饼干嘴里含着,大了上太空了饿了还是弄块饼干在嘴里含着。”刘老爷子对这些在常人看来是稀物的太空食品不屑一顾,只顾心疼孩子在太空吃得不好。


好在到了刘伯明长身体的时候,家里条件稍微好了点儿。“当时吃饭,就是一大锅玉米茬子、小米粥、大饼子,管饱了吃。”刘志安说。“肉?肉孩子们当然想吃,过年的时候家里杀口猪能吃上几天。”


在刘老爷子眼里,刘伯明能有航天员的身体素质,全靠小时候吃的这些粗粮。“当时那些面,全是家里自己磨的,黑是黑了点,全天然,比起现在雪白雪白的白面馒头,有味儿。我们那些孩子,比起现在喝奶粉吃面包的孩子,那是身体好得多。”刘志安说。


舍不得住宿费每天骑车上学


虽然能吃上“航天员牌”玉米茬子,但农民家的条件,仅仅也只是能让孩子吃饱而已。刘志安的几个孩子成绩都不错,刘伯明的大哥比他大2岁,高考的时候,只差8分没考上大学,但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大哥放弃了复读,外出打工。


那年刘伯明高一,学校在离家二十多里地外的依安一中。虽然学校的住宿费每个月只要10块钱,刘伯明还是不舍得花这个钱,每天骑自行车上学。大东北夏天短冬天长,一过十一月便是一片冰天雪地,刘伯明每天早上六点摸黑出门,晚上上完晚自习,再摸黑回家。一路从大雪里骑过,回到家脑袋上总挂着霜,脸冻得通红,有时稍不留神在雪地上滑倒,带几块乌青回家。“我们做父母的心疼,他却不在乎。不过那个时候就能看出来,身体底子确实好,那么冷的天骑车,从来没感冒过。”


吃了什么苦从来不说


刘志安概括刘伯明的性格是内向、坚毅,“从小话都不多,吃了什么苦受了什么累从来不说,”刘志安说,“人很文静,小时候也从没跟人打过架,人聪明,兄弟几个脑子都没他活。”


刘志安平时很低调,村里大多数人不知道刘志安有个儿子是航天员。除了兴奋自豪之外,刘老爷子更像个寻常父亲一样关心着儿子的生活。“他现在住在北京的航天大院里,他爱人和他一块儿,他爱人原本是个幼儿园老师,当上航天员之后就随军了,现在在航天系统里当一名秘书,他女儿现在在人大附中念书,很乖。他北京的家里我去过几趟,三室一厅,屋子不错。但他也只有周末能回家,平时不大好出来……”说到儿子的生活,老爷子娓娓道来,少了一分刚才的兴奋,多了一分幸福的表情。

为家里减轻负担报名飞行员


高三那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飞行基础学校来刘伯明的学校招飞行员,刘伯明报了名,因为他听说考上飞行员念大学不用花钱,学校还管吃管住。报名完了,也没跟家里说,直到通过最后一轮体检,要去市里面,家里才知道。刘志安没有怪他,因为知道刘伯明报飞行员也是想给家里减轻负担。


两个月后,刘伯明通过了文化考试,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和入伍通知书,收拾行李去长春念大学,毕业之后成为一名歼击机驾驶员。“当时学校毕业出来,个儿大的驾驶轰炸机,个儿小的驾驶歼击机,刘伯明1米70,不算高。不过航天员不能个儿太大,都是从歼击机驾驶员里挑出来的。”刘志安说。


1998年,刘伯明与他齐齐哈尔的同乡、大学同班同学、部队里一个基地的翟志刚一起,成为全中国亿里挑一的航天员。


候选航天员的时候,刘伯明依然没跟家里说,一直到后来部队派人到刘伯明家里家访,征求家长意见,刘志安才知道这个事儿。记者问刘老爷子当得知儿子当选航天员的时候心里激不激动,老爷子眼里一下子放出了光彩,“全中国13亿多人,只有14个啊,这比奥运冠军还少啊。别说我没想到过,我的父亲,我的祖上,肯定都没有想到过。”老爷子顿了顿,然后一挥手,像念板书一样一字一顿地念道:“我心里有种难以表达的兴奋,我的儿子要上太空了。”


在老爷子眼里,儿子其实早该有上太空的机会。“‘神五’的时候他就有机会,当时没入选梯队的一大原因是他母亲正好那个时候去世。”刘志安说。母亲去世的时候,刘伯明被准假三天回了趟家,匆匆办完后事又归队了。“他母亲如果能看到今天,她该多开心,一定比我开心。”老爷子说。


入伍以后刘伯明一直用书信跟家里联络,选上航天员之后联络更少,大约两三年才能回次家。信里刘伯明一直说自己很好很好,后来部队寄给刘志安一本书,是航天员培养训练的纪实,刘志安看了这本书之后,才知道儿子吃了多少苦。老爷子说:“他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吃了苦总是不说。”


刘伯明就像东北的黑土地上的一株小麦,在冰天雪地里生长,朴实而倔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