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保姆对我说,你不上我,我不干了[乌龙山]

胡之聪 收藏 32 27738
导读: 家有老人——八旬老母,还有小人——正在上学的外甥女,对于我这个负有照顾她们的责任但却不会更不愿做饭干那些什么家务活儿的单身男人来说,找一个保姆就非常重要了。不过,有很多时候,找来保姆还是不行,你得能够用住,就是让她在你这儿长期干下去,别干上两天半就走人,那样就太麻烦了,因为还得去找,有时候找保姆真的是太麻烦的一件事,所以本人对家里找来的保姆是非常好的,而且不仅仅是为了用保姆才对人家好,因为我本善良,不会对人以恶,与人为善,是我的一条原则。 这些年来,家里没有断过请保姆,而我对保姆确实很好,

家有老人——八旬老母,还有小人——正在上学的外甥女,对于我这个负有照顾她们的责任但却不会更不愿做饭干那些什么家务活儿的单身男人来说,找一个保姆就非常重要了。不过,有很多时候,找来保姆还是不行,你得能够用住,就是让她在你这儿长期干下去,别干上两天半就走人,那样就太麻烦了,因为还得去找,有时候找保姆真的是太麻烦的一件事,所以本人对家里找来的保姆是非常好的,而且不仅仅是为了用保姆才对人家好,因为我本善良,不会对人以恶,与人为善,是我的一条原则。

这些年来,家里没有断过请保姆,而我对保姆确实很好,一般都是给予关照,人家抛家舍业来为你操持家务,很不容易,将心比心,设身处地为人家想想,应该对人家好一点。怎样个好法儿?言语间要平和,态度要和气,活儿别干的太多,能够多给一点工资就多给一点,还有什么?还有就是,如果保姆很年轻又长得很漂亮,千万别动歪心思,别挑逗人家,更不要上人家的床,那样也太缺德了吧。

有一次,我们家请的保姆被老太太给“开除”了,没有办法,老人家的决定,谁敢违抗,只好我们再去寻请,这顿找啊,把人的腿都累断了,因为是全家齐动员,广撒请帖,千辛万苦,这才找到一个,我的一个远房弟弟不知在哪儿给我们找来一个。要问我为什么我们家找保姆这样费时费事,别人家我不知道,我们家则是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找来的保姆要能干,还要长得像点样,别太丑了,那样,我的小外甥女看着不舒服,有好几个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她挤兑走了,老人家的决定不能违反,这位小人家的决定也不好办,因为找保姆的钱多一半是她母亲,我的小妹妹出的,没有办法。

新找来的保姆,高高的个头,略显丰腴,大大的眼睛,相貌在中等稍上,看上去人也很利整,干干净净。不过,相处的久了,我发现有时候她的眼神极为妩媚,有时候眼光若波,很是动人。新保姆来了,我的杂事情就少了,便又集中精力忙我自己的事情,上网,浏览帖子,写帖子,炒股票,忙得不亦乐乎。到了吃饭的时候吃饭,还真没有太注意饭菜的口味如何,家里的情况看上去也还可以,都挺干净,保姆这样,我也就不去多管了。

很快就是保姆来到的第二个晚上,因为这个时候处于冬季,到了晚上我照例坐在暖气的旁边,打开电脑,正在忙着写帖子,没有想到,她来到我的身边,对我说:“大哥,我住的那个房间怎么这么冷呢?”

我听她这样说,便习惯性地用手摸摸我身边的暖气,挺热的呀,有些奇怪,说:“是不是你屋子里的暖气放风没有开一下,放放里面的空气就好了?”

保姆说:“我放过了,暖气摸着也挺热,就是屋子里冷。”

我说:“不能啊,你住的那个房间是我们家最暖和的房间了,暖气管道的入口就在那儿。”

保姆说:“真的,不信你看看去。”

我无奈起身,跟着她来到她的房间,到了屋子里,别说,还真是感到屋子里凉飕飕的,有一丝冷意,我过去用手摸摸暖气,挺热,有些烫手,便说:“怎么搞的呢,这间屋子以前很热的。”

保姆说:“晚上这个冷,弄得我都睡不着觉。”

我又看看窗户,窗缝也都糊了,环顾一下四周,未见什么异常,她的床上铺着新床单,干干净净,让我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便对她说:“一会儿我给你找被子,晚上多盖被子。”

她的眼睛中突然波光闪闪,显出一种动人的神采,让我心头一动,不过,很快我就把心头的小鹿给按住了,转身去给她找被子。当我抱着被子来到她的面前把被子交给她时,两个人的手碰到一起,觉得她的手软软的,突然很用力地抓了我的手一下,我急忙把手抽回来,说:“今儿晚上先这样吧,明天找人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她的目光顿时黯淡下来,低低地说:“好吧。”

回到我的电脑桌旁,禁不住心猿意马,想想那保姆软软的小手和狠狠的一抓,我有些明白了,原来她冷的不是房间,而是被窝,按说,我这个单身汉,我这样一个没有什么出色的特点的将老光棍,在漫漫的长夜开始,孤独的身心,不可能面对这样的女人不动心,不过,我不能,因为我们家的门风不能容许,这事要让老太太知道,肯定要骂死我,气死她,还会被小外甥女笑死,这样的后果和场景,是我非常害怕见到的。况且,我刚刚见到这个女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能不想的多一些,不能更不敢冒冒失失上人家的床,别上了人家的当,叫人日后敲诈一把,那样岂不是经济上损失,面子上掉价。

这事让我有些发愁,如果这个保姆是那样一个人,在我家久了岂不要命,我还真得小心为妙,可怎么小心呢?白天家里没有人,也很容易出问题,到时候让你有嘴说不清,跳进黄河洗不清。要是辞掉不用,一来没有什么理由,而且过于仓促着急处理问题怕真要出问题,二来再找保姆也真是让我挠头。想来想去,先这样吧,也许刚才是我错会了人家的意。想到这里,我又笑自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娶媳妇,想的倒美,真以为人家要拉你上床。我抱定一个原则,守身如守阵地,不会让人家攻破就行了。

晚上,躺在床上,有些失眠,闻闻手上,似有余香,老是想着保姆那软软的手和狠狠的抓,嘿嘿,我倒失眠了!

第三天,见到保姆,正在忙乎着干活儿,没有什么异常,一天也就过去了,我想,可能真的是我错会了意了,人家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你就更不要有别的什么想法了吧!

第四天,平常常地过去了,保姆还是那样忙着,看上去很踏实,很能干,我想,这样也就行了,我也用不着过于担心了。

第五天,晚上我正在忙着,保姆又来到我的房间,规规矩矩地找个地方坐下来,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她冲着我嫣然一笑,这个笑又把我的心情搞得有点乱。

保姆说:“大哥一天挺忙啊,都忙点啥呢?”

我说:“没有什么大事,瞎忙。”

保姆大笑:“瞎忙?瞎忙还能挣那么多的钱,那人人都该瞎忙去,我也应该去瞎忙,省得撇家舍业给别人当保姆,冷冷清清孤孤单单,真难受。”

我急忙说:“我挣钱也不多,这儿忙的事情和挣钱没有什么关系。”

保姆说:“现在不挣钱的事情谁还干?”

我想想说:“我这不就是干着吗!”

保姆说:“那是有钱人才这样,用不着再挣命去了,我们就不行了,得干,得忙。象大哥这样多好,不操心不费力的。”

我说:“我忙的那个时候,你是没见过,比你这时候可累多了,更危险多了。”想起我当年施工打坑道时遭遇的危险和牺牲的战友,我心想,我还好,确实好,因为还活着。

保姆说:“大哥晚上就一个人不孤单吗,怎么不找个媳妇?”

我有些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就一个人?”

保姆说:“都说你离婚很久了,一个人单身。”

我说:“一个人惯了,当年在部队就是一个人,十几年养成的。”

保姆说:“那你还真行,能熬的住。”

我很奇怪:“这有什么熬得住熬不住的?”

保姆捂嘴笑了,说:“好了,我不打扰大哥了。” 她轻盈地走了,我有些动心,看上去她的身姿真的挺美。

第六天,我忙我的事情,她没有再来干扰我。

第七天,她看上去有些发呆,好像提不起精神,晚上来到我的面前:“大哥,你们家那个找我来当保姆的人没有和你说什么吗?”

我想想说:“说什么?没有说什么呀,每月的工资什么的,不都讲好的吗?”

保姆有些失望:“那我知道了。”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八天,保姆吃完早饭,对我说:“大哥,你们家太冷了,我真是受不了,这个活儿我不干了,我走。”

我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给她算了帐,让她走了。唉,又得去找保姆了。

以后,我才听我的那个弟弟说,现在有这样一种保姆,可以多加一项服务,陪伴,甚至陪睡,只不过有的是事先讲好的,工资是多少,有的是一把一利索,他以为我知道这回事,到时候该怎样就怎样好了,没有想到我还不上人家,那人家还能愿意在你那儿长干才怪!对我来说,我还真是不知道,打这个时候起才知道,不过,就是知道了,你能上吗?我真的不敢说,憋不住就被不住要上了!二茬子光棍难过呀,这没有当过二茬子光棍的人是体会不出来的。











本文内容于 2008-9-25 12:24:36 被胡之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