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牛逼,句句刺到某些人的肝脏

给我个信仰 收藏 4 108

作家,其实在任何合理的社会里,哪怕和谐的社会里,都是让当局头疼的人,因为无论当局做的如何出色,必然会存在当局利益和人民利益冲突的地方,毕竟当局其实就应该是物业公司,人民就是业主。如果作家们不用当局费心,甚至很讨当局欢心,那一定是有问题的。很多时候,作家是关心民生疾苦,鞭策监督当局以及驱动社会公平进步的一个重要力量。虽然,你可以说,不是每个作家都想写这些,家各有志,我就是不关心世事,就是喜欢风花雪月饼,你奈我何。话说的是,但你一个言情作家为什么非要挤到一个和政治息息相关的协会里去风花雪月呢。所以说,这么多年,作协等艺术家协会一直是驯化基地,它早期还掌握一定权利,并妨碍了真正艺术的发展。这是多么奇怪的一个组织啊,它吃进去的东西和政治息息相关,它排出来的东西和政治却毫无关系。


但是,社会总是在进步,有些东西应该淘汰,很多东西是我们向前苏联学习的产物。如果不淘汰这些东西,那不妨我让大家看两句话:


苏联就是我们的榜样。


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有朋友要说了,你真反动。这可不是我说的,这是党在五十年前自己说的,我只做了引用。所以说,该淘汰的还是要淘汰。但是今天想来,既然作协是一个驯化基地,已经有一大批人在那里,我们只当他们是会员就可以,不必当他们是作家,但一定要给他们的余生一个饭碗,毕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把他们全都算作高级新华社社论员就好。或者像我以前说的,完全改革成妇联那样的组织,为作家寻求福利,打击盗版,联手抵制不法书商。


我觉得当今的作协应该自觉不要在吸纳新的年轻会员,尤其是那些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之类的,留的郑主席这样的主席们和会员们自顾自附庸风雅就可以了。驯化基地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孵化基地。那可真是比基地组织还恐怖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