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真金 第一卷太行风云 第七章抢亲记(四)

烈血真金 收藏 24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1/[/size][/URL] 与此同时,黄克竣和县委派来的两位年轻人也刚刚来到了村口,忽地听到村 东边传来一声枪响。又看见许多乡亲手拿着五花八门的农具棍棒等家伙纷纷 往村东头跑去。黄克竣和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均感觉到不妙,似乎是出事 了。黄克竣知道杨家就在村东头,出了村口就是进入太行山的路径。眼下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1.html


与此同时,黄克竣和县委派来的两位年轻人也刚刚来到了村口,就看见许多乡亲手拿着五花八门的农具棍棒等家伙纷纷往村东头跑去。黄克竣和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均感觉到不妙,似乎是出事了。黄克竣知道杨家就在村东头,出了村口就是进入太行山的路径。眼下好像有人走在了他们面前了。


是什么人呢?大概是国民党方面的吧,军统还是中统呢?他们是如何得知此事的呢?黄克竣边急步朝村东头赶去,边紧张思考着。也难怪黄克竣如此忖度。眼下虽是国共合作共同抗战时期,蒋总裁不能再在明面上反共,限共,溶共,但暗地里的小动作还是不断的,而执行这种黑暗中的手段的主要力量就是国民党中央军事调查局,简称军统。在涉县就建有军统的一个工作站,前一阶段中共涉县县委组织遭受破坏,几个骨干分子无故失踪,极有可能就是军统局干的。


想到这儿,黄克竣顺手拦住一个手拿农叉的小伙子,急切地问道:“这位小兄弟,你们大家这么乱纷纷地地干甚么去啊?”


这位小伙子回头一看,是三个脸生的外乡人,顿时带着一脸戒备的神情问道:“你们是甚么人?”


黄克竣见他神情警惕,连忙笑呵呵地解释道:“没想到你这位老乡还挺有小心的,不要怕,我不是坏人,我是西柳镇上的黄医生,就是看病的,这两位是我的随从。我刚刚早上才从你们村里看病回来,这么会儿的功夫就出事了。”


那位小伙子见是位看病的医生,脸上的戒备神情松弛了下来,复又气愤地说道:“还不是镇上的一霸冯疯子,他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我们村有一位俊俏的姑娘叫杨月儿,这不,带着保安团的几个团丁上门抢人来了。这些人干别的不行,却只会欺负我们小老百姓,真是让人气愤。”


黄克竣自然是认识冯云封--冯疯子的。以前还曾上门去给他老子冯焕章诊过病,因此与冯疯子有过一面之缘。眼下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心里所担心的事情总算没有发生,不由地松了一口气。随即意识到这是一个充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起来反抗压迫,打开抗日局面的极好机会,马上吩咐其中一个同志要他去找在附近活动的中共地方武装,让他们迅速赶来这里,阻止冯疯子的恶霸行径。这位同志依言匆匆而去。


此刻村东头又是个甚么情形呢?却原来有人跑到杨月儿家报信,杨大娘闻知此事,惊怒交加,马上急步赶了出来,老人挤开人群一看,自己的闺女月儿正被几个团丁扭着手臂绑缚着绳子,急忙上前拼命护住,阻止团丁的举动。


冯云封听得来人是杨月儿的母亲,眼珠一转,上前假惺惺的笑着说道:“你就是月儿她娘吧!你看,月儿要是爽快地答应了作我的老婆,就不会受这个罪了。您也跟着享福了,这样多好啊,何必弄得这么不愉快呢?”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得杨月儿轻蔑地一笑,说道:“你做梦!我是宁死也不会答应嫁给你这种人的。”


冯云封听了这话,有些恼羞成怒,恶狠狠地说道:“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给我绑了这小妞。”


杨大娘见状急忙上前死命阻拦,却被一个团丁一脚蹬倒在地,额头正磕到地上的石碾子上,登时磕破了头,昏了过去,鲜血顿时染红了花白的头发。


杨月儿见状,拼命挣脱开团丁的手,扑上前去,抱着老人的身子哭喊道:“娘!娘!你怎么啦?娘,你醒醒啊!”几个乡亲急忙上前围护着,更有人把包头的头巾撕成两半,给老人包扎头部。


冯云封一向横行霸道惯了,那会把在他眼里这些贫穷下贱的小老百姓放在眼里。他却不知,以后正是眼前这些贫穷的小老百姓们用自己的怒火彻底埋葬了他,也埋葬了他所在的那个阶级。就在冯云封正准备下令手下把杨月儿绑了放上自己的马鞍,忽听得一声长

叫:“慢着,慢着,冯少爷你这是在干吗呢?”随即从围堵的敢怒不敢言的乡亲中挤出一个人来,此人圆方脸,尖下巴,一双小眼灵活异常。这个人是杨三元。杨三元家和二愣家是远亲,两家是同一个祖宗的分支,来往密切,杨三元更是一向把杨月儿当成自己的亲妹子一样。现在他见情况紧急,也顾不得许多了,连忙上前挤出笑容作揖道。


冯疯子斜着眼一瞧,却不认识,张嘴就骂道:“你他妈的算那根葱,敢来管大爷的事?”


杨三元脸上堆着笑,两只手在身上四下摸索,正好摸到周扬送他的香烟,急忙拿出来,打开烟盒,从中抽出一支递给冯云封,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殷勤地拿出火柴帮他点上,看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复又从长满浓黑鼻毛的鼻孔中喷出地青烟的陶醉模样,心里一阵反胃,脸上却不得不装出期待地样子,小心地探询道:“冯少爷,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有飘飘欲仙地感觉。”


“唔!不错,这味道比我抽过地那些破烂玩意儿强的太多了,咦!这烟后头还包了个棉丝?(即过滤嘴)哈哈,您别说包了这棉丝的还真他妈地好抽!真他妈地爽!”


冯云封的表情越发亢奋。一时间浑忘了自己到这里是干啥子事来了。那时的国内哪有过滤嘴香烟啊,加上这是现代工艺配方加工的,味道比起民国时期地烟质,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了。


冯云封抽着抽着,忽然想想不对,自己是甚么人,连自己都没见过地东西,一个乡下地穷小子竟然有,这真是岂有此理。想着想着,就这么歪过头去看他,冯云封眼尖,一眼就瞅见杨三元手里拿着的烟盒,顿时眼前一亮,手一伸去,一把从杨三元手里夺过去,嘴里哈哈地狂笑道;“好玩意,嘿嘿!这真是好玩意!唔!这盒烟大爷我收下了。”说完,自顾自地把烟盒塞进口袋。仿佛这本就是他地东西。


杨三元看着冯云封旁若无人似地把自己地东西据为己有,心疼的要命,这盒烟自周扬送他之后,他舍不得拆开,尝上一口,现下却是想尝一口都没机会了。 心中虽然恨不得马上宰了这混蛋,脸上却不得不强作笑脸说道:“不过一盒烟而已,冯少爷要了就是。不过,您看我的堂妹现在地样子,她如今恨你恨地要命,您就是娶了也没啥乐趣,不如这样,您先回去,我代您劝劝她,也许她会回心转意,到那时,您再大红花轿地抬进们去,那日子过得不是!?”


杨三元拼命地拿好话套着冯疯子,眼下最好地办法就是先把瘟神送走,然后再想其他的。


冯疯子确实喜欢杨月儿,他一向横行惯了,看到喜欢的东西就想占为己有。家里也因此多了三房姨太太,自从在庙会上碰见了杨月儿之后,觉得这才是他冯疯子该娶地正房老婆。家里地几个比起来简直就是胭脂俗粉,残花败柳。现下听了杨三元地话,觉得有几分道理。不觉有些意动。沉吟了一会儿,拿很是怀疑地眼光盯着杨三元,说道:“你真能劝得了你堂妹?”


杨三元点头哈腰地使劲点头,冯疯子寻思了会,钩钩手让杨三元过去,脸上挤出一点笑意道:“这样也行,不过你得留下点东西好让我相信你吧。这样吧,刚才那香烟你还有多少?都拿出来先放在我这,待事情成了我连本代利的还你,怎么样?”说着,两眼紧紧盯着杨三元,只要他有一丝地迟疑惊慌,立马拿下。


杨三元这下没招了,他要是说了是周扬送给他的,势必要牵累与周扬,何况周扬一见面就送了自己这么精美地香烟。自己更不好把他说出了。所谓男儿有所为有所不为,杨三元也是有着自己地底线的。杨三元紧张地寻找着对策。脸上隐隐地冒出冷汗。


冯疯子见他良久都不说话,有些不耐烦了,怒声喝问道:“还没想好吗?到底行不行?你快说,否则,嘿嘿,我让你尝尝铁夹板地味道。”说完,脸上满是狰狞地煞气。


“是吗?我倒想尝尝这铁夹板的味道到底如何?”说话间,从人群外挤进两个人来。


杨三元一见这两人,不由地长嘘了一口气,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之,一看见此人出现,他心中就觉得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这一章已完成。做了局部修改,努力争取再更一章,希各位喜欢我的书!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