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二十章节 夜獠(二)

月亮下的船 收藏 65 8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黑沉沉的夜幕下,一个身影从地下蓦然爬起,紧接着又是第二个、第三个……数百米的阵线上如同雨后的春笋样,突然冒出无数的身影。腥涩的夜风吹过,吹散了这些身影所带来的那份弥散的尘埃,也掩盖过沙沙地脚步声。夜依旧死沉如水,没有一丝的涟漪。

“这些家伙终于开始了。”让-皮埃尔中士嘀咕着说道,又将自己的脑袋缩了回去。

对面的中国人的阵地上依旧一切平静,皮埃尔中士静静地看着大功率的热成像仪,的确是没有什么异常,或许是那些中国人已经熟睡了吧,又或者是那些中国士兵并没有意识到危机。

皮埃尔中士揉了揉鼻子,阵地上的腥臭味实在是让人受不了,鬼才知道这两军对垒的死亡之地上有多少游魂在徘徊,他们或许在苦苦寻找着自己的脑袋,又或许拖着只剩下半截的躯体在独自悲泣。想到这些,皮埃尔中士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God wills it”不知道怎么的,皮埃尔不由自主的吐出了这句口号。让-皮埃尔更加的觉得发冷了,这句“神的旨意(God wills it)”可是当年圣殿骑士团的口号。该死的,皮埃尔望着夜幕,更加的觉得有些不由自主的发寒了。“Non Nobis,Domine,Non Nobis,Sed Nomini Tuo Da Gloriam”(注1)皮埃尔中士望着死沉的黑夜,独自嘀咕着。

拉开着散兵线的‘越人阵’伞兵107旅缓缓向前推进着,他们的脚步很轻,因为寂静的黑夜里,任何稍稍的响动都会传出很远,都会惊动着敌方。在军官们的指挥下,这些伞兵们不得不小心谨慎的放轻自己的步伐,以免惊动着那些该死的中国人。要是敌方察觉了,一阵铺天盖地的火力急袭过来,丧失了夜袭的突然性是小,这片开阔地上一旦被压制,那可就糟糕了。

于此同时,第二线的那些装甲部队也开始做着攻击前的最后准备,炮兵阵地上,L-118式105毫米轻型榴弹炮、法制AUF1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开始装填射击诸元,一旦步兵推进到冲击线,立即开始炮火掩护,让中国人无法形成有效抵抗,当他们还在躲避炮火的时候,冲击的伞兵便已经楔入到他们的阵线之中,随后,装甲部队进行突击,炮火延伸,最大程度上扩大战果,从而达到以攻势防御来扭转8号公路防御线目前被动挨打的局面。

这份作战计划的确制定的是很完美,可是除了西贡国防委员会的那些家伙们,还真没有几个人相信这个计划能够得以实施,毕竟中国军队的战斗素养可是比‘越人阵’的那些鱼腩们强多了,这一点,就连贡德比诺这样的自负狂,也不得不去承认。

“这些该死的越南猴子就不能快一点,总是磨磨蹭蹭的,该死的猪猡。”听着身边嘀咕着的叫骂声,皮埃尔中士面无表情的耸了耸肩头。那些‘越人阵’的士兵也太过是谨慎了,身子压那么低,这是步兵进攻战术嘛,既然这样害怕,为什么不从这片死亡之地上爬过去。

“预备……”炮兵阵地上的军官高举起手里的信号旗,“预备,预备……”此起彼伏的附应声中,所有的炮长都依次举起了自己手里的小旗帜。那些105毫米、155毫米火炮的炮膛内,被覆着黄铜之色的弹丸正透过刻满螺旋来复膛线的冰冷炮管望着夜空。

-咻-破帛样的尖啸从头顶上划过,正在蹑手蹑脚而行的‘越人阵’伞兵们惊愕地看着一排弹痕从自己头顶的夜空中划过,有人顺着那道弧线投转目光,却发现那抛物线的顶端落在了自己的身后。“炮击!”不知道是谁率先扯着嗓子喊了出来。-轰轰轰-巨大的爆炸声骤然响起。

纷落而下的炮火几乎将炮兵阵地点燃成了一片火海,刚刚还在准备炮击的‘越人阵’炮兵们此时已经是狼狈不堪的四下奔逃着,躲避着那纷溅的预置破片以及那灼热的火光。

爆炸的烟云之中,无数的钢铁在尽情而又欢快的舞蹈着,原先黑沉沉的夜幕竟被火光给渲染成了一片橙红之色,铺天盖地而下的钢雨肆无忌惮的横扫着阵地上的一切生命,英制L-118式105毫米轻型榴弹炮在爆炸的火光中被高高掀起,扭曲的炮管和轮胎四下横飞。

AUF1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来不及转移,便被那砸落而下的炮弹给炸成了零件状态,破烂的履带和负重轮到处都是,还有那些被炮火给撕扯成了碎片的士兵,浓烟伴随着烈火在这刚刚还是一片大战前的紧张气氛的阵地上接连腾放。直至刺破了黑沉的暗夜。

殉爆的巨响紧随而起,整个阵地转眼间便成了节日里燃放的烟火样,到处都是喷涌着火光,到处都在发生着巨响。火光,浓烟、钢铁,一切的一切让这本是有些湿热的空气竟然变得异常的灼热起来,烈火将空气里的水分拧绞蒸发不见,将其化作那灼痛人嗓子眼的热浪。

火焰在汹涌着,肆无忌惮的吞噬着一切它们所能够点燃的物体,释放出更加灼热的死亡之焰,而这种灼热烈焰之间的钢铁则是在尽情舞散着,在这本就已经沸腾的灼热之中,添入飞洒的猩红,用这一抹抹飞洒的37摄氏度来作为催化剂,让灼热变得更是滚烫滚烫。

“该死的,那些该死的中国佬早有准备。”让-皮埃尔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处那片火光,他很清楚那是什么,那是该死的炮兵阵地,而看着这片火光,不用脑子去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炮兵掩护完蛋了,妈的,炮兵掩护肯定完蛋了。”身旁的机枪手亨利-法耶斯同样是一脸的错愕。“我敢肯定,妈的,我敢肯定,中士,那些中国人设好了圈套。”

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恐慌,亨利-法耶斯那磕磕巴巴的话语怎么也无法清晰表达出来,以至于让-皮埃尔都觉得有些心烦意乱了“哦,该死的,法耶斯,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的,中国佬设了个埋伏。”皮埃尔中士同样是比划着手势“可是这他妈的谁都知道啊。”中士恼火的骂到“如果不是那些该死的中国人设了圈套,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吗?”

“哦,不,那些该死的越南人还在干什么,他们这些蠢货难道不知道隐蔽吗?”让-皮埃尔中士望着混乱拥挤在开阔地上的‘越人阵’伞兵107旅,不由得惊喊出声。

嘈乱在开阔地上的越南伞兵们显然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方的炮兵阵地已经炸得如同一片火海死的,难道是炮兵的那些混蛋又被中国人发现了吗?那么自己这会儿不是也很危险?

“哦,不,上帝啊。”缩着身子的皮埃尔中士发现热成像仪的屏幕上,突然涌起无数的身影,还间杂着装甲车辆的轮廓。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屠杀,皮埃尔猛然的发现其实一切都是早有准备的。这并不仅仅是设下了一个圈套这么简单的事情,而是中国人……

“该死的,那些混蛋疯了吗?”突然出现在步兵散兵线后面的装甲部队更加让皮埃尔感到这些愚蠢的越南人真的是无药可救了,在第一线的步兵开没有发起攻击的时候,作为突击力量的装甲部队便已经压了上来,这不是愚蠢还是什么呢。只要中国人的阵地上,一旦开火,那么阵脚大乱的步兵只有选择后退,那将会与后线的装甲部队迎头撞上。

皮埃尔中士闭上眼都似乎能够感觉到那人体被碾入战车履带下的那种脆裂声,那是从骨头到皮肤被硬生生碾压而过时,所发出的爆裂声。皮埃尔见过那些从高楼摔下来的倒霉蛋,他们的骨头每一处,每一个关节都碎裂得不成样子。可是要是被卷入到战车的履带下,那不是骨头碎裂的问题了,只怕是整个人都会被碾压成了碎肉,一滩血糊糊的碎肉。

当皮埃尔还在愕然着遐想的时候,伴随着一阵由远而近的凄啸,天空中-砰砰砰-的绽放出一片绵密的低沉暴裂声。“该死的,是空爆弹。”皮埃尔等人由于本来就躲在散兵坑内,所以就地隐蔽起来要方便的多,可是不远处的那些‘越人阵’士兵可就显得悲惨多了。

从头顶撒播而下的死亡之雨如同钢铁的洗礼一样,摧枯拉朽着将整个‘越人阵’伞兵107旅的几道散兵线给冲刷了一遍。这些自空中而下的破片、钢珠几乎不留死角的泼洒袭来,让人找不到一处角落躲藏,纷下的钢铁让许多越南人顷刻之间便被打得如同筛子样。

一具具血葫芦样的尸体接连栽倒,痛苦不堪的呻吟声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萦绕着,空爆弹的杀伤效应在这一刻显露无遗,许多慌乱着趴倒在地的‘越人阵’士兵亦是无法逃过一劫,放射状散落下来的炮弹皮带着灼热飞射下来,狠狠切入到一切它们所能够切入到的物体中。

“该死的,该死的,这是一场屠杀,一场血淋淋的屠杀。”全身缩在散兵坑的一角,让-皮埃尔中士低声的咒骂着“这不是战争,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屠杀。”叫骂着的皮埃尔中士忽然想起了西贡城外,那些被贡德比诺上校挨个枪毙的越南人,还有在义坛郊外,那些被中尉所射杀的那几个孩子以及两个女人。“他们是游击队”曾经不止一次的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心理的那份阴影的皮埃尔在这一刻彻底的发现,这里的那句话不过是一句废话。

“这算是屠杀吗?”不仅仅是皮埃尔中士,身旁的亨利-法耶斯也迷茫了,皮埃尔感觉到,这个来自里昂的帅小伙子此时端着‘FN minimi’伞兵型机枪的手似乎在剧烈的颤抖着。




注1:Non Nobis,Domine,Non Nobis,Sed Nomini Tuo Da Gloriam(拉丁文)翻译成英文是Give Glory God,, Give Glory,Not For us,God, But for your name。这句话也是圣殿骑士团的口号,赐予光荣,上帝,赐予光荣,不是为我们,上帝,是为了您的名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